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霍忠义
霍忠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8,537
  • 关注人气:5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霍忠义长篇连载《向西,向西,再向西》隆重登场(四)

(2007-02-08 20:37:13)

向西,向西,再向西

——霍忠义西行漫记

(之四)

     

200381

 

     早上王宏办了一些公事,我们就匆匆上路,因为我想快点看到火焰山。

 

很自然地我又想起电视里对火焰山的介绍:火焰山位于吐鲁番盆地境内,由西向东横贯盆地,曼延100公里,南北宽约10公里,但高不过四、五百米,山体由红色砂、砾岩及泥岩组成,形似一条赤色的巨龙卧于大戈壁之上。在烈日之下,山上红光闪耀,热气腾腾,云烟缭绕,夏天的气温高达47摄氏度,山上太阳的直射处可达70摄氏度。“火山突兀赤亭口,火山五月火云厚。火云满天凝未开,飞鸟千里不敢来。”正是对该山形象的描述。

 

      车行不久,我就看见了火焰山。从远处看,山顶铁红,的确像一团燃烧的火焰。因为与《西游记》这样的古典名著有牵连,这也让火焰山身价看涨。在312国道边劈出了一块平地,树起了一块巨石,石上用鲜艳的红色镌刻着“火焰山”三个飘逸的汉字,左上角有维文的碑名。碑后就是深蓝的高空,洁白的云朵以及赭红的山体。因为火焰山其实没有什么景观,在车上远看,一眼到底。只是,大家都要留个影。有维族的青年男女穿着民族的盛装热情地邀请游客有偿合影,当然也有打扮地着民族风情的马匹供人照相,我发现大多数人一下旅游车就急忙奔到碑前留影。因为照相的人很多,所以要排队,大家都面带笑容挤在旁边抢位置,所以我的单人照片上挤着3个撑伞微笑着看我的男人,虽然破坏了我的景致,倒也别有情趣。

 

我们只停留不到10分钟,照完像看一眼火焰山、感受过它的“热情”就上路了。

 

在朱林洲的指导下,我们来到离乌鲁木齐很近的交河县的交河故城。

 

光看看这个名字,在我感觉里它应该是一座和西安差不多的古城,哪里想到全不是那么回事。交河故城 ,当地人称“雅尔和图”,意为“崖儿城”,即建筑以崖为凭,不筑城墙,房舍院落大多是一半在地下,系挖掘而成;一半在地上,为砌土筑成。现在只能看见土坑土堆,有被火焚烧的明显痕迹,根据考古学家考证,交河故城毁于一场大火,但交河故城的建筑遗址保存较好,街巷清晰,院落分明。据史料记载,在汉代之前,交河是车师前王国都城。汉代在西域设立的戎巳校尉,起初就驻扎在此,当时的名将班超、班勇都曾来过此城。

 

    王宏已经到过这里多次,朱林洲和韩延续也因为多次到过这里而不想进去,我在王宏陪下进入古城。里面很热,毕竟是沙漠地带。沿一条砖铺的路往上走,裸露在两边的就是土堆了。这些土堆奇形怪状,有明显堆砌的痕迹。再往上,到了高处,就看见了古城的全貌。在明净的空气里,我们看见的是凸起的土墙,凹下的土坑,坑大概有三五米深,在一处土坑里,还见到了给水的辘轳。这里最大的特点是:土。只有土和土的颜色。在蔚蓝的长天,竟然有一处这样的单调的处所,也算一个奇迹。我们近景远景地拍摄恨不能将所有的景色都收下。思维活跃并喜欢浪漫的王宏说:“如果在古城里听新疆歌曲该是何等享受!”为了不辜负这片环境和我们的浪漫,出城后,王宏就迫不及待的到路边摊上买了一盘新疆民歌。一上车就赶紧打开,但是,那价值15块的带子不是放不出声音,就是把音乐拉慢成怪叫,气得王宏将带子撂出车外,在我们快乐的心灵里,这是最早出现的不和谐的音符。在这个地方被愚弄,不知是谁的悲哀。记得钱钟书说:“老实人的刻薄就像饭里的沙砾。”我当时即有同感。

 

    从这里开始我们离开了312国道,进入了去南疆库尔勒的区道。南疆几乎是荒漠地带,很少有绿色。我们的下一站是焉耆回族自治县,还有六七百公里的路程。我们抄一条近道向前,路两边的杨树高耸入云,树枝向剑一样冲天而上,但又都以树干为轴紧紧聚拢着,这种树貌完全是由于气候的因素形成的。就在夹路高树的阴凉里,我们穿过了维族乡村。房屋大都是土建,砖建的很少。而且屋顶一律平坦,没有屋脊和瓦片,因为少雨。维族老人赶着马车或者驴车在缓行,悠闲地让人嫉妒。妇女大都身材肥胖,脸色黎黑,明显有这个地域的特色。我很想停下来到这些人屋里去看看,但因为赶路没有如愿。在这些乡村,我们看到最多的宣传是关于防治“非典”的宣传,虽然新疆没有一例“非典”病人,但明显感觉到这里也曾经受到强烈波及。出了乡村,就看见公路两边成片的骆驼刺,还树着宣传绿化的牌子,我们立即明白,这里的骆驼刺与前面看见的野生的已经不同,是人工专门栽种用于防风固沙的。朱林洲解释说我们已经到了全国最低的位于海平面以下155的艾丁湖近旁,该湖有中国“死海”之称,含有大量盐和芒硝,于是四人格外激动,张目四找。终于看见了不远处的湖面,据说路边还有一个写有湖名的牌子,我们计划照张像,所以王宏将车越开越快。哪里料到离湖越来越远,却始终没有见到牌子,等我们后悔时已经看不见湖了。

 

    我们只能向前,不能向后。因为前面有博斯腾湖,于是车子开得飞快。不知道走了多久,道路变得崎岖蜿蜒,司机韩延续说我们正在穿越天山,此地叫榆树沟。这是我见过的最危险的道路,路牌指示着前面下坡、上坡、急转弯、水毁路段,路简直就像一条盘旋的巨龙,车速放慢了,路边都是陡峭的石山,黄的是从上泻下来的黄沙,黑色是煤层,色彩单调,没有什么风光,即便有,我也欣赏不了,因为我一直在看前面的路,在副驾驶的位置给司机提醒路边的交通标志,我不知道司机紧张不,反正我在不停地咽唾沫。

 

    我不安地问这路要走多久,他们三个开玩笑说“这路一直要到博湖”。其实没有,大概三个多小时,榆树沟过完,然后过干沟,干沟就好多了,很快就过去,天山翻完,终于到了平地,哪里料到这段在修高速路,路糟糕地一塌糊涂,车后扬起浓浓的尘土,我们和车一起颠簸。

 

   在平路上,有一种景观很美,那就是向日葵。不时的,那种灿灿的黄会不遗余力地闯入我们眼帘,给人单调里的绚烂,更感叹生命的伟大!

 

    这一路我们走得辛苦,到了晚上9点半才到达焉耆。在西安这时已经是黑夜,而在新疆,日头还在西天。有一位久住当地的朋友等着我们,我们刚一到达,他就带我们向博斯腾湖进发。博斯腾湖,维语是“绿洲”的意思,是我国最大的内陆淡水湖,总面积约为981平方公里,分大、小两湖区,大湖中盛产鲤鱼、鲫鱼、大头鱼及武昌鱼;小湖区港湾纵横,河叉密布,芦苇繁茂,湖面之上还生长着大片的睡莲。芦苇荡中,野鸭、沙鸥、鸳鸯、大雁、甚至天鹅栖息游水,野趣浓浓。

 

    我们去的位置属于小湖。很快就看见了水和芦苇,开始芦苇比较稀疏,水也看着是一小块,不想越走芦苇越繁茂,几乎夹住了道路。不时的,有野鸭惊起,我一直看着车外,不想放过哪怕一丁点风景。一直开到前面一块空地停下,我们才看见了博湖的真面目。真是一波万顷,看不见尽头。我们欢呼着冲下车就在湖边的水里洗手。刚拿出相机照了几张,就没电了,而且暮色已经加深,我们更加焦急,好在还有一个备用相机,才没有错过暮色里的博湖。我们一直就这样站在岸边,看着夜色逐渐吞没我们和湖,有一些渔家的船只在湖上荡,很悠闲,朋友介绍说那是在捕鱼。辽阔的湖面在夜色里呈现出深兰色,水质其实非常好,因为没有任何污染,不时风过,更加凉爽怡人。我们低头看湖边水里,飘着些小鱼,很小的。朋友说,博湖里最有名的鱼是五道黑,这种鱼身上有五道黑线,味道非常鲜美,与南方的鱼完全不同。

 

    看完湖,朋友将我们带到博湖镇上去吃五道黑。在一家生意很好的餐馆,朋友点了不少的当地名菜,除了五道黑,还有乌鸡。在这个最西北的小镇,我们还喝着当地的白酒和啤酒,感觉很爽。我因为不能喝酒,一路上都没有喝,在这里也被“强迫”喝了几盅。在新疆的餐桌上,不管初识的亦或老朋友,都必须以酒现情。(未完)

 

  请大家注意,本文连载完后,2007年最震撼心灵的小说将横空出世。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