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霍忠义
霍忠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558
  • 关注人气:5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许我以忘年的戴生岐教授(多图)

(2016-02-24 20:39:10)
标签:

长安大学

戴生岐

霍忠义

岐山

    “许我以忘年”其实就是指戴生岐教授和我年龄相差较大,但是我们却没有隔阂,成为好友。
    我是1994年认识戴生岐教授的,若算时间,已经22年。那时,我还是西安公路学院的一名大学生,同时是《西安公路学院报》的一名学生记者,经常在校报编辑部里学习、写作、编报。突然有一天,我在校报编辑部的办公桌上看到一个名字和家里电话号码,这个名字就是“戴生岐”,他要到校报做兼职编辑。我对这个名字特别敏感,想着这位老师一定是岐山人,于是询问校报的负责老师张宪,的确如此。当时我暗想:名字中带有如此鲜明的地域特征和故土情怀,一定有着很深的家学渊源。我立即给戴老师打了一个电话自报家门,这样我们就算认识了。

许我以忘年的戴生岐教授(多图)
笔者与戴生岐教授在长安大学渭水校区的校训碑前留影
许我以忘年的戴生岐教授(多图)
四位与《初恋的音乐盒》一文相关的人:左一王宏为素材提供者,左二戴生岐为评论撰写者,左三陈清贫为首发编者,第四位即为作者本人。
许我以忘年的戴生岐教授(多图)
戴生岐教授在讲座,他的讲座很受欢迎
许我以忘年的戴生岐教授(多图)
戴生岐教授大作《理论社会学新视域》
许我以忘年的戴生岐教授(多图)
笔者和戴生岐教授在李西岐作品研讨会上,我们两个一起参加的文化活动是比较多的。
许我以忘年的戴生岐教授(多图)

    没有想到,我们的友谊就此拉开帷幕。
    后来我留校任教,几乎大多数时间和戴老师在一起。从1995年到2010年,我在理学院制图教研室教制图,而戴老师一直在人文学院带马原、《道德经》解读、政治学、社会学等课程。大多数时间晚饭后,我们两个要一起散步聊天。
    因为我是学工科的,对于岐山的文化一知半解,我的绝大多数的作品都是写大学生活的,笔下很少有鲜明的家乡风格。只有那些亲情散文,才隐隐带着岐山的一些文化和民俗特征。但是,我一直喜欢写作,也常常发表一些作品,所以,对于人文和社科的知识非常向往,对于具有深厚学养的戴老师,我是从心底里佩服的。我们交流多了,我对岐山的文化和文科知识也多少了解了一些。我们两个每次交流都非常愉快,大概是因为有共同的故乡、共同的性格,另外还有共同的爱好。戴老师知识渊博,这点是我最为佩服的。他非常好学,对于最新的知识,总是很敏感。这些年来,我因为经常和他交流,自感知识也有长进。另外,戴老师热情好客,认识了很多岐山籍有成就的人士,所以我近水楼台,也和这些“名仕”认识了。那些年,戴老师凡是有什么朋友聚会和学术讲座,或者社会活动,那是一定要拉上我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从工科教师转到文学教师之前,其实已经慢慢地向这个领域靠近。反而对于自己原来的那个圈子,理工科的、具体讲就是“制图”的圈子兴趣不大,慢慢地也就越来越疏远。
    我们两还曾做了一回“难兄难弟”。2007年,戴老师要评正教授,我则要评副教授,这年以来,我们两个夜夜散步时探讨的都是与职称相关的问题,且资源共享互通重要信息、相互鼓励甚至于相互帮助,记得在关键时刻我差一篇核心期刊论文,戴老师不但利用自己关系为我推荐刊物,而且为我多次修改这篇论文,使得论文水平大幅度提高,并在评职称前一周顺利出版。
    我们两人文字交往比较多,他给我的多篇文章写过评论,而且,我们两个用了一年时间合作写过一篇引起较大反响的民俗专业论文《存在于岐山面食俗文化事象中的和谐性意蕴》,发表于《咸阳师院学报》。这篇论文我们两人讨论提纲,由我主笔,由戴老师改定,我长于形象思维,戴老师长于学理思维,所以,这篇合作成果后来被很多人认为是写岐山面食文化水准最高、资料最全、观点最为独到的专业论文。好友除了物质互补外,情感、学识、思维、甚至文本合作才是真正意义的生命互补。
    戴生岐老师好读书,读完后常常于我分享书的内容和观点,让我也视野打开,我也乐于通过他获得新知。另外,戴生岐老师博闻强识,记忆力很好,经常会大段大段复述名言或者名文,一旦讲起来头头是道,可是,他又不是简单的陈述,往往夹带着自己的观念,还要用一种比较幽默的方式表达出来,常常令听者愉悦。戴老师尤其重视礼节,这点大概是受“周礼”文化熏陶之故,他对于尊长或者年龄稍长的人总是非常地热情和尊重,有时大老远就打招呼,热度十足地伸手相握,大致这样的握手,会十分温暖。极尽礼数之周到,这是戴老师最大的特点。而且,他的礼节决不因人而设,完全是一视同仁,可能刚刚握过民工的手,还带着泥土的芳香,又会坦然地握住一位某级领导的手,或者某位纤细白皙的美女教授的手。在他这里,握手,就是传递友谊,绝无它意。戴老师的善良人道,是尤其要书写一下的。一次他外出看到有老人摔倒,满脸是血,他毫不迟疑赶紧帮助,把老人送往医院。多年前,他出差,给同事的女儿带着案板,从长安出发,经过东北,最后经数千里送达到北京的这位女儿手上。俗话说:“千里路上不捎针”,何况案板乎?当时,这位女儿也非常感动,一定要请戴老师吃饭。盛情难却,戴老师就答应了,然而,在餐饮结束后,他找了个借口到卫生间从贴身衣裤兜里拿出现金买了单,为了不使这位女儿难堪,他还特意说:“你才工作,工资低,以后有机会你再买单”。所以同事至今感谢他。当下时代,已经不需要捎东西了,人情自然也就淡漠了许多。戴老师还很念旧,于我印象最深者,就是他随身携带其父的老照片,这在我认识的人中,是绝无仅有的。言谈之间,他还要拿出乃父和友人几十年前的合影,给在座的好友分享一下,并且感叹:“老人走时才67岁,活着的话已经93岁了。”我对这样的举动,是怀着敬意的。戴老师的父亲戴蒙恩先生,是岐山学界名流,在蔡家坡中学、岐山中学等多所学校做过总务主任,也是桃李遍天下,由此可见戴老师的名字“生岐”二字来源颇深。每个人,是应该记住自己的来处的,记住来处,才不会忘本。
    如果戴老师仅仅是以上那些特点,那是不足为文的。戴老师于本职工作才最是尽心,他开设的课程,非常受欢迎,讲课的激情、幽默、充实、独到常常会引起学生热烈的反响且让他们回味无穷。戴老师现身说法,课堂上有时会吹笛子一曲,悠悠笛音让学生陷入沉思;有时会吼一段秦腔,一板一眼尽显气壮山河;有时候也会现改唱词,来一段“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金疙瘩银疙瘩还嫌不够,天在上地在下你娃嫑牛”老腔,直把学生听得目瞪口呆——大学其实最缺少具有超强实践能力的文科教师。戴老师的课,除了知识的传授外,常常还渗透着人文情怀、价值体系的传递,多才多艺、多姿多彩的授课方式,深得学生喜欢。
    比授课还值得一提的是戴老师的写作,他那“一指禅”的打字功夫,也会在半个上午,搞掂一篇8000字的论文,文采之华美、观点之新颖、资料之翔实常常令人咂舌。他有一篇流传极广的《岐山人与岐山面》不啻为其代表之作,大部分文字被人挪用制作成百度百科“岐山面”词条。还有令人眼直的诗歌,几乎是张口就来,这可是极其考验智慧的。戴老师最为“招牌”的拿手好戏当是“嵌名藏头诗”。见面未几,只要知晓您的大名,绝对不会超过两分钟,定口占一“绝”,还必嵌着你的大名。当然,不忘礼数的戴教授,还会在给您赠送的其大作《人本社会学新论》扉页盖上厚重、大气、大方的印章。那龙飞凤舞的钢笔字,你一看就要醉了。
    当然,我和戴老师交往,绝非“你好我好”的好好先生们无原则的和谐。其实,我们也有产生分歧甚至矛盾的时刻,但是,友谊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我仔细思考,理由大致如下:我们彼此看重这段忘年相交的缘分,所以在产生分歧的时候,常常会设身处地为对方考虑,并且,都愿意退让一步给对方十足的面子。不过,这其实也只是人与人交往的小技巧罢了,更深的原因是: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携带着相同的文化基因,有着相近的人生价值,固守共同的人生目标,性格都比较柔和,遇到矛盾和分歧,不固执坚持自己的想法,异中求同和为贵。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我的另外一位忘年交的师友段联合教授的新诗,我抄录下来,以此作结:
真正的朋友,交之于义,淡之于利,启我以智,长我以识,知我之非,攻我之过,温不增华,寒不改性,虽远却近,似疏却亲,不求共荣,但求能济。有此友二三,一世足矣!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