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娉舒
陈娉舒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192
  • 关注人气:3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杰克逊专题的回复

(2009-07-05 12:57:04)
标签:

回复

学姐

迈克尔杰克逊

分类: 无主题周记

没有留下名字的学姐,你好!因为忙好多天不来,希望这回复及时。谢谢你对我长期的关注,谢谢留言,更谢谢批评。尽管这批评像暴风雨般猛烈,且存有对我和报纸的些许误读,但我一贯认为,有激动有批评,说明有关注关心,也已从你此番多个留言里深刻感受到这份爱护,很生动真切。谢谢你。
你激动,自有你诸多道理的,我很尊重很理解。但是,我认为你对我所在报纸,版面乃至具体到此次选题,都存在小小误读。这些真挚留言,也确实引出好多很有意思的小话题,不妨多闲扯几句。
首先,我个人非常反感所谓“团中央大报应该……”或者“代表广大青年说话”云云。从20岁进中青至今,我从来认为,它首先是一张有想法有个性的新闻纸,团中央主管的报纸,应该与不该做什么,不在于对一个现象一个事件一个名人是不是正面报道,而在于它的褒贬是否来之有据言之有理。我从来认为,谁也不能代表谁,一个人如此,一个媒体也如此。我不认为,这个年代了,一个文章一组文章,动辄就要上纲上线到,它们代表广大中国青年说话了没?13亿国人应该分出多少层,多少群,多少类?开奔驰宝马的中青年和衣食有忧缺水断粮的中青年,一个文章能代表他们当中的全部吗?又比如,代表穷苦人是对的,但代表不那么穷苦的人,难道就错?同理,不提全球,亿万祖国青年,是不是也有没受到杰克逊影响的那些“沉默的大多数或者一小撮”?给杰克逊粉丝平台是对的,给非粉丝平台,是不是也该?万人一言堂的年代我们是不是应该痛快地挥手作别?

类似的“广大青年代表论”,我补充一个故事。4月28日,文化周刊发表了给中青报写了3年稿件的一位知名文化评论人的《南京!南京!:艺术观一流,历史观三流》,质疑《南京!南京!》的历史价值观。事后遭外边某资深同行炮轰:该作者以及敢于发表如此文字的编辑,是文革教育的产物,作为团中央机关报,中青发表如此言论,是历史倒退,这类文字面世似乎在预示文革是要回来了吗……但是,被质疑的这篇《南京》文章,在互联网上,在本报内外评报,在很多地方,被赞誉有加。这个小故事,让我和我的伙伴们痛感,舆论环境明明在逐年宽松,但不是没有人还活在以往的话语系统里。

一个有意思对比是,杰克逊专题,被姐姐您痛斥,但是,在例行每周老总评报里,却被表扬“关于迈克尔杰克逊的一组报道做的不错。杰克逊的去世给媒体,特别是都市报的文化娱乐板块打开了富矿,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本报文化周刊这一组版面虽不足半个版,三篇文章……有个性,有品位。”这促使我进一步困惑,思考,每一个尝试都肯定是不尽完美的,同一个尝试,褒贬各有,那么,业务上,坚持做自己,做尝试,对不对呢?

扯远了。回来。倘如你所言,长期关注文化周刊,那么,姐姐应该清楚,主编了四五年之久的文化周刊,周刊头版历来均为我所做,所以,姐姐,绝对不是这次杰克逊新闻“赶上我做这期编辑”,我才有职业冲动,才借此职业冲动借机传达我这份“冷漠”的编辑思想,哈哈哈,不是的,几年来,每一期读者和你所见到的文化周刊,不管是过去数年每期两个大版还是最近半年每期一个大版,从策划组稿到编稿拼版付印,都是我,这才是实情。
第二,你说长期关注文化周刊,不知你留意到没,不做专职记者长达5年,这是我5年来第一次在自己部门的版面上刊发表达个人观点署名为我的文字。数年来我只给其他媒体或其他版面写稿,而事实上,如果我愿意,每周都能就种种让我生发职业冲动的新闻,在我主编的版面上落地传达我观点的署名文字。所以,这次破例,弱弱地表达一个普通人对一个天才的另一种青春记忆,不是你所猜测的,故意凸显什么个性,没这个必要,要凸显个性我每周都有机会,版时时在手里操持着,本报业务氛围又是如此宽松民主甚至常常希望主编主任们带头写稿……相反,数年来,我刊发大量的他人署名言论,那些文字,篇篇带有各自的好恶,尽管都不是我的署名,尽管诸多观点与我个人的相左,但它们组合起来,是我对每一周新闻选题编辑思想的一部分。我一贯认为,发表在版上的文字,未见得非得跟编辑我个人观点相一致,我想这是做新闻的一个心态前提。同理,报章上的观点,自然也未见得见容于每一个读者。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同样,我坚定认为,每一个亡灵都值得尊重,每一个死亡都值得祈福,却不在乎他是杰克逊,还是你我这些普罗大众,这就是我做杰克逊专题的心态。但,对天才名流最好的纪念,就非得是对他贡献来一次正面总盘点吗?我不认为。他的天分,无可取代,贡献,在上周末的数天,已经成了谷歌摆渡人人随手可得的公共资源了。从周五出事到周一我们拼版时,大量同行的优秀报道已铺天盖地,但是,是不是也出现了大量明显的娱乐化、死亡消费等倾向呢?此时,我不认为一家还算有追求的报纸还有必要在此方面跟风,将那些公共资源复制到我们这样一张厚报时代里的薄报上,我们承担不起浪费不起这样的版面资源。对同一亡灵,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缅怀内容和方式。说皇帝好像没穿新衣的孩子,他是一种关注吗,我认为是,是大逆不道吗,我认为不是。不管这孩子,是我,还是你,还是他。
第三,头条其实是一个3个稿子的专题,《现在,听一个迈克尔杰克逊完整版》《县城街道上的迈克尔杰克逊》《迈克尔杰克逊不在我的青春里》。如果说这是一盒迈克尔杰克逊卡带,那么,在本期版面上,已经非常明确地打出了:“卡带A面《县城里的迈克尔杰克逊》”,“卡带B面《迈克尔杰克逊不在我的青春里》”,三篇组合起来才是这期的完整头条,才是要表达的全意。说,这个“卡带”相当不成熟,不完美,有大量这和那的纰漏,那是肯定的,特别接受就新闻业务自身的各式批评。我们是常常做新闻专题,但是,像本次这样用“卡带”隐喻,用感性的行文表达,体现成这样一次版面语言,都是文化周刊几年里不多的一次尝试。尝试,就有争议,有人认为好也有人认为坏。但如果说,仅仅从头条的前半文字,和我文字的标题,就认为我们否认天才亵渎天才,事实不是这样。退一万步说,假如真有媒体此刻就是要唱衰一下杰克逊,又何尝不是一种声音呢,悼念哀思的言行固然值得理解尊重,不以为然不动声色值得理解尊重不?我认为两者都需要。

我的文字当然很个人化,仅仅代表言者本人以及与我经历或观点相似的人,说他不能影响我,这好像完全不能说明作为报人我没做足业务功课,这是哪跟哪呢。事实上,我对杰克逊的关注——我是说关注,不亚于那些悲痛得纷纷跳楼的粉丝。关注是不是一种纪念?写作是不是一种纪念?有的人痛哭流涕夜不能寐自杀相随,有的人一刻不停看新闻看追踪但依旧写下冷静冷漠的文字,对一个人的纪念,需要复制成千篇一律的模式,甚至将之端到万千报端上,我认为那样才是相当恐怖。

尽管如此,依然要说,“不在我的青春里”不过是一个标题做法,事实上,在文的下半身,所有种种,难道不是在表达,杰克逊无处不在的影子,在我年少时,早已潜伏在我的周围吗?再有,姐姐为什么没看到第二篇,卡带A面《县城街道上的迈克尔杰克逊》呢?这是一篇资深粉丝对他充满深切情感的怀念文字,在这个专题里,他也是一股强大的观点。

其实,第一篇的最后这三段,我以为这才是该文作者乃至我要表达的,但是,在你批评我的留言里,我没有见着你读到它们的痕迹。因此,贴在后文。
依旧要再度说,谢谢学姐的关注,如果没有关心,没有人会连夜写下如此真心真意的文字,在这个时间如金的年代。所以,姐姐,我非常感动和珍惜这三个留言。一下聊很多,是在中青报待时间实在太长太长了,沾染这里的一个臭毛病,但凡说业务聊做报纸,特别容易话匣子打开就收不住,同事间都也会捋胳膊挽袖子的,这是很多中青人都有的强迫症,今天也是,因为这个业务话题实在是很有意思。套用一句大俗老话,没批评就没进步。谢谢你。祝姐姐开心,也希望你一如既往地看中青报,看文化周刊,交流。

 现在好了,从杰克逊噩耗传来那一刻开始,中外媒体各色人等达成了空前的共识,准备用极尽哀荣的方式缅怀一代歌王的逝去,所有的龌龊、窥阴、猎奇心态都收到了箱底。

现在好了,我们终于可以说说音乐,听听他留给后人的文化遗产,并试着用德艺双馨的高度重新诠释我们所不了解的杰克逊。这个一直试图把自己的种族记号抹去的极度自卑者,用13次获得格莱美奖的成绩证明了自己的不可一世之后,如果就逝去的话,或许只能留下《I Want You Back》《ABC》和《The Love You Save》及一个英年早逝的遗憾。

现在好了,我们看到了完整版的杰克逊人生。谁也别说怀念,用心听歌去,将他的种种不是悄悄掩埋,让美好激越因为音乐的每一次响起而在我们每个人内心再次燃起。”

中青报文化周刊6月30日图形版

 http://zqb.cyol.com/content/2009-06/30/content_2733891.ht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