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天新
天天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8,241
  • 关注人气:3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问道龙耳寺

(2019-09-03 16:10:11)
标签:

龙耳寺

问道

破坏

开发

信仰

分类: 天天新文选

问道龙耳寺

任文武

欲访龙耳寺,先至苏秦村。纵横苏秦,游历多年,极盛时佩六国相印,煊赫之至。辙痕所及,千古留名;天下苏秦村,不止一个,而此渑池苏秦村者,当是苏秦老家,本无良田,乃借书而耕,凭术而求。当其裘敝金尽还乡之时,“妻不下纴,嫂不为炊,父母不与言”。“得太公《阴符》,发愤攻读,引锥自刺其股,血流至足。”此村乃苏秦读书处也。

苏秦村在绿树掩映中。宋代的阁楼,早年已见过。数百年的建筑,经眼入心,皆可入史。文化广场尚有戏台,想像苏秦可曾有衣锦还乡。村人爱戏有记载,苏秦还乡有剧本。相当年“父母郊迎三十里,妻侧目而视,倾耳而听,嫂蛇行匍伏,四拜自跪谢。”所谓“前倨后恭”,苏家真难为情哉!苏秦之耻乃在是村,苏秦之村荣乃在是村。

苏秦路过,不过是炫耀一下,而终以术显,以术死,曾不顾家。家有王女,穷饿以死,故称五女坟。

给你耻辱的地方,正是你炫耀富贵的地方。

吹毛何得相如剑,刺股谁留季子锥。

村在,村人在,而苏秦空余姓名而已。苏秦早已埋骨他乡,五女坟,连考古的价值也没有,最多算是传说。

村有老者,啥都知道,天天新问道,老者曰:龙耳寺,此一路向东,遇岔路,只管直行。去看吧,啥都没有。

寺古今何处?村深岂无人?

苏秦求富贵,客观上加速暴秦的灭亡。《太公阴符》演军事,客观上看透了世道人心。今天的苏秦村,戴上一顶苏秦的帽子,苏秦故里,演苏秦故事,乘着传统文化村落保护的东风,究竟给世人演绎什么样的苏秦故事呢?

 

几棵青松作侍者,一把铁锁作将军。想龙耳寺香火惨淡,四周寂无人声。幸好门口有电话,问之,不在家。

中华有龙,龙在中华。海陆、山水莫不有龙。此地有龙耳,无非山水之气势在焉。上足以致天地,下足以致君王。山水龙脉,通天彻地。高僧大德,何不来居?此地曾名寿圣院,确实是与皇家有关。渑池另有寿圣寺,确实算风水宝地。天下号称圣寿或寿圣的地方,多不胜数,而帝王将相,金枝玉叶,都随风去,化作一缕尘烟,尘土之下,与坟下五女别无二致。

砖雕柱座有宋金风格,墙上嵌碑是高僧塔铭。传说如风,早已吹散入云。三宝欠供养,更遭文革打砸,龙耳还是龙耳之名,三宝无法保佑自身。

龙有耳乎?鹤鸣九皋,声闻于天。四方灾祥,上达圣聪。文革少年,血气方刚,牛鬼蛇神,一扫而光。高僧在此,听自己的心跳,会吓到自己。生而聪明,何以庙为?生而幸福,何以祈为?清庙生民,只源于多灾多难。家国不幸,鬼神之幸;强国福民,鬼神无地。龙耳之惨淡,非亲异教,只为中华振兴之在即,民方致富,求享乐之不暇,何求于彼哉!

彼哉!彼哉!

当年苏秦感慨道:“使我有洛阳二顷田,安能佩六国相印!”以术胜者必以术败,因势兴者必因势衰。想苏秦身佩六国相印,妻女不免于穷饿而死!

苏秦兄弟三人,皆因游说诸侯而显名天下。张仪有三寸不烂之舌,终悟:此在吾术中而不悟,吾不及苏君明矣!殊不知苏秦亦在术中而不悟。最终技穷术尽,身戮族灭,为天下笑。

达摩西来,来之迟矣,使苏秦魂魄,入龙耳寺修炼,来生或可有成。

龙耳寺,地属庵北。庵北之名,或即由寿圣院起。或曰,苏秦村,强拉龙耳寺以增价,实获河南省传统文化村落之名。

小小微博,尚求关注;悠悠古村,岂甘无声。合则两利,何不共享?崤函道上,陶瓷与丝绸皆盛,苏秦村边,地势共人情非薄。阴符一卷,天下可共读;龙耳有寺,何为而不悟?

于是荆轲来也——刺秦当年,尝过此村拜之。

于是雍齿来也,高祖未封之前,尝于此村居之。雍家院者,我家院也。

于是达摩来也,当年衣钵既传,洛滨行化。瞻此龙耳,知后世必有高僧大德阐我玄风。

于是苏轼来也,当年父子三人过崤函而马死,此寺贤僧送我骞驴,此恩铭记在心,故有《和渑池子由怀旧》。

于是曹端来也。曹端不是反佛么,龙耳寺的高僧曰辩才,路遇曹端,二人辩论良久,辩才不胜。

苏秦有名,还须众人来烘托。龙耳古寺,也要苏秦来帮衬。合而至极,此寺所在,却苏秦出生之处,苏秦读书之处,也是苏秦归乡妻嫂匍匐之处。

苏秦一村通天下,龙耳一寺涵古今。

老婆开车送我到龙耳寺。她说,待开发后再来吧。

我坐着车赶路,仿佛与开发者赛跑:未开发才是真样子。

道是访古寻幽,此地邻工业大道,早已不远喧嚣。一片片青纱帐,遮蔽着如沙风尘;似火骄阳。门外功德碑,恰恰证明,这里的房檐与佛像,其实都是新的。古寺藏在史志中,古道藏在人心里。

道是求神拜佛,我倒无此信仰。多灾多难的中华,遍地都是神灵保佑。民族之生生不息,端赖于此。曾经,我们的理想是共产主义,我们的激情是迎头赶上,文革小将怀着革命热情,满以为砸碎一个旧世界,共产主义就会到来,今天看来,探索中的误判、盲目太过决绝,今天已凝固成一条历史弯道。而改革的东风唤醒沉睡的良知,或者说只有扫盲、普及教育,才是最根本的策略。

这儿曾经是小学,曾经是中学,曾经是大学,那一代启蒙读书的学员们,全心全意的记忆中必须对龙耳寺充满敬意。历史不是我们可以随便怀疑、随意美化或诋毁的东西,历史只需要我们留下些敬意,这点敬意就是我再访龙耳寺的一番初心吧。

我不知道,开发的隆隆列车何时到站,我只知道资本的钢铁侠无孔不入无坚不摧,我们竖立保护在大旗,开发式保护是最有效的保护,或者可能是最彻底的毁灭。

龙耳寺,就在那里。龙脉地气,就在我们的心中。只要拥得一人在,此处就会有堂堂之阵、正正之旗。只要留得一片断碑残砖,都值得我们凝视,都值得我们沉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