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看戏札记】梦觉心尚寒——20111002长安《满江红》

(2011-10-14 21:13:30)
标签:

于魁智

京剧

满江红

岳飞

杂谈

分类: 梦中身(无聊事,有涯生)

不想弄的博客上全是看戏札记,但是有些戏看完不写点什么更别扭。。。

【看戏札记】梦觉心尚寒——20111002长安《满江红》
    忽然想起来为什么这场的照片都糊的没法看了——长安的灯是LED灯,我这破卡片机肯定受不了这光线啊。。

102号国京一团在长安贴的满江红是相当火爆的一出戏。盖因适逢国庆长假,N多外地戏迷专程进京看XXX,一楼因为有提赠票还有些空座,二楼就直接加座了。当时看在二楼的朋友在微博上说还很汗了一下,心说某老板已经到了贴满江红都能加座的份上了么?我可一直觉得这剧应该还是比较和者寡的。。且当日黄牛几近绝迹(我和师妹外加某小同学提前一个多小时到才碰上两个,不过某小同学坚持说她听那俩人是问我们要票而不是要卖票的,so到底是嘛我也拎不清了),弄的很多在场外徘徊半天进不来的。演出反响也不错,别的不提我身后两侧各有一女观众从受审开始抽泣至最后一场,到后来真哭的我都有点招不住了。。回来瞄瞄微博和论坛,说被震了的又不是两三个。

总之和去年12月的那次一样,人家大部分人看着都挺好,除了我。

不爽的原因主要是终于撞上了某老板嗓子不在家的时候,还是满江红这种跟个唱差不多的戏。。只好安慰自己按RP守恒定律也该有一回了。所幸这次估计就是疲劳,拦马归天两场大概是有意攒了劲留着,其实还好;就是誓师、受审悲催点了。其次配演也有些不给力,开场的武戏动作都在就是觉得发软;倒数两场替张萍老师去王氏的邵媛媛和替郑岩爷爷去隗顺的演员也与原来的扮演者有较大差距,特别隗顺,念白感觉之不对已经直接让人出戏了。最后长安的场子也添堵,音响明显没调好,舞美到了这儿也显局促,搞的我都开始怀念国大了,包括去年12月国大给这戏配的英文字幕。。。。。。

 

当然要说毛桑打了水漂也不至于,起码想补的两段戏(拦马和见牛皋)都补回来了。只是自己都意外的是,这次看戏居然有一处情绪差点失控,还不是喜欢的拦马也不是后半场,而是演到探马来报“淮北粮草押运还朝”、观众席间响起一片唏嘘声的时候。——其实这个哏节的观众反应每次看都会留意,只是这一次,不知为什么听到身边人纷纷感慨“这就没办法了”的时候真的是眼睛发潮,还有种想拽着编剧和主演给人挨个鞠一躬的冲动。。。好吧咱家一定是和nc掐的人都BT了。因为想起8月份写“科普”白烂文,写完对方说很多网友看了以后很感动的时候也有过类似感觉。估计是已经习惯了别人的反应是“记载有注水吧”“打下去真能赢么”“本人也确实有拥兵自重的嫌疑”“这种价值观有问题”之类的扯淡,更习惯了扒拉出一堆史料以后对方还是一副“这次说不过你但是意见保留”的自恋架势,所以现在看到点正常反应顿时就觉得啊这个世界原来这么美好。。。

还有一层感慨,却系在全剧岳飞和牛皋的几段对手戏上。想来一则因为其中一段暌违甚久;二则因为当天特邀的两位花脸,杨院和王越,状态都上佳,所以这几处就看的比前两次着意;再加上旁观时自己最近的一些经历也被勾起,越发生出许多以往未曾有过的感叹:

即使是新版满江红里的牛皋,如果要按正史去卡也肯定是写傻了。当然也知道这个形象在传统戏曲里由来已久,和“迎还二帝”的bug一样没法再改,但每次看的时候还是难免小小腹诽一下。然而这一次看杨院的表演时,却好像是突然之间,理解了为什么这个人物在戏里是这个形象。——牛皋其实就是观众情绪的一个出口,是大众面对这段历史时所有单纯的爱憎与困惑的代言人:不想收兵就接着打;觉得官家做事太不像样了就撂挑子;总之受了委屈就要一分不差的还回去,哪来的许多纠结?至于其他的,是没去想,也是想不到。与之相对,岳飞就总要多绕一层了:没有朝廷支援攻势还能不能继续下去、内乱若起金人会怎么动作、自己不如此选择半壁江山会如何百姓又会如何?。。。层层叠叠,曲直相映照,一个是质朴的热血,一个是洞明的坚持;一个是率直的情感,一个是清醒的理智;一个是天真的幻想,一个是沉重的现实。前者永远更富于亲和力,但也简单到懵懂甚至误事;后者难免让人产生距离感,却又真正是灾难来临时最需要的存在。而在中国的传统里,两者一旦不能并行共存的时候,又多是后者压倒前者。到了这戏里,就是牛皋嚷嚷着要“反上牛头山”时岳飞猛然回身捋髯抓袖的怒目正色,或者还有观众席上每到此节总会响起的、冲着牛皋的善意的笑声了~

只是看于院听牛皋“吐槽”和请战时的演绎,包括最后一场见牛皋的作派时,脑子忍不住又跑偏了一些,想起了夏天乱翻金佗时翻到的一段文字:

节使岳侯飞,邺人也,初为杜相充爱将。充既失建康,犹数万皆西北健儿,讻讻谋异。独畏侯忠勇,因以主帅密白侯。侯度未有部曲以绳之,阳使自结,以籍上。侯趁其不意,兴平生三、五辈,弯弓跃马俦伍中,击数十人。抵弓矢,大骂曰:“朝廷不负尔曹,尔以数万众,不能斩一岳飞,即能死我,乃为贼!”众始戢。

这是典型的属于青年岳飞的段子,也是今天的人们所不熟悉甚至忽略的故事和形象,因为故事里的主人公在奋发蹈厉智勇无匹之外,还有种简直是睥睨万物的骄傲以及。。嘴欠。。。与后来“语不轻发”“偱偱若书生”的少帅虽相去不远,却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换句话说,也和这出《满江红》里的岳飞有距离。——话说回来,青年岳飞要真按老戏套路演,怕是罗成都不贴得直接弄成薛刚、杨七郎一类的花脸。喝醉了酒管闲事或者闯祸、单枪匹马闯营踏阵,面对面的骂上司,甚至骂宰辅大臣顺带拐弯骂皇帝、负气出走、孤军转战敌后。。。什么彪悍事没干过~  那时的他大概决不相信自己有一日会说出“乾坤世界无由再复”这样绝望的话;而后人呢?看着戏台上那个伤情时便按剑负手背向观众的背影,大概也想不到论起少年轻狂豪杰性情,真实历史上的这位其实比牛皋猛多了吧?

而之所以会突然在看戏时想到这儿来,纯是因为于院演出时那种近乎本色流露的英气和潇洒,让主人公始终带了一种亮色,像历史中这人物从没更改过的本性,也像人成熟之后“侠气与醉狂”的青春仍徘徊不去的影子。——历史上的岳飞,是渐渐显示出另一种性格和形象的:冷静,严肃,内敛,隐忍,概括的话就是那个屡屡见于各种记载、被N多时人反复念叨称许的“沉鹜”了;在文学作品里,就更是成了理性和责任的象征,永远的银甲白袍儒雅沉稳,永远的思深虑远神武庄严,甚至戏台上都不能乱动乱抖得像关老爷一样端着份儿。然而在那段曾经存在过的时空里,当他不得不耐着性子给自己不屑的那些烂人——比如张俊和刘光世——写信送礼或者推功让赏的时候,这个其实还是很年轻的将军,会不会想起自己更年轻时指着王彦的鼻子质问人家是不是想投敌的轻狂岁月然后苦笑?当他听着嫌没有仗打就要纠结一帮哥们脱了官衣自己打回老家去的“泼李三”被抓了现行还振振有词时,会不会在心底里回放自己经历里的某些片段然后感慨丛生?反正这戏台子上,看着于院接金字牌时的身段、听牛皋慷慨陈词时侧脸看向他以及其他将士的眼神,还有最后一场和牛皋重逢时的表情语气,我会倾向肯定的答案,会忍不住想象他和同袍兄弟相处时是如何的任情率性进而自个儿脑补史书里的青年岳飞,会觉得这人物在重压下反而有一股敛藏已久的恣肆飞扬之气开始若隐若现,甚至会觉得下一刻这股锐气就要冲破种种掣肘迸发出来。。。

但最后一种感觉终是恍惚,就像戏里的主人公终于只能用一杯屠苏酒“权当作塞雪立马黄龙痛饮”,就像岳飞在大众心目中的形象终于还是一个无论什么境遇都始终“岳某心中明如电”的白面书生(忽然想起王大人这个案怕是也翻不过来了囧)而不是一个NB闪闪到让人光看文字都会觉得眼被光灼的生疼的家伙,势在必然到让人简直有些无可奈何。——没有办法,你想做事情,就不得不学会忍耐,不光是在形势不利的时候能够忍耐敌人等待时机,很多时候还要忍耐自己的同袍、同事,忍耐那些还算有共同目标但其实也有种种相违的形形色色的人;忍耐大大小小的不爽、不堪、困顿、挫折甚至痛苦。有的忍耐最后会渐渐变成理解和宽容,顺带让自己变的温和;而有的忍耐却始终是心头一把刀,向内的锋刃远比正面对撞的冲突锐利的多。何况越重要的事情,需要忍的也越多,于是性情和事功相悖的那一面始终在,所以大英雄的另一重含义往往就是忍常人不能忍,所以就是普通人如果太任性了也必然是个办啥啥不成的主儿。。。至于什么该忍,忍到啥程度,老一个劲儿忍着委屈着自己到底值不值得,就更是说不得教不得,全凭自己掂量取舍的大事体了。

忽然又想起了自己一直YY的很欢实的小说。看来就算真的看不着合意的作品只能自己撸袖子上,也还是别急着写吧~  因为近来越来越强烈的感觉到有些事情真不是光翻史料就够的,必须要自己有点阅历以后,才能更贴近那些情绪和心境。三十岁的想法和二十岁的想法是不会一样的,至少,随着年龄渐长,会有更多之前想不通不明白的东西,到那时就能够理解、能够明白了吧?尽管理解并不一定等于认可和包容。

 

。。。。这都和看戏离的忒远了。。。不过本来之所以爱看这出戏,有一半的原因就是为了看这个方便玩脑补。想来还是美哉的乱版说的简洁精辟:看戏么,总难免看着看着就成了看着别人的故事,想着自己的心事~ 

 【看戏札记】梦觉心尚寒——20111002长安《满江红》 

 【看戏札记】梦觉心尚寒——20111002长安《满江红》

 【看戏札记】梦觉心尚寒——20111002长安《满江红》

 PS 还有个感触的地方拿照片替吧,一个戏看多了就会越来越注意细节,横看成岭侧成峰。。这次看时才注意到素美女演的岳夫人其实很有点霸王别姬里虞姬的味道,虞美人是“面羽则喜背羽则悲”,这儿也差不多,看着自己老公的时候真真是笑靥如花外加温婉体贴,一不对面的时候就忧心忡忡俺见都怜鸟。。所谓红颜知己我觉得也就这样了~

这场新加的戏,作为于迷,我会说这段戏其实还有修改余地,在剧情发展上的作用还是有点弱了;但是作为岳武穆的粉儿,就只能说我太喜欢这段了,从唱词到表演到扮相到服装到剧情设计到舞美布景全方位的心水

【补记】

1、看这戏写出来的东西永远不知道应该归在博客的哪个类目下面才合适。

2、看这场戏之前、之后,都曾和一位朋友聊过不少《满江红》剧本本身的好处和不足;再往后也就是前两天,又看了《知音》的现场,还看了《满江红》作者之一的吕瑞明老爷子在国家艺术院团展演座谈会上的一篇发言,复想到某老板荣升院长以后两次复排重头戏都邀了老爷子加盟指点,进而想起了N久以前也是吕老爷子主笔的《弹剑记》,想起了某tz已经十多年没在国京排过新编戏,想起更久以前一篇知网上搜来的、估计现在都没多少人知道的某老板吐槽新编剧剧本的文章。。。

运去英雄不自由。好在对咱家来说,有这一出《满江红》就足够了。虽然也清楚单论戏的话,这个剧本其实也还不是最佳的范例。

3、顺以此篇纪念某小同学在演出后二下后台回来后匀了我一份的礼物。平生最恨排队,不是该同学能耐的话我估计看了一顿某老板的戏到了连个亲笔签名都混不上  xD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