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欢有味
清欢有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09,516
  • 关注人气:5,2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与父母比邻而居

(2020-09-21 09:19:40)
分类: 阅人无数

       题记:家庭的欢乐、国家的祥和,命运交织、融为一体,同频共振、相偎相依。

 

与父母比邻而居

 

       年逾八旬的父母,生日集中在2月份,我们每年会组织家庭大聚会庆祝。却囿于己亥末、庚子春,一场自荆楚席卷而来、中华大地尽数侵染的新冠肺炎疫情,不得不中断。

       家国两相依。孟子云,“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休戚与共、共克时艰。不聚餐、不聚集……严格遵循疫情汹涌阶段相关规定。

       好在我们与父母比邻而居,家庭小聚会还是没有问题的。于是,妹妹、妹夫把蛋糕送到我们小区门口,我和妻子拿回家陪同父母,其他亲人则通过发微信视频、红包等形式,共同度过一个异乎寻常的隔空生日派对。

       众所周知,疫情爆发初期,德阳各地采取“一户一卡”措施,避免人员频繁流动、病毒蔓延。父母是资深老党员、老革命,绝对响应号召、坚决执行,同时,还鼎力支持我们在社区志愿服务。每当在社区履行封闭式管理职责,强行限制别人走亲访友之时,都不禁暗自庆幸,天天回家就可以同父母团圆,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经过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引发的万千感慨、百样反思,不一而足。于我而言,其中足慰平生的是,早在5年前,便把父母接到自己身边朝夕相处、昼夜相伴,不会再有惆怅异乡的牵绊,不会再有“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

       父母抚育我长大,我陪伴他们终老。

       实际上,早在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后,就有将父母接到自己身边颐养天年的念头。当时,在极重灾区绵竹的家园破损不堪,他们却仍然故土难舍,仅仅到我们兄妹同在的德阳暂住,灾后重建结束,便回返原址安居。期间,经过反复沟通交流,方才逐步达成共识。

       “此心安处即吾乡。”10年前,父母甚至还主动要求,就近预置好终老陵园……我知道,他们已经接纳比邻而居。

       与父母现在共同居住的是同一小区、同一楼层、门对门的两个小户型。虽然是地处老城区的普通楼盘,购物、就医等一应俱全,还算得上是宜室宜家。靠近主干道的街巷里,交通便利、闹中取静。临近体育场(馆),位于旌湖、文庙广场之间,适合中老年人随时随地运动、闲逛。

       记得曾经有个“一碗汤的距离”的说辞,是一位学者在上世纪70年代提出的家庭亲和理论,后来被打造为著名的房产广告。意指父母与子女之间居住相隔不远不近,煲好一碗汤送过去刚刚好。既拥有各自的空间,又不失亲密的距离、方便探望。深以为然。

       与父母比邻而居,那可是比“一碗汤的距离”还要近在咫尺。正所谓同一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矛盾、摩擦肯定是难免的。起初,父母看不惯我们的生活、作息规律,总爱横加干涉;我们看不惯父母的过份节俭,总想“断舍离”。凡此种种。是相互之间日益增进的理解与包容,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将诸如此类的不和睦、不和谐,一一化解。

       比邻而居、共享共有。装修前便约定共用一个厨房,另外一个改作储藏室,主要堆放父母舍不得淘汰的旧物什。入驻后,更是共用饮水机、晾衣间等,合理配置资源。在彼此影响下,慢慢地,我们学习父母良好的起居习惯,父母也不再打破我们的私密空间、不再盲目囤积东西。乐于再添新成员,植被共生两室,绿意盎然、畅开襟怀。

       比邻而居、守望相助。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说一千道一万,不如做来看看。每天下班回到家里,不管再累再晚,在父母那边坐坐,嘘寒问暖,仿佛儿时依偎在他们身旁。平日,一起做做饭,一起聊聊天,平平淡淡、轻松自在。“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或许,只有长相厮守,从物理距离的缩减,到心灵距离的贴近,才能真切体验何为膝下承欢。

       比邻而居、游走自如。“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不必提前预约,不必刻意准备,节假日,说走就走的近郊旅行,我们与父母可以随时开启。遍览周边的山山水水、花花草草,一年四季、交替更迭。身累而心不累,景俗而人欢喜,乐此不彼。随意逛、随手拍,沿途所有的点点滴滴,都永久保留在父母特别嗜好并亲手自制的视频、相册里。

       而在疫期“硬核”隔离的那段日子里,父母却一改多年养成的户外活动习惯,“天天宅家作贡献”。通过电视、手机,比往常更加关心时政要闻,并为逆行在外抗“疫”的子孙们鼓劲、加油,筑起我们的坚强后盾,保持决战决胜的坚定信心。

       疫情无情,人间有爱。肩上有重担,心中有牵挂。心中有家,温情绵长;心中有国,意重情深。家国是同构的,就像《国家》那首歌演唱的那样,“都说国很大,其实一个家。一心装满国,一手撑起家。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

       与父母比邻而居的住房,是以最长按揭年限购得,尽管至今依然在分期还贷,倒不觉得它是压力或负担。因为,相较于孝亲敬长的人伦亲情相较于丰润滋长的家国情怀,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尤其是遭遇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后,再次确证“物超所值”。

       疫情是惨痛的经历,却是家国情怀的生动体认。家是国的基础,国是家的延伸。与父母都感同身受的是,没有国的完整,哪来家的周全?没有国家繁荣富强,哪来家庭幸福美满?家国情怀不是抽象的,由此,精神有了归属,生命有了意义。家国情怀不是虚妄的,它就是此情此景。

 树欲静而风不止。不知道新冠肺炎疫情是否卷土重来,不知道类似的灾祸何时不期而至,内心没有那么强大,常常忐忑不安。还算笃定的是,厚植家国情怀,已经成为一种温情般自我体认的生命自觉。家庭的欢乐、国家的祥和,命运交织、融为一体,同频共振、相偎相依。


后记:《德阳散文》2020年第1期采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