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常恨此身非我有
常恨此身非我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484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马说《这方土地叫--河南》之我们额头上那块骨头叫“天灵盖”下

(2007-09-11 13:56:21)
标签:

人文/历史

河南

河南人

地域歧视

中国人

分类: 故乡是河南

        “风波亭”早就不见了,“黄龙府”也已经消失了,几百年前的悲喜冤仇现在已经无影无踪。但和今天的河南老乡一样,这位南北宋之交的抗金名将现在仍然被人背后指点,至今还背负着一个“愚忠”的名分。
         岳飞留给后人的除了男女老少熟知的传说故事,再就是两处装载着他灵魂的庙宇,一处在他就义的杭州西湖,一处在他的老家河南汤阴。
         岳飞故里的庙堂不太大,三进庭院,几棵古松。
         一切大概都和英雄在世的时候差不多,没有豪华祭器的摆设,没有如云随从的附庸,只有家人和旧将的塑像陪伴。后堂内,洋洋洒洒的《满江红》还在,斑驳的石碑前尚有铿锵的英雄气,只是时光已经把院落打扫得有些冷清。
         难怪,他是那个年代的英雄。
         可今天,那催命的十二道金牌依然压在他的肩上,扛着“愚忠”的名分应该决不比“莫须有”的罪名更轻松。
         我们有什么理由怀疑这个河南人忠诚的品质呢?
         那样的时代、那样的环境,他这样身份和智慧的人当然知道兀自打下去可以救回二圣,可二圣回来现在的“圣‘怎么办呢?不打就要回兵,回兵就等于自蹈死地——就是死地又如何啊?英雄在世上走一遭,为的本来就不是偷生!
         任何时候忠诚都不应该是错的,更何况他效忠的还包括黄河黄土、黎民百姓,这就像你一厢情愿地爱上了一个人结果却被欺骗了一样,到底是因为你“愚爱”呢?还是因为对方无情?历史上的河南人中间,岳飞是个典范。这不仅因为他“忠孝双全”,还因为从那个时候起人们就开始斜着眼睛看中原了。
          话又说回来,河南人还是老实。
          ——秦桧害了岳飞,金陵人害了河南人,历史上却只有人骂秦桧,却少见有人骂他的家乡、他的祖宗。

          

          义利轻重

          在河南,假如一家人家兄弟两个都已经成家,正要从父母那里分出去,如果他们之间有矛盾,父母长辈可以从中调停,但要是有外人插来干涉,那这一家人便会合在一起一致对外。家里如此,村里如此,乡里、县里也都大抵如此。
          中国人的伦理确是一个很完备的体系。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道理一样,在人们的道德观念中——“忠奸”是对国家而言,“孝逆”是对家人而言,“义利”则是对朋友而言的。其轻重不同,有主有次,有缓有急,秩序井然不乱。
          “仁、义、礼、智、信”之中,“仁、义”是基础:“仁、义”之中,“义”又是一个承上启下的概念,它既是“仁”的升华和总结,也给“礼、智、信”的执行提供一个相对严格的标准。同时,它也是引导河南人德行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前提条件。
          “义,人之正路也。”
          “路”是道的意思,“正路”即正道、正义。
           长时间被中庸思想教化的河南人甚至将“义”的普适性扩大到了人际交往的各个方面,挚友间可以称“义兄、义弟”,忘年交可以称“义父、义子”,为民锄奸被赞为“义侠”,仗义执言被尊为“义士”。当然,别人所有的缺德行为也可以一律概括为“不义”二字。和“义”相对应的是“利”,即个人利益。
          农耕经济和宗法制度下的社会是以家庭为基础单位来推广其行为规范和心灵准则的,所以,河南人的世界当然也就有了内外之别。忠孝事关“家国”可以不讲条件,但谈到朋友之间的“义”和“利”可就必须要讲清楚了,二者兼得的时候也有,但某些情况下你必须选择其一。换句话讲:虽然都说“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但有些时候你只能“喻于义”或者“喻于利”,以便大家来分辨你到底是“君子”还是“小人”。
           ——此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黄河水是浑浊的,但静下来以后——半碗水,半碗泥,一清二楚。假如你说一个河南人是“重色轻友”,他可能会红着脸和你辩解半天;但如果你再说他是“见利忘义”,那他多半要跟你急。为了挽回你这种印象,他甚至会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举动来证明你对他的判断是错误的。
         北京的一些菜市场是笔者常去的地方,那儿的很多买卖人都来自河南。
         老陈(事后只知道他姓陈,不知道名字)家在漯河,四十多岁,进京已经五年了,他做的是松花蛋的生意。老陈告诉我:一次,有一个买菜的妇女不知怎么非说他的松花蛋有假,是土豆做的。笨嘴拙舌的老陈分辩了很长时间却什么也没有说清楚,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甚至连工商所的管理员都来了。情急之下,他拿起筐子里的松花蛋一个个摔在地上,直到新进的三百个松花蛋全部摔碎。
         那一次他损失不小。
        “没啥,我不为挣那几个小钱,主要是为争这口气!”能看出来,他至今还忿忿地——不是为那几个松花蛋,而是为不能取得别人的信任。
         河南人既然可以为了一句话就破财,当然也会为了大义而舍命。君死社稷,民死国难。为了正义公理,他们可以完全不计较个人得失,甘心忍辱负重。他们追求的是“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英雄壮举,是“了却君王天下事”的惊天伟业。
         躬耕于南阳的诸葛亮为成就三分天下的大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一篇《隆中对》心怀天下,一纸《出师表》义感天地。
         南阳武侯祠内,这位为国事忧心忡忡的蜀国丞相现在依然紧锁双眉。距此不远,就站着“刘、关、张”那三位义薄云天的生死兄弟。据说,当年岳飞被十二道金牌招回临安的途中曾在此停留。看到武侯塑像,他奋笔书写诸葛《出师表》,同为“义士”的悲凉感慨使那挥扬的墨迹都带着无限的遗憾。
         像他们这样舍生取义的忠臣良将在河南真是不可胜数。
         河南人把“义”看得比生命还宝贵,英雄如此,百姓也是如此。
         作为大家一同遵守的道德规范,“义”是高尚的,就仿佛摆在神龛里的红脸关云长的塑像,每一个人都要向他朝拜。“义”当然也是不容亵读的,一旦有人胆敢违背了大家相互间的同盟正道,即刻就会受到来自各方的回击。
         这就是所谓“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现在,好像没有人不熟悉这句话了。本来是对“不义”之人进行惩罚的理由,今天却成了人格缺损的施虐者对不拘小节人们眼毗必报的幌子。
         抓住一点,波及其余,不打则已,打则打死。
         素来“义”字当头、把关公当圣人的河南人对这一点感受恐怕最深——因为你是农民出身,所以不懂现代人的“规矩”,所以就被一路追打得无处躲藏,直至打残打死。还在做着“天下一家”梦的河南人怎么也闹不明白,好好的,“义士”怎么就成了“不义”呢?
         河南人不知道的是:打杀者其实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以德报怨”的词语。河南人当然知道,他们自己的家乡从来就不缺少这个东西的。河南籍老作家姚雪垠的巨著《李自成》早已被国人所熟知,其书中的很多情节都来源于作者少年时代的一次冒险经历,这些内容大都可以从他早年作品《长夜》中找到痕迹的(《长夜》记录了姚老少年时代被迫跟从一支豫南的土匪队伍转战流散的全部过程)。
         那是一个血腥和狂乱的年代,期间发生在那些普普通通的农民“杆子”(意即土匪)身上的故事,桩桩件件都充满了人性的真美和“义”的壮丽——一群“杆子”被官军围困了,其中有人想要拉队伍偷偷溜掉,结果被发现后带到了“大当家”面前。看着先前一起打杀的兄弟关键时刻背信弃义,“大当家”却向他赠枪赠马并送他远去。这是《李自成》中闯王送别郝摇旗的一幕,但它确实就发生在几十年前的豫南某地。
          以德报怨是“义”的极致,你也许觉得其中有自残的意味,但实际上以德报怨的人享受的是心灵上最大的快慰。
          如果有人觉得上述事实离我们的生活较远的话,那么看这则报道:昨天,因出差河南而遭遇车祸、受到河南人倾心相助的北京客人黄晓鸣夫妇在即将离开河南之际,深情地道出心声:“两位救命的好心青年,你们在哪儿?该走了,再让我们对你们说声谢谢吧!”
          在北京石油大学工作的黄晓鸣于3月20日到河南出差,在郑许高速公路上,黄所乘的轿车与另一辆轿车严重相撞。身体多处受伤的他爬出车外呼救,有辆路过的轿车立刻停下了,两位30岁左右的年轻人关切地快步跑到他的身边,小心地把他抬到他们的车上,又马不停蹄地送到郑州市骨科医院。当知道黄晓鸣是北京人、而出差的单位一时又联系不上时,两位年轻人为他挂号、办理住院手续、取药等,忙前跑后,一直等到他的一位朋友赶来才离开。黄和朋友再三询问他们的地址和姓名,都被婉拒了。
           13天过去了,黄晓鸣和当天深夜赶到的妻子一直感念两位青年的救命之恩,四处打听却无结果。要走了,黄的妻子拨通记者的电话,深情地说:“以前,我们对河南人是有些偏见。但这次遭遇却让我们感动万分,谢谢河南人!”
          《大河报》的报道极其简单,但好人好事中似乎还夹杂着别的意思。
          从“黄的妻子”的话中我们不难听出她原先对河南人的偏见之深,似乎先前这里那些“见利忘义”的“不义之人”只会动则取“不义之财”,而此时“良心发现”的举手之劳竟然就让他们“感动”了起来。想起最近网络上流行的雪村的《东北人各个都是活雷峰》,才觉得“雷峰”当真都跑到东北去了,河南的形象倒应了苏三那句“洪洞县里没好人”的老话——河南省内无君子!
           时代变了,经济大潮之中大家都看见了“利好消息”,“义”这个东西跌得比较惨。虽然中国是个重义的国家,但河南穷得很——没有“利”的支持,“义”的问题和他们应该不沾边。
          河南人的道德是“无道德”,即生活中的所有方面几乎都渗透着道德意味。
         即便真是这样,那位在外国老板面前拒不下跪的河南小伙子还是可能有别的心思——他是嫌给的钱少吧?要不他就是早就有了跳槽的念头,不然他为什么不跪呢?现在好了,名也出了,利大概也有了——河南人还是会算计!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我越来越怀疑古人这话了,因为在小人的心目中大家都是在“喻于利”;在君子的心目中大家都是在“喻于义”,只不过有大小前后之分罢了。
         君子和小人本来就不可比。
         有时候我真的会这样想:以后的世界大概已经不需要道德了吧?
         因为,已经流淌了千百年的黄河虽然在河道里流淌,但有时也会有洪水溢出;已经耕作了千百年的黄土地依然平坦肥沃,可有时也会面临一些沙化和盐碱。
         河南籍作家周大新的小说《ZI大厦》中的主人公也是一位河南人,这个退伍兵在京城ZI大厦里当保安——“那个河南保安在这里见识了各色人等后,对他们很失望,对人生也很失望,最后他被ZI大厦里一个久经沙场的北京姑娘千方百计地勾引,他慢慢觉得生活有了亮色。他喜欢她,以为她也喜欢他。有了肉体关系就要结婚,这是他河南农村的观念,但一切都不是那么回事。当他发觉她把另外的生意伙伴也勾引到床上时,愤怒已极。她却没有一点愧色地说:‘我想和谁就和谁!你以为我和你睡了就是爱你?呸!自作多惰!你以为你是什么?你是一件供我使用的东西!’这个保安的支柱垮了,他踉踉跄跄跑到小屋里,把自己全部的物品——仅有的几件衣物收拾起,冲出那个女人的大门,‘砰’地关上,表示与这个女人彻底断绝,也表示他与这个欺负人的世界彻底断绝。他从他工作的这一层,也就是43层跳了下去。一个毫不足道的农家小伙的生命结束了。”
         “周大新承认写这一段时他哭了。这一哭是他对在北京生活六七年的总结。”
         ——《河南保安困在(21大厦)》沙林
         如果你能问出“河南保安为什么自杀”这样的问题,我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你就是那种红头发、宽裤腿、鼻子上戴着耳坠子的“新新人类”,不管你是哪里人。显然,很多人也不知道作者为什么会“哭”,因为那段“一夜情”既不新鲜、也不怎么浪漫。
         我明白周大新在“哭”什么——那是淳朴感情被亵读之后的悲伤,是传统价值观被消灭之后的绞痛,是金子一样的道德被抽空之后的无依无靠和孤苦伶仃。在“投机”成了钻营者招牌、“偷生”成了势利者谎言的功利主义年代里,已经没有多少人懂得用“悲壮”一词来形容那位河南保安的死了,但他死得的确很悲壮。他是一个地道的殉道者,为了破灭了的信任和污染了的人伦。
         河南保安的死是一个寓言,意在昭示人的心灵在失去道德依托之后出现的癫狂。
         无论怎样,未来的道德也是不能够用“无道德”来定义的。在这一点上,河南人大可不必跟着别人学“洋”。
         孝顺、忠诚没有错,舍生取义也没有错。
         把这些东西好好留着,等到有人想从更高的楼层往下跳的时候给他看看,像那两个在郑许高速公路上热心助人的青年一样,救他们一命。

        “感”和“悟”的智慧

         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河图洛书”中的“河图”出土于河南的孟津,“洛书”出土于河南的洛宁。根据专家考证,它们和同样诞生在河南的《易经》有着密切的渊源关系。
         “河图洛书”和《易经》都是由极抽象的图文所组成的,内容纷繁浩大,包含着天地人文之间的诸多信息,至今人们尚不能完全破译。它们是东方式智慧的渊数,是人类思维从具象过渡到抽象的证明,是记录中华民族文明起源的集大成者。从“金、木、水、火、土”相克相生的五行说,到“乾、坤、震、巽、坎、离、良、兑”变换无穷的八卦图,都能让我们感觉到祖先那智慧灵光的照耀。
          河南人的智慧是朴实而简单的,但越是这样,他们的思考也就越接近世界的本质。
          经历过无数的磨难之后,河南人懂得了如何调整自己使之与外界保持和谐。他们从对世界最真切的感觉出发,体味着自己和黄河黄土之间的共性与差异,并且最终抵达了“开悟”的空灵境界。于是,雾非雾、花非花,就好像佛教里那首很有名的偈子: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
           世间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感”是因,是表面,是过程:“悟”是缘,是本质,是结局。单是看到这些声音意象都十分鲜明的汉字还不足以让你领略到“感”和“悟”的绝妙吗?这些从殷墟甲骨上留下来的文字哪一个不是感悟的结果呢?
           你写“天”,就会感到自己摸到了白云;你写“人”,就会感到自己走进了人心。

           

          人与天

         “天人合一”即天道与人心的相通。
         《周易》讲:“立天之道,曰阴日阳;立地之道,曰柔日刚;立人之道,曰仁曰义。兼三才而两之。”在这里,天、地。人都是由对立统一的两方面组成的,所以孔子说:“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人要在“知天命”之后才可“从心所欲不逾矩”;所以老子说:世界统于“天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所以庄子才说:“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看来,在中国古代人们的智慧里,人生在世,要想生活得自在就必须“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佛违,后天而奉天时”。这种将主体知、情、意和客观世界一体化的直党思维方式,是东方特有的,也是经历了多次动荡之后的民族对周边世界的本能反应。
         老子是河南人,庄子也是河南人,这两个智慧绝顶的人物与中国历史上的其他伟人合力把中国人智慧从“感”推到了“悟”的极致。
         出土于河南安阳殷墟的甲骨文是中国迄今发现的最早的成熟文字,从象形汉字的雏形中我们不难看出“天”与“人”结合得多么紧密:这两个“天”字,都被用来表示人的头顶,引申开来就是高大、天空的意思。将“天”用“人”来表达,本身就反映了二者之间的密切联系。
         和汉字一样,汉语中间的性、数、时态都没有严格一致的要求,而是强调整体的意会,即“感悟”。笔者在北京有很多外国朋友,其中有不少是为学汉语来到中国的,问起他们的感受,你得到的答案一定是“很难,很难”。
          曾经有这样一则故事:一次,有一位外国留学生问老师——在汉语内,“上”和“下”有什么分别?待老师反复讲解后他又突然冒出一句:老师,那么在中国话里面把东西“放在地上‘和”放在地下“到底有什么不同呢?老师竟一时语塞。
         河南话在这方面应该是汉语的代表,它的简洁、明快及含义丰富几乎成了汉语内所有“意会”和“感悟”内容的典范。
        台湾作家余光中在河南走一趟得出的结论是:那里,老农都是哲学家。
       “语言是思想的衣裳”,但这“衣裳”还只是河南人智慧的一部分。
       “天人合一”之后的河南人懂得顺应天理,做事情讲究中规中矩,不张牙舞爪;凡事三思而后行,不急躁蛮干。他们自古以来便起居有常,耕息有时,安居乐业,总是能在最平凡的过程中体会最深切的道理。在河南,与田间地头的农民谈话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他们乐观、风趣、富含哲理的朴实话语总能让你感到扑面而来的热情和以不变应万变的大智慧。
        史书上记载,当年周游列国的孔老夫子带着随行弟子们走到现在河南濮阳一带时,已经饿的饥肠辘辘,举步艰难。由于推广学说不利,他已经变得有些万念俱灰。学生见老师面色阴沉便上前去给当地农人要吃的,而一位农人见状便捡起地上一块黄土朝孔子递过去。学生气愤之极,几乎拔剑伤人,可被孔子阻拦住了。孔子含泪接过黄土,急忙下车叩拜。
         一位是儒学先哲,一位是乡野村夫,两个人没有一句话但却达成了灵魂上的默契。
         圣人和农人心里具体想的什么,我们其实完全不必知道。我们只需知道,他们头上都有同一块天空,脚下都有同一块土地,是天空和土地拉近了他们心灵之间的距离。
        “天人合一”是要我们顺应自然,但顺应自然并不是被动地百依百顺。
        “先天而天佛违,后天而奉天时”——面对自然,河南人没有坐等,更没有放弃信心,而是主动地、积极地去配合自然,努力为自己的生活创造机会。
         “愚公移山”的传说不需再多讲了,直到今天,河南仍然还有愚公这样的人。
         如今的太行山上又传说着另一位“当代愚公”的故事,他叫杨皂,河南林州人。这位年逾古稀的老汉从十几岁起就开始为家乡修桥铺路,几十年如一日。时光水一样地流,老人风一样地干,大山沟里通往山外的路也不断地延伸。汽车进村来了,山货运出去了,家乡变了,老人笑了,可谁又知道那大大小小几十座桥梁涵洞花费了老人多少心血、多少汗水。
         前些年,看到电视上有记者采访这位老人:问:“您为什么修这么多桥啊?”
         答:“小时候出门难得很,修了桥多好啊,山前山后一马虎就到了。”
         问:“那您在修桥的时候都想到什么了?”(记者在诱导)
         答:“没想什么,就是干呗。”
         问:“您真是一个征服大山的英雄!”(只好亲自点题了)
         答:“不,不是哩。恁大个太行谁征服得了啊?不过就是想借它条路走走。”
         问:“那,您是喜欢大山了?”(有些纳闷)
         答:“可不是哩。天天出门就看见,能不喜欢?”
         老人讲的都是实在话。
         在河南人的意识当中,自然是和人同等、甚至比人还要伟大的,人不能把自己放在“天”的对立面。更何况“天”和人一样,还有着同样的结构和意志、情感。
         河南人对世界的“感悟”不需要学习,那是祖祖辈辈遗传下来的东西。看见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目标自然而然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完全用不着训练。这种看似愚笨的大智慧被河南人用到了生活的各个方面,于是,他们就可以以此来坦然面对一切苦难。
         “天人合一”,一通百通。
          所以,你会发现生活中的河南人大都是乐观的、积极的。超脱的,既实在又浪漫。他们可以在生活最艰难的时候自嘲,可以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忍耐,他们可以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哼起家乡的小调,也可以在四周一片鄙视目光的时候放声大笑起来。
          是啊,天就是我,我就是天,有什么好怕呢?
          就是到了需要真正用智慧应付自然的时候,河南人也不含糊——东汉年间,张衡就制造出了精妙绝伦的流水浑天仪、候风地动仪等来应对自然之变。还提出了“浑天如鸡子。天体圆如弹丸,地如鸡中黄,孤居于内,天大而地小,天表里有水落石出,天之包地,犹壳之裹黄,天地各乘气而立,载水而浮”的地心说。
           对于他,天地不过是一个鸡蛋。

           

         人与人

         人与人关系上的智慧其实是个很大的命题。
         因为,人类自有智能以来就把绝大部分的智慧用在了对待同类上面,古今中外莫不如此,河南人也不例外,所不同的只是自身态度和方式方法的千差万别。
         人是复杂的,你有多复杂,他就有多复杂。
         所以,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不好解决。
         河南人的性格、道德和智慧是生长在一起的,他们在处理人与人之间关系时候的感觉也大都比较细腻——不偏执,少怨尤,情理兼顾,人我照应,能够求同存异(这是从他们性格和道德中来的,也是从他们历史中来的)。这还不同于我们惯常所讲的“和稀泥”,“和稀泥”是没有原则的调和主义,而河南人的“中庸”则是另一种在原则下面的情与理的均衡处置。崇尚“和为贵”的河南人在生活里往往扮演“和事佬”的角色,他们不是没有立场,只是觉得不应该为了“鸡毛蒜皮”而疏忽了“军国大事”,不要为了“芝麻”而丢掉了“西瓜”。家里夫妻之间、兄弟之间有些磕磕绊绊的不愉快,一般都不会闹到市面上去。“家丑不可外扬”——他们知道闹出去对于事情的解决是不会有任何帮助的,倒不如叫它慢慢消化,自生自灭。
          小时候看到父母偶尔因小事拌嘴,母亲被气得掉眼泪,可一旦等到奶奶推门进屋,母亲便会马上悄悄地抹去泪花,坐下来与奶奶安静地谈话。
          母亲和父亲的感情很好,是很懂得事理的人,她是绝对不会因为这个而去借故大闹的。能在家庭生活中找到平衡,这是河南女性的美德,也是她们的智慧。
          凡事讲究“悟性”的河南人个个都可以“举一反三”:看到家庭失和,他们会想到国家安危;看到黄河水患,他们会想到要“防微杜渐”;山雨欲来,他们会联想料事先机;清水如许,他们会联想君子之交。深厚的传统让他们看上去多少有些“少年老成”的样子——从小就接受了责任感教育的河南人总是会不自觉地把自己放到人际关系中进退两难的境地,要想进退自如就必须想办法,不“老成”才怪呢!
          林语堂曾经把中国人最突出的特点概括为:超脱、老滑。
          同为中国人,中原人与其他地域人在这方面又大不相同南方人的超脱是假超脱,自己不干了还盯着别人看;北方人的超脱是真超脱,谁说也没有用,不干就是不干;河南人的超脱是大超脱,忘了别人也忘了自己,不叫干不干,叫干接着干。南方人的老滑是精明外露,典型的绍兴师爷;而北方人的老滑看起来比较生猛,实际上却是暗中使劲;而河南人的老滑从表到里则是浑然一体的,软的时候像棉花,结实的时候像墙壁。你不犯我,我对你就好像不存在;你打我一拳,你的手准疼。
           “九头鸟”你起码知道他头在什么地方,“京油子”你起码知道他油在哪里,河南人就不一样了——浑圆无骨却又坚硬如石,就是想咬也叫你无处下嘴。河南人有话:“能人自带三分傻”(我想这大概是“大智若愚”的通俗叫法吧)。在这里,“能”和“傻”、“智”和“愚”、棉花和墙壁同样都是智慧,不分表里,相互融合,它们在河南人身上是有机的统一,就像翅膀上有着异样花纹的蝴蝶似的。
           河南人重感情,讲交情,凡事内外有别。你进入了他们的情感圈子,他们就都是不设防的城市,你进不了他们内心的圈子,那你就只能做一位看客。
           他们喜欢结群、抱团,还不光因为是在河南的商业领域多有家族式的企业,也包括那些外地工作的人(各个层次的都有),凡是有河南人的地方,他们之间就是兄弟。在北京几乎各个高校都有河南的同乡会,同乡会中又分出好些个分支,如:河南开封同乡会、河南许昌同乡会等。这是黄河黄土留给他们的习惯,但现在看起来多少有点不自信的意思。
          河南人该直的时候直,该曲的时候曲,直起来八匹马拉不回头,曲起来拿着放大镜也叫你找不到弯在哪里。经历了无数风雨的黄河黄上把河南人的智慧培养成了这种“中庸”式的智慧,他们顽强地生存,信奉“润物细无声”和“滴水穿石”。
         河南人永远都有自己的主意,他们这样的行为决不等同于“见风使舵”而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道理使然。
         没有在河南喝过酒是你的遗憾。
         河南人好客是有名的。他们给你敬酒的时候总是很尊敬地端起杯子,请你饮下第一杯,这叫“们盅”,然后再倒上第二杯和第三杯。但是别以为这就完了,三杯之后他们还能想出各种理由让客人多喝,结果常常是醇香的美酒让客人招架不住。河南人的这种习惯常常让外地人误解,以为河南人不厚道,是想让别人出丑,看别人的笑话。
        实这是天大的误会。
        在河南人心目中,能在一起喝酒的不一定是朋友,能够“酒后吐真言”的才是至交。我敢向你保证——他们只是希望在一起的时候气氛能好一些,大家喝点酒之后都放下架子、去掉面具,更适合谈谈知心话而已。
        河南人在利益面前很少有张牙舞爪的,总是“温、良。恭、俭、让”的时候多,长工资、分房子、评先进的关键时刻他们有的是涵养,大家从来都是谦逊地等待。谁若以为先下手为强,谁就会成为众之矢的。
        在整体评价河南人智慧的时候,有人曾这样说:他们深知天时、地利都不如人和,于是人与人之间和和气气,既不阿谀奉承,也不轻视傲慢,保持一种友善与诚挚;处事之道,既不粗鲁、浪费,也不怯懦、吝啬,强调勇敢与慷慨。他们把自己始终放置在群体之中,既不张放也不驰紧,而以深厚的节制,健全的心理修养面对周围的一切。他们在“过”与“不及”之间坚守中道,“执两用中”,在“狂”与“引”之间,兼具之长又无其弊,把做人的智慧尽情随欲地发挥出来了。道德的力量和意志的力量,在其间也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但中庸理想倡导的不偏不倚,多少有些难以企及。实际生活的复杂和显示的困难,也常常使他们处于两难的境地。他们提倡以德报怨,却又总不能平息怨气;他们敬畏天命,供奉鬼神,却多有叫天不应,呼地不灵之时;追求雍容、和气、温良,却往往遭到一次次的嘲弄。因而他们除发挥其性格中至刚至大的一面外,也具有种种游戏人生的智慧。他们在忠厚中潜藏着有用的狡黠,木呐下掩盖着必要的精明。谦和别服时无妨机锋闪烁,以自嘲示警、以自遏解嘲。他们捉弄鬼神时的真真假假,在善意中含有恶意,也在恶意中寓着恐惧;他们面对王公大人,在敬重中也有蔑视,在屈膝时也有傲骨。在指责人间黑暗时,更嬉笑怒骂,借成文章。
         ——“黄河人”将“天地人”归为一统的河南人的智慧是大智慧,但大智慧未必都招人待见。
        河南人其实也有沉重的时候,就像今天——在大家一片谩骂声里生活毕竟不是河南人所愿意的,“和为贵”的日子好像已经比较遥远了。
        河南人不全是圣人,即使他们现在还生活在圣人们生活过的土地上。他们有缺点甚至缺陷,他们在追随时代的过程中有时候也会步伐踉跄,他们在向前奔跑的过程中有时候也会受到历史和传统的羁绊。
        可是,我还是认为大家不应该丢掉他们。
        因为我们大家都是从河南人的智慧里走出来的,我们今天之所以能够走得如此之远,就是有他们用沉重的身影给我们作了一个参照。
        在西方,“感悟”是个很玄的概念。
        但我们是应该知道的:“感悟”这东西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从“感”到“悟”说近也近,说远也远。
        前些年的时候,电脑刚刚开始普及,大家看到使用拼音文字的外国人跑步进入了信息时代,都急得不得了。很多人都在想办法,希望使用形声结合汉字的我们也跑步赶上去。最后,是一个叫王永民的河南人想出了办法,他发明了震惊世界的“王码输人法”。
         现在,我们已经真的和外国人一样进入到信息时代了。
         从“五笔字型”到“智能狂拼”,如今的汉字输人法不知道有多少种类。在我们手下敲击着键盘的时候,心里怕是早已经忘记了那个为把我们送到信息社会而付出了艰苦劳动的河南人。
         不是要大家报恩。只是想提醒大家:河南人的智慧也是我们的智慧,我们既然能创造“河图洛书”和《周易》,就一定能把今天的事情办好。
         如果不信你可以用手摸摸自己额头上那块骨头——中国人把那里叫做“天灵盖”,每个人都是这么叫的。
         所以,河南人也这么叫。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