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3年4月20日的地震那一刻,我们在一起,我们很安全

(2013-04-20 14:53:39)

      2013420日的地震那一刻,我们在一起,我们很安全

    

 

很久没有经历所谓的生死考验了,但今天,我们再次与死神裹挟的危险相逢。

     是的。

     2013420日上午八点零两分,在四川雅安庐山县爆发了一次里氏7级的地震,我们居住的成都市(距离雅安120多公里,很近啊)震感强烈(昨天白天暴热,黄昏开始妖风不断,晚上大雨,据说就是地震气候的预兆),很多人的情绪波动极大。

     哦!

     这是比之前震惊世界的512大地震略微弱一点的地震。

     有房屋倒塌,有人员伤亡,很令人悲痛。

     痛得人难以平静。

     这一次,我们又是在酣睡中被美爸摇醒(女儿就像有预感似的,居然在昨晚一定要和我们睡在一起。爸爸本来让到另一张床上去了,到凌晨又忍不住跑来和我们一起挨着,哈哈哈,是命运的安排吧),带到了相对安全的卫生间躲藏。

     太及时了。

     昨天,我和女儿都很忙碌所以昨夜都没有看电视闲耍早早地上床睡觉了(其实也不早,都要接近十一点了),美爸尽管也忙碌却神经兴奋没有和我们一起去约见周公。

     早晨八点,美爸被地震的第一次摇晃惊醒,我和女儿还浑然不知。依照案发现场的实况转述,美爸说——“本来我还有心要观察一下,你们两个如果没有人呼喊会不会自动醒来,但一瞬间展开的摇动太剧烈了,我不敢冒险把你们留在床上。”

     于是,我们两个迷糊的家伙被美爸拉扯着塞到了卫生间,满心惊悸。最为感动的是,美爸还把一床厚厚的被子遮挡在我们两个身上,而他自己,上身完全赤裸。

     客厅里传来东西摔倒在地的劈啪声(后来检查,仅有一些壁挂落地,一个镜框摔烂)。

     窗外有墙体嗤嗤的崩裂声。

     更远处,有人群的此起彼伏的叫声。

     不绝如缕。

2013年4月20日的地震那一刻,我们在一起,我们很安全
            很多东西掉在了沙发上,得以保全,真是万幸啊!


     说起来摇晃并不太久,但在那个时刻,仿佛很长很长,不知道究竟要持续多久。

     天啦,什么时候可以停下?

     要命啊!

     恐吓中,我们三个抱在了一起。摸着老公冰凉的肌肤,我的眼睛里被一种液体打湿了。被人爱,这种幸福超越了世间所有的繁华,弥足珍贵。

     哦。

     亲爱的老公,我们爱你!

     谢谢!

     摇晃很厉害。

     昨夜洗完澡还存放在浴缸里的水在不住地荡漾荡漾,呼啦啦。

     美爸一边低声安慰着我们,一边观察震况。

     因为2008年的512获取的经验,美爸说到目前最重要的就是看看这次的地震属于哪种类型,到底是主震余震型(震动会越来越小),还是前震主震余震型(就是余震会更大过前面的,这个有点厉害,貌似感觉不妥就要及时找到安全的救护藏身处),我们也必须尽快离开七楼,进到空旷的地方。

     全家人都不慌。

     用最快速度收拾了简单的行李,然后开门出走。

     临逃时,敲开了邻居家的门,告知他们要小心并及时采取自己认为满意的方式来保全大家安全。而他们家8岁的儿子也在门缝里大声呼唤我的名字,并坦言自己很害怕。

     这一次,急于下楼的女儿犯了一个错误,跑去按电梯的键,一度重蹈妈妈我的覆辙(2008年的512时,我就差点犯这个要命的错,还是美爸当年将我一把拖开。当时那架电梯降落到4楼时就被卡住了,真是后怕啊),又是被美爸制止。

     看来,应对意外的训练还需要多次重复啊!这个错误看似很小,其实很严重。女儿曾无数次笑我当时的荒唐,现在看来,人在紧急时候思忖不周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而为了生命的安全,经常的有效地进行练习则是很有必要的。

     下到楼底,全部是仰头张望楼体是否还摇晃的小区邻居们,大家都在询问彼此的感受,以及来自官方的关于地震的各种报道。

     我们的家人安全吗?

     我们的朋友安全吗?

     我们三个拿出手机不停电话,可都无法接通(之后半小时陆续有短信进来,谢谢)。可以想象,所有对地震有所感觉的人都在拨打电话,通道一定被堵塞了(座机比手机好,只有座机还能打通)。

     没办法,我们决定马上开车回学校去找爷爷奶奶。

     半路上,外公外婆的电话打通了,他们安然无恙,顿时心中十分愉悦,少了牵挂。

     大街上,已经是各色车辆排满了街道。

     吸取上一次地震的经验,我们克服重重困难,先去加油站给汽车装满了油,然后再次匆忙却又有序地往家赶。

     接到了爷爷奶奶,我们在外面吃了早餐,开始寻觅地方安排余下的时光。

     不怕!

     不怕!

     我们有爸爸。

     我们在一起。

     因为住家楼层较高,余震又不断,我们决定在校园一处花园里看书、作业、备课、休息(爷爷奶奶去找地方,我们三个再次返家取拿了活动椅子、地毯、睡袋、电脑、图书、食物等),权当一个必要的休整。

     阳光下,我们各得其所。

     把地震当春游。

     乐观对待。

     这就是地震中每一个平凡小生命的平凡应对。

     而也就是在这样的刺激中,再一次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和不易,却也收获着平时难以看到的深情和呵护。

2013年4月20日的地震那一刻,我们在一起,我们很安全
     美美与我们在大学的校园里做着各自的事情,是的,一切都要继续!此刻的我们,已经很安全,很知足。



     珍惜每一天。

     珍惜身边每一个有缘人。

     我们在一起,我们平安,我们安全,很幸福!

     为震源的人祈祷。

     祝福你们平安无恙!

 

     感谢所有朋友的关心,下午三点,我们回到家中,开始上网书写已知情况。



院士:汶川地震后四川百年将无强震说是误导

2013年04月20日14:57  东南网 我有话说(8476人参与)

  “汶川大地震后,有专家说四川百年都不会再有强大地震,因为能量释放得差不多了。现在雅安的地震就验证这种错误的说法!”20日中午,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大学工程抗震研究中心主任周福霖接受南都记者采访,对曾经专家的断言提出批评。周福霖表示,这次地震与汶川大地震处在同样活跃的龙门山地震带。未来是否发生大的震情不好说。但要提醒的是,新疆伽师地震,在三年内就发生了同样大小地震(6级)六次,所以千万不能麻痹大意。

  1、与汶川大地震处在同一活跃地震带

  记者:此次地震与汶川大地震是否有关联?

  周福霖:这次地震发生在汶川南面100公里,可以说与汶川大地震是有一定关联的,都同处在龙门山段地震带,现在属于活跃地震带。汶川大地震发生到今年正好五年。一般来说,地震带的关联不止几年,有可能几百年。

  2、预计损伤不会像汶川地震那么大记者:对震情伤亡有怎样的预估?

  周福霖:这次地震和汶川大地震相差正好一级,相差一级烈度差别很大了,损伤预计不会有上次那么大,而且芦山县城人口没有汶川那么密集,估计受伤人群也不会有那么严重。但那里的农村房屋多为砖木结构,估计损失会比较厉害。

  汶川大地震,受影响区域是从震源中心往北走,一直到甘肃,这次则是往南部走,方向上不一样。

  刚刚我收到汶川朋友打来电话反馈,汶川受影响不是太大,正规房屋有出现损伤,但没有倒塌,像我有朋友家书架上的书掉下来,但书架没有倒。

  3、如新疆伽师的“多震情”同样有可能发生记者:后续是否还会出现大的地震?

  周福霖:对地震后续的预判,一般有三种情况,主余震型(大地震后跟着一个小地震),双震型(大地震后又跟着同样大的地震),多震型(一次大地震后跟着连续多个大地震)。

  一般来说,6级以上算是非常危险的大地震了。新疆伽师地震发生后,三年内同样大小6级地震发生了六次,倒了很多房子,最初地震发生后也有相关部门安慰民众,说不会再有大地震,但没想到就真来了,而且还是级别不低的大地震。

  所以说,对地震的预报我们还达不到水平,不能凭自己猜测。我当然希望这次是主余震情,但我们对自然界人类的认识现在还微乎其微。

  4、正确地震预报,错报、漏报同样不允许记者:网友认为,在此之前各地民众有很多动植物反常征兆,云南前几天也发生地震。国家为何对7.0级别的的地震还没有办法做出一点点的预报?

  周福霖:有动植物反常征兆,但不一定是地震,气候异常同样会引起地震。地震预报要非常慎重,我们现在的水平达不到预报,全世界也达不到。光凭现象来预测是不可能的。现在讲正确地震预报,报错、漏报同样都是不允许的。

  说老实话,谁也没有资格讲会是哪种情况,即使讲,那他也是猜测的,作为科研人员,心里可以猜,但传递给公众就不能随便猜想,要有把握和依据才能讲。

  5、广东同样处在活跃地震带记者:对广东的影响?

  周福霖:广东说不定哪天来地震,广东也同样处在活跃地震带,这谁也说不好。

  6、“四川百年内不再发生强大地震”是误导记者:作为抗震方面的专家您有哪些提醒?

  周福霖:一是我们国家对农村房屋抗震问题要提高到重视程度,要求农村建屋按照国家规范来做是不现实,他们不可能请专业的施工单位来、开着吊车去盖房,一般都是请工匠,我们能做的就是想办法提供一些抗震技术给农民。现在农村还很多都是砖木结构的房子,很危险。

  二是时刻提高提高警惕。汶川大地震后开研讨会,有专家这样说,四川100年内都不可能再发生强大地震,因为能量在汶川大地震中释放得差不多了。这种说法很不科学,现在就验证了,给老百姓传递了错误的信息。在地震不能预报前提下,我们仍要时刻提高警惕,房屋质量要更安全,应急救援体系要更完整,千万不能麻痹大意。

  人物简介:周福霖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大学工程抗震研究中心主任,被誉为中国抗震权威。周福霖及其团队一直以来钻研“结构隔震减震技术”,汶川大地震后在广东对口援建工作中曾运用该技术在灾区房屋的重建。该抗震技术曾经受住台湾海峡7.3级地震和云南武定6.5级地震的考验。来源:南方都市报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