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史上的屠城与杀降》(4)

(2009-10-26 13:02:47)
标签:

历史

农民军

种族灭绝

中国史

李自成

北京

杂谈

37.忽必烈

1215年—1294年成吉思汗之孙,蒙哥汗(宪宗)弟,蒙古族。名字全称孛儿只斤·忽必烈,讳名呼必赉,睿宗第四子

有其爷必有其孙,铁木真的孙子忽必烈。这位元朝的建立者施行种族灭绝政策.

      他也是中国历史上杀孽最重的一个  

      公元1274年6月,忽必烈认为时机已然成熟,以贾似道扣留元使为借口,大举伐宋。蒙古大军继续其残暴贪恋的本性,破坏城市,焚烧建筑,杀人放火,抢劫平民,奸淫妇女。暴行不断生机,人民流离失所,许多原本富庶繁华的城镇,空余断垣残壁。而其中最令人发指的还是元江南释放总统嘉木扬喇勒智,他纵容部下挖掘南宋历代皇陵,掠尽珍宝,其后竟将诸帝骸骨,杂置于牛马枯骼中,弃于荒郊,并拆毁宫殿修成“镇南”塔,史称“杭人悲感,不忍仰视”。此时的蒙古朝廷以为南方战势已成定局,为笼络立功的将士,宣布解除军中的禁酒令,默许将士将战争中获取的财宝妇女占为己有。同时,以立法的形式公然将各民族按照族别和地区划为四个等级。蒙古人为第一等,色目人为第二等,北方汉人为第三等,江南汉人为第四等。不同等级的民族享有不同的待遇,权利和义务都极不平等。为了保证蒙古贵族的优越地位,防止民族被同化。忽必烈制定推行蒙古文字,使蒙古族拥有多种特权,同时,他还重用色目佞臣阿合马,巧立名目,横征暴敛,大兴土木,弄得民情鼎沸,怨声载道。从此,南下的元军有的只是占领、掠夺和屠杀,顺我者生,逆我者亡,纵火、屠城、虐杀、*淫……不愿做奴隶的就只有死路一条。而元灭南宋时屠城虽没西征时那么频繁,但也十分严重,破襄樊时屠樊城,其后阿里海牙屠沙市,之后攻江南,忽必烈虽言少杀戮,但屠城还是常见,其中伯颜屠常州最为典型。(1274年统帅大军攻宋,指挥阿术和阿里海牙在阳逻堡夹击大破宋军,攻取汉口,宋军伤亡数十万,取得鄂州之战的胜利。随后统兵东下,水陆并进,在丁家洲大破宋军,歼灭其主力。1275年占领建康(南京)。随后攻破常州,屠城。)

      忽必烈七十五岁时,西北地区的宗王又举兵叛乱,亲自出征,击败叛军,收复西北重镇和林。在征战诸王叛乱的战争期间,忽必烈派最信任的大将伯颜率军进击江南,一举消灭南宋,完成了全国的统一。(插曲一下:在南宋灭亡时,当时灭宋的汉奸张弘范在崖山大石上还刻有十二个大字: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不过现在多出的两个字,就是后人加上去的“汉奸”二字。汉奸张弘范还写过一首诗:“磨剑剑石石鼎裂,饮马长江江水竭。我军百万战袍红,尽是江南儿女血”。这也说明了当时战况和屠杀的惨烈。)

公元1352年,蒙古统治者还对徐州、杭州居民进行了野蛮的大屠杀。并计划消灭张王刘李赵汉族五大姓。只是由于红巾军的奋起一击,这项种族灭绝政策才没有被最后执行。

蒙古兵所到之处,想尽一些办法把当地人口杀干净。除了直接屠杀,还焚烧所有的粮仓和房屋,使得逃走的百姓在冬天冻死,践踏破坏农田和灌溉系统,使得当地人以后完全没有食物来源而饿死。用腐烂的尸体去污染水源,使得大量人口饮水后染上疾病而死亡。把老百姓赶到海里淹死。有些地方有幸存者,那是因为蒙古军队人少,一时找不到他们,或者是急着要出征别处,即使没有来的及杀完,也就出征了,一点也不能说明那些屠夫有半点残余的良心。被屠杀城市的幸存者也住不满城市一角。根据蒙古征服前和征服后人口数量推测蒙古人至少杀了多少人。忽必烈自己估计蒙古人,在中国北方直接屠杀了1800万人,而历史学家估计中国北方人口三千死亡万,占人口90%左右。

根据《元史》记载,仅陕南一带双方交战后,宋军阵亡士兵和被屠城的百姓就达数十万。蒙古攻宋时,屠城二百,包括常州屠城。元灭宋,得户九百三十万,校宋宁宗嘉定十一年(1218年) 代户数1千三百六十万也少了30%。按每户5人计算(金朝境内每户平均5.4人),南方宋境内被屠杀人数约2400万。

在尚铖主编《中国历史纲要》。蒙古灭金后得户87万余,口四百七十五万余,比金章宗太和七年(1207)年统计数户七白六八万余,口四千五百八十一万余,少了90%。按照这个统计,北方被屠杀汉族人民人数约四千万。

也就是说,最保守的估计,中国金境和宋境内至少被屠杀了6300万人,金帝完颜一族尽数被屠,世间从此再无完颜一姓。这还不包括蒙古帝国在西夏的种族灭绝行为中丧失的党项族人。以及灭辽后种族灭绝的契丹人。明初,河南、河北、江苏北部、山东西部都是千里无人区。甚至包括北京、陕西、江准一带。在蒙古人杀戮和统治下,中国丧失了7000多万人口。蒙古帝国在中国境内的种族灭绝,作为世界记录放在《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1985年版。

 

38.常遇春

(1330~1369) 字伯仁,号燕衡。汉族。安徽省怀远县常家坟镇永平岗人,明朝开国名将。朱元璋麾下的一员骁将。几乎每占领一座城池就忙着屠城,杀降更是常有的事儿,也是个杀降屠城的祖宗。

一次在睡梦中慌慌忽忽间想起小时候的屈辱,便下令屠城,等他醒来,发现军士都不在军中,便问近伺:近伺回禀:将军命令屠城,常遇春马上惊出一身冷汗,急令收兵,这时大军已屠城20里,满城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常遇春喜欢杀俘,朱元璋与陈友谅的大战导火索就是因为常遇春活埋了陈4000人。

元至正十八年九月(1358年)陈友谅又使赣州遭受一次危难。陈友谅遣将幸文才率兵围赣,使人招降,全普庵撤里(江西行省参知政事)和总管哈海赤死守,杀招降人。八月,民间食尽,九月军无见粮而守益力。陈友谅兵入城后,愤其久不下,燔劫一空,居民歼焉。赣州百姓又遭受一次屠城。

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距陈友谅屠城后不过六年,常遇春围攻赣州,二十五年(1365年)正月,陈友谅党熊天瑞,援绝粮尽出降,城内已无人可杀了。赣州流传一则故事,说常遇春攻城不下时,发怒要杀赣民百万,后来杀了一个姓黄名百万的人了事。

元至正二十五年(1365)朱元璋出兵攻打张士诚的都城平江(今苏州)受挫,后破平江便下令屠城,

洪武元年(1368),泰州为吴王张士诚占据,朱元璋命大将常遇春率兵攻取泰州。因为久攻不下,朝廷对泰州人十分仇恨。后来常遇春用水陆两路夹击的方法攻破泰州,进城后大肆屠城。同时,朱元璋命人从高家堰放水淹淮扬,泰州随即成为一片泽国。一时间,泰州兵灾加水灾,百姓非死即逃,以致城空地荒。朱元璋下令迁移苏州部分百姓到泰州定居。

朱元璋在金陵(今南京市)先后打败了陈友谅(据武汉)、张士诚(据苏州)、方国珍等江南所有起义军,统一了江南地区,便派正付元帅徐达、常遇春带领雄兵北上灭元。常遇春于苏北攻入山东占领济南,在东进青岛途中,先包围了鲁中重镇潍县城。由于守城元兵拼死抵抗,并强制不少看青壮年百姓上城保卫,使明兵费了很多时日,做出重大牺牲才将县城攻下。常遇春因此恼羞成怒,下了屠城命令,将全部元兵及大部分城内居民杀死。

常遇春领军北伐在东昌与元军激战,明军攻入城内发现各家门上挂一木牌,表面写着欢迎明军,背面却是欢迎元军。常遇春于是下令屠城,城内和附近村庄几乎断绝人烟。到明朝洪武二十四年,东昌府属十八个州县只有2万多户。

(1369)年常遇春部将潭州指挥严广讨平饶鼎臣,血腥屠城。明嘉靖刊《湘潭县志》称其屠城后,仅余“潭民七户”。
         这次屠城使湘潭人口剧减,湘潭城内“土著仅存数户”(汪煇《湘上痴脱难杂录》),包括乡村,全县仅存4653户,20053人,可见当时杀戮之惨。因为经历这场浩劫,湘乡、湘潭从此由州降为县。

在红巾军尚艰苦战斗之时,朱元璋就有了想统一全国,爬上新的皇帝宝座的打算。故在基本推翻元蒙朝廷时,他就又和陈友琼张士诚摆开了新的战场,更加惨烈地撕杀起来。这样,常遇春在进军苏锡常的路上,当然先要解决导墅的后臧城和珥陵的葛城这些障碍。

常遇春先用借兵的计谋,想兵不血刃就吞并掉后臧城和这支千百人马,未想到符宝二和后臧的义军将士们偏偏不卖他的帐,这样,两下当然就只能刀兵相见。在“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关头,符宝二和弟兄们作了殊死的搏杀,给敌军以重创,但终究寡不敌众,城还是在壮烈中破溃了,符宝二和所有的义军将士,全都战死在城头和巷间。

城破后,常遇春纵兵进行屠城,一把火烧了城中所有的房屋,城内所有的人也全都被残酷杀戮,连躲在地下阴沟里的男女老小,也没有肯放过一个,尸堆里几乎很少有人幸活下来。

 

39.朱元璋

明太祖朱元璋(1328~1398),字国瑞,原名朱重八,后取名朱兴宗,后改现名元璋。大明王朝开国皇帝。也是继汉高帝刘邦以来第二位平民出身并且统一全国的君主。汉族,濠州钟离(今安徽凤阳县)人。

    这个放牛娃当上皇帝后便翻脸不认人,大杀功臣、朝臣,据史书记载,胡惟庸、李善长、蓝玉三案总共杀人十万之多。朱元璋在位三十年,进行大规模的清洗和株连。杀了二十万,基本上将功臣杀光,、可谓冷酷刻暴到了极点。朱元璋赐给常遇春美妾,可常遇春的元配砍掉了美妾的手。朱元璋派人杀了常遇春的元配。她的肋骨被砍成小块弄熟,由朱元璋分发给常遇春及众大臣食用。他还设立酷刑 “剥皮揎草”,就是将活人的皮剥下来,再塞上草。朱元璋在各州县都设有“剥皮亭”。其冷血程度可见一斑。

      明朝初年,朱元璋为了戍边,把大屠杀后剩下的百姓集中在山西的洪桐县一带,分别向全国发遣。很多不愿意离开家园的百姓,被士兵用绳子绑在一起,被他们押着离开家园。当时的人们要上厕所,用的是“我要方便”一词,由于被绳子绑在一起,要上厕所只能用“我要解手”一词了。所以后来人们要上厕所用的是“方便”一词,也就由此改成了“解手”的一词了。这就是我们现在用的“解手”一词的由来。

在《皇明本纪》里我们可以看到一段朱元璋部下在和州杀人抢女人的清楚记录——

    初,城中杀伐甚众,存者少。纵有存者,夫妇不相认。一日,暇,上马台前一小儿,但能言语,不知人情,上谓小儿曰:“汝父安在?”曰:“与官人喂马。”“汝母安在?”曰:“官人处,有与父娣妹相呼。”上知不可。明日,会诸人,喻曰:“兵自滁阳来,人皆只身,并无妻小。今城破,凡有所得妇人女子,惟无夫未嫁者许之,有夫妇人不许擅配。”

    很明显,和州被杀得剩下没多少人,剩下的人,夫妇都不相认。朱元璋看到一个小朋友,一问才知道他一家的悲惨遭遇。于是朱元璋把手下弟兄们召集起来,宣布说“城破之后兄弟们都抢了不少女人。我规定,以后只许抢没结婚的少女,那些结了婚的,一律给我放回去!”从朱元璋的命令里,我们还能推测出,在那以后,“弟兄们”还是要抢没结婚的少女。

    在明人徐祯卿的《剪胜野闻》里,我们还能看到常遇春的暴行——“常开平遇春骁猛绝世,状类猕猴,指臂多修毫,所过之地,纵士卒剽掠,故其兵特锐,有战辄胜,有攻必取。”

    很显然,老常打仗厉害,对“弟兄们”也放纵得厉害,放手让弟兄们“抢钱!抢粮!抢地盘!”于是,“弟兄们”战斗力也“特锐”,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然而,民间的记录里却留下了许多令人不敢置信的这样血淋淋的史料——

  《厚雅田王氏谱》记:“湖以南,丁洪武杀运,扫境空虚矣!我肇祖随蚁赴之众,数标杆为记。划一亩之丘,挫棘楚,芟蒿蓼,禳除厉魔,挺貔豹,奠定其家室,以繁育其子孙”。又说:“时湖南丁大乱之后,人烟稀少,朝廷调江西户口于衡,至者,各插标以记,谓之‘安插户’`````时安插户,屯户,军民阡陌,杂错不睦。”

  《吕氏宗谱》记:“洪武血洗,惠公由安仁奉调镇常。”

  《贺氏族谱》记:“慨自洪武中,时值板荡,上湖南境多空虚矣。贺裔随蚁赴之众,入籍常宁南乡之丫田。”

  《攸县罗氏族谱》记:“元季末,陈友谅据湖南,与朱元璋争雄事败,元璋纵兵屠戮,湘江两岸,人烟几绝,史称朱洪武血洗湖南。其后,当地郡守招四方之民分耕其地。”

  《依湖邓氏族谱》记:“吾祖世籍豫章(即江西),丁封易代,迁来血洗,系千钧一发,绵一脉于千秋”。

  ……

  一页页翻过去,不忍目睹,

 

40.李自成

李自成(1606年9月22日1645年),原名鸿基。陕西米脂人。称帝时以李继迁为太祖。人称闯王、李闯。末农民军领袖之一,大顺政权的建立者。在北京,开始杀明朝降官,杀到后来控制不住,烧杀抢掠行同强盗。李自成杀人如麻,可以说是一身都在不停的杀人,其军队数次参与屠城,制造无人区。

明思宗崇祯元年(1628年)全国三分之一的驿站被裁撤,李自成因丢失公文被裁撤,失业回家,并欠了债。同年冬季,李自成因缴不起举人艾诏的欠债,被艾举人告到米脂县衙。县令晏子宾将他“械而游于市,将置至死”,后由亲友救出后,年底,杀死债主艾诏,接着,因妻子韩金儿和村上名叫盖虎的通奸,李自成又杀了妻子。两条人命在身,于是就同侄儿李过于崇祯二年(1629年)二月到甘肃甘州(今张掖市甘州区)投军。当时,杨肇基任甘州总兵,王国任参将。李自成不久便被王国提升为军中的把总。同年在榆中(今甘肃兰州榆中县)因欠饷问题杀死参将王国和当地县令,发动兵变。

李自成起义后转战汉中,参加了王左挂的义军。1629年,后金第一次入塞,北京震动,大将袁崇焕被皇帝凌迟处死。1630年王佐挂被朝廷招降,李转投奔张存孟。1631年4月,张存孟在陕北战败,也降明。李自成率余部东渡黄河,投奔了他的舅父“闯王”高迎祥,称“闯将”。

1635年,七十二营起义军在河南召开荥阳大会,李自成提出“分兵定向、四路攻战”方略。会后高迎祥、张献忠、李自成率部攻下南直隶凤阳,掘明皇室的祖坟,焚毁朱元璋曾经出家的“皇觉寺”,杀宦官六十多人,斩中都守将朱国相。因争夺俘虏,李自成与张献忠失和,李自成分军西走甘肃。

1639年张献忠在谷城(位于湖北襄樊)重新反叛,李自成从商洛山中率数千人马杀出。

崇祯十四年正月二十日(1641年1月)攻克洛阳,杀万历皇帝的儿子福王朱常洵。之后在一年半之内三围省城开封未果,最后一次1642年决黄河堤冲毁开封,城中平民遇难者甚众。先后杀死陕西总督傅宗龙、汪乔年。与此同时明朝对清朝战事不利,3月,洪承畴降清。11月,清军第五次入塞,深入山东,掠走36万人。

1643年1月李自成在襄阳称“新顺王”。5月张献忠克武昌,称“大西”王。10月,李自成攻破潼关,杀死督师孙传庭,占领陕西全省。1644年1月李自成在西安称帝,以党项人李继迁为太祖,建国号“大顺”。11月,张献忠在成都称大西皇帝。

崇祯十七年(1644年)一月李自成率军五十万东征北京,二月初二(3月10日),在沙涡口造船三千,渡过黄河,攻下汾州(今汾阳)、阳城(今晋城市阳城县)、蒲州(今永济),隔日攻下怀庆(今河南焦作),杀卢江王载堙。初五日(3月13日)攻克太原,牛勇,王永魁等督兵五千人出战尽殁,初八日以守将张雄作内应,炮轰破城,蔡懋德自缢死。在太原休整八天。十六日,克忻州(今山西省忻州市),官民迎降,代州(今属忻州)守关总兵周遇吉凭城固守,双方大战十余日,遇吉因兵少食尽,退守宁武关(今山西宁武境)。周遇吉悉力拒守,最后火药用尽,开门力战而死,全身矢集如猬毛,夫人刘氏率妇女二十余人登屋而射,全被烧死。三月初一日(4月7日)李自成克宁武关,前后死将士七万余人,伤亡惨重,李自成下令屠城。

李自成入住紫禁城,封宫女窦美仪为妃。大顺军进城之初,兵不满二万,从二十七日起,大顺军开始拷掠明官,四处抄家,规定助饷额为“中堂十万,部院京堂锦衣七万或五万三万,道科吏部五万三万,翰林三万二万一万,部属而下则各以千计”,刘宗敏制作了五千具夹棍,“木皆生棱,用钉相连,以夹人无不骨碎。”城中恐怖气氛逐渐凝重,人心惶惶,“凡拷夹百官,大抵家资万金者,过逼二三万,数稍不满,再行严比,夹打炮烙,备极惨毒,不死不休”。李自成手下士卒抢掠,臣将骄奢,“杀人无虚日,大抵兵丁掠抢民财者也”。四月十四日,西长安街出现告示:“明朝天数未尽,人思效忠,定于本月二十日立东宫为皇帝,改元义兴元年。”四月中旬,听闻山海关吴三桂“造反”,李自成坐不住。他想让刘宗敏、李锦率军出征,但二将耽于京城内的淫乐享受,摇头不应。无奈何,李自成只得“亲征”。同时,他下令在平则门处决了以大学士陈演为首的明朝大臣一百多人,并派兵把北京城内拷掠而来的银两整车整车运往“西京”(西安)。十三日,由李自成亲率十万大军奔赴山海关征讨吴三桂。

四月二十一日,李自成率兵六万,与驻守山海关将领吴三桂进行一片石战役。战至四月二十二日,吴军渐渐不支。吴三桂乃降于清朝摄政王多尔衮,吴三桂下令开山海关门。清军几十年梦想,一朝成为现实,而且是兵不血刃,不费一兵一卒,由明兵自己打开了这百万雄军难以攻克的险关。两军联手击溃李自成,主将刘宗敏受伤,急令撤退。兵败如山倒。明军与清军合击,一路追杀,二三十里间,很快堆满了数万被杀的农民军尸体,据说暴骨三年后都收拾不净。二十六日(5月31日)李自成逃到京城,仅三万余人,吴三桂一家不必讲,李自成入城后,第一件事就是派人把他全家三十四口尽数剐杀,一个不剩。二十九日(6月3日)李自成在北京武英殿称帝,以李继迁为太祖,追尊七代考妣皆为帝后;立妻高氏为皇后,使牛金星代行郊天礼。第二天一大早就匆忙离京,向西奔逃。逃之前,农民军军把皇宫宫内金器和金锭皆融铸成大饼,每饼重千金,骡载数万饼,随军而走。临行前火烧紫禁城和北京的部分建筑。北京居民见农民军败走,个个振奋,在城内搜出脚慢未走的农民军或伤兵数千,尽数杀死。

李自成闻之,大怒,立遣数千铁骑往回奔,准备入城内遍屠居民后再把城内烧成白地。恰巧,一家被杀三十四口的吴三桂率部报仇心切,率军已经杀至已至城南,农民军士兵不敢撄锋,即刻掉转马头奔逃,北京由此躲过大劫。

李自成自北京败逃。消息传出后,各地官民知道他大势已去,纷纷起来杀掉、赶走“大顺”在当地任命的官员,靠近北京的就归顺清朝,南方地区则大多打出恢复“大明”的旗号。

回西安途中,李自成由败生恨,狰狞面目顿显,大肆杀人,只要遇士民凭城拒守,攻克后立刻屠城,鸡犬不留。

顺治元年(1644年)十二月,清军出击潼关,大顺军列阵迎战,清军因主力及大炮尚未到达,坚守不战。顺治二年(1645年)正月十二日清军以红衣大炮攻破潼关,守潼关的李自成部将马世耀献关投降。转天,他与七千名农民军均被集体屠杀。李自成采避战的方式流窜,经襄阳、邓州,入湖北,“声言欲取南京,水陆并进”,试图与武昌的明朝总兵左良玉联合抗清,左良玉东进南京去南明朝廷“清君侧”征讨马士英病死途中。四月李自成入武昌,但被清军一击即溃。五月在江西再败,后在湖北通山县南九宫山被忠于明朝的程九伯地方武装杀死,尸首不知何处。

 

(说到李自成的死也有段故事:

五月初四这天,农民军大队人马行至湖北通山县境。李自成命令手下军人就地扎营造饭。他胡乱吃了几口,就率二十八名亲兵在附近九宫山一带转悠,一来消遣愁绪,二来察看地形。

附近的山民听说有贼人到,而且人数不多,只有数十骑,就纠集了数十人来杀。这些农民,后来被极左御用文人们描绘成“地主团练武装”,完全是瞎掰,他们其实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多年遭流贼之害,一直怒气满胸。最重要的是,他们根本不知道有数千农民军在附近,只以为是一股几十人的流窜贼军,故而有胆上来厮杀。如果他们知道对方其中一人是“大顺皇帝”,如果他们知道附近有数千“贼军”,吓死他们也不敢出头。

结果,李自成正在欣赏雨后青山绿水的风景,山上的村民突然出现,纷纷抛举大石往下砸。李自成从骑受惊,人马立刻惊散。

苍猝之间,李自成拍马就跑,与手下二十多人完全失散。逃到牛背岭,慌不择路,又遇山间小气候的滂沱大雨,李自成坐骑陷于泥中走不动,他只好下马牵坐骑深一脚浅一脚前行。

农民程九伯见李自成一人,又有匹好马,勇心百倍,嗷得一声窜出来。李自成毕竟百战大将,反应自然灵敏,就徒手与手持锄头来杀的程九伯格斗起来。

两个人一打,程九伯当然不是李自成对手,被对方骑在身下。李自成压住程九伯,回手抽刀,但刀鞘中因雨水沾泥,一时间拔不出刀来。此刻,程九伯外甥金二狗赶到,他见舅舅被一个大汉骑在身下要挨宰,情急之下,抡起铁铲冲李自成砍去,忽的一声,一下子削去“大顺皇帝”半个脑袋。

至此,舅甥二人欢欢喜喜,不顾李自成血乎流烂白红脑浆泛滥的尸体,牵马而去。

后来,李自成余部被活捉,地方官府知道了山间的尸体乃李自成,就多次到山中晓谕,表示说杀李自成者受大赏。

程九伯起初不敢自认,后来听说李自成的样子和被杀地点与自己当天所遇一模一样,才大着胆子出山“认功”。由此,他不仅获赏银千两,还得到清朝总督的“亲切接见”。这时候,程九伯才由山民变为“地主阶级”。

一下岗驿卒死于一农民之手,结局充满了隐喻般的黑色幽默。

李自成残部刚刚吃饱饭,跑回的一个卫兵哭诉“万岁爷被乡民杀死”,一时间农民军满营痛哭。然后,他们化悲愤为力量,这数千农民军在附近州县毁庐杀人无数,以泄痛愤。可叹这一切,杀人“真凶”程九伯根本不知,与外甥一起在山中小屋看着草地上的大马傻笑。)

 

41.张献忠

1606年9月18日1647年1月2日),秉吾,敬轩,明末农民起义领袖。号称“杀人魔王”。他的杀人哲学这是那句脍炙人口的张献忠七杀碑名言:天生万物养于人,人无一物回于天。杀!杀!杀!杀!杀!杀!杀!总之,不可否认的是,经张献忠之乱,蜀地基本为之一空。

     张献忠在崇祯八年(1635年)焚毁安徽凤阳,“士民被杀者数万,刨孕妇,注婴儿于槊,焚公私庐舍2650余间”。是年张献忠攻克安徽和州,“是时杀戮惨毒,有缚人去淫其妻杀之者;有趋人父淫其女而杀之者;有裸孕妇共卜腹中婴儿男女刨验以为戏者;有以大锅沸油掷婴孩于内观其跳跃啼好以为乐者……所虏子女万千,临行不能多带,尽杀儿趋,暴残恒古未有。”其残忍程度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公元1643年,张献忠攻下武昌,把城中幸存的人统统赶出城,用铁甲骑兵把他们包围起来,往长江里逼。长江里浮满了死尸,以致于武昌鱼都没法食用了。张部再行搜城,把最后藏起来的几百人全部处以肉刑,或砍肢(一如六安的办法),或是挖眼睛,或是割鼻子。

      公元1644年,阴历八月初九,张献忠陷成都率兵攻陷成都后,张献忠下令屠城三日。三日过了,停止大杀,仍然每日小杀百余人以树其威。欧洲传教士利类斯和安文思二人所著《圣教入川记》记载:“张献忠每日杀一二百,为时一年又五个月,累计杀人十万,亦不算多。”

      据说公元1645年11月22日献忠决意杀全城居民,先暗谴一人伪报某路敌军将到,将赴战。军人大队出城,分布各处把守要路,以防百姓逃走,城内之兵遍搜各家铺户,驱逐百姓出城。由东南二门出,齐集沙坝桥边….(〈四川通志〉)残杀之后,成都为之一空,除少数官员外别无居民.荒凉惨象,不忍瞩目。献忠剿灭成都后命令各乡镇村民移居成都….(〈圣教入川记〉,作者是西方传教士利类思和安文思,被张封为“天学国师”,屠城目击证人). 

      大顺三年张献忠撤离成都,焚毁全城,再将诏劝进城者全部屠尽.(《蜀乱》) 成都街道及民居不可复识达10余年。(〈成都史志〉)官方史籍如《明史》者, “城内杂树成拱,狗食人肉若猛兽虎豹,……民逃深山中,草衣木食,遍体皆生毛”,成了白毛女的老祖宗。 “成都地区千里无烟”、“举城尽为瓦砾”。虎豹白日出没,清军入成都时为防野兽,只好夜宿城墙之上。  待到后来张献忠兵败被诛,清军收复四川,发现成都城内绝人迹已经13年:瓦砾颓垣,不识街巷,林木丛杂,走兽野犬游走其间,两万余口水井,被尸骨人头填满与地齐平。

《温江县志》上说,四川温江县由于张献忠的屠剿,“人类几灭”。张献忠死去十三年后(1659年)清查户口,全县仅存32户,男31丁,女23口,“榛榛莽莽,如天地初辟”。民国《简阳县志》卷十九:“明末兵荒为厉,概成旷野,仅存土著14户”。说的也是张献忠的“杰作”

 张献忠杀人如麻,并非他独嗜,诸多杀人方法也并非全系他首创,很多不过是对前人的借鉴而已,但照历史记载,他似乎将诸多杀人方法汇总并发扬光大。据史籍记载,张献忠杀人的方式常见的有九大类:斩杀;草杀:即挨家挨户杀;天杀:即在朝会时,放狗于诸宫,凡被狗闻过的人,即拖出杀掉;生剥人皮法;匏奴:割手足;边地:分夹脊;雪鳅:“枪其背于空中”;贯戏:“以火城围炙小儿”;其他尚有“抽善走之筋,斫妇人之足,碎人肝以饲马,张人皮以悬市”等。斩杀等虽也残酷,但不是张献忠自创,不过草杀、天杀、贯戏、张人皮以悬市,却明显带有张献忠作为屠夫的创造性。

张献忠 “将卒以杀人多少数功”,杀少了自己要遭剥皮。(〈明史〉)史书上关于张屠城的记载比比皆是,三屠保宁,屠绵州、巩州、顺庆、广元、潼川等等不胜枚举。其中极大规模的有:

1645年秋,马元利、艾能奇屠成、龙两府(《明史》《蜀碧》)崇庆(《蜀乱》) 10月屠蛾眉(《滟预囊》)
      1646年春狄三品屠眉州。是年夏屠顺庆。(《明史》) 
      1645年令孙可望等四将军分道出屠,穷乡僻壤,深崖僻谷,无不搜及。得男手足二百双者升把总。正月出,五月回(《蜀碧》)。“每官兵回营,以所剁手掌验功。凡有军官衙门掌如山积。而成都城内,几如假山之千叠万峰”(《蜀乱》欧阳直)。献忠所到之处,无论男女老少及牲畜悉行诛灭,房屋皆焚毁,山林亦遭毁灭。四乡已无人迹,皆为旷野。(〈圣教入川记〉)

刘文秀屠巩州,巩蒲二百里为血肉之汤。接屠丹陵。 

      应该说张献忠报复杀人,起初是有对象的,那就是贪官污吏,地方豪强,并非滥杀。到了后来,张献忠出于一种变态心理,杀人极为“酷烈”,正如鲁迅《记谈话》一文中所说:“先前我看见记载上说的张献忠屠戮川民的事,我总想不通他是什么意思;后来看到另一本书,这才明白:他原是想做皇帝的,但是李自成先进北京,做了皇帝了,他便要破坏李自成的帝位。怎样破坏呢?做皇帝必须有百姓,他杀尽了百姓,皇帝就谁都做不成了。”尽管张献忠也想做皇帝,但他显然没信心,知道自己强弩之末,无力改变满清入关的大势,于是残忍乖戾,以屠杀为乐。

       至于一共杀了多少人以无法估计了…..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