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范先慧_悬疑精灵
范先慧_悬疑精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567
  • 关注人气: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黄丝结笔记3”《玩偶之家》节选

(2014-10-21 15:31:59)
标签:

《儿童文学》

范先慧

黄丝结

悬疑

魔幻小说

分类: 魔幻种植园

楔子

这是个不知名的城市。

夕阳落下的一刻,黢黑的夜幕迅速弥散了整个空间。

街灯星星点点地由街边亮起,如水边的萤火般幽冥孱弱。

黑暗深处,一个巨大的身影正一步一步朝这边走来——他身后背着一只硕大无比的钢罐,一双闪银色的眼睛在街灯的斑驳下时隐时现。

街角的阴影中,一双深灰色的眸子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他警觉地停下脚步,冰冷的声音与周遭的空气凝成一处:

“谁?”

“黄丝结笔记3”《玩偶之家》节选

深灰色的眸子从阴影中走出来,站在微弱的灯光下。

“这是什么地方?”他用眼角的余光四下张望了一下。

“委托人希望你来到的地方。”深灰色的眸子回答。

“哼,”他乖张地看着对方,眼光凶悍,“说吧,目标在哪儿?”

“看见街角尽头亮着灯光的店铺吗?”深灰色的眸子指着前方,“将它连同里面的人一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掉——行动干净利索,保证全身而退。”

“嗬,小菜一碟……”

“这对于你来说,自然不是难事。”深灰色的眸子说,“有一天,如果你厌倦了这一切,可以来找我。”。

“哼,”他冷哼一声,大踏步与那双深灰色的眸子擦肩而过,满是油污的钢罐沉甸甸地压在宽阔的脊背上。

他一刻不停地向前走,径自来到最后一盏霓虹灯下——

灯火阑珊,勾勒出一家小小的店铺的轮廓。

 

“玩偶之家”是这座城里唯一一家订做玩具偶人的商店。

店主是一位鬓发苍苍、和颜悦色的老人。

老人心灵手巧,看似不起眼的木头、金属丝、钢片到他手里宛如变魔法般成为一件件精巧细致的艺术品。齐整的货架上摆着各式各样的木偶、螺丝铁皮人、布头洋娃娃以及五颜六色的长毛绒玩具;最得意的作品被放在店面的橱窗里,吸引着过往的行人。

白天,玩偶之家开门迎接每一位挑选礼物的顾客;夜晚打烊后,老人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灯下,一针一线地缝制人们心爱的玩伴。

孩子们喜欢那些五彩缤纷的玩偶;甚至,那些长不大的大人们也喜欢。

据说,这里的每一件玩具都蕴藏着一段难忘的故事,这些故事和老人苍白的头发、厚厚的胡须一样神秘而绵长。

没有人知道老人的名字,没有人知晓他的过去,就像没人注意到“玩偶之家”是什么时候悄然出现在街角旮旯一样。人们只知道:“玩偶之家”是午夜过后整条街上唯一亮着灯光的店铺。

 

此刻,闪银色眼睛的男子正站在“玩偶之家”的门前。

明净的玻璃橱窗中倒映着一双冰冷彻骨的闪银色眼睛……

老人似觉察到了什么,回头凝望。

相视如同相撞。

钢罐的阀门已经拧开。

说时迟,那时快,闪银色眼睛的男子举起溢满汽油的钢罐猛地砸向透明玻璃橱窗——

“哗啦啦——”

凄厉的脆响在寂静的夜色中炸裂开来。

霎时间,刺鼻的燃油味充斥在整条街上不停流淌;一丝微弱的火柴照亮沉暗的夜空,一星辛辣的火焰被弹入沾满油污的货架……

 “呼——”烈焰腾空而起,迅速席卷整个店铺。

蓝紫色的火苗在闪银色的虹膜上燃成一片,照亮男子的脸如冰山般冷漠苍茫……

 

“哗啦啦——”

大片玻璃的碎裂声在我耳边炸响,我的身体犹如一颗沉重的炮弹,和飞溅的玻璃一起坠落到清冷的柏油马路上。

无数玻璃碎片扎进我的胳膊、肘腕和手心……

我却丝毫感觉不到痛。

我吃力地爬起来,摔倒了好几次,跌跌撞撞地朝黑暗的最深处跑去——回眸的一瞬,那对冰冷的闪银色眼睛深深地映在我的瞳仁中……

不知跑了多久,我已经精疲力竭,一丝光亮迎着前方的道路扑面而来,清晨在不知不觉来临。

湿冷的空气第一次灌进我的喉咙,令我不由自主地咳嗽了好几下。

黑云挤走了曙光,淹没了初升的太阳。

暮夏的凉风席卷着一张晨报飘到我脚下,上面浮泛着油墨的味道。

头版头条赫然写着:

“神秘男子”深夜纵火

“玩偶之家”灰飞烟灭

……

……

这是一桩没有任何头绪的案件,发生在昨天午夜时分。

被害者是一位老人,根据DNA指验,正是玩偶之家的店主。

老人的年龄、身份、档案不详,没有任何亲属。

现场因燃油爆炸一片狼藉,罪犯身手老练,手段残忍。大火燃起的一刻,他迅速穿上防护服,谜一般地消失在混乱的火场中,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我抓着这张报纸,踉踉跄跄走过熟悉的街道。

街角尽头,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尚未散尽的焦糊味;店铺四周早已被红色的警戒线包围起来,未熔尽的玻璃碎渣以及无数破布条、碎木片散落一地。

几个小时前,我还睡眼惺忪地在灯下看着爸爸专注地工作,然而这一切都被突如其来的那片火光粉碎了。

我缓缓闭上眼睛,柔和的街灯和熊熊烈焰交织在一起,爬上满是伤痕的记忆……直到晨光微醺我才意识到:我的家已经完完全全被摧毁了。

再也看不到夜色下的那点柔光,再也看不到爸爸慈爱的脸庞。

 

我慢慢转过身,一步一步地走回来,不知要到哪里去。

身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这脚步声跟了我很久。

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此刻正站在我的身后。

黑白色的格子衬衫松松垮垮地揣在磨得发白的牛仔裤里,尖脸方额,高高的鼻梁,一双大而突出的眼睛掩映在浓密的眉睫之下。

当我回头看过去的时候,他猛地刹住脚步,目光落在我脖子上那条流光溢彩的蕾丝宝石项链上。

我本能地用手护住项链,奔跑起来。

他大踏步追上来,一下拦在我的面前。

“给我!”他毫不客气地伸出脏兮兮的手。

“不……”我怯生生地后退。

他抢上一步,一把扯住我的项链。

“别!”我抓住他的手。

他使劲拧住我的颈项,我俩扭打在一起。我卯足了劲推开他,他却用另一手死死地掐住我的胳膊。猛然间,他不经意触到了我冰冷僵硬的胳膊——

“啊!”他大叫一声,一把将我推倒。

我摔在地,袖子撕破了。

他一手拿着我的项链,一边用惊异的眼神打量我露出袖管的胳膊。

“怪物!”

他大叫一声,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天地间起风了。

清亮的雨水打在我的身上、脸上……不一会儿就洇湿了整个街道。

人们从我身边经过,投来几许好奇的目光。

这些的目光同他们的脚步一样,行色匆匆。

我紧走几步,忽然间没了力气,软软地靠在路边一座汉白玉石狮子上,脊背贴着那股彻骨冰凉,我的整个身躯滑落到地上。

 

“孩儿他妈,这女孩怎么了?”

“咦,你能肯定这是个‘女孩’?”

“看上去很奇怪,我猜……”

“这年头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孩儿他爸。”

……

我惊异地抬起头,发现说话声居然来自我身后的那两对汉白玉石狮子。

我望了望四周,似乎它俩的对话只有我能听得见。

“瞧啊,她在看我们呢!”脚下爱抚着一只小石狮子的母石狮子说。

“看情形,是个长得挺漂亮的女孩……”脚踩滚球的公石狮子偏着脑袋。

“别瞎掰了,她根本不是什么女孩……”

“那她是什么?灵异、精怪,被人施了法术?”

“这我怎么可能知道……”显然,母石狮子在一系列毫无意义的揣测中,快要失去耐心。

 

“请问,”我小心翼翼地开口道,“你们……是在说我吗?”

“孩儿他妈!她能听见我们说话!”

“没错吧,她根本不是一般的女孩……”

 

“你从哪儿来,孩子?”公石狮子问。

“从‘玩偶之家’来……”我吞吞吐吐地说。

“玩偶之家,”公石狮子望了望火场的方向,“你是说被烧掉的那家玩偶商店吗?”

“嗯。”我低声说。

“可怜的孩子……”母石狮子一声叹息。

“这里面必定有什么缘故。”公石狮子打量着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孩子?”

 

我低头想了想。

“是他,”我喃喃低语道,“焚毁了我家的店铺——那个长着闪银色眼睛的男人……”

“他现在哪儿?”公石狮子问,“你还看见了些什么?”

“他走进熊熊大火中神秘消失了,我是唯一见过他的人。”

“原来如此,”母石狮子说,“这件事相当诡异……”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呢?”公石狮子说。

“我要找到那个杀害爸爸的凶手!我要当面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瞪大眼睛,握紧了拳头。

“你怎么找到他呢?”公石狮子正色道。

“……”我无言以对。

“我倒是有个法子。”公石狮子抬起头,“兴许能帮到你。”

“要告诉她吗……”母石狮子有些迟疑。

“偌大的世界,她能去哪儿呢?”公石狮子望着阴沉的天空,“几百年过去了,我们每天在这里守候,不就是期望着有一天,有人能将‘它’带走吗?这丫头能听见我们说话,这是一种缘分。”

“也好,试试看吧……”母石狮子叹了口气,“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顺利找到‘它’。”

 

它们在说什么,我一点儿也不明白。

公石狮子将头转向我。

“丫头,瞧见我身后那幢建筑没有?它是这个镇上历史最悠久的一座图书馆,里面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千百年来,这些秘密由不同的神兽守护。今天,我要告诉你其中最讳莫如深的一个……”

顺着石狮子目光所指的方向,我看见一座气势恢宏的古代建筑。六根巨大的朱红色立柱撑起一座整肃的府院,飞阁流丹的屋檐两头各有一只瞠目结舌的古兽;雪白的汉白玉栏杆和三段缓坡式阶梯与面前的这对石狮子遥相呼应。

在这座古色古香的图书馆里,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你听说过‘黄丝结’吗……”石狮子低声问。

“黄丝结?”我摇摇头,承认自己一无所知。

“他是上古神祗的后裔,拥有高贵的血统。几千年来,一直游离于天人魔冥之间,过着不为人知的隐居生活。”

“他能帮我找到那个闪银色眼睛的男子吗?”我满怀希望地问。

公石狮子撇撇嘴:“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他办不到的事儿,那任凭是谁也无能为力了。”

“怎样才能找着他?”

“要想找着他,其中一个办法就是得到传说中的古籍——《黄丝结笔记》。它不仅详细记载着有关黄丝结的奇闻轶事,还是通往他的居所——经天路101号的一把神秘钥匙。”

“《黄丝结笔记》在这座图书馆里吗?”我望着眼前的黄瓦红墙。

“确切地说,它位于这座图书馆的‘某个地方’。这地方为我们石狮子的家族世代守护,只有真正需要它的人才能得到。” 公石狮子说。

“记着我下面说的每一句话,丫头——”

母石狮子清了清嗓子,信口念道:

“不在左边在右边,

不在下面在上面,

  不在里边在外边,

勿朝上看,须朝下看,

不是十三,应是十四,

惊鸿一瞥,转瞬即逝。”

“记住了吗,孩子?”

我点点头,朝图书馆的方向飞跑起来,身后回荡着两只石狮子异口同声的大声叮咛:

“如果天黑前还没找到,那你就永远也不可能得到它了。”

 

登上三重汉白玉石阶,走进暗红木格大门,我发现这座古老的图书馆比我想象的要大。

两条巨大的螺旋形扶梯宛如一对张开的翅膀在大厅中央蜿蜒直上,似乎一直能通到天上去。楼梯一侧安装着精密的安检系统,几个衣着整肃的工作人员来回逡巡。

“请问,”我怯生生地走到一个工作人员面前,“这个图书馆里究竟有多少书?”

“不计其数,”他打量着我说,“这个国家古往今来几乎所有的典籍在这里都可以查到。”他把我带到一排电子屏幕前,“在这里输入书名,很快就可以知道你要找的书存放在馆里的哪一处。”

尽管我对这个主意将信将疑,还是傻傻地试了试。

果然,没有。

我望望四周,光大厅里就有几十个不同门类的阅览室,每间阅览室都有一个独特的名字,门扉上还镌刻着不同种类的飞禽走兽。

望着那么多扇大门,一时间真不知该从哪儿入手。我在一楼逛了一圈,光这里的书目一天都无法全部浏览一遍。

猛然间,我的目光落在大厅里的那对巨大楼梯上。

顺着楼梯的扶手向上望,第十阶开始分为两条,每条楼梯的廊柱上,一边一个,都对称地立着两只黄玉滚球石狮子,它们张牙舞爪,判若神飞:其中一只爪子指向右边;另外一只指向左边。

我想起石狮子的话——

这是一个石狮子家族世代守护的秘密。

看来,要找到《黄丝结笔记》,得留意一下图书馆里的石狮子。

“不在左边在右边,”

“不在下面在上面,”

我走上楼梯,顺着每只指向右边的石狮子攀登上去。

螺旋形的楼梯盘旋上升,似乎没有尽头,每一层楼梯口都有一只标识方向的黄玉石狮子。我一刻不停地往上爬,当爬到第十层的时候,楼梯口不再有石狮子了,于是我停下来,发现自己已经气喘吁吁。

十楼是一个硕大无比的平台,宛如空中楼阁般向四面八方延展,每边三排,每排三间,共有九间阅览室。每个阅览室门上各有一个奇怪的兽形标识: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赑屃狴犴负屃和螭吻。

我认得它们。

爸爸曾经做过类似的玩偶——它们是传说中的龙九子。这九种怪兽当中,狻猊的样子最近似于狮!它圆头圆脑,尖牙利爪,喜欢趴在香炉上,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我推开那间阅览室的门。

这里堆放着许多陈年古籍。

高大的书架分为里外两层。

 

“不在里边在外边,”

我在外层书架边停下来,依次看过去:《黄帝内经》《上古天经》《河图洛书》《山海经》《搜神记》《推背图》《奇门遁甲》《紫微斗数》……

没有。

没有一本叫做《黄丝结笔记》的书。

难道不是这里?

我从阅览室走出来,发现狻猊的大嘴正对着侧边一个不起眼的安全出口。

我走过去推开门,眼前赫然又是一段楼梯。

 

“勿朝上看,须朝下看,”

指的是这段隐秘的楼梯吗?

我沿着楼梯往下,一层,两层,三层……一直走下去。

终于注意到了:这里每层楼的台阶刚好是十三阶!

可,“不是十三,应是十四”……

“十四”在什么地方呢?这里明明只有十三个台阶啊!

难道“十三”代表的不是台阶数?

我又一次陷入迷惘。

 

天色渐渐暗下来,图书馆的走廊里传来清晰的广播声:

“各位读者请注意,各位读者请注意,闭馆时间快到了,请您尽快挑选需要借阅的图书,谢谢合作!各位读者请注意……”

我的心陡然一沉。

一定有,一定有一层楼梯是十四!不知为什么,我固执地坚信这一点——这是我仅有的线索了。

我摸了摸额角,决定重新再爬一遍。

这次我从一楼开始,一层一层从下往上数……

七楼,八楼,九楼……

十三个。

每段台阶都是十三个!

我几乎要失去信心。

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

十四!!

啊,第十层楼的台阶是十四个吗?

为什么我刚才没发现呢?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站在十楼的楼梯口从上往下又数了一次……

十一,十二,十三……

这次是十三。

 

怎么回事?

难道是我眼花了?

扶着九楼的楼梯口,我使劲擦了一把汗。

再一次从下往上数……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

天哪!

这是一段多么奇异的楼梯!

从上往下数是十三,而从上往上数,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十四!!!

这个发现让我激动万分。

我试图找出这个多出来的“第十四个台阶”。

但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它总在我不经意间忽然冒出来,一下子又不见了踪影。

怎么办?

怎么办?

我几乎都要把脸贴在每一个台阶上去寻找了。

夕阳的余辉慵懒地斜射进来,其中一缕落在我的面前。

十一,十二,十三……

陡然,这枚台阶以这缕阳光为中线,一分为二……

十四!!

 

我用手死死抠住那段忽然出现在眼前的“台阶”!忽然间,我感到眼前白色的石阶模糊起来,它在我眼中褪尽了灰白的颜色,露出生漆一般的黑色光泽来……我使劲抓住它,生怕它会消失掉——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