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吉林良木
吉林良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830
  • 关注人气: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三人称(组诗)

(2019-06-16 23:38:47)
分类: 良木的现代诗


 

孝子

 

他已经去世三天了

身体已经僵硬

他的三个儿女

都在外地

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只有那条

和他相依为命的土狗

一直坐在炕沿边

在他的头上

像一个跪拜着的孝子

 

月光下

 

那个人戴着口罩

整张脸

被羽绒服裹得严实

我看见她的那一刻

她的一只手

正把一些烟花的尸体

放进另一只手里的

蛇皮袋子

 

月光正好

地面白亮亮的一片

她弯腰的动作

很像捡拾着

月亮撒下的这些

碎得不能再碎的银子

 

 

 

醉后

 

就算对着马桶

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已经没什么

可吐的了

除了苦涩的胆汁

 

还有一些

他一直想吐

却吐不出来的东西

那些东西

不在胃里

 

 

夜已深了

她在睡梦中

习惯性地用她的双臂

抱紧着她身边的

一个枕头

 

她误以为

那里还躺着

几天前

车祸中丧生的

她的女儿

 

逆风

 

他蹬着他的三轮车

逆着风

蓬布的下面盖着

他运送的货物

 

和他一直擦肩而过的

除了

还有纸屑,塑料袋

以及打脸的沙粒

 

这位来自乡下

陪读的父亲

躬着身体

一只手扶着车把

另一只手摁着蓬布

 

他一直用力地蹬着

他必须用力

他很怕

哪一阵风

把他从这个小城里吹走

 

风中

 

他逆着风走

儿子学校的路不远也不近

每天步行接送

不是为了锻炼

是为了省钱

 

天气很冷,风也很大

他双手插兜

低着头向前走

冷风打脸

沙尘打着他的眼镜

 

一只塑料袋被风吹鼓

上升,顺风而起

从他的头顶飞过

恍惚中

他回头看去

 

那只塑料袋远了

渐渐消逝的背影

很像他

几年前

与人私奔的妻子

 

 

她一直在洗着那件发黄的被单

屋子很静

只有水声,摩擦声

以及从搓衣板上

淌下来泡沫

 

窗外的阳光很暖

双层玻璃

隔断了乡邻们的闲话

村子太小了

一丁点的事都是新闻

 

她在用力地搓

她恨与她私奔的男人

抛弃了她

她赌上了全部

而他只在意她的身体

 

冰冷的丈夫打工走了

对她一直躲躲闪闪的儿子

还没有放学

一下午的孤单

淹没不了她内心的波澜

 

她一直搓着

她的内心清楚

以后的日子

再强效的洗衣液

也无法将她自己洗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旧时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旧时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