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霍忠义
霍忠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9,558
  • 关注人气:5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霍忠义长篇连载《向西,向西,再向西》隆重登场(三)

(2007-02-08 20:29:08)

向西,向西,再向西

  ——霍忠义西行漫记

 (之三)

      

2003730

 

    一早起来日光很好,我心情也格外舒畅。一到户外,就贪婪地呼吸空气:好清爽呀!在昨夜的小店吃了早餐,并修补了车胎。大概在西安时就已经有钉子扎入车胎,一个是螺钉,一个是钉子,修理师傅熟练地补好胎,我们将车开到瓜州桥上留影后继续前行。

 

    在路上我们还谈到了昨天的奇遇。在我们从武威到安西的路上,两次遇到荷枪实弹公安的检查。先拦车,然后端着冲锋枪过来查身份证。虽然我们是心中无愧的“良民”,但这阵势还是引起了心理上的恐慌。王宏对我说:“下次再要检查,你亮出记者证。”因为身上装着记者证,我的心里略感宽慰。后来才知道,在728我们离开陕西后,312国道上的某县即发生持枪杀人案,因此通向边境的路线成了缉凶要道,对于陕西牌照的车子检查更严!好在以后的路上再没有检查,我们最希望的是歹徒已经落网。

 

    很快就到了星星峡收费站,在站前的一个加油站加了油,他们告诉我,到甘新边境,车子的里程也显示我们已经跑了2000多公里了。在这个特殊的地点,我们照了像,王宏还特别和自己的“坐骑”合了张影。

 

    驶过收费站,天山近在眼前,而路边除了一棵棵电线杆和已经深埋地下的电缆线之外,没有体现生命的其它痕迹。山光突突的,路边的平地里也没有什么绿色,只有零星的骆驼刺顽强地在劲风里摇曳。路上的车已经很少,大片裸露的地面大多是沙地。西气东输的工程正在施工,但很少能看见工作人员,只有那输气的粗黑的管道,懒散的排成一行,正等待巧夺天工的工人将它埋入地下。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当然不可能有行人,日头正毒,车里因为空调而显得凉快,但一开车窗,热气就扑面而来,可是那热似乎要比西安的热逊色得多。不久就到了“百里风口”,这里因为有约100里空旷的地带常年刮着大风而得名,但我并没有感觉到大风的厉害。路边不时会出现一些大的水洼,朱林洲说这就是新疆有名的“海子”。还有旷野里堆起来的一些桶状圆包不时闪过,我正疑惑间,王宏解释说那是新疆人埋葬的死者。

 

   最引我注意的是这里的天空。它是那么明净高远,那蓝色蓝得纯,蓝得亮,蓝得彻底,蓝得惊心动魄。云是那么的洁白无暇,有的像棉絮,有的似蚕丝,大片的像一群挤挤挨挨的羊群,还有刚从山头升起,正与山头依依恋恋着呢,我简直陶醉了,对于在西安生活的12年的我这是久违的美景——唯一的遗憾是没有水和绿色。他们三人同时笑道:“绿色还没有到呢!等见到绿色,你自己也会被染绿。”这话又惹起了我的好奇心。

 

    车内放着轻快的音乐,312国道的路也不错,车子平稳而轻快向前滑着,我最喜欢闭了眼睛,回味美景,欣赏音乐,而唯一破坏这种心情的是:解决内急!如果在都市随地撒尿是粗野,而在新疆的旷野里,在路边解决内急简直是一种充满男儿气概的享受:在凌厉的风里,在热烈的日下,在洁净的天下,在高峻的山下,四个男人站成一排,这何等壮观!

 

   中午到哈密,我们做了短暂停留,主要为参观吐哈石油基地并吃午饭。吐哈石油基地的美丽,简直不是我拙劣的文笔所能够描述的。大家都知道,因为要从内地运输,所以新疆的建材成本很高。同样一座楼的造价,新疆是西安的几倍。但这里的楼高峻挺拔,色泽明艳,规划整齐,刚才还在沙漠里急行,仿佛突然一头扎进了花园。由于沙漠缺水,树木花草本身的成活率是很低的,但是吐哈石油基地的树很绿,花很美,尤其在新疆明净的天空下,在无遮无拦的阳光上,楼房就像一幅画,散发着迷人的光芒,我对建设出这种美景的手更是充满敬意。

 

   就在我啧啧的赞叹声里,车已经到了我们行程里最重要的一站鄯善。这里是吐哈油田原来的石油基地,新基地搬到哈密后,这里还保留上测井公司等好多单位。

 

    因为怕喝酒,晚上的餐会我没有参加。他们3个去后,我在电视里看到介绍火焰山的旅游节目。

 

2003731

 

    这天我没有什么事情,就在街上乱转。街上随处可见卖葡萄、哈密瓜的小商贩。鄯善其实很小,因为以往吐哈石油基地在这里,所以很繁华,后来搬到了哈密,这里便有点衰落。这天晚上,王宏和韩延续去应付酒局,朱林洲的同学便请我和朱去吃羊肉。虽然刚进入新疆两天,但我已经感觉到了,这里的饭最不可缺少的就是羊肉。不但味道非常鲜美,肉十分娇嫩,且没有嬗味。在一个小摊上坐定,边闲聊边等肉。这个姓黄的朋友以前做过油田局长的秘书,现在在一个重要位置上。自然我们谈得最多的还是关于文字,很快他就讲到他参与的一件事情:前年贾平凹开车西行路过这里,停留了半天,先做了一个座谈,而后由油田的书记作陪去看了天山后面的巴里坤草原——我心里暗想,也许我是唯一一个步贾平凹后尘开车走丝绸之路的文人,想着也许平凹就在我坐的这个位置上也吃过羊肉,我就很激动,觉得自己和平凹可以平起平坐了,如果中间没有两年时间的间隔!我与黄朋友谈得投机,而更让我无法忘记的是羊肉以及揪得很小的羊肉面片。

 

    夜里,我和王宏、朱林洲在吐哈油田的园子里转悠,被这个小世界的美丽景色给震住了。楼不高都精巧,院子很大,设施齐备,而且档次都很高。我们特别转到刚刚开张的新吐哈宾馆里参观,被它外形的豪华和收费的高昂惊住,更惊讶的是一座宾馆所有档次的房间加一起只有30多套。王宏说:“这座楼是身份的象征!”

 

    我们闲转、闲聊感受着悠闲的景致,天气很凉快,心情很爽快,脚步也轻快!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