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半瓶水
半瓶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0,037
  • 关注人气:7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陈年旧事(十二)--我所知道的马振扶事件

(2007-04-06 09:29:00)
分类: 纪实系列

       我所知道的马振扶事件

 

马振扶位于河南省南阳地区唐河县东南大约35公里处,这个如今唐河县下属的一个小小的乡在三十三年前曾经在全国闻名遐尔。马振扶的出名是因为这里出了一个反潮流的革命小将张玉勤。事实上,张玉琴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一个普通的初中二年级的女学生。张玉琴就读的中学叫马振扶中学,这是一所公社中学。我是197212月在唐河县城中学高中毕业的,我毕业之前上的两年高中是在当时全国复课闹革命的大形势下比较正规学习的两年。据说我们学校是最早恢复团支部的中学之一,我是在高中入的团,我在前面发表的回忆里已经提到,那时我们开了英语课,尽管学的都是一些:Long  life  Chairman  Mao ! (毛主席万岁)  Limitless  life  Chairman  Mao  a   long  long  life !(敬祝maozhuxi万寿无疆)等等诸如此类的句子,但是毕竟是开了英语课了。张玉琴是1973年出的事,那时我刚刚高中毕业。

我很清楚的记得一天晚上(现在推算应该是1974年元月初),父亲(当时父亲三结合为唐河县主抓教育的县委副书记)匆匆忙忙回到家神情凝重地交代一声,说:“zhongyang派人直接到了马振扶,我现在立刻赶往马振扶!”那时我已经长大懂事了,我立刻感到事情的严重性。我知道zhongyang直接派人绕过河南省、绕过南阳市、绕过唐河县,直接去了一个基层公社意味着什么,我一直在为刚刚恢复工作不久的父亲担心。

父亲一去就是好多天。后来我知道,马振扶出大事了!江青派最得力的干将清华大学党委书记迟群,北京市市委书记谢静宜直接去了马振扶中学!全县上下惊惶失措!!

事情的经过大约是这样的:19737月的一天,马振扶公社中学初二年级英语考试的考场上,该校初二(一)班学生张玉勤可能由于自己没有掌握应该掌握的知识,做不出考题又不甘心寂寞,百无聊赖中在试卷上写了: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学ABCD,也能当接班人,接好革命班,埋葬帝修反。这样的句子。我个人认为张玉琴不是有意反这个潮流,她确属是因为自己不会做那些考题,那时的学生交了白卷或者在卷子上写一些什么东西是很正常的事情,其实别说是在考卷上写什么,就是直接贴出大字报反对考试在那时也是正常的。但是,当时的唐河县确实已经“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复辟了”,好像是学校有了一股学习的风气了,我那时在学校虽然是知道毕业了以后一定是要下乡,但是在1972年的时候确实重视了学习。我们学校甚至开始了早晚自习,我们的革命geming大批判不再是批判“读书做官论”,而改成了批判“读书做官论的翻版――读书无用论”。老师开始真正的教学生知识,我印象是不学习的学生老师多是听之任之,爱学习的学生老师就比较偏爱和多教一些,上课时有听的有玩的,只要不影响老师正常讲课,老师是不大敢管的。但是,张玉琴的班主任就不一样了!张玉勤班主任杨天成批评了她!要她做出检查!校长罗长奇也在初中班学生大会上要求各班对此事讨论批判!

反了!在那个时候,学生的反潮流造反意识极强,被wenhuadageming洗礼过的革命小将们一般是头上长角,身上生刺的。杨罗二老师在政治上的天真幼稚让他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不容否认,学校当时忽略了特殊时期学生的心理状态,方法简单粗暴了些,可能他们真的认为教育慢慢的要恢复到学习文化课上了,当然,学生张玉勤家里只有这么一个女孩,娇惯的比较任性。那天张玉琴放学后没有回家,后来家人和学校到处找她,三天以后在水库中发现她的尸体,她自杀了。事情发生后,学校做出了深刻的反思,县、公社和学校也对此事做了妥善的处理。

事情似乎过去了,但是事隔五个月,不幸被江青从一份简报上得知了此事,可能江青认为这件事可以利用一下。江青立刻指派迟群、谢敬宜带人去重新调查,并写出报告。之后据说江青在一次会议上哭闹着说是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逼死了天真的女孩子,要向全国控诉。中央为此专门下达了著名的5号文件,给这件事情定了性,张玉勤就成了反潮流的革命小将,是被“修正主义教育路线逼死的”,马振扶中学搞了“法西斯专政”,“扼杀无产阶级教育革命”,“向无产阶级猖狂反攻倒算”。唐河县各个学校乃至全国的学校甚至工厂机关各行各业都在学习领会中央5号文件的精神,都在反思,唐河县成了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复辟的典型。

迫害革命小将的教师杨天成、校长罗长奇被揪了出来到处批斗,之后对他们实行了无产阶级专政判了刑。学校、公社、县里很多有关人员受到了株连。马振扶一个小小的公社在全国掀起了轩然大波。直到现在,我相信45岁以上的人特别是50岁左右的人对那件事情都会有记忆。马振扶成了著名的地方,张玉琴成了革命烈士。政府拨专款为张玉琴修了革命烈士墓,为了方便全国各地革命群众瞻仰,修了专门通向张玉琴墓地的公路,这是在当时的马振扶甚至是全唐河县最好的公路。马振扶由于张玉琴而闻名,偏僻的马振扶因为有了张玉琴而热闹起来。

全县范围内立刻抽出最好的老师支援马振扶中学。我的母校,由于是唐河县最好的中学,师资力量也是最强的。我母校的政治老师刘长荣荣幸的当了马振扶中学的校长,这可不是一般的一个中学校长,这是马振扶中学!我自豪地看着我曾经尊重和爱戴的刘老师的大幅照片占据着《人民日报》第一版最显著的位置。刘老师是女老师,这符合江青喜欢让女人当一把手的那种翻身情结。教我们的最优秀的语文老师钟闻定调到了马振扶中学任语文教师,别以为从县城调到农村中学这些老师会失落,恰恰相反,这些都是经过最严格的政治审查党信得过的好老师,他们都会很自豪,他们的名字都被高层领导所知晓甚至上了《人民日报》,这是他们一生中的辉煌顶点。

张玉琴的父亲,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做了学校的贫农代表。从那个时候过来的人都知道,驻校贫代表是当时的特殊干部,如今的80后们可能理解不了。张玉琴的哥哥当了县里的干部。每天唐河县的有线广播里,重复播放着张哥哥对资本主义教育路线残害了他革命烈士妹妹的控诉,声声凄惨,滴滴泪下。记忆中张父多次去过我家,当然那是一个革命烈士的英雄父亲和一个县级领导的沟通或者是共商革命大事,内容我是不知道的,只知道老头很憨厚朴实的样子。

当时的中央5号文件在全国传达学习之后,刚刚复课的中小学校再次陷入混乱。

文革结束后,在拨乱反正中罗杨二老师在召开的全县大会上被当场释放。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