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天新
天天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9,165
  • 关注人气:3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阿是集127诗经中的鸟语词汇

(2019-09-17 18:59:38)
标签:

阿是集

诗经

鸟语

词汇

关关

分类: 天天新文选

阿是集

127

诗经中的鸟语词汇

《诗经》多处写到鸟鸣。

《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天天新按:关关即鸟鸣声。有人解作雄鸟鸣,有人解作雄雌相应鸣。雎鸠(j ji):一种水鸟名,即王鴡。

《葛覃》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天天新按:喈喈(ji),黄鸟的叫鸣声。也是象声词。黄鸟,一说黄鹂,一说黄雀。喈喈既中鸟叫声,鸟分高下,凤凰为王。而《诗经·大雅·卷阿》写凤凰叫声,也是“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菶菶萋萋,雍雍喈喈。”此句用丫叉句法,“菶菶萋萋”说梧桐,“雍雍喈喈”说凤凰。而此篇前有句“凤凰于飞,翙翙其羽”,翙(huì)翙:鸟展翅振动之声。

还有一篇叫《螽斯》:螽斯其实就是蚂蚱,蝈蝈。他煽动翅膀,发生声音。古人用以象征许多内容。比如子孙众多、世代绵长、欢洽和睦。螽斯无言,人以为有言。如此而已。

原诗如下:

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

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

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

这个螽斯,也属于草虫。《诗经·召南》有《草虫》篇。提到草虫的叫声,“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草虫叫声“喓喓”,动作“趯趯”,却是恋爱中的女子急切等待的焦虑心情。喓(yo)。

《诗经》中写到狗叫,《国风·召南·野有死麕》: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天天新按:“无使尨也吠”,尨(máng):多毛的狗。古言吠,今天我们说“汪汪”。恋爱中而有羞耻之心,恐怕他人听见。今人有歌词叫《三首关》,电视《篱笆·女人·狗》的主题歌:

翻过了一座山哪 又拐过了一道弯,  

妹呀妹呀,我来到了你门前,  

只要你院的狗呀它不汪汪啊,  

我就算过了头道关。  

头呀么头道关 哩咯楞哏 哩咯楞哏 头呀么头道关哪   

过了头道关哪,我的心里好喜欢,  

妹呀妹呀,我来到了你屋前,  

只要你的那门没拴,  

我就算过了二道关。  

二呀么二道关 哩咯楞哏 哩咯楞哏 二呀么二道关哪   

过了二道关哪,我的心里比蜜甜,  

妹呀妹呀,我来到你炕前,  

只要你不把我往外屋外边撵呀,  

我就算过了三道关  

三呀么三道关 哩咯楞哏 哩咯楞哏 三呀么三道关哪

诗经中有《燕燕》,写到燕子的叫鸣声:

燕燕于飞,下上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南。瞻望弗及,实劳我心。

《朱子语类》赞曰:譬如画工一般,直是写得他精神出。阳春三月,群燕飞翔,蹁跹上下,呢喃鸣唱。然而,诗人用意不只是描绘一幅春燕试飞图。而是以燕燕双飞的自由欢畅,来反衬同胞别离的愁苦哀伤。

这种“下上其音”,可以理解成叫声随着身体的上下而变化。一方面是鸟形变而声自变,人方面是人听变而声不同。

《雄雉》:

雄雉于飞,下上其音。展矣君子,实劳我心。

雉(zhì):野鸡,雄者有冠,长尾,身有文采,善斗。作者以雄雉比男子。此处之展,有释作诚,有释作信。此信乃伸展舒展之信,相当于今言之舒展自我。《国风·鄘风·君子偕老》:“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展就是展如。

《邶风·凯风》里,黄鸟的叫声嘹亮而婉转,“睍睆黄鸟,载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多种解释,我以为是孝子的自责。睍(xiàn)睆(hun):犹“间关”。南北朝·张骏《春游诗》写道“嘉苗布原野,百卉敷时荣。鸠鹊与鹂黄,间关相和鸣。”完全变成莺歌燕舞、繁荣和谐之美景。

间关可形容鸟声,也可形容车声,不过都有和谐意。

《诗经·小雅·车舝》“间关车之舝兮,思娈季女逝兮。”间关:车行时发出的声响。舝(xiá):同“辖”,车轴头的铁键。

《诗经·邶风·匏有苦叶》有句:

有瀰济盈,有鷕雉鸣。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雍雍鸣雁,旭日始旦。士如归妻,迨冰未泮。

此诗写到鸟鸣的声音,雝雝(yng拥):大雁叫声和谐,也是象声词。而特别提出“雉鸣求其牡”,今言即鸟鸣多是呼朋唤友,求其伴侣。

这种雍雍的叫声显示和谐。《礼记·少仪》:“鸾和之美,肃肃雍雍。”孔颖达《正义》:“雍雍是和貌。”

《小雅·蓼萧》篇有:“和鸾雍雍,万福攸同”。由鸟叫声引申为和睦,《大雅·思齐》直接写“雍雍在宫,肃肃在庙。不显亦临,无射亦保。”雍雍肃肃,都是声音,前者鸣,大声,后者翅动,轻声,都状和谐。

《诗经周颂·有瞽》:

有瞽有瞽,在周之庭。设业设虡,崇牙树羽。应田县鼓,鞉磬柷圉。既备乃奏,箫管备举。喤喤厥声,肃雍和鸣,先祖是听。我客戾止,永观厥成。

雍雍、肃肃、穆穆、皇皇,在中国音乐里的浩大而和谐的含义。成为典雅音乐的象征。

阮籍《咏怀诗十三首》(其七):

朝云四集,日夕布散。

素景垂光,明星有烂。

肃肃翔鸾,雍雍鸣雁。

《诗经·唐风·鸨羽》:“肃肃鸨羽,集于苞栩。肃肃鸨翼,集于苞棘。肃肃鸨行,集于苞桑。”《诗经·小雅·鸿雁》首段“鸿雁于飞,肃肃其羽。”肃肃,正如形容翅膀扇动的声音。末段“鸿雁于飞,哀鸣嗷嗷”,嗷(áo)嗷正是形容鸿雁的哀鸣声。后来也形容人的哀号,多口的嘈杂声。《楚辞·九叹·惜贤》:"声嗷嗷以寂寥兮,顾仆夫之憔悴。" 王逸 注:"嗷嗷,呼声也。《史记·秦始皇本纪》作"嗷嗷"。晋 葛洪 《抱朴子·审举》:“小人道长,则梼杌比肩,颂声所以不作,怨嗟所以嗷嗷也。”成语有“嗷嗷待哺”。

《诗经·卫风·硕人》:“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鳣鲔发发。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濊濊(huò):撒网入水声。发发(b):鱼尾击水之声。洋洋、活活,都是形容水。洋洋是水状,活活是水声。

谢灵运《登石门最高顶诗》:“活活夕流驶,噭噭夜猿啼。沈冥岂别理,守道自不携。

李白《江上寄元六林宗》诗:“凉风何萧萧,流水鸣活活。浦沙净如洗,海月明可掇。

《国风·郑风·风雨》: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喈喈、胶胶,都是鸡鸣声。胶胶或作嘐嘐。元稹《江边四十韵》:“犬惊狂浩浩,鸡乱响嘐嘐。”

《诗经·齐风·鸡鸣》:

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会且归矣,无庶予子憎。

薨薨,苍蝇飞飞的声音。《螽斯》篇中已见。

《国风·秦风·黄鸟》:“交交黄鸟,止于棘。交交黄鸟,止于桑。交交黄鸟,止于楚。”交交,黄鸟叫声。诗中映衬葬礼,交交变成了悲哀的声音。交交是鸟叫的声音,与鸟之颜色无关。《诗经·小雅·桑扈》中所写的桑扈鸟其实就是青鸟。叫声也是交交。

原诗是:

交交桑扈,有莺其羽。君子乐胥,受天之祜。

交交桑扈,有莺其领。君子乐胥,万邦之屏。

《诗经·豳风·鸱鸮》

予羽谯谯,予尾翛翛,予室翘翘。风雨所漂摇,予维音哓哓!

鸱鸮即今之猫头鹰。其声恐怖。这里予指我,我的哀号声称为“哓哓”。鸱鸮如果其名自呼,声音也近于“哓哓”。后人用哓哓,也表示争辩、喧闹、多言的样子。

《诗经·小雅·鹿鸣》: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呦(yu)呦:鹿的叫声。朱熹《诗集传》:“呦呦,声之和也。”

《诗序》:“鹿鸣,燕群臣嘉宾也。”则后世美宴名曰鹿鸣宴。唐以后至明清,乡试之后举行的乡饮酒,称“鹿鸣宴”。宋代殿试文武两榜状元所设宴,同年团拜,也称“鹿鸣宴”。

《诗经·小雅·伐木》:“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这里不便点出嘤嘤是鸟鸣的声音,而且点出鸟儿鸣叫的目的是求友。后来嘤嘤引申为同声相应的友情。嘤嘤作为象声词,常常表示不大而友好的声音。

吴均《与朱元思书》:“好鸟相鸣,嘤嘤成韵。”汉·王逸《九思其六·悼乱》:“鸧鹒兮喈喈,山鹊兮嘤嘤。”

嘤嘤也指哭泣声,也应该由鸟声引申。唐白居易有《和思归乐》诗,诗长,写此嘤嘤最细,全诗如下:

山中不栖鸟,夜半声嘤嘤。似道思归乐,行人掩泣听。皆疑此山路,迁客多南征。忧愤气不散,结化为精灵。我谓此山鸟,本不因人生。人心自怀土,想作思归鸣。孟尝平居时,娱耳琴泠泠。雍门一言感,未奏泪沾缨。魏武铜雀妓,日与欢乐并。一旦西陵望,欲歌先涕零。峡猿亦何意,陇水复何情。为入愁人耳,皆为肠断声。请看元侍御,亦宿此邮亭。因听思归鸟,神气独安宁。问君何以然,道胜心自平。虽为南迁客,如在长安城。云得此道来,何虑复何营。穷达有前定,忧喜无交争。所以事君日,持宪立大庭。虽有回天力,挠之终不倾。况始三十馀,年少有直名。心中志气大,眼前爵禄轻。君恩若雨露,君威若雷霆。退不苟免难,进不曲求荣。在火辨玉性,经霜识松贞。展禽任三黜,灵均长独醒。获戾自东洛,贬官向南荆。再拜辞阙下,长揖别公卿。荆州又非远,驿路半月程。汉水照天碧,楚山插云青。江陵橘似珠,宜城酒如饧。谁谓谴谪去,未妨游赏行。人生百岁内,天地暂寓形。太仓一稊米,大海一浮萍。身委逍遥篇,心付头陀经。尚达死生观,宁为宠辱惊。中怀苟有主,外物安能萦。任意思归乐,声声啼到明。

蒲松龄《聊斋志异》卷一《青凤》:“尾而听之,诃诟万端。闻青凤嘤嘤啜泣。”

《诗经·小雅·出车》:“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春日迟迟,卉木萋萋。仓庚喈喈,采蘩祁祁。

喓喓,草虫叫鸣声。已见《草虫》篇。“喈喈”,鸟鸣声,多见。仓庚,鸟名,黄莺别名。

·白居易《秋虫》诗:“切切闇窗下,喓喓深草里。秋天思妇心,雨夜愁人耳。”切切,形容细小而急切的声音,当然用于草虫之声也可。

·孟郊《秋怀》(其八):“岁暮景气乾,秋风兵甲声。织织劳无衣,喓喓徒自鸣。”其中织织也可视作象声词,表示促织的叫声。织织也称灶马。段成式《酉阳杂俎》:“灶马,状如促织,稍大,脚长,好穴于灶侧,俗言灶有马,足食之兆。”清厉荃《事物异名录》引《山堂肆考》曰:“灶鸡好穴于灶侧,一名灶马,形类促织。促织有翼而黑色,灶鸡无翼而褐色,其声亦曰织织。”

成语蛛丝马迹中的马即指灶马。

·钱文《渔村夜咏》:“竹榻无眠夜始遥,草虫催织竞喓喓。秋来风水生凉冷,忆在吴淞第四桥。”因为草虫皆属秋声,所以引申出苍凉悲哀之意。

《诗经·小雅·车攻》:“萧萧马鸣,悠悠旆旌。徒御不惊,大庖不盈。之子于征,有闻无声。允矣君子,展也大成。”萧萧,象声词。常形容马叫声、风雨声、流水声、草木摇落声、乐器声。

李白《送友人》:

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班马的鸣声萧萧,状声音,同时班马之声也表示离别的哀情。其源出于《左传》(襄公十八年)故事,晋侯合十二国围齐,齐侯在平阴这个地方做抵御,登巫山观察晋师,晋师故意到处高树大旗,疏布人马,曳柴扬尘以示人马众多,“齐侯见之,畏其众也,乃脱归。丙寅晦,齐师夜遁。师旷告晋侯曰:“鸟乌之声乐,齐师其遁。”邢伯告中行伯曰:“有班马之声,齐师其遁。”叔向告晋侯曰:“城上有乌,齐师其遁。”

天天新按:《左传》中的班马或有别解,而李白诗中的“萧萧班马鸣”本身也成为典故,后世没用多矣。

《诗经·小雅·庭燎》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鸾声将将。

夜如何其?夜未艾,庭燎晣晣。君子至止,鸾声哕哕。

夜如何其?夜乡晨,庭燎有辉。君子至止,言观其旂。

天天新按:此年写了两种声音,一曰将将(qing),一曰哕哕(huì)。这里的鸾声不是鸟声,而是銮声即铃声。古代车马所佩的铃叫銮。鸾銮相通。

《诗经·小雅·小弁》:“弁彼鸴斯,归飞提提。……菀彼柳斯,鸣蜩嘒嘒。”弁(pán):通“般”、通“昪”,快乐。鸒():鸟名,形似乌鸦,小如鸽,腹下白,喜群飞,鸣声“呀呀”,又名雅乌。斯:语气词,犹“啊”、“呀”。这里说鸟飞,不是声音,而是无声悠闲的状态。提(shí)提:群鸟安闲翻飞的样子。菀(wn):茂密的样子。蜩(tiáo):蝉。嚖嚖(同嘒嘒,huì) :蝉鸣的声音。《诗经·小雅·采菽》:“觱沸槛泉,言采其芹。君子来朝,言观其旂。其旂淠淠,鸾声嘒嘒。”

《商颂·那》:“猗与那与!置我鞉鼓。奏鼓简简,衎我烈祖。汤孙奏假,绥我思成。鞉鼓渊渊,嘒嘒管声。既和且平,依我磬声。”

简简是鼓声。渊渊,也是鼓声。

·杨嗣昌《登彭城》(其一):“坎坎复简简,挝鼓船楼头。凭楼一长啸,气入洪河流。”

魏晋·傅玄《晋鼓吹曲二十二首其十三 金灵运》:“乐时奏。磬管锵。鼓渊渊。钟锽锽。”

·李商隐《桂林道中作》:“地暖无秋色,江晴有暮晖。空馀蝉嘒嘒,犹向客依依。”

《诗经·小雅·鼓钟》:

鼓钟将将,淮水汤汤,忧心且伤。淑人君子,怀允不忘。

鼓钟喈喈,淮水湝湝,忧心且悲。淑人君子,其德不回。

鼓钟伐鼛,淮有三洲,忧心且妯。淑人君子,其德不犹。

鼓钟钦钦,鼓瑟鼓琴,笙磬同音。以雅以南,以籥不僭。

天天新按:此诗中形容钟鼓的声音,用了“将将”“喈喈”“钦钦”,应该都是象声词。钦钦与将将可以理解成声转,其实同音,将(qing)将:同“锵锵”,象声词,形容钟声响亮。喈喈则表示声音和谐。同鸟声。而形容水声,用了“汤汤”“湝湝”,也可以理解为同音。表达淮水声音的浩大与和谐。汤(shng)汤:大水涌流貌,犹荡荡。

《诗经·小雅·鸳鸯》:

交交桑扈,有莺其羽。君子乐胥,受天之祜。

交交桑扈,有莺其领。君子乐胥,万邦之屏。之屏之翰,百辟为宪。不戢不难,受福不那。兕觥其觩,旨酒思柔。彼交匪敖,万福来求。

鸳鸯本是平常鸟,因《诗经》的倡导,变成爱情祝福的吉祥物。鸟也称匹鸟,后世以喻爱情的忠贞不渝。王逸《九思·怨上》:“鸳鸯兮噰噰,狐狸兮徾徾。”雍雍说声音,徾徾说状态。鸟鸣声同雍雍。固已先见。古人以为鸳为雄,鸯为雌。则用其名自呼的解释,雄呼为鸳,雌呼为鸯。合呼即雍雍。凡鸟皆是也。

《孔雀东南飞》有句:“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仰头相向鸣,夜夜达五更。”这样理解:那两棵树上,栖着两只鸟。一只雄鸟,叫着“怨呵”,另一只雌鸟马上回应“鸯呵”,人们就把这两只鸟叫做鸳鸯。鸳鸯,用语词表达声音,已经在语言3的边缘,而用声音表达意义,才是命名的根本。关键在于,鸳鸯二音是相应响应、一呼一应的,相当于夫妻之间的琴瑟和鸣。鸣不在高,而在于和,和正是中国文化的特征。而和的表达式回到声音词,就是雍雍。音乐上的和弦,诗词中的起承转合,都是两方或多方的鸳面鸯之而已。

《诗经·小雅·青蝇》

营营青蝇,止于樊。岂弟君子,无信谗言。营营青蝇,止于棘。谗人罔极,交乱四国。营营青蝇,止于榛。谗人罔极,构我二人。

营营:象声词,拟苍蝇飞舞声。窃以为蝇之成名,也因为营营的声音。今说嗡嗡。《红楼梦》中有所谓薛蟠体的“哼哼韵”,应该和此“营营调”形成和声。薛句作:“一个蚊子哼哼哼,两个苍蝇嗡嗡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