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船海
船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599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山举行谭功才非虚构散文集《鲍坪》研讨会

(2014-12-14 23:41:32)
标签:

文化

故乡

鄂西

散文集

研讨会

分类: 流水瓦屋

                                         在他乡回望故乡  我们不能“六根清净”

                         中山举行谭功才非虚构散文集《鲍坪》研讨会

 

本报讯(记者 詹船海)11月30日,由广东省作家协会散文创作委员会、中山市作家协会举办的中山市作协副主席、中山市民政局职工谭功才的非虚构散文集《鲍坪》研讨会在中山市文艺家活动中心召开,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原《民族文学》主编叶梅,著名作家、《人民文学》副主编邱华栋,湖北大学文学院院长、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刘川鄂等作家、学者出席了研讨会,对《鲍坪》一书作了较高评价。

谭功才,土家族,原籍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建始县,20年前到广东中山打工,现就职于中山市殡仪馆,曾在《南方工报》连载其“殡葬工”非虚构散文系列。《鲍坪》由漓江出版社出版,今年入围鲁迅文学奖。这是一部回望故乡的非虚构散文集。“鲍坪”是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很小的地方,她是谭功才的故乡。谭功才通过“地理篇”、“人物篇”、“风俗篇”、“风物篇”四个版块共58篇文章,用朴实到原生态的文字,把鲍坪的山川地貌、风土人情、生活状态、沧桑变迁娓娓道出,通过一个小地方的一个个小人物小故事,通过大量的生活细节,浓重地书写了他乡游子的乡愁。

谭功才在研讨会上称,由于长年在中山工作,父母临终时,他竟都不在跟前,这,一直是他心中的隐痛,为了“用文字赎罪”,他写了一篇篇关于故乡的散文,汇集成这部书。

研讨会上,大家围绕《鲍坪》的创作意义、写作手法和内容进行了讨论。叶梅称,《鲍坪》是一部有温度和厚度的书,来自于作者对于恩施故乡大山的痛和爱的情感,来自于其成长过程中的坎坷和攀登;他写作,首先是为了尽孝,同时也是写给他同时代的与他有着共同背景和命运的离乡背井的人;这也是一部土家族的风土人情志,包含了文学、人类学、民俗学等多方面内容。

出席此次研究讨会的还有中山市社科联主席胡波、文联主席陈旭、作协主席郑万里、巜南方文学》主编黄土路等,以及中山市作家、诗人代表等共60多人。

研讨会由中山市湖北恩施商会赞助支持。

 

发言摘要:

 

叶梅:全世界各个角落里的人都共同面临着“他乡与故乡”的关系。人在他乡,把故乡的文化打捞起来,记录下来,“他乡”参与了对“故乡”的再创造。这是一种佛家所说的“圆融”。“圆融”不是包容,包容是单向的,“圆融”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乡与故乡如何圆融在一起,这是一个命题。

刘川鄂:在这部散文集里,鄂西方言随处可见,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或解读的关键词。如孩子生得多叫“上娃娃滩”、跟人聊天叫“扯卵谈”、拖拉机叫“爬爬车”等。许多时候,方言比普通话更鲜活更贴切更富有生命力和表现力,就像我们随身携带的生命密码,尤其是在异乡,方言自然成了相互识别同乡的一种重要标志,有了这种标志,我们便可以以瞬间获得“他乡遇故知”的安全感和幸福感。

胡波:《鲍坪》的叙述其实有三个视角。一是以岭南文化的视角观照鄂西那块土地;二是以城里人的眼光去看乡土,这是城市人的视角;三是以游子的视角去回望故乡。作者的文风非常朴实,心态非常淡定,目标非常专一。

邱华栋:谭功才的散文纯朴、敦厚,带有一颗赤子之心。他和他笔下的那些人物血肉相连,鄂西赋予他的磅礴才气,在一景一物中得到充分呈现。《鲍坪》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由韩少功、贾平凹等作家掀起的寻根文学延续下来的一个新的发展。像韩少功的《马桥词典》一样,谭功才为鄂西鲍坪写了一部词典。

黄土路:谭功才的行文是客观、朴素、克制的。但他还可以写到更细微的地方。有一种说法叫“身体写作”,一方面要克制,一方面也可以写到“色、声、香、味、触”这个层面。回望故乡,谁能“六根清净”?

 詹船海:我读谭功才的《鲍坪》,最深的感受像是回到了我的老家。谭的老家在鄂西,我的老家在鄂西北,两个地方的风土人情、方言母语多有相似,所以我读《鲍坪》,每每心有戚戚。

我想我如果是一位讲粤语的广东人,读《鲍坪》,也会怦然心动,因为我们既便不是“老乡”,也还有共同的对于“乡土中国”的儿时记忆,对于匮乏时代的切肤感受,共同的属于移民的“永恒回望”。

我再想,假如我是一位讲英语的美国人,读《鲍坪》,也不会无动于衷,因为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根”,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所怀念的“一方水土一方人”。为此歌哭、叙事、抒情,是心灵永远的皈依,是写作永远的母题。

谭功才的写作还提醒我们,我们心中的家,其实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地方,尽力把这个很小的地方诚实地写出来,要远远胜过许多空乏的“宏大叙事”。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地方,却值得我们一辈子为之尽忠尽孝。

我还要给谭功才提个意见,关于《鲍坪》这本书,其实还可以写得更透、更深。他应该深入研究他的家乡鄂西,研究土家族,应多一些风俗学、文化人类学、乃至政治经济学的知识储备和视野,以此去烛照、审视他所拥有的记忆素材,并且要有意下一番调查采访的功夫,将更多被遮蔽的记忆呈现出来,从而为“乡土中国”留下一份更可贵的文学样本。

 

中山举行谭功才非虚构散文集《鲍坪》研讨会

 

图片说明:作者谭功才在研讨会上发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