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鬼吹灯》第184章 悬挂在天空的仙女湖畔

(2006-11-04 17:50:49)
《鬼吹灯》第184章 <wbr>悬挂在天空的仙女湖畔
  我看了看Shirley杨等人,Shirley杨无奈的耸了耸肩,胖子却毫不在乎,觉得人多热闹,大金牙冲我偷着呲了呲牙,那意思是这些包袱你们算是背上了。
  
  我心想这他妈港农是打算全家去度假,老婆孩子保镖都齐了,正琢磨着怎么想个说辞,让明叔打消这个念头,鸡多不下蛋,人多瞎捣乱,去这么多人,非出事不可。
  
  这时明叔已经把此次组队的其余成员,都带了出来,给我们双方一一引见,他的老婆韩淑娜,我们都认识,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难怪明叔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大金牙张口就称她明婶,韩淑娜赶紧说别这么称呼,太显老,反正你们之间互相称呼都是瞎叫,也没什么辈份,咱们还是单论,按以前那样就行了。
  
  明叔在接下来介绍的是他的干女儿阿香,一个怯生生的小姑娘,可能还不满二十岁,看见陌生人都不敢说话,明叔说阿香是他最得力的帮手,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她都能察觉到。
  
  我好奇的问这是怎么回事?小姑娘有“阴阳眼”亦或开过“天目”不成?
  
  明叔得意的告诉我们,在美国有一个大型教派“科学教”,创立者是拉斐特.罗纳德.哈伯德,全世界在内的很多社会名流、上层人物都是这个教派的信徒,他们信奉<通灵术――精神健康的现代科学>,阿香的亲生父母也是其中之一,他们在阿香刚一出生的时候,就将她放置在一个与外界隔绝,带着空气净化设备的玻璃罩中,直到她两岁为止,这样避免了她受到空气的污染和影响,使得她的神经非常敏感,可以感应到一些正常人感知不到的东西。
  
  阿香后来成了孤儿,明叔就把她收养了下来,不止一次的救过明叔的性命,被她视如掌上明珠,尤其是和干尸、棺椁这类阴气十足的东西打交道,总是要把阿香带在身边。
  
  Shirley杨在一旁告诉我说,明叔不是乱讲,美国真的有这个教派,她父亲杨玄威也执迷此道,为此曾付出了大量的金钱和时间,这个叫做阿香的小姑娘也许会帮到我们。但最好不要带她进藏,身体好的人都难以忍受高原反应,阿香的身体这么单薄,怕是要出意外。
  
  明叔那边愿意带谁去,我实在没办法干涉,于是低声对Shirley杨说,看来明叔这回豁出血本去挖冰川水晶尸,是赌上了他全家的性命,一定是志在必得,劝是劝不住了,纵有良言也难劝该死鬼,咱们尽量多照顾他们,尽力而为就行了。最后是死是活,能否把冰川水晶尸带回来,那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最后明叔给我们介绍的是他的保镖“彼得黄”,柬埔寨华裔,越南入侵柬埔寨的时候,跟越共打了几年游击。后来又从金三角流落到马六甲附近当了海匪,最后遇到海难的时候,在海上被明叔的船救了,就当了明叔的保镖,看样子四十岁出头,皮肤很黑,不苟言笑,目露凶光,一看就不是善茬儿。最突出的是他的体形,完全不同于那些长得象猴子一样的普通东南亚人,非常壮实,往那一站,跟多半截铁塔似的。
 胖子一见彼得黄就乐了,对明叔说:“名不副实啊,怎么不叫皮特黑呢?有我们跟着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你根本没必要找保镖,一根汗毛你都少不了。”
  
  明叔说:“你这个肥仔喜欢开玩笑,他姓黄,怎么能可以叫皮特黑,你们可不要小看他,这个人对我忠心耿耿,是非常可靠的,而且参加过真正的战争,杀人不眨眼。”
  
  胖子对明叔说:“让他赶紧歇菜吧,游击队那套把式算什么?我们胡八一同志当年可是指挥过整个连的正规军,还有我,你听说过胖爷我的事迹吗?北爱尔兰共和军核心成员,当年我在……”
  
  我拦住胖子的话头,不让他再接着吹下去了,对明叔说既然成员和路线都已经定好了,那咱们就各自回去分头准备,主要是你们得去医院检查身体,如果没什么问题,五天之后开始行动。
  
  明叔说OK,路线和装备就由胡老弟全权负责,你说几时出发就几时出发,毕竟咱们这一队人马,只有胡老弟对藏地最为了解。
  
  我带着胖子等人告辞离开。回到了自己家里我当即就收拾东西,准备只身一人提前进藏,到“拉姆拉措”湖畔去找铁棒喇嘛,请他帮忙找一位熟悉藏地风俗、地理环境的向导,最好还是一位天授的唱诗人,如果不能一人兼任,找两人也行。
  
  我把领队进藏的任务就交付给了Shirley杨,她虽然没进过青藏高原,但曾经去过撒哈拉、塔克拉玛干、亚玛逊丛林等自然环境恶劣的地区探险,心理素质和经验都没问题。我们商议了一下,Shirley杨将会带队抵达“狮泉河”,与我在那里汇合,尽量轻装。准备补给之类的东西,则暂时留在北京由大金牙看管。一旦我们在“冈仁不钦”与“森格藏布”之间的古格遗迹中找到那座塔墓的线索,便由大金牙负责将物资托运到指定地点。
  
  我发现Shirley杨比从云南回来还要瘦了一些,眼睛上起了一些红丝,这段时间,我们都是心力交瘁,疲于奔命,刚从云南回来不久,便又要去西藏了,实在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我劝Shirley杨不用过于担心,藏地的危险并不多,至少没有云南那么多蚊子,趁没出发前这几天好好休息,时间迟早会给我们一切答案的。
  
  Shirley杨说:“我不是担心去西藏有没有危险,这些天我一直在想,无底鬼洞这件事结束后何去何从,你要是还想接着做你的倒斗生意我绝不答应,这行当太危险了,老胡,你也该为以后打算打算了,咱们一起回美国好吗?”
  
  我说去美国有什么意思,语言又不通,你冲的咖啡跟中药汤味道差不多,让我天天喝可顶不住,不过既然你非要我去,我也没办法,先住个几年看看,要是不习惯我还得搬回来,最让我头疼的是胖子怎么办,把他一个人留在北京,肯定惹出祸来。
  
  胖子说:“我说老胡,怎么说话呢!说的就好象你觉悟比我多少似的,你惹的祸可比我多多了,对于这点你没必要谦虚!你们要去美国,那我能不去吗?到了杨参谋长地头上,怎么还不得给咱配辆汽车?我看亨特警长的那辆车就不错,肯定是奔驰吧;我要求不高,来辆那样的奔驰开就行!底特律、旧金山,东西海岸咱也去开开眼,和美国的无产阶级结合在一起,全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我对他说:“美国警察不开德国车,连这都不知道!就你这素质的去到美国,这不是等于去给美国人民添乱吗!”
  
  我们三人胡侃了一通,心情得到稍许放松,第二天我就独自出发,先行前往西藏。在西藏中南部、喜马拉雅与捻青唐古拉之间,湖泊众多,大大小小的星罗棋布,数以千计。稍微有点规模的,都被藏民视为圣湖;如果湖畔还有雪山,那就更是神圣得无以复加。这些湖的名字里都带个“措”字,比较著名的象什么“昂拉仁措”、“当惹庸措”、“纳木措”、“扎日南木措”等等,不胜枚举。每一个都有无尽的神秘传说与一个同样神秘的名字。我的老朋友,铁棒喇嘛还愿所在的仙女之湖,就属于这众多的湖泊之一。
  
  从噶色下了车,向南不再有路,就只能步行了,可以花钱雇牧民的马来骑乘。这里不是山区,但海拔也要将近4500。我在牧民的带领下一直不停的向南,来到波沧藏布的分流处,藏布就是江河的意思。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深入西藏腹地,高原的日光让人头晕,天蓝得象是要滴下水来。我雇的向导兼马主是个年轻的藏民,名叫旺堆,他将我带到一片高地,指着下面两块碧玉般的大湖说:“左面大的,雍玛桌扎措,龙宫之湖;右边小一点点的,拉姆拉措,悬挂在天空的仙女之湖。”
  
  当时,天空晴朗,湖水蔚蓝,碧波倒映着雪峰白云,湖周远山隐约可见。《大唐西域记》中,高僧玄奘有感于此人间美景,将这两片紧紧相邻的湖泊称为“西天瑶池双璧”。
  
  人所饲养的牲口不能进圣地,于是我和旺堆找平缓的地方向下,徒步朝湖边走去。旺堆告诉我,这里有个传说,湖底有“广财龙王”的宫殿,聚集着众多的罕见珍宝;有缘之人只要绕湖一周,捡到一条小鱼、一粒石子,或是湖中水鸟的一根羽毛,就能得到“广财龙王”的赏赐,一生财源不断。
  
  但是前来绕湖的朝圣者更喜欢去绕仙女之湖,因为传说仙女之湖中碧透之水为仙女的眼泪,不仅能消除世人身体上的俗垢病灶,还能净化心灵上的贪、嗔、怠、妒,使人心得纯洁。两湖对面的雪山,象征着佛法的庞大无边。
  
  我对旺堆说:“咱们还是先去净化心灵吧!”绕仙女之湖一圈,从绕湖的信徒中找到铁棒喇嘛。二人徒步绕湖而行,由于我们不是特意前来朝圣,所以不用一步一叩头。走在湖畔,不时可以看到朝圣者的遗骨,他们已经与圣地融为了一体。
  
  远处,一个佝偻的人影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里。从他背上那截最显眼的黑色护法铁棒就可以知道他的身份,但是他的举动很奇怪,显然不是我们所见过的那种绕湖方式;就连藏民旺堆也没见过他那种动作,好象是在进行着某种神秘的巫术。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