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娉舒
陈娉舒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1,073
  • 关注人气:3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现场看快男,遭罪啊

(2007-07-24 17:30:56)
标签:

长沙

湖南卫视

快乐男声

分类: 无主题周记
人生没有回头路,开弓没有回头箭。汪国真老师早告诫你,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既然选择了离座,便甭想回到原位。
 
这标题,要是让快男的粉丝听到,是不是板砖砸死我的心都有?
 
但请允许我做一次那个说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孩吧。现场观快男,遭罪啊。
 
回京三天了,可疲累还远没有缓过劲来。当然,把人累得不行,这罪过全都推给快男,那就大大冤枉快男了,别说粉丝不答应,我都不答应。得归咎于:随时随地拿航班延误当家常便饭的中国民航;周末不停歇的说稿、编稿,本年度第N次周日晚加班。当然,更深层的罪魁,是一直以来被迫的事无巨细的积劳。
 
但是,但是,曾经有一道二选一的选题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A/躺沙发上悠哉乐哉喝着可乐,看杨二发疯,看包小柏耍酷;
B/起大早赶的士打“飞的”潜入湿热长沙城,跟无数“她的激情你永远不懂”的粉丝一起涌入人头蹿动人声鼎沸“人肉”味浓的演播大厅,让体力、视觉、听觉、神经经受四小时的考验。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那道选择题说,选A。如果非要在这个选择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辈子。
 
事实上,当天下午彩排现场的乌泱嘈杂,我就该预见到每一个身处现场的人都不可能消停不可能好受。可是,许是媒体人的职责下意识吧,总觉得,来都来了,总不能身处长沙,还躲在离演播大厅四公里的酒店看电视转播吧,那岂不成笑话?而由此再废掉一张据说叫价数百的直播票,在那些粉丝眼里,更无异暴殓天物。
 
主办方给媒体的座席,集中在最后几排。艰难穿行于丛丛的肩膀脑袋之时,我还不忿:这么远!但随后一系列痛苦“观摩经历”教育了我:主办方是对的,登高望远。整个大厅正发生的大情小事,坐在高高的最后几排,尽收眼底。这个“尽收”,或许正是那些正处黑暗中于噪音喧天中饿肚子忍口渴急惶惶打开笔记本电脑、现场摸黑在键盘上飞速敲出当晚必发急稿的娱记所需的。仅此座位安排一点,足见主办方才真正是急娱记之所急,想娱记之所想啊;也充分证明,不当狗仔很久的我,未能与时俱进。
 
坐我身边的娱记个个埋头苦干,有的即便不写,那也不过是“死缓”——演出结束后,他们照旧要直奔赛后新闻发布会,提问,写稿,传稿。……所以,请所有喜欢阅读八卦收集八卦窥视八卦的人们不要随意骂娱记了,他们是一群特殊材料做成的人,没有高度的“吃苦耐劳”精神,你轻易当不了娱记。狗仔,是一种精神。这,其实已是存于媒体圈内多年的共识。
 
对于对噪音应对神经相当脆弱的我来说,7点半入场,8点多一点时候的第一次广告时间,我已经坐得痛苦难耐了,出门松松骨头再回来!眼前身前,不是脑袋就是肩膀,不是肩膀就是塑料板凳,不是塑料板凳就是小马扎。短短仅有十来级台阶的消防通道,想下去,路漫漫其修远兮!
 
“劳驾!借光!不好意思!请让让!……”一路陪着小心、送上笑脸,右手不间断地轻拍一个个不认识的肩膀, 左手拽好身上轻薄的百分百桑蚕丝裙——万一于人海茫茫人流如织中不幸挂彩,俺不就赔大发了!
 
人生没有回头路,开弓没有回头箭。汪国真老师早告诫你,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既然选择了离座,便甭想回到原位。“松筋骨课间操”也就几分钟,回到坐席第一排,我发现,想再回到从前,除非你激起众怒。
 
第一排竟有几个空座。惊喜。坐下。遂发现,这样坐下去,整晚的阅读对象,将是面前黑压压的一层层的后背乃至臀部。它们,或宽或窄,或肥或瘦,或好看或丑陋,可是,即便何等的性感何等的耐看,都改变不了它们依旧是后背乃至臀部的性质啊。
 
后背们臀部们勾起的研究兴趣,持续不过几分钟。狂玩短信,告诉先前我座位边那位敬业的摸黑敲字的娱记女孩:她的邻座,我,再回不到从前。
 
彻底丧失对眼前无数性感后背的研读兴致之时,我发出了撕裂人心的第一声惨叫。
 
一个全情投入的黑衣粉丝倒退一步,细若粗筷的高跟,扎扎实实地踩到我的脚背上。所谓大悲无言大爱无语,我看,大痛无言大疼无语,才对。没多久,小胖墩男再次狠狠给我的右脚第二次教训。姐姐,对不起,胖墩男惶惶不安。唯有迅速于龇牙咧嘴之余挤出了一丝宽容的微笑。
 
我是该安静地走开,而不该继续留下来。晚十点,在演播大厅门外堪称迷你的小卖部吃了当晚的第二顿“饭”。贡献给小卖部热情亲善的小湘女四十大洋,不多不多。打的回府。进得房间,打开电视,我终于幸福地和全国亿万人民一样,看到电视里那个整齐有序干干净净美轮美奂的舞台,和无尽的煽情,和美丽的声音。但亿万人民看不到的,是演播大厅里那些令粉丝如痴如醉却令非粉丝痛苦不堪的喧闹乃至亢奋。
 
想想,一切还是有意思的。看多了几眼性感的后背们和臀部们,和三次痛彻心肺的穿锥之踩,经受了一次视觉听觉的疯狂轰炸,这对不当狗仔已经很久的我,怎么也是生动鲜活的三项教育实例吧。那些我不认识的广义上的“同行”们——那些辛苦无比的娱乐记者,事后说,那晚,他们从高高的坐席上下来松骨,再回去,收获了小马扎上的粉丝们痛骂:没事走来走去上上下下干什么!于是,息事宁人的娱记,从此蜷缩于高高的坐席上,一晚除了动电脑,不敢再迈开双腿。
 
哦,还有一事也要好好感谢快男。在那个湿热下午,走出彩排大厅,打车奔向传说中的百年老店“杨裕兴”,美美地吃了一碗传说中的长沙米粉,红烧鳝鱼的盖浇。对一个生长在南方的道地的南方人来说,米粉类食品,永远吃不够。然后,沿着只有加油站、汽车美容店、洗车店的三一大道,走到了传说中的国防科技大学的肃穆校门前,折返。一个已经十几年没回过南方接受南方夏日高温考验的南方人,在烈日灼身的长沙三一大道上,彻彻底底历经了一次阳光下的罪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