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霍忠义
霍忠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8,537
  • 关注人气:5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经典再读·10年回望:初恋的音乐盒(又名《爱情音乐盒》)

(2007-05-02 01:22:08)
标签:

10年回望

初恋的音乐盒

陈清贫

霍忠义

分类: 霍忠义青春美文
    经典再读·10年回望:初恋的音乐盒
(又名《爱情音乐盒》)

 

    10年前被我这个故事迷醉过的豆蔻少女,今日已经是风姿绰约的少妇,怀抱着自己可爱的宝贝,而坐在她身边的男子可否曾经是让她哭过又醉过的白马王子?她们韶华已逝、婀娜不再,而我写于10年前的这个经典爱情故事却依然保持着迷人的风姿。这就是文学:具有不老的魅力。

    这是一位叫王宏的大学同学讲给我的真实的故事,这个女孩子是西北大学的学生。听完之后,我迫不及待地动手写了。写完后,我又修改几遍,马上用我漂亮钢劲的钢笔字体誊写到稿纸上,寄给了远在武汉《知音》杂志的陈清贫兄。但是不久,清贫兄即打电话给黄建国教授,请他转告我(那时固定电话都很少),立即再把这个稿子重新打印一份(我的手写稿子他放丢了)寄他,因为他想把这个非常有分量的稿子压到杂志最看重的1998年1期上。

    2007年,是我写这篇稿子的10周年,我特意在博客上策划这样的一个专题,以示纪念,为多年来没有人能够逾越的初恋故事。

    我还有一个目的,就是10年前的小女生小男生,他们现在都是网络世界的主角。当年,他们不可能读到这个故事,今天,他们有理由读读这篇令人沉醉、让心破碎的美文。但愿他们能发出这样的赞叹:呵,多么美丽的故事、多么纯净的爱情!!

 

  

初恋的音乐盒(又名《爱情音乐盒》)

 

口述:梅晓晓       整理:霍忠义

(一)

    1992年10月,我进入大学后不久,便被招收为校报学生记者团成员,在那里,我认识了已经是记者团团长的江浩。江浩高我一级,是四川成都人,他不但英俊潇洒,而且文笔出奇的优美,在入大学以前,我就读过他那美丽凄婉的爱情故事。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竟当着30多名校报记者的面称赞我的那一肩飘逸的长发,说:“你这一头秀发应该去给潘婷做广告!”当时羞得我满脸通红。

 

    我坚信,爱情真的是一种缘分,我很难描述他给我的第一印象,但当时我的的确确有一种眩晕和沉醉的感觉,而我从他的眼神中也发现风情万种的底蕴……年少时的眼神最易暴露内心的秘密。

 

    很快,大家都熟悉起来,而我能明显感觉到江浩对我的那种异乎寻常的关心。一次,江浩的又一篇爱情故事见刊后他收到了300元的稿酬,大家都让江浩请客。江浩很慷慨的带了记者团的几个小师弟就去买东西。不一会功夫,大包小兜的食品水果就被买回来了。记者团所有成员那天晚上就在校报编辑室里热热闹闹的吃着聊着,气氛融洽得如同兄弟姐妹。快11点钟的时候,大家都陆陆续续地回宿舍了。我正要走时,江浩拉了一下我的衣袖说:“晓晓,你等一下。”我的心猛地一跳,一种预感烧红了我的脸。

 

    只剩下我和他时,两人都觉得不自在,江浩往昔的那种从容飘逸已经荡然无存,他有点语无伦次地说:“我来西安一年多了,还没有吃过几样西安的小吃,你是西安人,可以给我当个向导吗?再说……稿酬,我也想单独……请你的客。”我连想也没想就点了点头。

 

    第二天傍晚,江浩骑车带我从南郊出发,在我的指引下,我们穿过大街小巷,来到了西大街有名的贾三灌汤包子店。那天,我们两人吃得开心极了,边吃边聊,心灵的距离一下子缩得很小很小,在那里,他告诉我,本来以我的文笔是很难被记者团招取的,但他为我力争,他告诉记者团的成员:“她的那一肩长发就是一首很美的散文。”大家都被他逗乐了,就这样,我成了记者团的一员。

 

    路灯通亮时,我们从西大街往回走,我坐在后座上,看看江浩壮实的双腿狠劲蹬着脚蹬,心中既感动又满足。我们大声地说着笑着,他不时回过头来看看我,然后一甩头发,就讲起很幽默的小故事,我开怀大笑,心灵的雀跃是前所未有的。突然,一直沉浸在快乐中的我发现江浩骑错路了,本来我们应该往南拐,但我们正向北骑着,我知道,一定是他迷路了,西安的道路都是笔直的,但夜间也是极易迷路的,何况江浩还是外地人。我本想告诉他,但却没有说出口,我双手轻扶在他的腰际,任他飞一样的疾驰,天气有些凉,风在我耳边呼呼地响,但我的心很热、很热,我真的希望这条路能没有尽头,我们能这样相依相靠一生一世。

 

    骑着骑着,江浩停了下来,他大叫一声“糟糕”,回头对我说:“我们走错路了,南辕北辙!你看,那不是火车站吗?”位于西安市最北的火车站灯火通明,“西安”两个字已清晰可见。江浩又说:“晓晓,我们走错路你也没看出来吗?”我心虚地说:“我一直在听你讲笑话,一点都没注意。”于是,我们又沿原路返回,我在后面给他当“指挥”:“向左拐……向前……”这时夜已经很深了,但我们欢快的笑声和我的“向左拐……向前……”的声音成了寂静中最美的音符,两颗年轻的心在冰凉的夜里互相温暖着。

 

    回到学校时,已经是夜里12点多种,女生宿舍楼的大门早已锁上了,费了好大劲,我们才将看门的老太太唤醒。老太太睡眼惺忪地说:“疯到什么地方去啦?这么晚才回来。”我向她抱歉地一笑就匆匆上楼了,到了宿舍后我趴在窗户上向外看时,发现江浩矗立在黑暗中面对着我宿舍的方向,我的心忽地一热,那一夜我失眠了。

                  

                                        (二)

 

    因为那个美丽的夜晚,我和江浩更亲近了。但我发现,和我一起进入校报的经济系女生叶子对江浩表现出非同寻常的关心,因为她已经花了好多个周末在织一双手套,织着织着就去问江浩颜色、花样如何,而且还要在江浩的手上量量尺寸,那种过分的亲昵弄得江浩很尴尬,而我的心里也十分不快。

 

    1992年11月15日晚上,那是一个让我永生难忘的日子。因为快期中考试了,那晚我在7区大教室里看书,11点30分时,教室里只剩下了我和另一个女孩子。正在这时,江浩从后门进来,走到我身边和我说了一会话,然后又陪我坐了几分钟就一声不响地走了,他的表情很怪,我当时心里挺纳闷。又过了一会儿,我听见有人敲窗户玻璃,我回头一看,这时江浩在教室外边,他用手指了指腕上的表,我抬起手腕一看表,正好三根针同时指向12,我再抬起头时,他已经走远了,我正莫名其妙时,那首古老的英文歌曲在后门处响了起来:“ 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我急忙跑过去一看,后门处的地上放着一个盒子,盒子里放着一个美丽的心形音乐盒,音乐盒的盖子打开着,美妙的音乐是从一个旋转的彩色圆盘处发出的,有一个滑稽的塑料小人站在圆盘上,随着圆盘一起转动,还做着祝福的动作。我猛然间想起11月6日是我的19岁生日,由于忙于应付考试,自己竟将它忘了。我弯腰捧起音乐盒,将小人拿开,音乐就停下来,我再将小人放上去,祝福的歌声又想起来。当我正静静的听音乐时,旁边那个女孩走了过来,她说:“祝你生日快乐!”我将小人拿开,她接过我手中的音乐盒,看了半天说:“是男朋友送你的吧!我去年生日男友也送了我一个这样的音乐盒,但没有这么别致,而且也没有你男友这么浪漫!”我满足地笑着向她说了声“谢谢”。

 

    我小心将音乐盒收起来,回到宿舍后,就悄悄地将音乐盒锁进了箱子,我不敢将它放在外面,我那帮姐妹整天正闲得慌呢!

   第二天,我到校报编辑部,江浩一见我脸就红了,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但我还是轻轻对他说了声“谢谢”。

 

    正当我沉浸在初恋的甜蜜中时,却发现江好像变了,见了我也不再说笑,对我礼貌客气得像见了陌生人,我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怎么在意。

 

    半个月后,我的奇怪终于有了答案:西安飘雪的时候,他的手上已经戴上了叶子早早就为他织的那双手套——他们成了公开的恋人。

   我的心快要碎了,难道我苦等的是这场结果吗?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去编辑室,我怕见江浩那张俊秀却冷漠的脸,我怕听叶子那满足而夸张的大笑。我明白一厢情愿地爱一个人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虽喜欢他,而他却只能给我一个兄长般的关怀,是我误解了他。

 

    这样一想,虽然很心痛,我也就释然了。但我不能没有男友,我要让江浩知道除了他我还会找到更优秀的男孩子。一个北京男孩对我一直很好,他幽默、帅气,也很善解人意。上大二不久,我们成了恋人,虽然我深知,我从未真正爱过他。

    以后,我和江浩在校报编辑室见面时,我们都会微笑着点点头,但那例行公事的笑容有着冬天般的寒冷。我们的关系就这样冷冰冰的持续到他大学毕业前夕。

 

                                     (三)

 

    1995年7月4日,是江浩离开西安回成都的日子。他走那天,记者团的全体成员,以及他的好多同学、老乡都去车站为他送行。我夹在人群中看着他和送行的人手拉手聊着,看着他一脸真诚的忧戚,我的心也仿佛被什么东西揪痛,毕竟他是我的初恋啊!我突然发现他的目光越过那么多人在焦急地寻觅,我很迷惑:他的女朋友不就在身边吗?当他的目光移到我跟前时,总要做一下停留。现在回想起来,那种停留有着多么丰富的内涵呀!我分明感到,在注视我时他对别人的敷衍和心不在焉。

 

    火车快开时,他恋恋不舍地上了火车。本来他的座位不靠窗,但他换到了靠窗的位置。他和车下送行的人一一握别,我发现了他眼中的泪花。突然,他大声喊站在远处正注视着他的我:“晓晓,过来!”我过去,发现他看我的眼神中有一种明亮的伤痛和热烈。我踮起脚尖,以便能听清他的话。而他,把他那健美的身躯和英俊的面孔从车窗中伸出来,俯身到我跟前,在我光洁的额头,重重的一吻,长长的一吻,顿时车上车下死一般的寂静,我不知所措地闭上了双眼。这时,我听见了掌声,潮水般热烈的掌声,那是同学们在为他的行为鼓掌呢!他用一种只有我一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这是我三年来唯一的缺憾,今天,我补上了。”看着他含情脉脉的眼神,我哭了。

    车开了,载着他越走越远,而他眼神中的难舍难分却十分清楚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回到宿舍,我摸了摸额头,他的热吻似乎还在。我打开箱子,拿出了那个我一直不敢动不愿动的音乐盒。打开盖子,将小人儿放在圆盘上,顿时,那首古老经典英文歌曲充满了整个屋子,音乐声中,我又想起了那个迷途的夜晚,还有让我情窦初开的19岁生日,我沉浸在音乐中,感情在乐曲中起伏,我将头埋于掌中,任泪水悄悄滑落。“他既然这么喜欢我,为什么不表白呢?难道他还要一个女孩主动向他表白吗?”我正陷入沉思中,音乐结束了,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一个我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那磁性的声音曾多少次牵我梦魂:“晓晓,我爱你,做我的女友好吗?如果愿意,就请送我一根你的长发,因为一根长发代表一生的牵挂!”

 

    顿时我被惊得目瞪口呆!我捧起音乐盒,捧起那爱情的表白,紧紧地抱在胸前。我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会对我的态度急转直下。当时没有听完音乐的我也无法明了音乐盒中古老乐曲之后所藏的这段秘密,更无法给他回复,而他一定以为是我拒绝了他,于是违心地接受了叶子的爱情。这个发现让我心痛的热泪长流。命运为什么喜欢捉弄人?

 

    当晚,我铺纸提笔沾着泪给他写了一封信,我不愿这样的误会伴我们一生,尽管我们已经错失了最好的时光。信中,我没有忘记给他一根长发,我只是表明,我当初真的是愿意的,愿意的呀

 

      很快他回信了:

 

     晓晓: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风景,伤得最最深的也总是那些最真的感情。

    给你送音乐盒后那几天,我如坐针毡,我盼见你又怕见你,而每次见到你,你总是一脸平静的微笑,我以为你一定拒绝了我。本来,我想让所有的秘密伴我一生并随着我的生命沉入大地泥土,成为永远,但是,那天在车站吻了你,我当时在心中无数次告诫自己:不吻她,你将抱憾终身。你知道,那我该要多大的勇气呀!

 

    你的生日是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打听到的,在这之前的半个月,我就一个人悄悄骑车到东郊的工艺品厂,我请求工人为我制作一个特别的音乐盒,因为一般的音乐盒只有音乐,而我想将我想对你讲的话做到音乐盒中去。起初,工人不同意,但最后他们被我的真诚所打动,为我录音,制作,而且音乐盒的外观也按我的要求重新作了设计,送给你的礼物我要与众不同还要有情调。本来,这样的单件生产成本很高的,但工厂也只收了我普通音乐盒的价钱。临了,年长的那位工人拍拍我的肩说:小伙子,祝你好运。

    我记得我俩第一次单独外出的情景,回来时,我们迷路了,南辕北辙,其实是你迷路了,而我一直很清楚,我是故意要走错路,因为我想和你多呆一会。当我向北拐时,我怕你当时会认出路,谁知你根本没认出来……。

 

 

    看到这里,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双眼。

 

    在人生中,爱情这列车靠站的时间总是很短很短,这就要求我们每个人随时做好登车的准备。火车总给我们每一个乘客同样的机会,如果一旦错过,我们只能在车下看着那些最勇敢最有准备的人在爱情列车上微笑。

 

    如果早知道这个道理,也许我会不顾一切地向江浩表白。或者,如果他仅仅将他的爱情表白放在那段古典歌曲之前,我们的爱情也将会是另一番模样。

    我只想告诉恋爱中的朋友,如果你给心爱的人送了音乐盒,请一定将爱情表白放在音乐前面,常常,爱情成功与否就只差一曲音乐的时间。(发表于《知音》杂志1998年1期,《青年文摘》1998年4期转载,无数报刊杂志转载。)

 

     在此,博主再次警告那些剽窃、抄袭、挪用、局部复制、不署名发表、不告知收录、不打招呼在电台随意播放《初恋的音乐盒》一文的人们,对于严重侵害霍忠义著作权的行为,本人将通过法律途径保护自己的权益。

 

 

  《向盗贼宣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9edaf4010005o2.html

 

 

 

 长安大学教授、广告系主任、硕士导师戴生岐评论《初恋的音乐盒》: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9edaf4010005o1.html

 

 

    霍忠义经典爱情美文《初恋的音乐盒》2009年度再成热点,发表11年后被《意林》杂志2009年21期“意林专题——60年爱情变迁”栏目转载。收获网最新消息:http://www.soho520.net/?viewnews-1553

 

    《初恋的音乐盒》写于1997年,以长安大学校本部为写作背景,文中的7区大教室目前仍然是长安大学学生学习最珍爱的教室。该文经过著名编辑、记者陈清贫之手,发表于《知音》杂志1998年1月。因为这篇文章,1998年大学生的元旦格外快乐;因为这篇文章,1997年的冬季不再寒冷。

    《初恋的音乐盒》一经发表,即被《青年文摘》1998年4期转载。多年来,被多本杂志转载,被多本书籍收录。

 

    2009年8月,博主以《经典再读·十年回望:初恋的音乐盒》一文参加由熊猫故乡网站举办的丝路寻情记—— 七夕征文 show爱赢大奖》,获得二等奖第一名。

 

    2009年10月,该文再次被《意林》杂志转载。

    阅读《初恋的音乐盒》,请点击如下网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9edaf4010009aq.html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