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越之
越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6,899
  • 关注人气:1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周超:相马直树的匪夷所思脚 我在日本的亚洲杯记忆1996

(2007-07-08 09:47:25)

    四年过去了,1996年的亚洲杯我是在日本自己的蜗居里观看的。
    对于我来说,中国足球中国体育是一个人在日本生活的一大动力。
    我至今保留着那届亚洲杯上中国队的4场比赛的日文版解说录像。从1996年亚洲杯结束到1997年7月我回国,亚洲杯的四场比赛被我反复观看了许多遍,我甚至能在某一个时间点背出日本体育评论员对中国某一名球员的评价。
    一个留学者在日本的生活是孤独而枯燥的,中国体育是我不多的寄托。我四年里听坏了4个短波收音机,就是为了在每周日的晚上利用打工的空闲到工作地的8楼上用弱小的天线去夜空中寻找中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体育节目。
    1997年6月,我写了一篇叫做《一个中国球迷在日本的经历》寄给了《足球报》,半年后,谢弈老师将我的那篇文章在《足球报》上发表了一个整版,那是我入行、并在报纸上正式发表文章的开始。

    虽然在发达的日本,我1995年就在东京秋叶原三菱的一个免费咖啡网络吧体验站进行了上网体验,当时很搞笑的是我在日本网络上注册了一个围棋网名,什么都不懂地就把自己的等级定为了8D。不少人抢着要跟我这个连一个定式都背不出来的人下围棋,只是不知道那些人里有没有围棋界的名人。
    当时网络并不那么盛行,所以我为了了解国内的消息除了听收音机外,就是到位于池袋的中国人经营店里购买《足球报》。大概每个月去一次,一次买4周的4份报纸,从头看个遍。
    那时候,日本的地上波电视台很少播放其他国家的足球比赛,包括奥运会也很少播放其他国家的比赛。(作为一名曾经在海外留学的留学生,我非常强烈地建议,希望中国举办奥运会的时候除了播放自己的五星红旗外,也多播放一些其他国家的比赛,展现出自己的大气来)。
    所以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时候,我购买了卫星电视接收天线。而日本的NHK卫星1是全程播放亚洲杯比赛的,也因此我能够看到中国队在1996年亚洲杯上的所有赛事并进行录像。
   
    1996年,我们是怎么败给乌兹别克的?
    在第一场比赛败给乌兹别克斯坦后,国内的评论是——中国队踢得过程很好,完全控制住了比赛,但是乌兹别克人更有经验,靠两个防守反击2∶0赢得了胜利。
    不过我的感觉确是不同的,虽然中国队扑得很猛,打得很凶,冲的也快,但是进攻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几乎没有球门框里的射门,而乌兹别克队几乎每一次射门都让中国的门将左右支拙,进攻效率相当高超。
    就跟两个头脑不同的拳击手一样,中国队晃动庞大的身体不断用左右钩拳大开大阔地想打倒乌兹别克,自己胸前的空当儿大得可以塞下一个水泥包,结果让乌兹别克队的刺拳连连击中要害。
    第二个失球就是中国队后防手忙脚乱的最佳体现,当时回追的范志毅和同样希望挡住对手的刘越于自己的禁区里互相撞在了一起,给了乌队前锋以舒舒服服进球的机会。
    在终场哨响后,范志毅和刘越直接在赛场上发生了言语上的争执,那显然不是团结的一幕清晰地通过卫星电视传到了我这个在日本观看中国队比赛的我的眼里,我们大家能说什么呢?他们俩谁都不希望中国队输,也都是拼命跑回来希望挡住对手前锋的。
    可惜,配合不熟练的舞伴踩了自己人的裙子。

 

    1996年,日本对我们的敬畏是如何衰退的?
    我在日本的那四年里,我录了中国队和日本国家队打过的两场比赛,分别是1995年的香港王朝杯和1996年的亚洲杯。中国队的教练都是戚务生,而日本队的主教练则是加茂周。
    我们两场比赛都输了,在香港,杨晨、周宁等加上郝海东、高峰等5名超龄球员1∶2败给了只有半支主力的日本国家队。打破中国球门的日本队员中有一位现在在日本依然是身价最高的球员藤田俊哉,而反击进了一球的则是前几天受新浪邀请参加了了聊天的高峰。
    当中国下半场换上高峰打进扳回比分的一球后,日本的解说员几乎把所有美好的形容词都给了他,“斯果仪”(太厉害)和“口瓦仪”(恐怖)不绝于口。那个时候的中国队对日本队来说还是有威压的。
    但是和日本队之间的所有参差心情都随着相马直树的匪夷所思一脚而彻底莫名了,我实在是形容不出那一刹那的心情。
    中国队和已经出线的日本队打了稳固防守的88分钟,在最后2分钟里,中国队开始控球,控球,只想拖过这剩下的时间,因为我们只要拖个0∶0就可以从小组出线了。
    当时日本的解说员也在说,“中国队显然是不想进攻了,恩,这样也好,反正两队都可以出线了,比赛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结果看台上的观众发出了嘘声,后防线上的张恩华显然受不了这憋屈的嘘声,所以他在距离比赛还有40秒就结束的时候向前开了一个大脚,把控制球权交给了日本。
    日本队的华丽中场在中国的禁区前经过了非常漂亮的6次倒脚后将球交到了自己的左路,后插上的相马直树直接就是一脚世界波。虽然中国队没有因为0∶1败给日本而直接回家,但是窝囊两个字是彻底笼罩了每一个关心中国足球的球迷的心的。
    那天我休息,我在日本自己住的只有8平方米的房间地上躺了下来,20秒后听到终场哨的孙继海也在电视里的草坪上躺了下来,我们都不能相信这一切。
    用维京百科搜索了一下日本网站,相马直树整个足球生涯代表日本队打了5年,参加国际A级比赛58场,进球仅有4个,其中一个就是在对中国队时的这一脚。
    赛后现场,日本国家队主教练加茂周面对电视台的采访说:“最后阶段,中国队做了令我难以置信的事情……。”
    其实日本队也做了难以置信的事情。不过赛前的一些观点更是大害,当时有人臆测说日本队并不想赢中国,他们想和中国打平,这样另一个小组的第三名韩国队有可能在小组无法出线最终被挤掉。这种不了解日本体育个性的胡说八道害了中国足球和中国球迷的心态。
    我们应该记住一点,比赛场上除了自己的胜利是硬道理之外,所有的计算都是软弱的表现。

 

    1996年,沙特的恐怖替补图纳扬
    在印象里,除了越南、泰国甚至关岛这样的球队外,中国队很少会领先对手2个球,2005年的东亚杯,中国队曾经领先日本2∶0,但是后来的比分却是2∶2,朱广沪相当遗憾自己没有战胜老朋友济科。
    1996年亚洲杯的时候,中国队也曾经开场2∶0领先,张恩华的头球,彭伟国的后插上垫射,前20分钟,上帝在沙特人的球门后面拨弄着自己的手指帮助着我们。但是在第30分钟,当沙特人换上15号老将图纳扬后,整个赛场就变成了一种奇特的杂耍。
    图纳扬像V8发动机一样把球粘在了自己的脚上,他犀利的穿插组织起了整个赛场的进攻。他像泥鳅一样在中国队的防区里钻来钻去,2个进球1次助攻很快就把比分变成了4∶2。
    中国队的阵容、心态彻底乱了,从乐胜到艰难落败,曹限东的替补上场和张恩华的门前倒钩射门都于事无补。
    我永远记得图纳扬进球后跑到角旗区后的那“秀丽”一笑,他站在角旗旁,双手平伸出鼓了一下掌,然后用两手的食指一指电视镜头。那“看我行”的潇洒样、把对手玩弄的潇洒样,彻底控制了整个比赛的潇洒样,实在是映衬着背景中国球员辛酸的最好注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