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霍忠义
霍忠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383
  • 关注人气:5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与《知音》杂志著名编辑记者陈清贫的兄弟情谊

(2007-11-19 17:01:55)
标签:

知音

陈清贫

霍忠义

兄弟友谊

分类: 霍忠义青春美文
 

 

霍忠义补白:我的知音陈清贫

文/霍忠义

    “诗仙”李白有一首写友谊的诗我非常喜欢: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赠我情。用这样的诗句表达我与《知音》杂志资深编辑陈清贫的兄弟情谊,真是毫不过分。

 

    高中时由于我物理和化学学得很好,历史地理不行,只得放弃自己喜欢的文科而改学理科,最终考入工科大学西安公路学院。在大学,我除了努力学习外,始终没有放弃对文学的爱好,最幸运的是我进入校报学生记者团,接受严格的训练。那时,我们校报定了《知音》杂志,我很想给自己喜欢的这本杂志投稿,拿起它翻了半天,觉得就一个名字最别致:陈清贫。于是,我把刚写好的一篇爱情美文寄了出去。

 

    很久没有消息,我以为没戏了。不料有一天,《女友》杂志主编黄建国老师告诉我(当时没有手机、电话以及传呼,我与黄老师住对门,我的人物系列之二将写写黄建国老师),《知音》杂志有一个编辑到西安来约稿,想见我。我当时特别激动,按照黄老师提供的旅馆(小寨军人服务社宾馆)找到了陈清贫。初次见面,印象就深。陈清贫皮肤微黑,四方脸,英俊里带着腼腆,我们握手,我感觉他手有力而温暖。当时,陈清贫就告诉我,我的那篇爱情故事已经被采用,并想和我谈谈《知音》杂志的风格以及美文、纪实文学的写法,我真是求之不得。

 

    我想请他吃个饭,他说最喜欢吃西安的烤肉。于是,我俩步行到小寨露天烤肉市场,找个摊位坐下。他竟然不喝酒,只喝饮料。我记得当时是12月天,我穿着老父亲给我买的一件深黑色的呢子大衣,他则戴一顶长檐帽子。那天天气很冷,还有寒风刮过。我们两个谈得愉快,吃得开心,竟然浑身冒汗而不觉丝毫寒冷。吃完,当我要付钱时,被陈清贫拦住,他知道我刚工作,收入很低,就说:“下次你请我。”就在这天晚上,陈清贫还给我讲述了一个小刀的故事:他和一位大姐交往,大姐离开武汉时,细心的他除了送她一兜苹果外,还特意给大姐买了一把水果刀。后来大姐感叹说:“给我送各种礼物的人不少,而你的水果刀却是最别致的礼物,我终身难忘。”我心中暗自感叹陈清贫聪明、善解人意,这件事情就被刻在心中。

有了这次与陈清贫的交往,我写作信心大增。因为当时我的写作正处于低谷,我十分心仪的杂志《深圳青年》的策划总监编邓康延不停给我退稿,退得我已经毫无自信。陈清贫的西安之行,真是给我一剂强性针。

 

    不久,我根据陈清贫的故事写出的名作《初恋时分的一把小刀》很快在《知音》杂志发表,立即被四处转载。当时这篇文章被陈清贫报上去后,最后一审的老总只批了四个字:此文棒极。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此文后来竟然弥合了一对香港老年夫妇的婚姻裂痕,他们写信到《知音》杂志表示由衷的感谢,我后来还看到过这封信。这是我们俩合作的第一个奇迹。

 

    我一直称呼陈清贫为“陈大哥”,我们情同手足,这样的友谊完全是在合作的过程中建立起来的。但是,后来,我们的关系又完全超越了合作关系。我记得陈清贫一次到西安对我的女友(那时为女友,现在为妻子)说:别人不给我写稿,也许就不会和我交往了,而我和霍忠义却不同,他不给我写稿,我们还是哥们——这话说的是实情。

 

    陈清贫有三大优点,我望尘莫及。第一,他非常聪明。由于他博览群书(他很喜欢看书,每次到西安都带不少书籍,约稿会友之余在宾馆狂读,尤其是天文书籍),所以知识非常丰富,但更重要的是他反应机敏,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所以,我每次把稿子交给他都很放心,他只要把稿子略做修改,读来就觉味儿完全不同,这就是能耐。第二,他的记忆力很超群。他对于数字、人名、还有诗词、国内外地名,记忆得非常准确。见谁一面,多年后再见,他还能一口叫出名字,简直神了!第三,他非常幽默。和他在一起,我常常被逗得哈哈大笑。他到我任职的大学做过几次报告,掌声笑声不断,学生都对他无限崇拜。

 

    不过,他最大的一个特点还是,不管春夏秋冬,不论天南海北,总要戴一顶帽子。有一次我问他,他说:在部队呆时间长了,现在不戴帽子就觉得别扭。看,他真是一个恋旧的人,当然,对于一顶帽子的珍爱只是其表,对友谊和感情的珍爱才是其里。

 

     1997年底到1998年初,我俩在《知音》杂志创造了更大的神话。1997年11月,《知音》杂志发表了我们合作的凄美的爱情故事《好男孩,下跪求爱与爱情无关》,引起反响。1998年1期,《知音》发表了我的《初恋的音乐盒》(当时署名梅晓晓),全国轰动。我自己就曾经收到陈清贫转给我的读者来信几百封(那时没有电子邮件),后来被《青年文摘》转载后,我又收到从《青年文摘》转过来的不少信件。有一封信最让我感动,福州监狱一个男子写了一封长达20页的信,他的身上就发生了类似《初恋的音乐盒》的故事,他和一个女孩子错肩而过,遗憾终身,而他由于失去了她而日渐颓废,以至走上犯罪道路。看了我的文章,他心底美好的初恋和美好的人性又被唤醒,这篇爱情故事让他热泪长流.

 

    1998年2期《知音》又发表我的《父亲的冰糖葫芦》。这篇文章同样引起很大的轰动。这篇文章当然被更多媒体转载,还被收入南方出版社出版的新书《名家极品散文学生仿写读本——第二百次拥抱》,我根本不是什么名家,但我不得不承认,称这篇作品为“极品”却不过分。

 

    好了,这些就够了。这些作品都是我和陈清贫合作的结果,可以这样说,没有他的支持、鼓励、修改,就不会有这些作品问世。在我写作的过程中,他给我许多指点,说他“手把手教会我写作”都不过分。

 

    至今,我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我和陈清贫的兄弟友谊已经有10个年头,这10年里,我俩笔墨交往很多,他的字圆润漂亮,我很喜欢,所有一直作为珍品保存。他每年元旦都要给我寄精美的贺卡,有一封非常漂亮的兔年贺卡还是他特意定做的,不久前,我还翻出这些东西细阅,心底充满温馨。我现在有了女儿,家庭生活占据了我大量的时间,加上我现在生命的重点转移到阅读上,所以写的就相对少了,陈清贫不停的鼓励我——相信很快我俩会再次创造辉煌。“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真的,在文字的“江湖”上行走,没有友谊的灯光,也许我们真的会迷失在忙乱浮躁的现实生活里。古人说“欲把心思付瑶琴,弦断无人知”,感叹知音难觅。所以我有陈清贫这样的朋友,此生足兮!

 

    陈清贫的网站(“陈清贫魔幻星空”)做的很好,访问量很大,朋友们都很喜欢。现在,陈清贫又在自己的网页上以系列文章的形式教初学写作的人如何写作、投稿,许多学中文和新闻的大学生惊呼这些文章甚过他们的教材,操作性更强。

 

    这就是陈清贫,一个直率、幽默、聪明、热情的编辑、记者,他是我的“知音”,我盼望能有更多的人从他那里受益,盼望他能成为更多人的“知音”。

 

    我写陈清贫虽然只是管中窥豹,却怀着一颗真挚而感念的心。

 

                                                                    2005/7/23写于西安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