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官演武
官演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06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飞的思绪(组诗)

(2010-11-28 11:56:25)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在飞的思绪(组诗)

  走过

 

啊,走过,是那乍暖还寒的早春

走过花叶烂漫的夏日

落叶萧瑟的深秋

走过冬天的薄雾和一支单调的牧笛

走过,是朝霞的锦绣霓裳

和黄昏的忧郁,是一种落花心情

和蝴蝶在风中结对的欢舞

是木棉花艳红的想象

和外乡人深夜流浪的足迹

 

啊,走过,多少头颅在秋霜未临时斑白

像芦苇在漫长堤岸白染了郊外

多少飞燕在稻田未熟时寻觅粮食

它们口衔青泥筑巢而不知风暴将之击碎

多少桥梁在磨损中重建

车轮的重负与时间的重负倒影在河流中

而风携带着永恒走过时间的长途

 

永恒的瞬间

 

即是铁,也被时间侵蚀

钢在冶炼中变得坚硬

却在重击之下折弯

在尖锐的冲击中洞穿

哦,那座被喻为永恒的桥梁

像雨后的彩虹,车轮在飞奔

带着灿烂的光向深夜奇袭

宁静的梦被打碎了

深邃的湖上,夕晖如同被抖动的绸缎

推开宽大的时间之窗

看见辽远地平线上

青绿延续成黄金的锦绣

哦,昨天我在野林里

看见枝头青涩的果子变得橙黄

我忆起少年从黎明出发

一直走向了正午的热烈

旗帜如花海

在摇荡,如血如火

又如漫长河岸的白芦

白的景色中,燕子如剪力般掠过

 

风吹凉亭

 

那些郁闷的心情

那急于争峰而劳于攀登的疲惫的筋骨

那众人中因低声说话而变调的喉咙

以及惯于被墙壁围困的思想

都要被风吹到这高高的亭子上

这里四面通透,视线

从遥远的东方转向苍茫的西山

只需回头的一瞬

只需一次平缓的呼吸

就能将个体的身影

融入浩瀚的宇宙

与满山绿色,与音乐般的鸟鸣

与那洁净而弯曲的小路交融一体

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到达一座山城

途中的尘埃笼罩浮躁的动机

在万籁俱静时

迎着山巅的凉亭而去

似在追寻一个久候的仙人

云霞是他飘动的衣袂

 

老者一直朝前走

 

路径将公园从明朗中引入幽秘

黄昏加重阴影,四周寂静

湖水反射的波光如同细碎的黄金

风悄无声息经过

轻轻摇落的是老墙上的柏树叶

是一支支枯萎的花(也许是昨天的花期延迟到今日)

是老墙外青山之上的云片

多么亲近而又遥远的景象

让热爱鸟语花香的人

爱在坚硬石子磨练脚踵的人

让喜于欣赏老榕树浓密胡须

自然垂落吸收大地气息的人

在黄昏来临时作多情的漫步

他们也许相信凋落的花朵将在今夜重放

飘下的云片化为滋润的雨水

滑落的夕阳上升为灿烂的星辰

 

回首的瞬间

 

奔泉拓展方向

加快河流的进程

一叶轻舟瞬间驶过一座座青山

风继续吹落雨水

吹飞岸边一片白茫茫芦花

 

我思想之鸟啼鸣着

从房屋起飞,瞬间驮起天空

并在回首之瞬改变方向

彩虹的桥拉近

天空与大地的距离

 

我在桥上回首

已见村庄演变为城市

幼苗长成大树

少年的井变成湖泊

萤火化为眩目的霓虹灯

河水奔流入大海

 

倒影

 

既然天造了湖

既然春天到秋天

都没有停止丰沛的雨水

既然花柳要在湿润中展放和舞蹈

那么请允许我提高蔚蓝的深度

请允许我将两岸在向外推远中

将蓬勃生长的植物留下映相

哦,风将宁静的湖面揉搓成锦缎

月亮也在久耐的沉浸中渐然暗淡

消瘦成一叶轻舟

我仍怀抱梦想

在深夜加重灯火的晕眩

让琴音像不断的风筝线缕

缠绕着周围,一只水鸟从此岸诱到彼岸

整个城市也在影子交错中迎接黎明

 

山路从高处向下抛落

 

继续上升,是一座未命名的山

它在城市的平面如同健者身躯

接近云霞的高度,又洒落水的珠帘

日出预示着新一天的开始

将沉睡的从低处向上提升

那些爱于攀登的人

那些在高空中摇旗呐喊的人

那些为爱的约会而流尽了青春热汗的人

那些要卸下重负追寻清高的人

那些闪烁着黎明异象的星月

登临这大地之巅

哦,多么奇曲险峻的路径

系住云端与深渊

抛落一条银色的链

一把被大山压弯的长锯

它要割除软弱、自卑与偏见

它要从苍茫中引出黎明之血

染就满山苍翠

多么轻盈的飘带

它将一生的困顿

前世未完成的夙愿

在方向的转换中化为

绵绵不绝的生机

连系着大地与天空

 

幽地

 

傍晚,日轮几乎走到尽头

将最后一抹残阳闲散地泻在河水

使河流发出珍珠闪光的声音

奔流到远方,倦鸟栖落河边的灌木丛里

这些枝叶缠绕的植物里,一些野花

不顾时节地开放

枯枝被绿色掩映,河畔的景色沿河而生

比绿色更加宽阔的是

一片野地,草丛上漫过了灰色的雾气

芭蕉宽大的叶片在雾中仍显绿意

风吹来混杂的气息

是玫瑰是野菊是秋草

或者腐败蕉叶的气息

风继续行走,从河岸一直

吹入黄昏的广度与深度

一个颜面模糊的老人

弯身的姿态已经很久

像定格于这里

永远不再挺立

 

林子

 

我要说出爱的言语

寂静中,花枝要烂漫开放

要在清风中散出沁入肺腑的清香

不计春季和深秋

投落阳光的碎影

在我的脸庞上留下

绿叶的吻痕,要用露水与枝条湿润我

抚摸我。我在寂静而浪漫中

忘却人世间的愤懑与孤单

忘掉窘迫中的猜疑、妒忌和困顿

我要在阳光微薄和草叶散出淡淡气息时

朗读诗歌和散文。在这里

放开喉咙歌唱牧歌与天路

让歌声的翅梢引领我

想象辽阔的草原和雪域

林子,我从繁华的城市生活中

投奔于你,你是森林的一部分

果园的一部分

大地的一部分

简单、明朗而纯粹

像我简单而纯粹的身体和灵魂

 

远处的房屋

 

烟雾散发房屋的气息

天空与土地的接连更加真实

那里,流水的速度与清澈

足以洗净一生的身子

那里清亮的声音

如天籁传入明净的窗户

以及少年的怀想

那里稻苗在阳光下孕育出稻穗

高高的粮仓温暖着宁静的村庄

哦,那里一切都在低处吮吸

弯腰和搂抱,从泥土里

从蔓延的牵牛花和红绿黄交错的景色中

让星月闪烁,潜行

我在一座异地的山头眺望

想起母亲悄无声息地

融入庄稼枝蔓的映掩中

行走在我的灵魂

充满温馨

 

远山的召唤

 

从我的心头推起高山

想象中的流泉

将李白的诗句咏诵千次

冼净凡尘,红云融入仙鹤的脚踪

飘动的气息从固执的岩崖掠过

那里,塔松高于野花,高于艾草

起伏的山势延续着天空的幻想

朝晖燃烧成织锦

黄昏的雾霭又烘托出月亮

缓缓进入深夜的圆满

 

这是一座大地崇高的标志

它要挣脱阡陌的束缚

将绿色从低处向高境提升

我就在雾气沁人肺腑的时刻

在一个清风不受阻隔的凉亭

目游天下

感知远山发出的召唤

 

2010、1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0年09月30日
后一篇:美术作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0年09月30日
    后一篇 >美术作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