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范先慧_悬疑精灵
范先慧_悬疑精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812
  • 关注人气: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云上的琉璃

(2016-09-05 15:59:07)
标签:

《儿童文学》

范先慧

悬疑

分类: 情感冷街区

转了很多趟车,问了不知道多少回路,秦晓终于来到市立第一美术馆。

巍峨的大理石殿堂展出的,是第三届青少年油画大赛的获奖作品。

风干的色彩在画框中凝结,尽管笔触略显稚嫩,但依然寂谧而美好。

特等奖是一幅名为《蓝染月树》的油画。

云上的琉璃

暗白的画布上渲染出一片诡谲而空旷的天空,波澜壮阔的海面浸透一枚湿漉漉的弦月;疏影横斜的光影矗立在月边,没有一片叶子,雪玉银丝,光皎交织,纷纷扰扰间,浑然分不清云海树岸。

“真搞不懂,这样的画居然能得奖……”

不知是谁在身后小声嘟囔了一句。

秦晓转过脸,见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皮肤黝黑,身量细瘦,罩着一身和身材极不相衬的大号红色洒金T恤,一头纯黑的头发推成极短的板寸,左边的耳朵上扣着一枚银晃晃的耳钉;右边的耳朵,则什么也没戴。

此刻,她正一脸不屑地越过秦晓的肩膀,瞪视着眼前这幅画。

“评委们说,这幅画有光影交织的即视感、以点代线的唯美神秘,朦胧新锐的印象感……”秦晓不是个多话的人,此刻,却也忍不住争辩几句。

“美则美矣,”女孩娇俏的小鼻子耸了一下,“这样微渺、怯懦、畏缩,桎梏心扉的想象力,显然缺乏一个艺术家该有的诚意。”她煞有介事,而后话锋一转,“说到印象感,你不觉得那幅画更耐看吗?”

顺着手指的方向,秦晓瞥过去。

雪白的画面上,闪耀着明丽的、绚烂的、璀璨的五色光晕。细碎的橘黄、波点玫红、荧光果绿、揉碎的亮紫,无视规则,不分秩序地洒落在画面中,星星点点,肆意飞溅,宛如一弯撞碎的彩虹,闪耀中渐行渐远,若有若无地消失在画框彼端。

是彩虹消失的一瞬?还是黑夜里,混沌而恣睢的一个梦境?

内心深处微微震颤一下,眼睛和心感到一阵小小的刺痛。

盯着秦晓瞬息万变的神情,女孩脸上显现出愉悦的骄矜之色。

“你喜欢这幅《云上的琉璃》,是不?”

“嗯,”他由衷赞叹,“真美。”

“你还挺懂嘛,”女孩辗然,踱到他身边,压低了声线,“哎,如果你是评委,一定会选我画的这幅《云上的琉璃》吧?”

不知如何回答,只能尴尬地笑笑。

秦晓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在画框下的署名上。

付暮暮。

她的名字叫付暮暮。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暮暮大大咧咧地问。

“秦晓……”

看画展的心情已然没有了,他低了头,迅速地、逃跑似的离开了美术馆。

 

曦光从东南方向照过来,落在一片低矮的平房上。

从这片平房上一眼望去,突出来的就是秦晓的家。

这座经历了几十年的旧楼分为上下两层,楼上是住所,楼下是一间早点铺子。

奶奶去世后,将房子留给了远房的表侄女。表姑和姑爹夫妇俩没有孩子,自然而然地收养了秦晓。三口之家经营小小的铺面,岁月悠长,日子紧凑。

此刻,一楼的大堂里黑黢黢的,伸手不见五指,陈旧的餐桌浮泛着陈年旧腻,地上的瓷砖花得不见本色。秦晓娴熟地掀起煮面锅的盖子,烧上热水,把高高的蒸笼一层一层架到腾起火苗的灶头上。

“今儿怎么这么勤快?”姑爹用粗糙的大手掰下一块门板,晨曦的流光霎时间泻进来,明明不是很亮,却在眼前晕出白花花一片。

“画展结束了……”秦晓擦了一把额前的汗水,“我想再去一下。”

“还要去啊?”姑爹将捏好的包子端出来,一层层码到蒸笼里,“清明,店里特别忙。前些日子订的面粉葱姜猪腿肉午前一齐到货,没个人照应怎么成?”姑爹的眼睛被烟气灼了,下意识地揉了揉,“我明白,你是想把画儿拿回来。可,那么大的玩意儿,不能吃不能喝,往哪儿搁?晓儿,画画那种东西,不是咱们这种人家能倒腾得起的……”

他咬住嘴唇,一言不发。

“你倒赶紧的呀……”姑爹看他站着不动,急了。

“由他吧,”阿姑撩着帘子走出来,“小孩子家,有个兴趣,没啥子不好。”

姑爹听了,一双被烟气灼了的眼顿时睁得溜圆:“妇道人家懂个啥?赶紧开了油锅炸油条去!”

午后,歇了灶,秦晓倦怠地靠在门槛上。他望着门前一溜儿青石子路,漫漫悠远,在春日暖融融的日头下,却显现出一种清冷的色调。

顺着这条巷子走到尽头,转出一群平房巨大的阴影,一抬眼就能看到海。

一片蔚蓝的海潮正乘着海风,缓缓地涨起来,拍击岸边的松林,那温柔的声音,完全被老屋深处姑爹如雷的鼾声掩盖。

一辆黑色的越野车穿巷而过,在家门前停下。

“秦晓?”一声脆响从车里传来。

声音是熟稔而脆亮的。

秦晓一骨碌站起来。

果然是付暮暮。

她依然顶着那个不知是潮还是怪的板寸头,一身绯红洒金T恤,将阳光一片一片溅落在着生冷幽清的青石巷子里。

“总算找着你啦!”暮暮利索地跳下车,“我帮你把画儿拿回来啦!”

起初,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暮暮把那幅画抬出来。

没错儿,是他的画儿。

《蓝染月树》那饱含忧郁的湛蓝色画框下有个小小的标签,上面写着他的名字。

“这几天,美术馆的画陆陆续续回收了。我看这幅画一直孤零零地挂在那儿,怪可怜的,就问了地址,顺道带过来了……”她不屑一顾的神情终于转变成一丝羞赧,“那天的话,你不要在意,我完全是出于嫉妒,随口说说的。”

见秦晓很沉默,她便转到他面前来,“哎哟,这么小气啊?!”

其实,秦晓心里早就不介意了,暮暮那天说得对,自己本没什么天分。《蓝染月树》花了他一年多的时间,画到最后,连自己都有些慵懒颓丧。

“画送回来了,咱们这就算是扯平了吧。”

一丝欣喜如鱼儿般浮上来,很快便重重地沉下去。

“不,”他摇摇头,“家里……没地方放。”

“没地方放?”她不可思议地望了他一眼,随即笑道,“那就放我家好了!”

“你家?”

不等秦晓脸上再一次露出诧异,暮暮便朝越野车响亮地喊了一嗓子,“爸,您来一下啊?”

从越野车上下的,是一个高大魁伟的男子,穿着银色西装,打一条绯红色洒金领带,恣意的配色,简直和暮暮的风格一模一样。

暮暮的爸爸走到秦晓面前,递上一张名片。

“我和我女儿都喜欢你的画,它安静而独特,”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沓厚厚的钞票递过来,“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收购它。”

 暮暮得意地凑到秦晓身边,“我爸在海边有个很大的画廊,我带你去看看?”

他摇摇头,将那叠粉红翠绿的钞票使劲推回去,双手只紧紧攀着自己的画。

“哎哟,舍不得就自己放着呗!”暮暮看出端倪,扑哧一声笑出来。

她拉着父亲上车,头也不回地远去了。

那响亮的笑声,如太阳的温暖清脆,洒落窄长的巷子一路。

 

海边小镇的空气一年到头都是湿热的。清明刚过,很快便是初夏。

湿漉漉的海风灌入二楼西晒的阁楼,丢在犄角旮旯里的《蓝染月树》变得脆弱而斑驳,颜料纷纷剥落,窸窸窣窣的,与尘灰和油烟杂糅一处,最终变成角落里混沌不清的一团。

傍晚,大海高高的石头堤坝上,人们远远地看到一个光着脊背的瘦小少年,拽着一个巨大的画框,一个人默默地来到海边繁茂的松林下。

他在松树下刨了一个浅浅的沙坑,将画框放进去。

一抷沙,一抷沙地推上去。

五彩斑驳的画面一星一点地消逝在昏黄的沙砾中——而捧着沙砾的手臂上,隐约显现出一些微小的、不规则的白色癍块。

秦晓有些茫然,想起昨天姑爹和阿姑在微弱的灯光下连夜擀饺子皮时说的话。

他躲在门边,一句也没有落下。

“真的不让他继续画了吗?”阿姑小心翼翼地问。

“也是没法啊,”姑爹的语气不再像白天那样声色俱厉,“手头就那么多钱,那孩子……家里遗传的那病,迟早得治——我专门进城打听过,发现得早,及早治疗,内服外用加光疗……”

“不能想想别的法子吗?”阿姑无奈极了。

“就锅下面,就头做帽。”姑爹的声音虽小,却斩钉截铁,“书得念,病要医,哪个不比画画儿要紧?”

他的心悸了一下,下意识地,用手抚摸着手腕内侧的那些可怖的白癍。

他隐约知道,这叫“白癜风”,一种极难治愈的病症,时间越长,癍会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多,还会诱发许多其他可怕的并发症。许多年前,他的父亲就是因为耽误了这病没了的;母亲发现他也有了苗头,毅然决然地丢下他,改嫁了。

说到秦晓的父母,姑爹和姑姑的声音越发低下去,窃窃私语,最终化为一声悠长的叹息。

秦晓清晰地感觉到,这段日子,手腕上的白癍与日俱增。开始只在手腕内侧,渐渐地,整个胳膊都出现了斑驳。缓缓入夏,他依旧执拗地穿着长袖衬衫。放学后,秦晓一个人骑着单车贴着石头堤坝飞驰,想象自己是海面上的独来独往的白鸥,自由自在,全然不知自己其实被蓝天桎梏。

涨潮了,海滩上没有一个人。

秦晓喜欢这样的死寂,他怕看到太多的人。人群总是莫名其妙的令他心慌气短,紧张惶惑。他猛地踩刹,望着海边的那一片松林。

最高的松树下,坐着一个女孩。

毛茸茸的短发,阳光掠过左耳,莹光一闪,那是一颗熠熠似辉的耳钉。粗砺的沙砾混合了夏日的阳光,白皑皑一片。如果不是热风吹在脸上,你会误以为这是在凄清的冬日。付暮暮那一身嫣红泛金,落在这一片凄清苍白的底色上,实在难以被秦晓忽略。

他定了定心神,悄然走去。

沙滩上留下一个个清浅灼热的脚印。

%……&……

下略

………………………………

全文发表于《儿童文学》2016年7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神婆的玉镯子
后一篇:图书馆的时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神婆的玉镯子
    后一篇 >图书馆的时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