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是海
我是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王克勤:指疫苗报道不实是对我个人的羞辱

(2017-12-21 15:44:36)
标签:

转载

    核心提示:凤凰卫视3月25日播出的《社会能见度》节目中,率先披露山西疫苗事件的《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述说了“问题疫苗”受害者的惨状和调查中发现的许多疑点。他再次重申了报道的准确性,把山西省卫生厅宣称的“疫苗报道基本不实”视作对其个人的羞辱。此外,节目还披露了涉事企业华卫公司的最新状况。

 

    解说:从2009年下半年开始,王克勤从山西最北部的天镇县,到最南边的运城,纵横奔走,面对面采访了36个家庭,一共获得了78个不明原因发病者的详细资料。

 

    曾子墨:你所见到的这些患儿家长,他们向您反映自己的孩子,都出现了哪些症状?

 

    王克勤:说是接种疫苗之后几天,或者当天,或者两三天之后,发现发烧,抽搐,或者就是身上起各种癫痫,也叫红斑,黑斑,或者呢就出现,还有其他的各种一些症状,主要集中在以上这样几种症状,有的人可能十几个小时,就离开这个人世,有的家庭为了这孩子,可能几个月乃至数年,花巨额的医疗费来求救、救治,可能最后能把孩子的命救了,但是最后救着的孩子,是个残疾的孩子,或者是个傻孩子。

 

    曾子墨:这些孩子在出生,或者在他们打疫苗之前,身体是完全健康的吗?

王克勤:我没有办法对他的过去的历史,做一个详尽的核实,根据他们的家长,有些呢,我可以做一些询问,到他的邻居那里去问,他们称这个孩子出生时,和打疫苗之前,孩子非常健康。

 

    曾子墨:出现这些症状的孩子,年龄大概都在多少?

 

    王克勤:年龄最大的有十多岁,最小的就是几个月。

 

    解说:易文龙的女儿今年16岁,2006年12月在学校接种了流脑A+C疫苗,两天后,女儿出现了思维不清,晕倒等症状。

 

    易文龙(易世华父亲):我女儿在注射疫苗以前,身体健康,学习也很好,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新华中学的,而且我们祖上这三代,都没有遗传的病,对方,我老婆她们那边,也没有遗传的病,就是在学校,在这个学校注射疫苗以后,12月8号,2006年12月8号,在学校的那个讲台上,注射了这个疫苗以后,回到家就出现了不良反应,当时转到儿童医院,那时候就病情严重了,就是两个人都把她摁不住,因为我女儿那个体质也特别好,她11岁就是那个体重就跟我差不多,个子也挺高的,我背她,摁她都摁不住,她就是发疯了那种。

解说:易文龙带着女儿辗转省内外多家医院就诊,最终在北京一家医院,被确诊为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

易文龙:医生他私下给我这么说,说是你这个病可能,因为他医生一般的没这个权利,但是他说,你这个极性播散性脑脊髓炎,就另一种名而言,就叫疫苗接种后引发的病,再有一种就是那个病毒感染,就这两种可能,他说你孩子如果没有病毒感染源,就是疫苗引起的。

 

    记者:有没有其他的可能?

 

    易文龙:没有,就这两种可能,这个目前在网上也可以查到。

 

    解说:易文龙当即怀疑是疫苗出了问题,他向当地卫生部门,提出了接种疫苗异常反应,与事故鉴定申请,一年之后,他拿到了,山西省卫生厅出具的鉴定结果,结论为与接种疫苗无因果关系,属偶合病例,当时山西省卫生厅,一给我一拖,就把我拖了一年,它不给我做鉴定,后来在那个人民监督网的压力下,它没办法才给我做鉴定,但是做鉴定,我们也不知道,后来才知道,做鉴定应该我们自己,他不能,这些专家不能,不全是应该他们指派,应该我们在这个数据库里抽取专家,但是七个专家都是他们指派的。

解说:对于这样的结果易文龙显然是不满意的,随后他和另外一个相似的患者家庭,共同起诉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但法院都不予立案,现在易文龙女儿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不过她的智力已经受到了严重影响,目前仍在读初中。

 

    易文龙:以前我女儿她不是经常表演一些,在学校表演一些节目呀,她现在她可能就不能参加了,而且她体形也改变了,特别胖,吃那个激素,因为激素过多,现在她体形特别胖,在学校那小孩,有时候特别小那小孩就叫她什么,她这个心理上也,叫她大胖猪呀什么的,她个子也高,人也大,所以她心理上也,现在好像心理上有这个心理疾病。

 

    解说:易文龙在网上搜集各种信息的过程中,认识了更多和他有着类似经历的家庭,他们逐渐把焦点集中在了疫苗上,此时网上已经出现了关于问题疫苗的举报。

 

 

    王克勤:对,诸如像这,这些都是实物,就是实物疫苗。

 

    解说:这些是王克勤在山西境内采访时,搜集到的疫苗,他认为这些疫苗,都有过不同程度的高度曝光,导致疫苗发生问题。

 

    曾子墨:这些疫苗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问题?

 

    王克勤:这些孩子接种的疫苗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我不是专业人士,我无从回答,但是就在这些孩子接种疫苗的时候,发生以上各种情况,就是这种异常情况,乃至致死和致残的这个期间,山西的疫苗管理出现了问题,也即2006年到2007年,乃至2008山西出现了高温疫苗,按照疫苗管理条例和疫苗生产规范,有一个基本的规定,疫苗是必须是避光,冷藏的一种生物制品,疫苗条例有明确规定,疫苗必须冷链储存,冷链运输,一旦脱离冷链系统立即销毁,遗憾的是2006年到2007年期间,山西有大量的疫苗被高温曝光。

 

    曾子墨:有证据或者有证人,能够显示这些疫苗,曾经在高温下曝光吗?

 

    王克勤:对,这个的调查,我是此次调查中最艰难的调查。

 

    解说:在《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中,第六十四条明确规定,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接种单位,疫苗生产企业,疫苗批发企业,未在规定的冷藏条件下储存,运输疫苗的,由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对所储存,运输的疫苗予以销毁,那么山西是否存在高温疫苗呢?在王克勤的调查陷入僵局的时候,一个关键人物出现了,陈涛安。原山西省疾控中信息科科长,从2007年起,他就开始持续举报高温疫苗,在山西,我们也见到了他本人,2005年年底,陈涛安偶然发现,工作单位发生了大的人事变动。

 

 

    陈涛安(举报人):他们说,就说我们省疾控中心的,生物制品配送中心,不是我们单位的人去管理了,是哪儿去管理呢?是卫生部派来一个卫生部的企业,在管理它,然后我就问我们单位的同事,为什么要由卫生部派来一个企业管理我们这个科室呢,我们单位同事跟我讲,这个栗主任在大会上也讲了,由于省疾控中心,没有疫苗的经营许可证,所以说没有经营资质,卫生部就派来这样一个公司,来接管我们的配送中心。

 

    解说:这是2005年年底,山西省疾控中心的一次会议纪要,原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在会上宣布,由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接管山西省二类疫苗的市场经营,从这以后,陈涛安发现,山西境内销售的二类疫苗的外包包装上,多了一个小小的标签。

 

    陈涛安:我们山西的这个标签是全国独创的一个标签,它标签,小小的标签它分为两个部分,它上半部分是国家公益标志CDC,疾病控制机构,公益标志,下半部分是华卫的公司标志,华卫公司标志和公益标志合成一体,搞成了一个山西疾控专用标签。

 

    解说:根据陈涛安的调查,这个标签并不是在疫苗出厂前贴上去的,而是从山西省疾控中心分发前才贴上去的。

 

    陈涛安:那不是咱们单位新盖的大楼,新盖大楼还没有交付使用,在大楼里头有大量的人在那里贴标签,我呢,就专门去那儿进行了考察,确实是发现有很多陌生的面孔,不认识的人在那里给疫苗贴标签,北院有冷库,南院是大楼,那这些贴标签者呢,从北院把疫苗抱过来,抱到南院,抱到南院以后呢,把疫苗从盒子里头拿出来摆在地下,一个一个地摆在地下,要晾一段时间才能够进行贴标签,为什么呢?疫苗刚从冷库里拿出来的时候呢,它是很冷的,它进入大楼里头以后,楼道里头以后呢,它温度是高的,马上疫苗的盒上要长水珠,它长水珠,它就要晾,把这个水珠晾了干了以后,这时候把这个标签一个一个再贴上去。

 

    解说:根据美国疾控中心,2003年公布的疫苗保存温度指南,除减毒活疫苗和水痘疫苗应冷冻保存,且应避免反复冻融外,绝大多数疫苗应保存在2-8摄氏度,温度过高或过低,都会使其效力不可逆地降低。

 

    陈涛安:我发现的时间,是在2007年的4月份发现的,但是我问了一下我们的同事,说这个疫苗这个标签,是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有的同事说我是6月份看见的,有的同事说我是7月份看见的,有的同事说我是5月份看见的,那就说看见的最早的一个同事,是2006年3月份看见的。

 

    王克勤:因为要整天要作业,这个山西省疾控中心的一个物业科的一个干部给我讲,这是当时给我原话陈述,说是大夏天,大家都穿着大裤衩,他们还在那里贴标签。

 

    解说:另外陈涛安和王克勤,都在调查中发现,贴标签的人也都是临时雇来的。

 

    陈涛安:他贴标签的人,不是我们省疾控中心的职工,也不是华卫公司的员工,他是临时工,钟点工,宾馆服务员来做这个事情,为什么说是宾馆服务员呢,就是我们单位有两个老太太,是我们单位的宾馆聘来的,临时干活的两个老太太,这两个老太太呢,在那儿贴,也参加贴标签,这两个老太太我认识,所以说就加上这个宾馆服务员了,其他人的话,就是临时工,钟点工,采取贴标签的是计件工资制,贴一个一分到二分钱,这样子来进行计算。

 

    解说:那么在有可能失效的风险下,华卫公司为什么要花费人力物力,为疫苗贴上标签呢,这个小小的标签,是怎么改变了山西的疫苗市场呢?

 

 

    曾子墨(主持人):2010年3月17日,一条名为《近百儿童疑注射问题疫苗致残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的新闻,在网络上广为转载,文章称自2006年以来,山西境内陆续出现儿童得怪病死亡或致残的案例,他们当中最大的十几岁,最小的只有几个月,这些孩子唯一的共同之处,是发病前一段时期注射过疫苗,那么他们的死亡是否真的和疫苗有关,山西境内的疫苗又是否存在问题呢?

 

    解说:在《中国经济时报》,刊登山西疫苗报道的第二天,山西省卫生厅公开表示这篇报道基本不实,称大部分涉案患儿致残,与疫苗接种没有因果关系,而山西并不存在大批量问题疫苗,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们第一时间采访了《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

 

    曾子墨:在您的《山西疫苗乱象调查》见报之后,山西省卫生厅第一时间也做出了反应,说你们的报道基本不实,您怎么回应?

 

    王克勤(调查人):我觉得是对我个人的羞辱,我是一个职业记者,一个职业记者,一个专业记者,最高的荣誉就是你所报道的每一个字,每一个事实,都是真实准确的,这是职业记者的荣誉。

 

    曾子墨:您最早是怎么在山西发现了这些患儿,而这些患儿在之前都打过疫苗的?

 

    王克勤:去年,也就是2009年的8月份,我接到了来自山西的一个同行,新闻同行的一个电话,他说老大哥,我们山西出现了一个怪现象,好多孩子接种了疫苗之后,然后发生死亡或者致残的这种事情,情况比较严重,有好些孩子。

 

    曾子墨:您的调查是怎么展开的?

 

    王克勤:然后呢,从9月11号开始,我就第一次到达山西太原,约见了部分这个质疑疫苗质量,引发孩子疾病和死亡的一些家庭和家长。

 

    解说:3月18日《中国经济时报》发出声明,对于基本不实的说法做出回应,表示愿对报道涉及的全部事实,承担法律责任,为了求证王克勤报道中所提的情况,我们也随即赶往山西进行调查,在这里,我们首先见到了王小儿的父亲王明亮,他今年31岁,是山西省柳林县一个普通农民,2007年11月王明亮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儿子,王小儿。

 

 

    王明亮(王小儿父亲):挺健康的,当时我小孩生下来七斤多嘛,3600克,挺健康的,这不是一生下来,医院给打了两针疫苗,这是死规定,它那个医院就有那个规定,打了一个乙肝疫苗,打了一个卡介苗,回家之后,那是两个月多一点,两个月多一点的时候,又到了打这个乙肝疫苗的时候了,2008年的1月2号那天,那接种疫苗的去了,去了给小孩接种了一支疫苗,当时候收了我16块钱。

 

    解说:一周之后,王小儿出现嘴唇发抖症状,一个月后,王小儿的症状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恶化了。

王明亮:抖到后来,到2月8号那天晚上,就是正月初三的晚上,吃完奶了之后,哗一下吐了,一吐的时候,小孩两个眼睛就往上翻,那嘴,手就抖得厉害了,那就不是跟以前那一样,是不是,小小的一点点的抖。嘴唇就抖得厉害,脸就像大人那个面上叫麻痹一样,就那外表跳得哗哗哗,就那。

 

    解说:家人随即把孩子,送往吕梁市人民医院抢救,医院三次开出病危通知书,所幸将王小儿抢救回来,出院时,医院诊断为吸入性肺炎伴中毒性脑病,但经过多天救治,孩子的病却没办法根除,仍然呼吸困难,控制不了抽搐,王明亮一家又带着孩子来到北京,经过多方求医,他们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北京香山医院。

王明亮:因为小孩太小,那中药那医院不收,不能住院,我只能买了个摄像机,一天摄了五、六次,就是小孩那个病状,他那个动态,抽搐的那个,他那个癫痫那个抽搐那个动态,一天摄上五、六次,一个礼拜就是,说的是一个礼拜,路上就得两天,实际上在家里能待五天。

 

    解说:这就是王明亮所拍摄下来的画面,按照医生的要求,王明亮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救治自己的孩子,用摄像机记录下王小儿每次发病时的状态,再把画面送到北京给主治医生观察,医生每个星期,根据新的情况调整药方,每次孩子发病时,必须拍摄五分钟以上,每当这个时候,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在痛苦中煎熬,就这样,他每周往返于北京和山西之间,持续了四个多月。

王明亮:整个就是七个月,小孩就是纯粹就是鼻饲,就没有嘴上吃过一口,就是那个癫痫,抽,抽,他那个嘴就,吃不进去。

 

    解说:2008年8月15日,看到孩子病人恶化,王明亮和妻子一起抱着孩子来到北京香山医院,九个月大的王小儿,在这里走完了生命最后一程。

 

    王明亮:我自己领着小孩,最后没办法,最后放到那个植物园,实在是没办法,根本你的小孩就带不回来,没办法我写了个纸条,放了500块钱,看看有没有好心人,能不能照顾,把小孩安葬一下,咱是个外地人,哪也找不见,不熟,真不熟,实在是没办法。

 

    解说:七个月的时间,为了给孩子看病,王明亮一共花费了20多万,几乎是家里所有的积蓄,让这个家庭雪上加霜的是,王明亮的妻子生完王小儿之后,就做了绝育手术,他们已经不可能再有孩子了。在王克勤的报道中,与王小儿一样经历过接种疫苗抽搐、发烧等,救治,诊断不明,死亡的孩子还有三个,有74户家庭的孩子,因病致残或因病受重大影响。

 

    强强(化名)家长:住院的时候,住院的时候,身体各方面,语言都还行,回到家的时候,晚上睡觉有抽搐的感觉,最后白天也有了,去年吧,最近去年,去年抽了两回,医生看了以后说他是癫痫,现在他智力低下,情绪,跟小朋友们玩不到一块儿,上学比较吃力。

 

    莉莉(化名)家长:说话有点儿不清楚,有点儿嘴歪,那个嘴抽,抽嘴,嘴抽,脖子,脖子也有那个啥,然后那个头,表面看不出来,但是能摸到她的脑袋,能感觉到抽,抽的间隔比较大,手就是自己控制不了自己,就觉得很吃力,写字很艰难。

 

    解说:他们的发病和疫苗到底有无关系,疫苗本身又是否存在问题呢?

 

 

    解说:在《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中规定,疫苗分为两类,第一类疫苗,是指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公民应当依照政府的规定受种的疫苗,第二类疫苗,是指由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的其他疫苗,华卫公司正是凭借这个山西疾控专用标签,垄断了山西境内的二类疫苗市场。

 

    曾子墨:通常在经济学里面大家都知道垄断会产生高价,那我们也想了解说,由华卫公司售出的这些疫苗,它的价格和同类的疫苗,在中国其他地区销售的价格,是同等的吗?

 

    王克勤:在山西境内,在华卫公司垄断期间,有一家运城的一个疫苗经营企业,它订购了一批疫苗,它的疫苗价格16块钱,同样品种的疫苗16块钱还卖不出去,而华卫公司28块钱的疫苗,却供不应求,断货。

 

    陈涛安:生产企业说,我们没有给华卫公司贴标签,我们的疫苗要供应进入山西省,我必须得给华卫公司返利,他才给我贴标签,否则我的产品就进入不到山西,要把产品列入山西,由田总经理贴上标签,我们公司必须给田总经理,10%到20%的返利。

 

    解说:陈涛安提到的田总经理,是华卫公司的法人代表田建国,除了总经理,在他的名片上,还有一系列与卫生部相关联的头衔,那么田建国是什么人?这家打着卫生部旗号的华卫公司,又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呢?

曾子墨:华卫公司之前也强调过,而且山西省卫生厅也曾经表示过,说华卫是一家卫生部的企业,那它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

 

    王克勤:首先这个公司是一个私人公司,这个北京市工商局的注册资料里,有一页上是这样明文写的北京华卫时代公司,为三人合伙的私营企业,法人代表田建国。

 

    解说:经过调查王克勤找到华卫公司在北京工商局注册的信息,注册资本50万,注册时间为2003年12月31日,但是在2005年7月26日,北京市工商局对华卫公司,做出了这样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当事人在开业登记时,委托代办公司采取垫资方式,办理了公司登记,领取执照后,代办公司将垫资款50万元全额提走,当事人未按规定补足出资,当事人的上述行为,属于虚报注册资本行为。

 

    王克勤:我看到这一段文字的时候,我就突然发现,牙根他就一分钱没出,找了个代办公司,注册了一个这样的空壳公司,并且最后给工商局发现了,给它施以罚款,而就在北京市的工商部门,对它进行行政处罚的这些日子里,它正在跟山西省疾控中心,及山西省卫生系统拍拖。也即2005年底,它一个空壳的皮包公司,一个私人公司,接管了有关全山西3500万人,生命安全保障的疫苗管理配送权。

 

    曾子墨:在这背后有任何的利益关系吗?为什么山西省卫生厅或者疾控中心,愿意与这样一家企业来合作?

 

    王克勤:这我不得而知,我无法调查,调查不出来。

 

    解说:在各方媒体努力练习,山西省疾控中心的负责人采访时,却得到这样的回答,原中心主任栗文元提前退休,出国旅游未归。另外根据华卫公司的注册信息,媒体也尝试过寻找田建国,但随后发现,早在2007年底,华卫公司已整体撤离山西,田建国其人则从未在媒体中露面。

 

    3月22日下午,山西省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承认华卫公司确实没有经过严格的招投标程序进入山西市场,而关于山西疾控中心原主任栗文元的调查也在进行之中。

 

    另外,卫生部组织8人专家调查组,目前已进入山西省对患儿家庭逐一进行调查。

强强(化名)家长:今天早上,昨天下午(3月21日)山西省信访局打电话,要今天(3月22日)过去,今天早上我们过去,过去信访局,它就代表山西省省政府和我们见面,见了面就说,他说把材料都留下,口头叙述,他们记下,他们递给省政府,省政府成立专案组,他说等个一两天,省政府做出回应。

 

    解说:另一方面,举报人陈涛安,却收到来历不明的恐吓信息,威胁他,如果你执意要闹,我们老板花钱砍你一条腿是很容易的。

 

    曾子墨:这些致残或致死的孩子,是否由于问题疫苗而引起,还有待权威部门和专家的鉴定,除此之外,山西疫苗事件仍有几个关键问题有待解答,华卫公司的总经理田建国,为何直到现在还没有现身公众视线,山西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提前退休,是否就可以保持沉默,受害家长们提起的公诉,又为何迟迟不被法院受理,这种种谜题,如今都不应该仅仅由媒体和受害的家庭,去苦苦寻找答案,政府部门有责任还公众一个真相,给受害家庭一个交代。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