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九居山房
九居山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26,180
  • 关注人气:29,0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晚明文人的玩法

(2017-02-16 16:51:20)

晚明文人的玩法

晚明文人的玩法

    有人说,中国的历史就像一出戏,你方唱罢我登场。还有人说,中国的历史就像变魔术,总是在真实和幻象中换影移形。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晚明就像一块大磁铁,强烈地吸引着我。虽然政治经济积弱不振,但是,社会风气却异常活跃奔放,逸乐和标榜的气氛流行,佛教和慈善事业兴盛,个人主义的发展生机蓬勃,并滋生出大胆创新的山水画,最婉转顿挫的戏曲,最拍案惊奇的章回小说,以及细腻非凡的治国方略和哲学理论,令人眼花缭乱的植物、医学、典籍的编撰,这一切构成了晚明繁复而充满趣味的精神世界。

    而文人的玩法也随着社会的变化而日新月异,并构成那个世界中引领潮流的时尚风气。一方面,曾经辉煌的明朝自从嘉万以降已经趋于穷途末路,政治的腐败和道德的沦丧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文人的精神世界正在被各种竞逐的残暴、野心、绝望、贪婪的力量所撕裂,他们深感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不愿参与政治,宁愿选择游学民间。另一方面社会、经济、教育的发展呈现出与政治完全不同的繁荣和兴旺,无论是游学、印刷、刻书还是藏书等活动都形成了前代无可比拟的规模,物质基础的发展和提高,使得晚明的文人生活图景表现五色斑斓的意味,且呈现出多种形式,持续透露出奢靡浮华的气质。

说到晚明文人的玩法就不能不说张岱。

虽然说出身士大夫世家的张岱在晚年经历了国破家忘之痛,并开始思考明代灭亡的原因,撰写类似《史记》的纪传体明史《石匮书》和《石匮书后集》,但是他留给后人并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还是他的笔记《陶庵梦忆》、《西湖梦寻》,以及他为五位族人写的传记《五异人传》,其中写道:“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我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在张岱看来人“有瑕有瑜。言其瑜,则未必传;然则瑕也者,正其所以为玉也。”

而张岱本人在《自为墓志铭》开篇就列数了自己年少时的玩乐方式:“蜀人张岱,陶庵其号也。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围棋),书蠹诗魔,劳碌半生,皆成梦幻。”对照少年时光,张岱述及往后岁月,下笔如写他人:“年至五十,国破家亡,避迹山居。所幸存者,破床破几,折鼎病琴,与残书数帙,缺砚一方而已。布衣疏食,常至断炊。回首二十年前,真如隔世。”

从张岱年少时和五十岁后玩乐方式的变化,可以看出政治变化给文人生活带来的巨大改变,也说明了在国破家亡的悲惨处境下,要兼顾道德的完整和生活的富足几乎是不可能的,文人在政治动荡的生活环境下显得非常无奈和脆弱。

另一位明末文人施清所列的雅事凡二十一种。包括“溪下揉琴、听松涛鸟韵、发明人画片、调鹤、临《十七帖》数行、矶头把钓、水边林下得佳句、与英雄评教古今人物、试泉茶、泛舟梅竹屿、卧听钟磬声、注《黄庭》《楞严》《参同解》、焚香著书、栽兰菊蒲参苓数本、醉穿花影月影、坐子午、啸、奕、载酒问奇字、放生、同佳客理管弦、试骑射剑术。”(《芸窗雅事》)

晚明文人的家居生活讲究淡而雅、追寻悠闲的情趣,但欲味淡又不令人意兴索然,就需多样。董其昌的好友陈继儒就曾列举如下种种活动:“凡焚香、试茶、洗砚、鼓琴、校书、候月、听雨、浇花、高卧、堪方、经行、负暄、钓鱼、对画、漱泉、支杖、礼佛、尝酒、晏坐、翻经、看山、临帖、刻竹、喂鹤,右皆一人独享之乐。”(《太平清话》)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晚明松江画家孙克弘《销闲清课图》手卷,共有“观史、展画、摹帖、洗砚、烹茗、焚香、灌花、夜坐、礼佛、山游、听雨”等二十景。

在晚明的文人活动中,“奇字”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也是一种时尚。茶余酒后,文人们一边欣赏书作,一边谈论异体字的字源,好奇、炫博之心得到满足。据考证,明末是中国历史上异体字使用最广泛的时期。

为了避免长时间从事同一活动的无聊,晚明文人常常是即兴为之,适意即止,或者同时进行多项活动,以保持兴趣的新鲜和身心的快适。所以吴从先在列举试茗、扫落叶、展古迹等十数种赏心乐事后,以扼要的语言道出了这种种的活动的目的是“乘其兴之所适,无使神情太枯。”(吴从先《赏心乐事五则》)

晚明文人的玩法五花八门,但不失高雅清奇的格古趣味,给人无限的遐想空间。在这些貌似放荡不羁的玩法中,文人的个性得到最大的张扬和发挥,形成明末独特的审美情趣。政治的天空灰暗阴霾,山雨欲来,文人的内心繁复幽微,难以名状。文人用各种新奇高古的玩乐方式排遣内心的苦闷和彷徨,追寻着他们心中的桃花源。在新朝代到来的前夜,他们显得束手无策,似乎只能选择玩世不恭的纵情娱乐,但是面对新朝政治语境下的道德拷问已经向他们逼近,正如明末思想家黄宗羲《咏史》诗中写的:

                                       弁阳片石出塘栖,余墨犹然积水湄,

                                       一半已书亡宋事,更留一半写今时。

                                       胜水残山字句饶,剡源人近共推敲,

                                       砚中斑驳遗民泪,井底千年尚未销。

晚明文人的玩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