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宁波书虫
宁波书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4,577
  • 关注人气:2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陈荣华《我的以色列出窠娘》

(2019-05-27 16:01:54)
标签:

杂谈

分类: 好帖转发

   <<我的以色列出窠娘>>

                    一一一陈荣华

       十二月四日是我的生日,这个时节,地处江南的宁波 还是乍寒还暖的深秋季候。听我母亲说,这个出生日子 可能并不准确,但出生时辰记得是午饭过后不久,大概在 十二点左右。我的出生还真是“多事之秋”,母亲怀我后, 腹部挺得比怀我姐时还大好多(我姐姐出生时有九斤一 两重),于是邻居们都说我母亲肯定是怀上双胞胎了。那 时我父亲在宁波乡下一个叫“甲村”的粮库当主任,农村 小医院条件简陋,也没有孕检和 B 超之类的设备,直到母 亲临盆生产时,父亲才赶紧叫来邻居将母亲送往乡医院。

      “出窠娘”是宁波人对月嫂的称呼,但我总觉得“出窠 娘”的称谓听起来更亲切,就像自己的娘亲一样。我的出 窠娘是一名以色列籍犹太人,好像叫优素福卡利娅,当地 村 民 称 她“ 胖 娅 大 妈 ”,年 龄 约 5 5 岁 。 据 说 是 二 战 时 为 逃 避德国纳粹大屠杀,费尽周折逃亡来到中国上海,抗战结 束后辗转到了宁波。她以前在伤兵医院做过义工,懂得 一些护理知识。因为有虔诚的宗教信仰,为人诚实,又有较为丰富的西式卫生育儿常识,虽然言语不通,但她在中国生活了很久,能 够凭表情和手势进行沟通交流。小时候听父亲讲,她是一位慈祥热心、 做事勤快的人。虽然和村民们友善相处了许多年,但在她身上看不到 被当地农村那种传统私利所侵染的痕迹。她性格乐观,人胖嘟嘟的, 力气很大,喜欢保养涂上了指甲油的指甲。因人种不同,当地村民遇 见她总是很惊讶胖娅大妈的胸部为什么这么大。她抱着我时常会一 个人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或哼唱一些大家听不懂的小曲。因为她是 蓝眼、高鼻梁、满口洋文的正宗老外,亲戚朋友和附近民众都很好奇, 时不时上门来看或在附近张望,曾在周边掀起一股“洋出窠娘”热。从 我出生之日起卡利娅奶奶整整养育了我一年零三个月。

       为我母亲接生的是一名叫陈德魁的男医生,是一位医术精湛、口 碑很好、深受当地村民爱戴的全科医生。听说当时宁波南面的横溪姜 山云龙一带的很多产妇都是由他接生的。陈医生相貌英俊,身高约一 米八,平时举止谈吐、行走站立不失一副标准的军人姿态。他曾是抗 战时期的一名国军上尉军医,据说还参与处理过宁波当年遭日军细菌 炸弹投放的开明街一带的消毒、封闭和禁区焚烧工作。中华人民共和 国成立后作为国民党旧军政人员被处分,分配到这个乡下的卫生院工 作。因我父亲也是一位抗战老兵,所以两人平时多有交往,私交颇好。

母亲刚被送入乡卫生院待产时,陈医生发现我的头部在母亲产道 口卡住了,任凭母亲和医生怎么费劲,还是无法顺产。此时陈医生立 即意识到胎儿可能很大,已构成危重性难产。此时剖腹产已不可能进 行了,遂当机立断将母亲转送到宁波市华美医院(早期是由美国人白 瑞德创建的一家教会医院,即现在的宁波市第二人民医院),经妇产科 医生和陈医生全力以赴的抢救接生,我终于平安降生。但因医生在产 道内用产钳夹拉我头部的缘故,现在我的前额上仍留下了一条浅浅的产钳疤凹印。我出生时体重竟然有十斤二两,这在当时也算是个小小 的趣闻,而我现在的身高也就只有一米七十五,体重六十六公斤。看 来出生时胎儿的大小和后天的身高体重并没有必然的关联。

然而,在我出生后不久的一次小病又差点要了我的命。可能是对 母乳过敏,还不到一个月大的我,右胸口上长了一个小红点一样的疹 子。我的以色列出窠娘卡利娅奶奶看到后就用她的指甲把这个疹子 一掐了事,然后用婴儿焟烛包把我包得结结实实。没想到从第二天夜 里开始,我就啼哭不止,继而疹子被细菌感染,发炎脓肿,引发了高烧, 使我命悬一线。等父亲和卡利娅奶奶把我送到医院后,医生抱出裸体 的我一看,发现我的右胸已经大面积脓肿,还好及时手术,才让我转危 为安。随着年龄的增长,现在我的右胸口上还留着一条长约四公分的 刀疤。以前听我父亲说,卡利娅奶奶当时感到这一危险是因她的粗心 而引发的,所以深为自责,常常以她犹太人的方式为我祈祷。

         那时农村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家里有小孩头痛脑热,大人第一想 到的不是上医院诊所,而是请人驱邪避灾。有次我因发高烧而抽搐, 家里人十分紧张,经人引领抱我到邻村一家“大神”家去压魔驱孽。因 是寒冬,屋里门窗四闭,生了火盆,还有人抽烟,屋内乌烟瘴气。正当

“渡仙婆”(巫婆)走着跳步、口中念念有词开始做法时,卡利娅奶奶一 把将我抱过去,箭步冲出屋外,头也不回地往家跑。她急切地用手势 比划,嘴上噼里啪啦地说着土洋混合的话语,大家都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种污浊的地方会更加伤害病人。她非要抱着我去找医生治病。最 后谁也拗不过她,还是到乡卫生院治好了病。之后家人确实听从了她 的意见,我有病痛都是找医生来治。听父母说,周边与我同龄的孩子 有麻疹脑炎等重病,因为没有及时就医,不少都夭折了。现在想想,卡 利娅奶奶还真是我婴儿期的“保护使者”、我的恩人。

      我出生的那个年代物资供应还非常匮乏,所有粮油食品和生活必 需品均按户口本凭票供应。在我出生快一年时我父亲才想到要给我 报上户口。因生我时难产,母亲半年以后才恢复元气,父亲和母亲都 记不清我的具体出生日期了,连入院病历也找不到了。后来听邻居说 镇上一个绰号叫“阿普”的船工的儿子好像也是和我一起出生的,都在 十二月四日这天,这样我父亲才按这个日期去派出所给我上了户口。 后来又听这位船工老婆说她儿子不是十二月四日生的,但我的出生日 期却这么搞笑的被固定在了十二月四日。

        经过指甲掐疹子一事后,为了更加卫生地照顾我,卡利娅奶奶毫 不犹豫地把自己心爱的长指甲给剪了。在此后抚养我的一年多时间 里,她对我宠爱有加,还会用犹太人独有的食物加工方法为我调制营 养价值即高又适宜婴儿食用的食品。在冬日的暖阳中还抱着我到屋 外晒太阳 ...... 再后来卡利娅奶奶的家人来中国把她接回了自己的祖 国以色列,从此她和我家就中断了联系,我再也没见到过抚养过我的 卡丽娅奶奶,可我非常非常地怀念她。在我长大入伍当兵后,一直到 现在我都未曾到过以色列,可在我骨子里却非常喜爱以色列这个充满 智慧的犹太民族和他们憎爱分明、永不言败的精神。这也许就是卡利 娅奶奶在我婴儿期为我植下的感应吧。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躲过纳粹大屠杀又爱心满满的优素福卡利娅奶奶,我的以色列出窠 娘,您还健在吗?

              刊载于 2016 年 12 月 4 日。 《东南商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