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天新
天天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3,674
  • 关注人气:3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卢士琼为渑池县令考

(2008-01-01 10:50:55)
标签:

卢士琼

渑池

县令

文化

分类: 语文讲座
 

渑池县令考

二、

卢士琼为渑池县令考

    卢士琼有没有当过渑池县令,我觉得值得怀疑。《渑池县志》列《历代名人表》,源出《文苑英华》。未及篇目。我以为应该就是唐代文学家李翱所作的《故河南府司录参军卢君墓志铭》,墓志铭全文如下:

    君讳士琼,字德卿,范阳人,家世为甲姓,祠部郎中融之长子。明经及第,历宁陵、华阴二县主簿,知泗州院事,得协律郎。郑少师之留守东都,奏为推官,得大理评事。韩尚书代为留守,请君如初。尚书节将陈许奏充观察判官,得监察御史。府罢岁馀,除河南府户曹,以疾免。河南尹重其能,奏为司录参军。八月癸酉,发疾而卒,年六十九。

  君少好著文,精晓吏事。少游故丞相杨炎、张延赏之门,杨美其文词,张每叹其吏材过人。尝摄职同州,当徵官税钱,时民竞出粟易钱以归,官斗至十八九。君白刺史言状,请倍估纳粟,下以泽民,上可以与官取利。刺史诘状,君辩其所以必然。刺史行之,民用得饶。未一月,果被有司牒,和收官粟,斗给六十。後刺史到,欲尽入其羡於官,君既去职,犹止之曰:“圣泽本以利民,民户知之,不可以独享。”刺史乃悬榜晓民,使请馀价,因以绢布高给之,民亦欢受,州获羡钱六百万。其为户曹,决断精速,曹不拥事。及为司录,始就官,承符吏请曰:“前例某等一十五人合钱二千,僦人与司录养马,敢请命。”因出状。君诃曰:“汝试我耶?”使拽之,将加杖。承符吏众进叩曰:“前司隶皆然,故敢请。”君告曰:“司录岂不自有手力钱耶,用此赃何为?”因叱出之,召主馔吏约之曰:“司录、判官、文学、参军,皆同官环处以食,精粗宜当一,不合别二。无踵旧犯,吾不恕。”及月终,厨吏率其馀而分之,文学、参军得司录居三之一,君晓之曰:“俸钱、职田、手力数既别官品矣,此餐钱之馀,不当计位高下,从此後自司录至参军平分之。”旧事掾曹之下,各请家僮一人食钱,助本司府吏厨附食,司录家僮或三人或四人,就公堂馀食,侵挠厨吏,弊日益长。君使家僮二人食钱於司录府吏厨附食,家僮终不入官厨。召诸县府望吏告曰:“某居此岁久,官吏清浊侵病人者,每闻之,司隶职当举非法,往各白汝长,宜慎安廉靖,以渑池令为戒。”其所改易,皆克己便人,堪为故事。及君卒,士君子相吊哭,咸以为能高而位卑不副。

  有子三人,孺方、嗣宗、嗣业,号慕祗守,不失家法。女二人。前娶清河崔敏女,无子,後娶荥阳郑虬之女,有子,故皆葬於祠部茔东北。孺方叩头泣曰:“丈人尝与先子同官而游,宅居南北邻,敢请纪石。”翱不得辞,乃据所见闻者镌其实,可推类以知凡所从事之贤。铭曰:

    嗟卢君,性直而用优,约己以利人。宜寿宜贵,以拯时所艰。其缄而不伸,以丧厥神,岂夺惠於东民。悲夫!

天天新按:文中提到渑池县令,句子是卢士琼的口头教令:“某居此岁久,官吏清浊侵病人者,每闻之,司隶职当举非法,往各白汝长,宜慎安廉靖,以渑池令为戒。”这番话是对当时东都及河南府各县各府有名的官员说的,其时卢士琼还是东都的司录参军。意思是说《我在这里已经有很多年头了,当官的清与浊,害民与否,我常常听说一些,我作为司录参军,职责就是监察举报非法的人与事,你们回去告诉你们各自的县令,要谨慎廉洁安定地方,大家都要以渑池令为戒呵。最后一句的渑池令,当是他已经惩戒过的一个县令,而不是卢士琼本人。从字面上看,渑池令,也可以理解成“在渑池发布过的一个教令文件”,要以这个文件的精神戒勉自己。

    按唐书,司录参军,是都、府长官“尹”府下的属官。一般是正七品上。而县令,一般有五品到八品。京县,正五品,畿县,正六品,上县从六品上,中县,中下县、下县则七品。唐时渑池属于畿县,因为受“东都”管辖。河南府的长官叫尹,称东都长官则不叫尹,帝驾在为长史,不在时称留守。留守一般为从二品。高于大都督府的三品与州刺史的四品。录事参军事,掌正违失,莅符印。东都洛阳或河南府的录事参军二人,相当于现在直辖市的检察长。而渑池县令不过是属县的县长。司录当然有权对下属训话,何况原文中的望吏,是有名的下属僚吏,要他们回去告诉县长,就说明话虽严厉,并非与县长当面。卢士琼不是渑池县令也明矣。

    只是由此文可推知卢士琼并非渑池县令。《渑池县志》或另有所本,则不未及见。

    又卢士琼,范阳人。唐代范阳是郡名(曾改为大都督府)也是县名。范阳郡,郡旧称涿郡,郡治在涿县。一般说范阳,卢氏是望族,以涿县为中心。大体相当于今北京市蓟县。《渑池县志》注范阳为涿县,则等于不注。

又,杨炎是唐德宗时宰相。德宗即位,就任杨炎为相,时大历十四年八月。次年才建元曰建中元年即公元780年。后帝用卢杞,建中二年被卢杞构陷,罢相,贬死。

    又,韩尚书留守东都。韩则有韩群在庆历四年为东都留守。《新唐书》载:韩群“入为户部尚书,历东都留守、忠武军节度使。大抵以简俭治,所至有绩。召拜吏部尚书,兼太子少傅。庄宪太后崩,充大明宫留守。穆宗以旧傅恩,加检校尚书右仆射,俄为真。又进左仆射。长庆四年,复为东都留守,卒于道,年七十九,赠太子太保,谥曰贞。”则文中所写“东都留守”当为韩群。庆历四年即唐敬宗年号,公元827年。唐郑氏名人多,郑从谠郑馀庆郑叔则都曾任示都留守。此处的郑少师当时郑余庆。郑余庆拜太子少师,且引韩愈等为判官。郑余庆的孙子郑从谠也作过河南尹、亦即东都留守,只是拜太子少保。《新唐书·孟郊传》“郑余庆为东都留守,署水陆转运判官。余庆镇兴元,奏为参谋。”韩愈有《荐士》诗,自注:“荐孟郊于郑余庆也。”就在这个时候。

    所以这个卢士琼应该是孟郊同时人,而且可能近于同僚。其任司录参军应该在庆历四年即公元827年前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