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夏红
陈夏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5,932
  • 关注人气:3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2,继续走着瞧!

(2012-02-12 05:58:53)
标签:

杂谈

分类: 老少野史

【夏红按:岁末年初,总该对过去的一年有所总结。2011年一直在忙碌与游走中度过。未读万卷书,却写了万把字,说了万把句,走了万里路(乘坐现代交通工具),拍了万张图。2012,继续走着瞧! 

 

在2011年过去的时候看看年初的预言,权作为了忘却的纪念吧!下面贴出的是2011年1月1日应《新京报》新年特刊“想象2011”所写的一篇小文章。链接: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1-01/29/content_196674.htm

 

 

 

            2011,走着瞧! 

 

陈夏红

 

2011年1月8日,《新京报》“2010年度好书致敬礼”在北京举行。江平先生口述、我整理的江平口述自传《沉浮与枯荣:八十自述》有幸荣获“年度致敬图书”的最高殊荣。领完这个奖,对于我来说,2010年才算真正结束。

 

同样是2011年1月,我的博客、专栏文选《政法往事:你可能不知道人与事》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并在北京图书订货会期间摆上展台。出版这本书,对于我来说,我的2011年才算正式开始。

 

岁初年尾,是该到了总结的时候。2010年的结束,和一本书有关;2011年的开始,也和一本书有关。而且,这两本书,尽管有一本是合作的口述自传,有一本是独著的文选,但这两本书却又都是有关法律人的著述。这有点巧合,但确实又是如此。这种巧合本身,只是我这几年学术积累与努力的一种集中体现而已。

 

回望过去的2010年,对我来说真是有点苦尽甘来。大约从更早的2009年6月份开始,我一直致力于江平口述自传的采访与整理。2010年春节后书稿交给出版社后,无暇他顾,我立即投入另一本书的采访与写作,那就是江平评传《出没风波里:江平和他的时代》。也就是说,2010年中的多半年时间,除了身体一度亮起红灯而进医院休养月余外,我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进行这本书的写作。偶尔,我也会关注一下《沉浮与枯荣》的出版进度,甚至不得不抽出功夫,和出版社讨论删节的多与少乃至封面装帧设计等所有问题。多半年的写作过程中,几乎每天都会工作十个小时以上。这种超负荷的写作,犹如一种暗夜里走向黎明的旅行,孤寂而疲惫,冷清而乏力,到最后知性的创作完全变成了和时间赛跑的体力活。

 

2010年9月18日,《沉浮与枯荣》首发,《出没风波里》也已接近尾声。走出写作的暗夜苦旅之后,我唯一所能做的就是休息,——在写作的过程中,与家人交流沟通的时间大大减少,需要补上;与好友酒酣耳热畅谈的机会大大减少,需要补上;好书无暇细读,统统“神马都是浮云”,需要补上;很多电影碟片买来就放在家里,需要补上;多半年没有跨出过北京一步,需要补上……如果说人的生命就是把有限的时间分配给无限的事项,那么,我这多半年的写作过程,使得我居家、交友、读书、观影、旅游等等爱好全都受到冷落,我需要加倍地予以补偿。我生性好玩,同时也不是一个对自己残忍的人。在这段忙里偷闲休养生息的过程中,《政法往事》一书的出版进度亦大大加快,最终与北大出版社商定在2011年初上市。

 

能够以出版《政法往事》的方式来迎接2011年的到来,这种方式本身预示着,新的一年甚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会在“中国法律人”这座富矿中继续开采下去:

 

——2011年的春节过后,是该到了《出没风波里:江平和他的时代》交稿的时刻。我希望这本三易其稿的心血之作,能够顺利地以尽可能完整的方式出版。在我自己看来,这本《出没风波里》在一定程度上,要比《沉浮与枯荣》还精彩,要比江平本人还了解江平。这我前期所做的近百人的采访以及千方百计收集的档案和史料,使得这本书增色甚多。我希望这本书能够得到各方面的认可。

 

——2011年距离明年中国政法大学60周年校庆只有整整一年时间了。我所承担的《政法的脊梁》一书,亦该到了该动手写作的时候。实际上,这本书的前期工作早已经展开,至少在最近两个月里,我大部分时间都在中国政法大学档案馆查资料。这本书旨在相对比较完整地勾勒中国政法大学的前身北京政法学院在1952年院系调整时来自北大、清华、燕京、辅仁等四大学政治系、法律系乃至社会系的学者群体。学者是一个学校的风骨所在,中国政法大学要提炼办学传统,必须而且只能通过追溯这批民国时期就大放异彩的政法学界精英的历史来实现。目前这项工作的进度不算太快,尤其是资料搜集的难度大大超乎我的预期。

 

与这两项工作稍有背离的是,我在2011年还得开始为期一年的欧罗巴访学之旅。对于酷爱旅行与摄影的我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走着瞧”的机会,我倍加珍惜亦期待万分。目前,我还不知道这次欧罗巴之旅何日能够启程,我也不知道这种访学本身,究竟会给上述两项工作的进展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究竟是访学所处的环境完全转变了我的研究兴趣和精力?抑或是访学所处的环境为了继续上述研究与写作赢得大量的时间?

 

亲爱的2011,我们走着瞧。

 

                        2011年1月26日于昌平军都山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