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娉舒
陈娉舒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124
  • 关注人气:3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因《非诚勿扰》想起迷了20多年的《星》

(2008-12-28 21:53:49)
标签:

非诚勿扰

谷村新司

沈小岑

冯小刚

于丹

姜育恒

罗大佑

邓丽君

文化

分类: 无主题周记

前几天MSN签名是:最爱邬桑含泪低唱驾车远行的桥段。

清华大学尹鸿老师瞥见了,说,吕乐和冯小刚最喜欢这个桥段,当天下午,他们恰好一起聊到这部电影,他们在一起开电影家代表大会。

是,《非诚勿扰》这个画面出来后,我挺不争气地掉泪了。邬桑哭什么,我觉得,我就在哭什么。尽管,邬桑,还有冯小刚们,是一帮50后男人,而我,是70后女人。
邬桑哭什么呢,在广袤无际黄灿灿一片的田野中时而急驰时而骤停?

说不出道不明的困惑,无奈,无法自拔。而时光,却不因这些缠绕我们的困惑与无奈,而有一丝恻隐之心,而作片刻停留,而让一些过往能够从未发生。
再有,老男人冯小刚在邬桑和葛优这两个老男人身上,设计了《星》的出现。就为这一点,我愿意喜欢这个片子。
《星》,绝对是冯小刚这些“50后”男人想到日本老歌脑里刷一下就蹦出的首选。因为,多么古旧的一首歌啊。哦,当然还有《北国之春》。但是,感谢冯导,他竟然让北海道四姐妹和葛优、邬桑选择了《星》,而不是我同样喜欢的《北国之春》。但,冯小刚们打死也不会想到,几句《星》,竟然会让一个“70后”对这个片子,多了感动的理由。
久别重逢的《星》,让我最近有点魔障,比如这两天,上班下班我会独自在车里一个人唱起《星》,眼前掠过2008岁末北京城的街景灯光,脑子里闪过的,是2000年6月巴丹吉林沙漠夜空的繁星点点、2004年我们那个车队在俄罗斯白俄罗斯交界处——斯摩棱斯克的公路旁那个异国星空和那不眠的11小时。2000,2004,2008,同一首歌里,不同的人生情境。白云苍狗。但是,再难,再苦,也得像20多年前那首让内地女星争唱的台湾老歌:明天还是要继续。

《星》,在我的记忆里,至少存在二十六七年了。第一次听,我非常清晰记得,是上海歌手沈小岑。80年代初,在沈小岑最红的那些年,我收藏的她的盒带里,有美国音乐牛人福斯特《老黑奴》、《故乡的亲人》,有《星》。由此记住了一个非常拗口的名字,谷村新司。

那时候,我不到10岁。很多年里,我不知道谷村新司是男是女,多大岁数。

好像是过了几年,是港台梅艳芳,还是谁,记不得了,总之,出了粤语版的《星》。

当然,后来一些年,我看到了谷村新司的照片和影像,一个小胡子老头。在我迄今的人生审美里,我最不能接受的男人修饰,一个是胡子,一个是长发。而写了《星》的谷村新司,竟是个胡子老头,这对一个少女的审美,是怎样的打击。其实,我年少时,谷村新司还没现在这么老,但是,他的胡子,让我觉得,他就是一典型的日本人呀。但是,因为《星》,因为“闭起双眼睛,心中感觉清静……”,我竟能说服自己,留胡子的谷村新司,是不一样的日本人。

2000年前后,走向迟暮的姜育恒出了一盘带子,同样有《星》。这样一首老歌,姜育恒那个天生沧桑、撕裂、忧郁的音色,是人歌合一的一个典范。当年,姜育恒这盘带子,我反复回放《星》,就为这个歌那一开始的安静、辽远,和结尾处的高亢与不屈。

最近看《岁月如歌》,于丹说,她本人一直喜欢姜育恒,他身上那种忧郁,不是故作的忧伤,是与生俱来。于丹这样说的时刻,我都摸出手机了,找出于丹号码了,那一刻,很想给于丹立即发个短信,表达我私人的一份敬意,因为,对姜育恒,我们的感受,竟是如此一致。

平安夜,挺晚的了,在家闷了一天决定开车出去,去丰联是个借口,其实是想望望这个城市的灯光。车里响起的,是罗大佑。我已经很久不听他了。但是,当《你的样子》《爱人同志》《告别的年代》《沉默的表示》响起,依旧亲切,一如往昔。他的歌,对我来说,已经是类似亲情那样一种东西,不需要刻意挂记,不需要撕心裂肺一再辩驳真伪,不需要痛哭流涕,它永远在那里,什么时候,都是亲切,都是安稳。

就好像邓丽君。这一男一女,对我来说,是不敢轻易用文字触碰的人。事实上,我答应本报副刊的一个新系列已经半年了,这个系列是歌里的情感旅行,这半年,每一天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过电一切记忆里的歌,可是,如许巍唱的,“太多的语言,消失在胸口”,暗流汹涌悲痛难言的2008年将逝,我依旧一个字也没写。

关于罗大佑,关于邓丽君,自然是我生命成长中无法删除的两个名字,但是,所谓“近乡情更怯”,他和她,更是我不敢想象如何去写和要不要第一篇去写的名字。他们好比你身上的一道纸枷锁,轻易不能,一碰就裂。

一些歌是这样,一些人是不是也像?就像那个善良的农夫,付出全部心力,温暖那个将冻的蛇,但暖和过来的它,回馈农夫的,是恶毒的一口,农夫能做的,大概就是使劲捂住这道血淋淋大口,不去看,不去想,干等着伤口有否愈合结疤、毒素流尽的那一天。

那些影响了我这半生的歌曲,确实就有这样的凛冽的、无情的力量。

看一路这个城市的灯光,一路都是罗大佑。罗大佑的歌,跟平安夜,当然完全不搭调,但是,对于需要在过去与现在之间穿梭、感受、告别、努力积攒再出发能量的每一个人类个体,也许,这个平安夜不经意响起的罗大佑,又是最合适的。

回到家里,平安夜的《锵锵三人行》,竟然,嘉宾,就是罗大佑。这不能不让我惊叫了一声。54岁的他,如今平静在你面前,一如我如今也可以平静看这个男人。2002年春天,在北京孔庙,我当面问罗大佑一个很尖锐的问题,似乎是质疑渐老的他是否已屈服了商业力量之类的,总之很愤青,我记得,当年的他,看着我,听完我,自始至终微笑着,温和耐心平静,没有一丝恼怒一丝厌烦。这是岁月和修养赋予一个人的的力量。

窦文涛问,54岁的你,与年轻时候比,变化是什么,罗大佑答,没什么变化,但是,情歌写得越来越少了。

情歌写得越来越少了。


曲:谷村新司
词:郑国江
唱:谭咏麟
闭起双眼睛心中感觉清静
再张开眼睛怕观望前程
夜冷风更清这一片荒野地
沿途是岐路我方向未能明
啊...不见朗月导我迷途只有星
啊...荒野路伴我独行是流萤
纵步独行沿途寂静似只有呼吸声
缓步前往决意走崎岖山径
踏过荆棘苦中找到安静
踏过荒郊我双脚是泥泞
满天星光我不怕风正劲
满心是期望过黑暗是黎明
啊...星也灿烂伴我夜行给我影
啊...星光引路风之语轻轻听
带着热情我要找理想理想是和平
寻梦而去那怕走崎岖险径
啊...星也灿烂伴我夜行给我影
啊...星光引路风之语轻轻听
明日谁步过这星也带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耽误
后一篇:回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耽误
    后一篇 >回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