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霍忠义
霍忠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8,952
  • 关注人气:5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文:恩师张宪(霍忠义)

(2011-12-22 16:33:28)
标签:

恩师

张宪

霍忠义

长安大学

杂谈

没有带过课的恩师

  霍忠义

在我大学求学的四年里,有一位老师没有给我带过一次课,却被我一直尊敬地称为“恩师”。他,就是张宪。张老师当时年近40岁,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生,是当时校报编辑部唯一一位专职负责老师,对采、编、排、校非常在行。他个子不高,微胖,看似一张冷脸,其实十分热肠。曾经的校报才女郭建朵在一篇回忆文章写得十分生动:“张宪老师谈锋健朗,即便如此,初见时还是觉得他难以接近,他总是这样的:沉默时,外表特冷峻;说话时,言语特犀利,脸上还挂一丝嘲弄的表情,好像在说:得了吧,就你小子能耐。于是,随着他鼻孔里‘哼’的一声,被你死守力挺的观点差不多也将over了——难逃被他驳倒的命运,当然,交往久了,这个初始印象又会被推翻,他其实是特别真诚内心特别有爱的一个人。”

 

我能认识张老师,实属机缘。我进入学生会后,在那里结识了时任宣传部长的大二同学赵振伟,我们有许多关于文学的话题,成了好朋友。一天,已经担任校报学生记者团团长赵振伟问我是否愿意到校报编辑部做学生记者,我当然一百个愿意。就这样,我有了与张老师亲近的机会。张老师算是我的文学启蒙老师,他不但教我写作,还教我排版,带我采访,极度信任我,关照我。我的文章第一次变成铅字就是通过张老师的手发表在校报上。一天,张老师拿着我上交的一首诗说:‘你把这首诗的后半部分修改一下,这期副刊上你这首。’我当时特别激动,后边两句话就在校报编辑室里修改了几个小时。几天后,校报出来,那首诗赫然位居副刊头条,我激动不已,同宿舍哥们立马对我另眼相看,对我言必称‘诗人’。当晚我就将报纸压在枕下,夜里几次醒来,兴奋不已,想再看看却看不成,因为宿舍夜里不放电,我只能借着从窗户射入的月光看看诗歌的位置。一早起来又连看几遍,内心被激情与热情胀满,想着那些漂亮的女生看见‘霍忠义’的名字以及这首小诗,不知会做何感想,说不定爱屋及乌还会对我产生好感呢!这次发表,给我不甘平庸的内心添了燃烧的柴火。

 

大学四年,我与我们班其他同学唯一不同的一点就是:我有校报学生记者团生活经历。校报学生记者团云集了当时各个系学生中的写作高手,可谓“人才济济”,是 “天之骄子”中的“骄子”。那里的日子不但有趣,还十分有味。很多同学刚进校报时性格内向、胆小懦弱,但经过这一熔炉的几年铸炼,等毕业时已经判若两人,我是最典型的一个。由于在校报不但要参与各种校园采访,参与校报组织的外出旅游、包饺子等活动,所以,我的性格有了极大改变,原来见了女生都会脸红,而最后是女生见我要脸红了——脸红于我幽默地调侃,善意的玩笑。张宪老师性格耿直、记忆超群、专业知识过硬,深得学生们喜欢。校报编辑部有一间带小套间的大办公室,中间是几张小桌拼起来的一张大桌子,四周围着一圈凳子:张老师在小套间办公,而学生记者就在外边的大间。大间成为我们办报、写稿、畅谈、作业的最佳场所。因为和谐良好的氛围,这里很快成了一个极具吸引力的地方。一次开会,记者团团长说:“我们要紧密团结在张宪老师的周围,办好我们的校报。”大家都笑了,张宪老师就在旁边,脸上似笑非笑,表情极不明朗。这样的优雅环境,这样的青年才俊,想不谈恋爱都难。于是,男女记者在“文学交流”这一堂皇的借口下,慢慢地、慢慢地谈起了文学以外的话题,那是青春发酵的气息。时至今日,已有多位记者团成员结为伉俪,且幸福无比。张老师对此尤其满意,说不定心里还自鸣得意:“看,我不但教你们写作,还是你们的媒人呢!”令所有校报学生记者难忘的是每学期几次的包饺子。张老师将所有人召集到他家里,人人动手:有人和面,有人洗菜,有人切菜,有人包饺子……反正要人人动手,热热闹闹犹如节日,亲亲热热似同一家,可能还会有一些多情的眼神穿过饺子的热气传递别样的信息。我们这些远离故乡和父母的学子,在张老师的家里,在可口的饺子前最大程度地体会到“家”的温暖和温馨。

 

1994年冬季,大四的我已经在考虑次年的毕业去向。张老师要我留在他身边,留在校报做一名编辑。那时,我已经公开发表了一些文章,对留校做编辑很有兴趣,于是就答应下来。张老师很高兴,立即去做相关工作。我至今还保存着一张泛黄的纸条,上面是张老师龙飞凤舞的字体,虽然这些字辨认费力,但至今持握,温馨遍体:

霍忠义:

这几天学院(那时叫西安公路学院)各单位正报明年的留人计划,但要得很急,我本想再给你打个招呼,今天一直没有见到你,就自己写了个要人申请,你看看,如果没有别的需要补充的内容,就抄一份,塞到门上,明天上班,我给人家送过去。

 

                                                             张宪

 

                                                          1994年11月8

 

    我当时自觉留校已经十拿九稳,于是寒假好好回家过了一个春节,来校很晚。1995220日,我一返校就立即被张老师叫去,告诉我一个可怕的事实:“我们学校上报交通部(那时学校属交通部主管)的校报留人指标未获通过。”我一下子傻眼了。我焦急万分却毫无办法,这时,我听说学校基础课部制图教研室要在我们班选留一人教书,就赶快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张老师。当天晚上,张老师将我带到时任制图教研室主任的王占义老师家,郑重将我推荐给她。就这样,我得以留在母校,与许多恩师相伴。如果留校做编辑我属于非专业就业,而留校做教师我干起了机械的本行。身在机械,心随文学,我的生命丰富多彩。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