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半瓶水
半瓶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0,037
  • 关注人气:7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陈年旧事(八)--记忆中的文革片段(3)

(2007-03-07 09:32:47)
分类: 纪实系列
 

 

记忆中的文革片段(3)

 

面对灾难和不幸,如果你仍然活在世上,只有勇敢地挺过去,别无其他选择。

                      ―――摘自某网站生活语丝

    那种灾难不是哪个人的,那种灾难好像随时可以降临到每个人的头上,无论你如何革命如何严格和wuchanjieji司令部保持一致,谁都不能相信你能革命到底,谁也不敢保证你能一直是geming的动力而自己永远不犯错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自然对这些感悟不深,这些是我后来再大一些的时候感悟到的,但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确实耳闻目睹了无数次这方面的实例。

    学校有一个女老师姓曹,后来回想起来,曹老师当时也就20多岁,美丽单纯。用我现在的头脑回忆,曹老师当时是一个热情奔放的女孩,一头乌黑的头发,两只明亮的大眼睛。曹老师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满腔热忱地全身心投入到了轰轰烈烈的wuchanjiejiwenhuadageming中去了。在一次全校大会上,曹老师热情激昂地带领大家高呼革命口号,这是当时所有大会小会和游行的必然项目,一般会是那些最革命的先进分子领着大家呼喊,当然也可以是个人被革命的热情鼓舞着临时带领大家呼喊的,一般的情况下所有的人都会跟着应呼。曹老师是革命的热血青年,曹老师呼口号不看底稿。口号一个接一个此起彼伏,曹老师也被geming的热情鼓舞的满脸通红。忽然,曹老师激动地呼喊出了一个最最反动的口号:“打倒全国最大当权派!”天!全国geming群众都在“打倒全国最大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时候,竟敢有人….?没反应过来的极少数人跟着举了胳膊,这些人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受到了追查。当然,gemingxiaojiang的反应是极快的,geming群众的眼睛也是雪亮的。在空气凝固的短短几秒种之后,立刻冲上去了包括年轻的革命geming教师在内的和那些最geming的hongweibing小jiang们把吓傻了的曹老师打翻在地,又踏上了一只脚。

    毕竟,曹老师是太反动了,矛头是直接指向最高wuchanjieji司令部的(那时为了尊重,凡是反动的东西牵扯到那个最高领导人,不能直呼其名,要说最高wuchanjieji司令部),仅仅踏上一只脚是远远不够的。立刻有geming小将找来了剪刀,那时剪刀真的是对待女牛鬼蛇神最锐利的geming武器。几分钟后,那姑娘的一头秀发被gemingxiaojiang踏在脚下,肮脏入泥。等把曹老师揪到台上的时候,出现在她往日学生们面前的是一个丑陋不堪的怪物了。那双曾经美丽的满是革命热情的大眼睛没有了,在那个地方凸现起来的青肿眼泡上只有两条缝,原来长着浓密秀发的头上已经高低不平的鼓着几个青包,头发已经全部剪光,在那些包上和不是包的地方横七竖八的到处布满奇怪的不规则的白白黑黑的条条,白的是头皮,黑的是头发茬,在那些黑白相间的条纹中间参杂一些殷红的血珠儿。这是我见到过的最丑陋的头!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在我自己的学校看到了反动分子应有的及其丑陋的下场。

    jiejidouzheng有了新动向了!一座小学校的革命有了新的目标和任务了!全校geming师生好像都兴奋起来了!每天的douzheng大会终于有了更为直接的活把子,好像终于不用到处去找走资派牛gui蛇神批斗了。我真的很奇怪那姑娘能活下来,按照现在一般年轻人的承受能力,有多少估计也死几次了,看起来geming真的很能锻炼人的意志。

    我的同班同学陈玉辉(化名,小学之后再也没见过,无法征求本人同意,所以只好用化名)父亲是县委的第二把手,也就是县里的二号走资派。玉辉家兄妹二人,哥哥也是上的7年级,玉辉的母亲已经表了态和反动的走资派丈夫划清了界线,哥哥又是一个极调皮的男孩,总是自己也想革命,终于也和反动老子划清了界限,参加了红卫兵(只有贴出了表态划清界线的宣言,才能参加红卫兵)。只有玉辉年纪小,态度尚不明朗。玉辉小巧可爱,个头比我低半头,眼睛圆而大,小脸永远红扑扑的,还在玉辉家正常的时候她最大的特点是爱嘎嘎地笑,整日一副无心无肺的天真样儿。那时玉辉能爬上县委大院最高的树,令我羡慕不已。玉辉那反动走资派父亲虽然是二把手,但是比我那一把手父亲民愤大的多,原因是我父亲刚到该县工作不久,打骂批斗也只是顺理成章例行公事的事情,在那个地位上的所有人实际上都是执行刘少奇修正主义路线的走资派了。玉辉那父亲在本地工作的时间长,难免就有一些革命群众回忆到当时那走资派正工作时的轻狂和专制,回忆到了那走资派强制大家执行‘刘贼’反动路线的许多事实。真正体现了“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已到,立刻全报”的革命真理。

    那原县委副书记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常常被打的鼻青脸肿,在很多批斗会上都会有革命群众回忆到那走资派过去压迫革命群众的言行,都会有革命群众对他采取触及灵魂的革命行动。在夏季一个炎热的午后,一个农民拉着一辆架子车进城,快走到县城的时候,忽然看见路边的高粱地里有一个捆绑结实的麻袋,好像麻袋微微动了一下。好奇心使那壮年农民放大了胆子,他把麻袋拖到路边打开,里面竟然是一个人。农民是很人性的,他摸了摸鼻孔,感觉到还有微弱的鼻息,火烤似的高粱地里即使强壮的人这样也会闷死热死,何况一个快要死的人。那农民忽然动了恻隐之心,农民毕竟受革命的战斗洗礼不够,阶级觉悟较低,他不怕这人的身份是不是牛鬼蛇神魑魅魍魉妖魔鬼怪国民党的残渣余孽刘少奇的孝子贤孙,他把他放在了他的架子车上,拉着他进了城。当然,路上很快有很多人认出来了这人是谁,农民一边走一边告诉人们发生的事,有人指责他帮助反动的走资派,于是看热闹的人指指点点地围观了那车。有人偷偷告诉了玉辉,玉辉赶到的时候,有人悄悄递给玉辉一小碗水和小调羹,玉辉一勺一勺地往走资派嘴里灌水,水顺着嘴角往下流,没人帮助玉辉,但是她那么小,也就没人呵斥她。我当时也在旁边看,但是我挤不到跟前,我的身份也不敢和玉辉说话。最后还是那农民说,拉医院吧,老也醒不了。玉辉只是往嘴里喂水,什么话也不说。农民拉着去医院,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很多人看热闹,没人再指责那农民,但是也没人伸手帮农民的忙。我听见有人悄悄的议论,多是夸奖玉辉的,说这次他(指车上的走资派)如果死不了,还多亏了这个小女儿。

    哦,人啊,你忘记了你原来是土,你将来还要归于土,为什么要泯灭了你的人性?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