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霍忠义
霍忠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558
  • 关注人气:5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亦师亦友黄建国(图)

(2010-05-27 10:15:52)
标签:

长安大学

文学艺术

传播学院

霍忠义

黄建国

杂谈

分类: 霍忠义青春美文

亦师亦友黄建国(图)
黄建国教授


  亦师亦友黄建国

文  霍忠义

    我认识黄建国老师时,还是一名大三学生。那时,黄老师是我们校报学生记者团全体成员的偶像,大家闲时常读他的小说,并在校报编辑部展开热烈讨论。我一直想拜见黄老师,可是满心敬畏,几次都打了退堂鼓。直到有一天,我写了一篇自己还算满意的文章,才又鼓起了勇气。

 

    黄老师在校报编辑部对面的教室里上课,我模糊记得讲的是《中外文学名作阅读与欣赏》。时任校报记者团团长的赵振伟带我到教室外边,给我指认黄老师。其时,黄老师正面带微笑、侃侃而谈,自然发现不了门外的我。

 

    我待在教室外,一直等到黄老师下课要离开时,才走上前去。做了一点简单介绍,然后我恭敬地递上手稿。面对完全陌生的我,黄老师和蔼地说:“我拿回家看看,看完和你联系。”

    看黄老师走远后,我激动地奔回校报编辑部,和团友分享我的喜悦。

 

    几天后,黄老师就打电话到校报编辑部,邀我去他家。在黄老师的书房,他非常认真地讲起我稿子的优点和不足。因为这次指点,我写作信心大增。这就有点像在黑夜里走了很久的人,既失落又失望的时刻,看见了天边的一丝亮光。

 

    1995年我毕业留校,巧的是分给我们6人合住的单身套房正好在黄老师家斜对面,对我来说真是机缘,经常可以在楼道和黄老师碰面。那怕仅仅是一句两句的问候,也让我雀跃。黄老师那时在女友杂志社兼职做主编,非常忙碌,可是时不时会过来敲门给我送新出的杂志。我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写了一篇与一位女性笔友交往的故事,送给黄老师。现在看来这稿子非常稚嫩,或许还达不到发表的水平,后经黄老师修改以《永远的忏悔永远的恨》为题,发表在《文友》杂志1995年12期。这次发表,对我的激励作用不言而喻。那时候,我特别希望“碰见”黄老师,因为他每次都带给我喜讯。比如:1995年年底,《知音》杂志知名编辑记者陈清贫来西安想见我,就是打电话给黄老师,而由黄老师带口信给我,我才得以和陈见面。再比如:黄老师出差碰见《涉世之初》杂志的邓皓,又给我带回邓用我稿子的喜讯……当然,我经黄老师亲手编辑发表的作品也有多篇,其中最为有名的是爱情故事《如果我喊了她的名字》,发表在《女友》杂志1997年5期。

 

    而这些,似乎都不足以显示黄老师的专业水准,他对我作品最神奇的“点化”是一篇叫《父亲的冰糖葫芦》的散文。《父亲的冰糖葫芦》写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位男青年,在城市大学教书,寒假回农村老家看望父母。回家后发现50多岁的父亲在学做冰糖葫芦,并且大年初一出去卖。男青年很不解,还埋怨父亲大年初一不休息。结果,过完年他离开家时,父亲将卖糖葫芦所得的2000元给他,让儿子给新交的女朋友买个戒指。初稿开头我写男青年寒假回家,知道了父亲学做冰糖葫芦这件事情。黄老师给我说:“你可以在前面再加一段文字,写男青年回家的路上远远看见一个卖冰糖葫芦的老者,被人围着买糖葫芦,青年走近,才发现是他的父亲。”我恍然大悟,就按照黄老师的意见做了修改,结果发表后引起很大反响,这让我深刻体会到为文的境界、技巧以及修改的重要性。

 

    我也多次向黄老师讨教。那时他已经是女友杂志社的文稿总监,每月要终审几十万字的稿子,几乎没有闲暇。我读了他的新作,有些问题很想请教,就打电话给黄老师。黄老师专门在晚上抽出时间,为我解答。我们俩在他的书房聊了很久,他给我详细讲解他小说中的人物设置、情节推进、细节安排、语言应用等方法和技巧,让我受益匪浅。可以看出,黄老师对自己作品的用心程度,真是像“爱护眼睛一样”。而他对后学者的爱护,不亚于他的作品。

             亦师亦友黄建国(图)

                             和黄老师在新疆采风

    2007年暑假,我和黄老师去新疆采风,这是一次改变我人生命运的出行。这年夏季,母亲病重,我心情格外沉重。加上自己前途迷茫,十分压抑。在旅程中,黄老师除了安慰我,还问起我对未来的打算,我如实相告。黄老师听完后,郑重地向我提出几点建议:1、在教学之余一定要认真搞些研究,写出水平较高的论文发表;2、坚持写作是应该的,但是一定要先将更重要的问题解决了,要分清主次;3、如果有什么需要,他会帮助我。

    这次谈话,真是拨云见日,我迷茫的心空一下子清朗起来。

 

    而且,最为感人的是,在新疆,热情的朋友们每餐备酒,我因为身体原因,一直滴酒不沾,黄老师酒量也不是很大,但在接下来11天的采风活动中,逢餐桌有酒,黄老师便给我挡驾,实在推不开,他竟然替我将酒喝下。我当时坐在黄老师旁边,感动得无以言表。须知:他是大学教授,人文学院副院长,更是长我13岁的老兄和一直指导我成长的老师啊。

                             亦师亦友黄建国(图)
                                2009年10月,和王荣禄三人在北京

    写作上的指导、酒桌上的呵护,我们看到的是一位导师和真诚的兄长。而黄老师于我,还有更严厉的一面。2009年10月,我们一行三人去北京参加一个活动,在与中山大学教授的一次餐会上,我因缺乏社交经验说了几句十分唐突的话,当然,我自己毫无感觉,黄老师当时用一种淡淡的笑阻止了话题。在回来的车上,他对我提出批评,语气委婉却态度决绝,我恍然而悟并心悦诚服。我们自身的缺点,有时是不愿正视,有时是眼力所限实在看不见,能看见我们缺点并真诚指出的人,才是真正爱护我们的人。在这点上我不糊涂,因此,对于指出我缺点的人,我尤其崇敬。

    我真是个幸运的人,因为有这样的师友,这样的兄长。

 

                                                                       2010年4月至5月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