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官演武
官演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08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9年12月02日

(2009-12-02 18:33:25)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道路穿越果园(长篇选载)

 

     按:《道路穿越果园》是一部反映法制建设的长篇小说,内容围绕一宗果园承包纠纷案的审理过程展示出权与法、强与弱、公与私、正与邪一系列的矛盾冲突,很有现实意义。 

                                 第五章

    邓宏开庭后许久没有走下审判台。他每天都要开庭审判,面对不同的当事人,他的一颗执法之心已被磨成一面明亮的镜子,鉴照着法庭内外的是非曲直。他时刻感到肩负的责任过于沉重。他把一宗案情想得过于复杂,要寻根问底,要按照法定的程序完成每一审判细节。许多在一般人可以省去的情节,在他看来是不可省略的。现在是早上,他要到区政府里去,那个陈秋郁所说的可能是真的。陈秋郁庭上纯朴的形象在邓宏头脑里隐现出来。区政府在开发区的中心地带,周围是商场,一条宽阔的大街从门前穿过。邓宏身着一件灰色法官服。他要到区政府调查修建塘钱道路穿越果园时的情况,以使案件得到公正的审判。

    区政府大楼在开发区中心耸立着,正楼如一巨鹰头颅,展开的两侧楼如鹰翅。邓宏进入政府大楼时,大厅摆放着一张线路复杂的平面图,标记着各个部门所处位置。平面图被红绿线条划出了交错的网络,像是公园里特别设置的游戏八卦图案。邓宏抬头寻找办公室和档案室,却无法从三道楼梯中辨出来。他记得去年来这里找熟人办事时,曾在交错的通道中迷失过一次。他走到一个楼口时迟疑片刻,又退回到平面图里再查看一次,才发现办公室和档案室,在七楼西部右拐的第三个房间和第五个间房。他看到一些人同他一样在楼口认真辨识,不停询问。他绕过了身边匆匆上落的人们,踩在阶梯上感到脚下极易打滑,可能是被众多脚步磨擦所致,或在建造时就被磨得如此滑溜。弯曲的长廊将阳光挡在外面,邓宏感到这楼高于法院的审判楼,但它的亮度比审判庭要低。他终于上到七楼,看到那些形色匆忙的身影,在办公室间行走,像一条条鱼在急湍的河里游动。几年前的一次会议记录是否保存到现在?当邓宏向办公室的一位办事员询问时,办事人员回忆了许久才回答。“当时我参加这次会议。领导除了李庄重区长外,其它的都已调离了。”

    李庄重的办公室挂着一幅巨大的建设规划平面图,当邓宏来到这个被装修得堂皇亮丽的宽大办公室时,李庄重正注视这幅巨图,他仰视着,反背着手,用一支签笔在图上划一道道红线。也许他每天在沉思中。这些线条标记着一个人、一个区的发展方向和建设宏愿,使这里充满了开拓进取的浓郁气息。邓宏也感到一种力量从强盛的欲望中透出。两张巨型沙发摆放在一张宽大的茶几前面。邓宏没有坐下,他站立着,既找不到自我介绍的机会,又不愿轻易地退出。李庄重久久地凝视着那巨大挂图,没有察觉邓宏的到来。

   “你一个人到这里来啦?”门前响起了一句责怪的话。“是的,我自己到来,因为你没有说要带我来呀。”声音唤醒了凝思中的李庄重,办公室的那位接待员说:“李区长,对不起,这位是法院的同志,他没有待我带路就自己来了。”李庄重看了一眼邓宏,凝重的眉宇缓缓舒展开来。回答道:“我昨天和法院的江院长谈过话,我已经叮嘱了,法院的工作也要和其它部门一样,围绕着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开展,才能更富于建设意义。”邓宏说:“现在我向你了解一些与案件有关的情况。”李庄重在办公桌前坐下来,他抬头注视着邓宏,说道:“我跟你们的江院长说过,今后法院要多与政府沟通,理顺关系,法院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也要政府的支持。经济建设一盘棋,所有人员都应当深刻理解区政府的长远规划。”“我只是想来向您了解一下有关案情。”邓宏再次表明来意,但李庄重依然按着自己的思路说下去:“在许多次重要会议上,我都将自己的构想向大家传达清楚,要有足够信心和持久的毅力才能按照区政府的构想推进经济步伐,无论是政法机关,还是其它机关,都务必充分发挥职能作用。”他向邓宏看了一眼,便走到窗口,左手叉着腰,用右手指着窗外的建筑物和开发地带,说:“你可以看到在我任期的四年中本区所发生的巨大变化,像用彩色描画过的,一片绿色掩映下的建筑群体,谁也不能在一个星欺内数清所有亮丽的大夏,还有那映衬出来琳琅满目的商店。这仅是表面的。而深层次的则是发展中的四大跨越。那就是由农村分散结构向城市集中结构跨越,由小型企业向大型工业跨越,由封闭型商业向开放流通型市场跨越,由低技术低效益向高科持产品结构高效益跨越。”李庄重回头看到邓宏在一旁怔怔地听着,没有明显反应,就继续发表他的宏论:“实现四大跨越的首要条件就是广开商路、挖掘资源、通达道路、引进人才,寻找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遇。发展经济是硬道理,没有任何一个道理比这更充分了。我在职之年,就要将这个宏大设想迅速地实施下去。”李庄重又看了一眼邓宏,邓宏向他点点头,欲想开口却不敢打断李庄重的思路。“现在,正是要动员全区人员加入到这个建设热潮中去。用三年、五年或八年的时间,当然越快越好,不进退则,将我区的经济搞上去。你叫什么名字?”李庄重看着邓宏,将向外挥动的右手抽了回来,好像刚刚发现身边站着一位不速之客。“我叫邓宏,是区法院的。”“哦,区法院,现在法院的工作应当不难做吧,有了刑法、民法、行政法规等等,办事有法可依,应不难做了。”邓宏说:“法律是有的,李区长还是行家。”“当然,领导干部哪能不懂法?不懂法就要违法犯法。区政府在开展工作中遇到了法律问题,就不能靠区政府本身解决。有些事情要通过公安、法院去协助执行。这样的事例应当很多。你来有什么事?”邓宏用手拉直了法官服,说:“我来调查一件事。”“调查一件事?非要我说吗?”“你是区长呀,你应当知道得更全面些。”李庄重说:“你的院长应当预先向我汇报呀。”邓宏说:“院长的事也很多,这案件是我承办的,我调查是合乎程序的。”“合乎程序?好,法院要讲法的,我相信。我在许多个会议及其它场合下都反复强调,领导干部要学法懂法,要依法办事。你调查案情,我也是一个公民嘛,当然,要配合你的。”“李区长毕竟是领导,那么也就不用说客套话了。”“客套话?这是法官说的吗?”“我对法事人从来不说客套话。”“难道对我可以说客套话吗?”“你是我们的区长呀。”邓宏这样一说,感到有热汗从体内渗出。他双手已经不自地搓起来。李庄重却来到了桌子前,把一双宽大的手掌平放在桌面上,脸上露出了邓宏第一次见到的笑:“好吧,法官要工作,我就放下紧张的工作吧。”邓宏说:“是这样的。我现在办理一宗案件,是有关塘钱镇水利站诉被告陈秋郁承包荔枝园的纠纷案,该案在开庭审理时,陈秋郁说当时区政府在修路时毁损了他承包的果林。不知情况如何,你是否可以告知我?”李庄重又笑了:“你不要客气,你是法官,可以把我当作一般公民来询查,不是可以不可以,我完全有义务向你提供所知情况,不得伪造。”邓宏问:“当时区政府在塘钱镇修路,道路穿过果园,发生了什么事,政府采取了什么处理措施?”李庄重一听,把头仰了起来,又将头转向了窗外,说:“你都看见了吧,一座城市最终是要将道路延伸到乡村,最终是要穿越自己本身,不仅要改造陈旧而狭隘的路,使之穿过那些低矮的屋舍,将人们的视野不断从闭塞中拓到更宽远的境界,而且开拓新的路带动事业的车轮。我们要用更宽更大的路迎接四面八方的人流。在这个不断拓展的过程里,旧的事物要打碎,要清除,个人利益、眼前利益,要被更大更远的利益所取代。你可以看到了,在区政府前面,即在开发区与新城之间,一条立交高架桥正在建设。这是过去未有的天上桥梁,这个城市将迈开更迅速更高远的前进步伐。你可以看到,那些曾经让市民居住了多年的平房,那些交错的阴暗小巷,那些灰色的没有价值的杂物,都得改造和清除。这是高架桥建设必须扫除的障碍。高架桥是城市的天上道路,当然可承载城市的重量。”李庄重停了下来,他回头看看邓宏,又说:“市场要扩大,有了道路意味着市场发挥着经济的效益,人流与物流使市场充满了生机。”他略作停顿,接着说:“通过道路将城市与乡村沟通。我们这个区要将农业产品引入城市。果类、菜类,还有谷物等,都要在与城市的流通中产生农业经济效益。城市当然也要将商品运往农村。城乡结合,就拉动双向经济向前发展,从而缩小城乡之间的贫富悬殊。”邓宏听着感到李庄重的话扯得太远了,他根本没有听进李庄重的发展宏论,但又不敢贸然打断他的思路,只不停地交换着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李庄重敏锐地察觉到邓宏的长叹,便说:“我说的你都听清楚了吧。”邓宏点点头。“你刚才要我谈些什么?”李庄重转过头来,又回到了桌跟前,邓宏说:“我是向李区长询查一下几年前有关塘钱水利果园承包和道路穿过果园发生的事情。”李庄重说:“是有这么回事。果园承包是一种经济管理转换的方式,农村承包应当不止果园了,许多方面都可以承包了。对于承包塘钱水利站果园,我记得是有这么个果园,但塘钱不止一个果园呀。”邓宏说:“你应当认识那个陈秋郁吧。”“姓陈的人很多,我每天都可能接触到陈姓的人。你最好去问清楚那个姓陈的与我有关再来吧。”邓宏马上说:“你应当记得修建塘钱公路时的情景吧。”“这是我一手指挥建成的,怎么不记得?这条路建成后,将五十多公里外的乡村与城市连成了一个规划整体。由此带动了地方经济的腾飞。你应当看到沿途很多企业建起来。一条路的效用,就像一只宽大而热情的手掌伸向前方,接纳域外的商人、投资家。”邓宏打断了李庄重的话题,说:“道路修建时区政府是否对损害的果树作过赔偿,是否研究过这个问题?”“毁损?怎样理解?果园本是土地,土地本来是国家的。国家需要建设用地时可以随时征用。”“塘钱水利站果园发包给陈秋郁,区政府要修路需要用地时双方发生过什么冲突?”“这件事我记得不清楚,确实记不清楚了。我好似接访过一个塘钱的一位老头,他要求政府对他的果园作赔偿。对,是有这么一回事。在修建公路时这位老头阻止过。我通知政法部门的同志处理。这老头。思想比较顽固。当然承包户的利益需要保护,但个人利益要服从国家利益。”邓宏会心地笑了,说:“这个老头就叫陈秋郁,是他承包了这个果园。目前发包方塘钱水利站诉他没有按时交承包金,要解除合同,要他赔偿。他提出修路时果树被毁损了许多而减少收益。为了调查清楚事实,理顺法律关系,法院要追加区政府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邓宏迫切地说出一直等待表述的话题,正像一条在急水游动的鱼瞬刻从手指间滑过,他及时地将手指合拢起来。李庄重将一张宽大的脸仰了起来:“追加区政府作为第三人,第三人需要承担责任吗?”“有可能要承担,只有损害的事实存在,第三人同样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无论是自然人或者是法人。”“政府要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我还是第一次说,政府与群众之间的纠纷,许多都需要政法机关解决的。这是我们与政法机关一贯的工作联系,政法部门服务经济建设,这是大前提。”邓宏回答说:“李区长说的都对,但平等的民事诉讼主体中,政府既可当原告,也可以当被告,也可当第三人。这是一种诉讼中的角色。”李庄重听后摇了摇头:“按程序办事,很好,应当这样。但是政府办事也要按程序呀,政府的决议经过研究讨论,已经不是一个人意见而是政府意见,需要执行。需要在政府的统一调动下有机地推进。”“李区长说的我都理解,但是我的职责就是这样,需要追加政府作第三人参加诉讼。”李庄重的脸色像天空里浮动一片阴云:“你先回去告知你的院长,由他来跟我说。一宗小案子,几乎忘记了,现在才找上头来。”李庄重自言自语。

    当邓宏正要出去时,门口进来了一个身材粗肥的人,一身灰色的西服套在身上仍然遮不住前突的腹部,左手握住二台手机,胖脸渗出粒粒汗珠,喘着粗重的气。一进门就朝李庄重诉道:“李区长,你知道,我投资的塘钱高岭土厂已经开业了四年,花去的资金过千万,我感谢政府和我联营开发。但是,现在却遇到了问题。”李庄重说:“郭老板,什么事情那么急?”邓宏一听郭老板,马上想起庭上陈秋郁提到的开办高岭土厂的郭生,需要追加另一位第三人就在眼前。邓宏抽回脚,注视郭生。李庄重的浓眉皱成了二个黑团团,急切问道:“什么急事,累得满头大汗?”又对邓宏说:“你坐下吧,你听着这位郭生说什么,也许他需要你帮助。”邓宏说:“我可以了解一下。”郭生坐下,将手机重重一放,说:“现在看来干不下去了,那个荔枝园的老头带着全家人到厂里哭哭啼啼,说什么要赔偿工厂污染费。不赔偿就全家死在厂里,厂的工人也阻止不了他们。我几乎不能上班了。”李庄重说:“你说的那个老头子是果园承包户吧,你解决不了还有政府呀,还有政法机关,”他指着邓宏说:“这就是法院的同志,他正要了解有关情况呢。”郭生看了一眼邓宏,又转身对李庄重说:“当初都是这样定下来的,排水问题是直接向果园那边排放过去了的。”邓宏说:“正要向你询查清楚。你工厂的排污问题如何解决的,果树被毁损是因为你厂排污造成的吗?”郭生没有直接回答邓宏,而是面向李庄重:“在这种情况下,我该怎么办?”李庄重将摊开的手指缓缓握成了一个拳头,说:“怎么办,还能怎么样?一个小老头而已,政府的决议不会改变,联营计划当然不会变,遇到问题就只想办法解决,这就是措施。”他又指着邓宏说:“这位就是法院的法官,他有义务帮助你解决问题。”郭生向邓宏伸出一只手,邓宏轻轻握了一下,郭生说:“有空请你去看看我的厂,那个老头已经赖着不走了。工厂的货运不出去,外商来了也在吵吵闹闹。严重损害了工厂的名声。”邓宏说:“不能随意阻碍生产秩序,阻碍了就构成侵权。但是,现在我正要告知你一件事情。”邓宏停了一下,接着说:“那个老头是叫陈秋郁吗?我们是依程序办事的。塘钱水利站诉陈秋郁承包果园合同纠纷一案正在审理中。他在庭上说你的工厂排出的废水造成了果园严重的损害。我们要追加你工厂为第三人参加诉讼。”郭生把脸一仰,对着李庄重说:“李区长你听清楚了,我还要上法庭呢。”李庄重指着邓宏说:“没有你的事了,你出去吧。”邓宏走出了李庄重的办公室,他朝着那弯曲的走廊走向梯口,那阶梯留下了许多被抛弃的纸张,他看到那纸上留下模糊的字迹。邓宏踩着这些纸张走了下去。许多似曾相识的人在梯口擦肩而过,他想叫喊却想不起名字,像镜头一样一闪而过。当他下到政府大楼楼下时,阳光被高悬的云朵遮栏住,天空抹过一层灰暗,阴沉的天色预示着即将来临的一场风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09年12月02日
后一篇:2009年12月07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09年12月02日
    后一篇 >2009年12月07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