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廖小琴-麦子
廖小琴-麦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382
  • 关注人气:13,6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鱼   橙(刊发于《儿童文学》经典版2015.11)

(2015-12-17 15:59:21)


              麦子/

Part.01

休息的时候,鱼橙在花坛发现了一株刚从泥里冒出的幼苗。

“这是什么?”鱼橙好奇地问五勺。

五勺忙着检修自己的电路,没有回答她。

人类都忙着上天,所以飞船厂总是很忙,就像以前的汽车制造厂一样,但是在繁重的工作中,鱼橙的心思还是不停地从手上转移至那株幼苗。

第二天休息时,鱼橙发现那株幼苗居然往上窜了一点,这个发现令她的仿真皮肤当即灼热起来。

“你怎么啦?”五勺看着浑身变得红彤彤的鱼橙,还以为安装在她体内的程序出了错。

“你瞧这小家伙。”鱼橙说。于是,五勺便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俯下身,看见了那株幼苗。

“是新的花卉吧?”

“花卉那种娇气的东西怎么可能曝露在空气中?再说,人类也不可能将如此珍贵的东西放在我们的休息区。”

五勺承认鱼橙说得有点道理。

“还有,你知道吗?这小家伙居然在生长呢,就像人类一样,就像阿亚一样。”

五勺对鱼橙的话半信半疑,因为一旦涉及到阿亚的话题,鱼橙就会变得不太正常,程序好像就开始了紊乱。

阿亚是厂主林先生的孩子。10年前,当鱼橙刚从机器人基地诞生时,就被林先生带回了家。她在那栋高而透明的玻璃堡中负责给阿亚穿衣、喂饭,陪他做游戏、逛虚拟社区,教他认密封在器皿里的各种昆虫,还和他一起站在玻璃穹顶下仰望天空中那些飞来飞去的机械鸟。阿亚很喜欢她,他从不像林先生那样叫她9号,而是亲昵地叫她鱼橙。

“鱼橙,鱼橙,

驾着浪花,

朝着金色的阳光,

飞翔,飞翔。”

这是阿亚喜欢的一首童谣。他常常唱给鱼橙听。

鱼橙也很喜欢阿亚,一旦他不在眼前,她的手脚就会冰凉,就会感到那颗电子心脏剧烈地跳个不停。五勺说,这都是因为你是保姆型机器人的缘故,像我这种操作型的才不会出现这种情况。鱼橙找不出反驳五勺的理由。

可是,当她发现那株幼苗居然和阿亚一样会生长时,一股久违的暖意还是潮汐般涌上了她的身、她的心。她想起了那些和阿亚共度的时光。

“我为什么还会如此想念他呢?要知道我现在早已不是保姆型的机器人了。”鱼橙问。

“这大概是因为昔日记忆还保留在你模块上的缘故吧。”五勺说。

 

Part.02

那株幼苗还在不停往上生长。

“我们应该报告林先生。”五勺说。有些飞船对质量的要求极高,空气的流速、灰尘的数量都有极严格的控制,何况现在在厂区居然出现了一株幼苗,也许它携带着外面曾流行过的致命细菌,也许体内还安装了竞争对手的窥探仪呢。

“再等等吧。”鱼橙却说。

“你这样不好。”五勺提醒她。林先生不会容忍任何机器人有任何个体的想法和行为,一旦发现,就会将其和那些大限快到的机器人一道,用飞船送往X星,仍其在上面慢慢终老,不,准确地讲应该是将他们作为电子垃圾,仍其耗尽最后能量。但即使是作为机器人,在那样荒凉的地方也会感到寂寞吧?正因五勺有如此的想法,才时时谨慎,但谁又让鱼橙是他唯一的“朋友”呢?他们曾在各自的资料库中查过“朋友”这个词,但仍是不甚理解,只是觉得彼此都和别的机器人不同,比如别人都叫五勺为5号,可鱼橙却叫他五勺,因为他总是让她想起阿亚喜欢听的那首《勺》歌:

勺,勺,勺,

金勺、银勺、铁勺,

我最喜欢木勺。

它不会站在盘里唱歌,

不会在我的汤里跳舞,

可它会沉默地听我一直讲啊讲。

 

仅仅过去几天,那株幼苗竟又长高不少,还多出了几枚嫩绿的叶,柔弱得就像婴孩朝你摊开的粉手。

“它是不是很可爱?”鱼橙问。

五勺点了点头。

“它是从珍贵的泥里长出,我们就叫它小泥吧。”鱼橙抬起铮亮的额头,高机硅的眼中蓄满欢喜。

“林先生会发现它。”

五勺说得没错,林先生会发现小泥的!他会带走它,就像他某天突然就将阿亚从鱼橙的身边带走。

那天,五岁多的阿亚又吵着要出玻璃堡。他趴在水晶般透明的地板上打滚。

“不能出去。”鱼橙想要将阿亚抱起。阿亚却停止滚动,怔怔地看向俯身向他的鱼橙。

“你真的是机器人吗?”阿亚伸出手,轻轻摩挲过鱼橙那张酷似人类的脸,“爸爸骗我,你才是我妈妈,对吗?”

鱼橙的系统提醒她应该立刻摇头,但一种奇妙的情感却与此同时开始滋生——妈妈,多么美好的字眼啊,尤其是从阿亚的嘴里说出,顿时让它拥有了一种魔力,为鱼橙银白的肌肤披上了玫瑰红的色彩,也让她那没有任何体味的躯体顿时拥有了牛奶般的香气。

鱼橙不置可否。

“妈妈,带我出去,好吗?带我去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河流,什么是真正的泥土,什么是真正的树……”阿亚的泪珠宛若晶莹的晨露滚落向鱼橙的电子心脏。

鱼橙点了点头。

她对着那道巨型玻璃门输出一长串密码,自从阿亚吵着要出去的那天起,她就不知不觉地从林先生的动作里琢磨出它。

9号,不可以。”看到鱼橙带着阿亚开启紧锁的玻璃大门时,专门为林先生打理花园的花匠型机器人F12号马上对她发出警告。

鱼橙没有理睬。

9号,你完了。”F12号面无表情地说。

鱼橙牵着阿亚,穿过玻璃堡前的花园。她曾无数次陪着阿亚趴在玻璃房内看着花园中的一切:翩飞的蝴蝶和蜻蜓,粉白的玫瑰、绿色的茉莉、绛紫的百合;看那些模拟的机械小青虫如何爬行在花间,看那些花朵如何在F12给它们喷洒基因肥后,如何逐一盛开;又看着那些花儿在F12遥控下,又是如何逐一纷纷凋落而去。

阿亚很紧张,鱼橙感觉到他的手心全是汗。

“小怪兽出来了吗?”他小心翼翼问道。鱼橙朝他笑了笑。

“外面全是小怪兽,你一出去就会被它们吃掉。”当阿亚很小很小的时候吵着要出去时,林先生就如此恐吓他。

“小怪兽?它们都长什么样啊?”幼时的阿亚曾对此很好奇。

“它们啊,住在没有净化的空气里,披着各色小铠甲,举着锋利的小钢叉,不停刺向像你这么大的小孩。”

“它们只刺小孩吗?”

“应该说,它们只对小孩的攻击有效。”

阿亚不懂,鱼橙也不懂。他们看不出外面的空气中有可怕的小怪兽。

“先生,就让阿亚出去走走吧。”鱼橙曾替难过的阿亚恳求林先生。

林先生眉头一皱,眼睛就仿似两柄锋利的刀,狠狠劈向鱼橙。

9号,保姆型机器人的职责是什么?”

1】一切遵从主人的吩咐。

2】照顾好小主人的饮食起居,陪他说话聊天,为他唱歌跳舞、讲故事。

3】监督小主人的学习进度。

4】最最重要的是,不经主人允许,和小主人一样,不准踏出玻璃堡半步!

……”

“很好,希望你能谨遵自己的职责,否则……”

“可是,阿亚没有朋友。”

“你可以带他去网上的虚拟社区,那里有许多无所事事的人,也有许多等待朋友找上门的家伙。”

“他常常看着外面发呆。”

6岁以前,任何孩子都不能走出玻璃堡,这是法律,这是规定!”林先生生气了,脸变得比一只烂番茄还难看。

鱼橙只好点了点头。

“记住,你的职责!”从那以后,每当林先生离开时,就会警告鱼橙。

鱼橙不明白为什么阿亚不能出门。她才不怕空气中的小怪兽,她害怕的是阿亚的眼泪。她觉得自己完全能保护阿亚,所以她还是带着他踏出了玻璃堡。

“小怪兽出来了吗?”阿亚又问。

并没有小怪兽呢!鱼橙想。她带着阿亚走在街上,看着松软的面包就像一朵朵小云飘在那些购物机器人的篮中;看着电子宠物狗温顺地走在一位公职人员的身后;看着马路上无人驾驶汽车正排列去接下班的主人;看着一位处理垃圾的机器人正边哼着歌,边将路边的垃圾一一吞下肚,继而粉碎成屑……奇怪的是,他们没有看到一位六岁以下的小孩!

突然,一辆鱼嘴型的汽车朝他们飞压过来。

鱼橙吓了一大跳,她急忙将阿亚搂在怀中。

没想到居然是林先生!

那一天,阿亚被林先生随行的秘书机器人强行带回了玻璃堡,而鱼橙则直接带到了这座飞船厂。

 

 

Part.03

 “我的记忆越来越差。”鱼橙对五勺说,“我甚至记不起2213719日这天是我第一次见到阿亚,还差点将他的生日忘掉。可是,好奇怪,当我看到小泥的那天,却突然想起阿亚冲我笑的时间,连几分几秒都记起。而这两天我又陆续想起别的事,比如阿亚喜欢一边吃饭一边看着窗外,他不喜欢下雨,讨厌那种吃了会飘在空中的软焦果糖……”

五勺认真听着,就像他初识她时,她对陌生的他滔滔不绝。她的话题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阿亚。

“你不应该要求保留那段记忆。”有时,五勺会对她说。

“林先生说,要不抹掉所有的记忆,将我送往橘子星;要不将这些记忆为我保留3年……”

“如果是我,一定会选择前者。听说,橘子星是那些为人类作出过杰出贡献的机器人的乐园,每位机器人都可以在那里自由生活,直到再也无法行走。而现在,你却为那份记忆,使自己成为了一名最低贱的机械操作员!”

“你没有见过阿亚,你不懂。”

可是,五勺见过阿亚后还是不懂。在五勺的眼里,那不过是一个满脸雀斑的男孩,乌黑的眼睛、乌黑的头发,并不比他的父亲好看多少。那时他已经6岁,在他可以自由出入玻璃堡的第一天,他就从那位专门为他授课的机器人眼皮下溜出,跑到了飞船厂。他如愿以偿地见到鱼橙。她改造过的身子,显得笨拙而臃肿,但她仍朝他伸出双手,对他敞开怀抱。

那天,林先生也发现了阿亚。他脸色铁青地将他从鱼橙的怀里拽走。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他。也就是在那天,那位从前担任过林先生的秘书型机器人因为反应迟缓、系统紊乱等问题被改装后送到了飞船厂。从他断断续续的叙述中,五勺和鱼橙才知道人类不是所有的女性都愿意生育孩子,也不是所有人类都愿意组建家庭,他们会独自逍遥地生活一辈子,或是在需要孩子的时候才配合政府的优育中心,获得一个孩子。也就是说,一些孩子永远只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一些孩子则永远只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当然也有那种出生于父母都有的传统家庭,但这非常罕有。不过,无论是出生于何种家庭,由于地球上空气的纯度早已遭到破坏,而婴孩的呼吸系统还没发育完全的缘故,所以所有小孩都诞生于人造的小行星“地龙”号上,而且必须待到6岁才能回到地球,如果提前返回就必须待到空气24小时都得到净化的玻璃堡里,直到年满6岁……

“原来是这样啊。”鱼橙很后悔那天带阿亚出去,“他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看上去他很健康呀。”五勺安慰她。

“原来阿亚没有妈妈呢。”鱼橙说这话的时候电子心脏开始不停剧烈跳动,仿佛不堪重负。

“别操那份心,他也许早将你忘记。”

“不,才不会!虽然我不太懂人类的情感,但我知道他们的情感最为炙热和恒久,不像我们机器人只停留在一些浅层次的情感体验上,这从他们的笑声和眼泪中就可以看出。”

 

Part.04

那株幼苗又往上窜不少,五勺没有去报告,有几次林先生经过休息区时,他甚至还用身子挡住了它。

“我现在确信小泥和阿亚一样有着生命了。你瞧,它还冲我们笑呢……”鱼橙说。可是,五勺看到的不过是从车间跑出的一股风,吹动了小泥而已。

“我又想起不少事,连已经忘掉的那些事都记起,比如一次我差点摔倒,是阿亚一把抓住了我;还有,阿亚换牙疼痛时,总会忍不住喊我‘妈妈,妈妈’。”

“你只是他的保姆。”五勺总是很冷静。

“是……是的。”鱼橙低下头。她无奈时、伤感时就会这样。“她怎么那么婆婆妈妈,简直丢我们机器人的脸!”曾有机器人对鱼橙拥有的情绪感到不解。他们不爱搭理她,因为每次她这样时,他们都不知如何是好,五勺也无法理解,但他喜欢听她不停唠叨。

“五勺,小泥在帮我慢慢复活记忆呢。”鱼橙伸出她钛金色的双手,亲昵地抚摸过小泥。五勺知道,鱼橙的记忆其实正在一点一点地被程序删除,直到约定的3年期限一到,就会全部丧失。不过,也许有生命的东西都很神奇,也许小泥正在帮助鱼橙。

鱼橙很细心地看顾小泥,工休的时候,趁着为身子更换能源板块的片刻,她都会蹲在它的面前。她总在为飞船拧紧螺丝时,担心林先生会在那片插饰着基因花草的地方发现小泥,总是担心小泥会被一阵恶风带走,或是被一场突然来袭的人工雨毁灭。

“它真是太娇弱了。”鱼橙说。

“可是,它还是在一天一天地长大,就像你曾经的阿亚。”

听了五勺的话,鱼橙“笑”起来,如果她安装了笑肌的话,可惜他们在改装她时已将其取下。

“林先生会发现它的。”五勺又说。

鱼橙抬头看着五勺,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如果没有了和阿亚的记忆,我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如果没有了,你就会觉得自己是机器人了。”

“难道我现在不是机器人吗?不,如果没有那段记忆,我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的这里会变得很空很空。”鱼橙指着自己心脏的地方,这个动作是阿亚教她的,最后一句话也是阿亚曾对她说过的。

“林先生会将你送往更新中心,将你销毁!”五勺替鱼橙担心。

“他不是还没发现吗?”鱼橙俯下身,温柔地对小泥哼唱起一首五勺从未听过的一首歌:

亲爱的小宝贝,

睡吧,睡吧。

爸爸妈妈上班了,

我来陪伴你,

为你唱歌,为你欢笑,

直到你长大。

 

Part.05

当小泥长到一筷子高时,阿亚来了飞船厂。

“他一定是想念我了。”鱼橙说,说这话时她还情不自禁侧头看了看自己映在玻璃帷墙上的身影,还使劲扭了扭头部,确定它仍灵活如初。

阿亚和一群孩子被林先生领着,走进了车间。

“这是即将去W12号星的飞船,这是总统即将乘坐去S23号人造星的飞船……”林先生对孩子们一一指点。

他们终于朝鱼橙和五勺工作的飞船而来。

“这是正在制造的最新型飞船,将被用来运载勘察其他星球资源的工作人员。”林先生站在五勺的旁边介绍。

“阿亚。”鱼橙轻轻喊。

阿亚的眼皮动了动。

“阿亚。”鱼橙又轻轻喊。

这次,阿亚捕捉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他将乌黑如漆的眼睛转向鱼橙。他天真的目光将她看了又看。

“我是鱼橙。”鱼橙用唇形告诉他。可是,阿亚还是那么看着她,充满疑惑,充满好奇。

“他一定忘记了你。”林先生和孩子们离开后,五勺对鱼橙说。

“不,我可爱的阿亚怎会将我忘记?一定是林先生对他的记忆动了手脚!听那位秘书型机器人说过,很多人类都不想保留那些炽热的情感,想方设法地想要通过手术将其减弱呢。”

“也许吧,但人类本来就是善忘的族群,否则林先生就不会忘掉该送劳苦功高的7号到橘子星,也不会忘掉该为27号更换更轻松的工作了。”五勺耸了耸肩。

“不,阿亚应该不会忘掉我。他的记忆很好,我为他很久以前唱过的歌、熬煮过的薏米粥、讲过的故事他都能记得一清二楚……”

“但……那也许只是暂时没有认出你吧。”五勺叹了一口气。

“一定是那样,你瞧瞧,他们都慢慢将我改造成了什么样……以前的我多么灵活,会微笑、会皱眉、会生气,甚至会流泪,可现在我除了一张干巴巴的脸,什么功能都没有了。”鱼橙犹豫了一下,“他现在也长变了呢,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鱼橙从船翼跳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距离休息时间还差0.8秒!”

鱼橙没有理睬五勺,径直走向公休区。随后,五勺和别的机器人也跟着走了过来。

“也许,阿亚看到了你就会想起我?就像我看到你,就会想起和他有关的一切。”鱼橙站在小泥的旁边自言自语。

“你想干什么?”五勺问。

“我想将小泥送给阿亚。”

“林先生会生气,他会将你送到X星。”

“没关系,只要阿亚能记得我。”

“我不懂。”

“你瞧,距离我和林先生的协议只剩下最后3天。也就是说,3天后有关阿亚的记忆就会从我的程序中删除得干干净净。可是,我还是好希望阿亚能一直记得我,否则有谁会知道我曾经存在过,有谁会知道一位机器人也曾那么喜欢过一位人类的小小孩?”鱼橙“哭”了起来,因为五勺看到她的心脏处亮起红色的灯,还发出“呜呜”的声音。

“你不要太激动!我们内在的心脏只能维持能源,而无法负载你的情绪,如果承载的情绪太多,你会自行爆炸的。”五勺“焦急”地提醒。可是,鱼橙心脏处的红灯还是闪烁不停。

林先生和那群孩子都跑了过来。

“有机器人出了故障!”有孩子兴奋地嚷。

鱼橙看到阿亚也跑了过来。

鱼橙捧起小泥。她推开满脸铁青的林先生,将它托放在阿亚的面前。阿亚用乌溜溜的黑眼珠将她看了又看,终于朝她伸出了记忆中那双粉嫩的手。

“啪。”一双大手却抢在阿亚的前面,高高扬起,将鱼橙掌心中的小泥打翻在地。

“这个机器人好奇怪啊。”

“她好像认识阿亚呢。”

“她刚才捧的是什么?好像是一株小树……该不会是变异的毛毛虫吧?”

“好像是从泥里长出的,我还从未见过从泥里长出的树呢。”

一片嘤嘤嗡嗡的声音从鱼橙的耳边掠过,但她只捕捉到两个人的声音,一个是林先生的咆哮,一个是阿亚轻轻叫了一声“妈妈。”为着阿亚的那一声,鱼橙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跳动,并最终不堪重负,“轰”地一声倒在了那孩子的面前……

 

6319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