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娉舒
陈娉舒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124
  • 关注人气:3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他流出了一滴眼泪

(2009-12-19 22:34:21)
标签:

神经内科

抽搐

高烧不退

眼泪

泪花

化疗

煎熬

分类: 无主题周记
姐夫醒了。醒了有好几天了。按理说,我应该第一时间上来答谢在此留言祝福他的所有朋友,但是,很抱歉,情绪这段时日始终陷在一种说不明的纠结里,加上年底,忙乱,混乱。无语。很谢谢在此留言、评论和路过的每一个朋友,认识和不认识的。每一条评论和留言,都认真看到了,谢谢。都在心里了。
强哥还不能说话。但是,他已经有意识了,他对身边事物有了反应。下周二,他将转院,暂时离开肿瘤医院,转到神经内科好的一家医院去。癌症的治疗,暂缓实行,他目前的体质,暂时接受不了那样凶险的化疗,而神经意识的恢复,才更紧迫。参加了这些日子的会诊的大夫们说,他20几天前的病变,对他们至今仍是困惑;而他如今的意识重归,也是一个奇迹。尽管,他如今的智力,暂时只能是一个四五岁孩子的水平,但是,他醒了,活过来了,这对我们家,最重要。
是的。这20几天里,强哥有多少次,走到生命的边缘?在这个博文和上个博文之间的近20天里,我们全家其实是有差不多一周时间煎熬在更为凶险的处境里——就在十来天前,抽搐不断昏迷不醒的他,曾经突然高烧不退,有数日,白血细胞曾高达一万多,41度,39度,37度,39度……有那么几天我的行李都几乎拿到门口,姐姐电话压下了。她说,你们暂时留北京对我帮助会更大。于是我们一起煎熬着,忍耐着,在北京与广州。
这些日子,已经习惯了每天京穗电话数次。几天前,姐电话里说,每天下午半小时雷打不动的配偶探视时间,那天,强哥听到姐的声音,她亲眼见到,强哥的眼角,突然,流出了一滴眼泪。这个细节,这个瞬间,对已经在奔波和煎熬中度过一个月的我姐来说,同样也意味着再生。
姐在电话里,说,他流眼泪了,他能顺着我的声音试图转动眼珠,尽管那天他还睁不开眼皮。姐说,我活到现在,这是我最开心的一次。我们听得很清楚,电话那头,她说这些话,一定分明泪流满面。因为,我在电话的这头,也听得眼含泪花。
眼下,他在ICU整整躺了将近一个月,他转到普通病房了。插了20多天的呼吸机,昨天拔了,据说插这么久对病人咽喉等部位都是伤害。他开始自主呼吸了。他对周遭的一切,反应一天天在变得明显,护士问,你叫什么名字,他会努力用口型试图“说出”他名字。
他为何病变,依旧不得而知。他挺过来了,也许源于他当初的身体底子,和他求生的强大精神力,和我姐的坚持。
是,眼下,强哥的体质,外表,智商,早已不是我们熟悉的那个人的了,但是,从我们家突然要面对和接受一个重病病人这个事实后,这几个月,我明白了一个事:如果,曾经被天灾人祸挑选到,如果,曾经从鬼门关边多次反复地徘徊过,这个人或者是你自己,或者是你的亲人,或者是你的挚友,又或者是你的挚爱,当那些煎熬还能暂时成为往事,就会知道,身体、外表、智商,都不如一个活着重要。还活着,这就够。
我姐说,恢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她清楚。很为我姐的心态而安心。这个世界,很多事没有公理,没有公平,但是,我们依旧总在祈祷,希望好人是应该得到好报的。我姐和我的姐夫他们是。我希望,他们有好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