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娉舒
陈娉舒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124
  • 关注人气:3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次愉快充实的上海行

(2010-03-28 22:18:05)
标签:

世博

特刊

处女座

凄风苦雨

旅伴

上海

分类: 无主题周记

敲下这个题目,自己笑了,典型小学生作文题。小时候,不就常写这样的作文么,一次愉快的郊游,一件难忘的小事……也是,现如今的文字水平跟小学时确实没多大差别。

得以离开凄风苦雨的上海,倍感愉悦,虽然,上海有好多热心洋溢的哥们姐妹。可,一个在雨水与台风里长大的孩子,得以少年时早早逃离凄风苦雨的气候,早习惯了四季分明的日子,她有多么厌恶那雨,那水,那遍地湿漉漉、里外潮乎乎、心内心外凄凉凉的感觉。在雨夹雪后的京城半夜落地,周四在北京的早晨醒来,阳光明媚猪八戒。

“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新闻宣传专题培训班”,十来家央媒,30省市宣传部负责人,“同学”200人。世博园区严重走马观花,仅仅看了世博主楼里的媒体中心,媒体人职业病。处处浓郁装修味。世博局诸位副局长水平不错,两个整天,多科报告,内容还算翔实生动有趣,收获不少世博内幕之ABC。洗脑洗得好玩,殊为不易。最可爱是,周三傍晚培训尾声,拿到了一本簇新大红培训证书,内容如下:“陈娉舒同志于2010年3月22日至24日,在沪参加由……联合举办的……培训合格。特此证明”。人大四年,才拿到了法学士学位证书和本科毕业证,这里3天,也拿到一大红证书。合算啊:)

上海,在这个到沙尘不断春寒不去的3月份之前,已七八年没去了。上世纪末本世纪初采访匆匆来过两三次,次数少,也因此记得清:98年底还是99年,到华东政法学院专访院长曹建明,如今,儒雅的曹院长是最高检领导了,而我依旧是籍籍无名一报人,大才与庸才,就是这样区别来了。第二次也是99年,到上海采访不放弃空姐梦的上海姑娘;第三次似乎是采访海鸥相机厂;第四次似乎是某一次文艺活动。

然后就是这个与上海两度约会的3月份了。2日,到上海一天。时隔20天,世博培训。在上海,前同事现同事掰掰手指一算还不少,认识长的也已经快17年。本月这两度造访上海,相识十来年的前同事两度热情摆席。八卦到此没完,此前同事在这个3月又偏偏两度在京与我们酒聚。而在这20天内四次饭聚之前,跟这位彼此熟识十多年的前同事,彼此足足六七年没有见面了。

人生得意须尽欢。20天内饭聚四次,这个段子,成了在上海十来个新老同事冒雨团聚席间引燃众多笑声的一大八卦。我和前同事这个好玩段子,多么像我与上海这个城市,各自天南海北,时隔多年,又忽然间频频聚首。一切就是这么不可设计。

上海3天之行,之所以说愉快充实,远不止上述。我们都知道,决定一个出行的成功,旅伴是最重要的元素。此次同行,还有同社的另外三位部门主任。三个60末,加上我这个70后,二男二女,爱好各异,性情不同,而爽快开朗心态却也大大相同。

往返机票,自然应该所谓老小我装嫩负责搞定啦,其他三位配合友好行动迅速。一出门上路,我的行李包就是天平座68男负责了,双鱼69女的行李归处女座68男了。登机牌拿了,离登机还有一个小时,著名劳碌命爱操心人士本姑娘我还没开口呢,处女座男就不断催大家安检去要来不及了,大伙放肆大笑:他这性格不是处女座又是啥?机场的晚饭方便面,四人争相抢单,最擅长低调中八卦着的天平座男给抢着买了。

在上海,天平座男和我洗耳恭听认真听课,但一字不记;可爱的勤奋的双鱼女和处女男,一字不漏,分分秒秒奋笔疾书。最让我感佩不已,处女男这边埋头笔耕,那边录音笔录了两个白天十几个小时的课——当然当然,录音笔是奉副总之命带上的——我们此番培训,心得收获回京后要与诸世博同仁“分享”。一句不落地听了两天的课,眼睛却不时被身边的处女座男哥哥他那满头白发吸引着,他才41周岁。虽然我也暗藏白发缕缕,笑话他属于五十步笑百步,白发对我们这个伤脑的职业而言并不是新闻,但是,彼此认识对方之初,我们是黑发人,互相看着彼此早生华发,此中感受,无以言表。

还说处女座男,驻站时,他是发稿量惊人的地方名记;回总部,他是全报社最核心版面的主编,名下无数新闻奖项。而他的另一项著名,是一口非常非常难懂的湖南普通话。困扰我们十几年的,是如此一个普通话都说不好的同志,是如何成就那么多的著名报道。我给这个同志打下手合作了很多年两会特刊奥运特刊,其实答案早都看在眼里的。就比如眼前吧,他一头白发,和两天不间断的埋头笔记,和那只不间断的录音笔,其实就是答案。

事实上,去上海之前的那段日子很狼狈,两会前要出的世博特刊第三期,因为有两会特刊,延至刚过去的周一见报。周日夜里去单位跟同事集体加班,周一白天做自己部门的版面,周一夜里人在浦东了。那几天,其他几个事也扎一起,疲劳感强烈。周日半夜独自驾车回来路上,脑子里一片浆糊,意识不清,一再强迫暗示自己不要“画龙”,远离路上呼啸的大货。快到家,远远见一车牌崭新的黑车横着挡了两个半车道,第一反应是,还有这么走错道认错路的车;紧接着,看到那新车鼻子已塌,两个车轮被撞得掉悬吊于半空,双蹦灯闪着。正握着方向盘犯迷糊的我,一激灵,清醒些许。强度这么明显的驾车无意识,多年夜驾记忆里,这似乎是第一次。
拖着这满身疲惫踏上赴沪航班,却因为有上述这几位可爱的同事,有趣的旅伴,也因为上海那边那些个重情重义的老少同事,这趟短暂上海行,如此欢乐祥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云开月明
后一篇:路上的世界杯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云开月明
    后一篇 >路上的世界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