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茂吕美耶(MoroMiya)
茂吕美耶(MoroMiy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34,130
  • 关注人气:1,3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屋

(2010-06-07 10:42:31)
标签:

长屋

江户

隔间

宅邸

德川家康

日本

粪便

垃圾

文化

分类: 江戶日本

 

长屋


(长屋巷子入口)

 

德川家康在建设江户时,首要目的是树立武士当政的政权,因此,武士门第与庶民阶级的居住环境,便有云泥之别。大致说来,市区内百分之七十都是武士门第宅邸,剩下的百分之三十,一半是寺院与神社,另一半才是庶民的天地。而江户人口大约是一百一十万人,其中,幕府臣子与陪同诸国大名到江户赴任(参勤交代)的家臣,总计有五十多万人,庶民人口也是五十多万。五十多万庶民挤在百分之十五、二百七十万坪(一坪约三点三平方米)的土地上,居住环境也就不可能称心如意了。有不少欧美人喜欢讥刺现代日本的住宅是「兔窝」,如果让他们目睹江户时代的庶民大杂院,恐怕会瞠目结舌地说是「老鼠窝」。

 

「长屋」(nagaya),正是当时的大杂院称呼。一般分”表长屋”与”里长屋”两种。”表长屋”是店铺兼住居,二楼建筑,通常是五金行、杂货店、蔬菜店、鱼贩等小商家;”里长屋”则是这些商店后面小巷的平房,一栋里长屋有六个隔间,每个隔间只有三至五坪左右。百分之七十的江户庶民都是住在这种”里长屋”隔间内。富商大贾自然是又当别论了。

 

三坪大的隔间,入口处是泥巴地,搁着水缸与炉灶,鞋子一脱,便是四席半大的榻榻米房,白天是客厅,夜晚摇身一变成为睡房。厕所与井水、垃圾场设在屋外,大家共享。隔间与隔间之间只是一面薄板壁,这样的住居环境,可想而知缺乏所谓的隐私。然而,却也正是这种东鸣西应的环境,促成江户人将心比心的人际关系。

 

日语有一句”井户端会议”(idobatakaigi),意思是女人家凑在一起摆龙门阵的情形,这正是从江户时代沿用下来的词。想想,将近二十户人家共用一口井的话,女人家每逢洗衣、煮饭时间,必定会聚集在井边,你一句我一句聊个没完,这岂不是跟定时会议非常类似?男人也会于朝晚盥洗时,聚在井边交谈家常。因而”井户端”在江户时代是一种极其重要的社交场所。用在现代,便成为公园、巷口、公司食堂,甚至是网路聊天室,女人家聚在一起东拉西扯的代名词。

 

说到这个”井”,其实相当于现代的自来水。基本上,江户是填海都市,地下水都带有盐分,不能饮用。井里的水,源头是井之头池(三鹰市)与多摩川。德川家康于一五九Ο年迁移到江户之前,便派人事先调查了给水环境。一六四四年完成汲取自井之头池的神田上水供水系统后,一六五五年,源头来自多摩川的玉川上水供水系统也相继竣工。这些上水,都是经由埋在地下的导水管,四通八达地传送至各个木井。井是木头制的桶子,埋在地下的导水管也大多是木制的,要不便是石制的。大概仅有供水系统没有社会阶级之分吧,江户城内如此,大名宅邸也是如此。江户仔引以自豪的条件之一,正是”咱家给初生婴儿洗澡正是用自来水”。

 

由于井是木制的,每年七月七日,所有居民都要自动放假一天,齐心合力举行一次大扫除。大家先将井内的水打上来,再请洗井专家下去洗涤,一切完毕后,盖上盖子,最后上供酒与盐。当天晚上,大概免不了又是一场欢宴。江户中期以后,挖凿技术进步,才开始出现深井,可以汲取良质的地下水。尤其是需要大量用水的澡堂与豆腐商店,通常会请人挖掘自家用深井。

 

长屋

 

(中间是水沟)

 

至于垃圾,无论现代或是江户时代,都是令执政者头痛的问题。江户初期,人们都将垃圾丢弃在住家附近的河川或空地,第三代将军家光执政时,人口日益增加,幕府才首次正视垃圾问题。一六四九年,幕府不但命令居民必须定期清扫下水沟,更严禁随地乱丢垃圾。日本人不乱丢垃圾的习惯,原来早在三百五十多年前便已经养成了。一六五五年,更下令各个行政区必须定期收集垃圾,并雇船将所收集的垃圾运到隅田川下流,也正是现代的东京都江东区那一带,当时那一带是芦苇丛生的沼泽地。一六六六年,又制订垃圾承包商管制法,专门负责定期搬运垃圾。这种利用垃圾填海造地的方式,一直承袭至三百多年后的今日。

 

另一个问题是粪便。江户人既然能够将垃圾化腐朽为神奇,当然也不会漠视人体的排泄物。日本由于农耕地寥寥可数,早在十二世纪初的镰仓时代便开始运作一年收成两次的农耕方式,这和双季稻不同,是让稻米和小麦等不同农作物轮番收获的方式。为了维持农耕地的生产力,肥料是不可欠缺的资源。而粪便正是最有效的有机肥料。

 

丰臣秀吉时代,在京都至九州一带传教的葡萄牙传教士,曾经写下一本《日欧文化比较论》,书中惊叹道:”我们是付钱给搬运粪便人,日本却是搬运人来购买粪便,付钱或米给拉屎人。”《日欧文化比较论》刊行于一五八五年,可以想见,战国时代便已经有粪便买卖这行业了。不过,这很可能是京都以西是农业先进地域所由。

 

据说,粪便也有等级之分,江户城的当然是上等货,再来是大名宅邸,其次是武士门第,然后是庶民,最廉价的是牢狱。果然是”要问粮食多少,先看粪堆大小”。江户城与大名宅邸,起初是挑选固定的地方名士负责粪便问题,只要定期派人来清扫厕所,城内与宅邸内的”上等货”通通免费。没想到粪便也有行情,年年涨价,这些负责打扫粪便的人士全都成为富商。结果,惹来一大堆身怀谢礼前来要求分羹的人。后来实在不胜其烦,便改为招标方式。

 

江户人的厕所,通常分大、小两间,而且当时已经有厕纸,正是”浅草纸”,是一种再生纸。厕所当然都有门,不过,只能遮住下半身,换句话说,谁正在拉屎,看门上方的”头颅”就一目了然。夏天的话,应该很凉快,便秘时不用担心”嗯”得满头大汗;可是冬天呢?光着屁股难道不会感冒?

 

正话休题,来点闲话。话说江户末期盛行一种”妾妇道”,力行”妾妇道”的是一些以色艺为业的女子。这些女子应该都是美人胎子,否则不可能在这行出道。当时的小老婆,名目是”雇工”,每个月可以拿津贴。但是,在正式进入雇主的别墅”奉公”之前,通常可以先领到一笔治装费,至少三五两(一两大约现代的十二万日圆),碰到情有独钟的大名或富商,甚至可得十至二十两。

 

最初,妾妇们会尽量向主人与周遭的长工讨好卖乖,之后在主人枕席旁撒娇卖俏,尽情揩油。一段日子后,于严冬某个夜晚,趁主人刚入睡时,故意尿床,制造”大洪水”惊醒主人。这样连续四五次,就算主人再恋恋不舍,通常也会请爱妾另寻一片天。这时,主人又必须掏出一笔赡养费,让爱妾走得无牵无挂。爱妾呢?表面上哭哭啼啼,内心偷笑着再去找下一个凯子。

 

此文收录于《江户日本》 当当网 卓越亚马逊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