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宁波书虫
宁波书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4,577
  • 关注人气:2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陈荣华《死囚的毛衣》

(2019-05-12 19:41:16)
标签:

陈荣华

死囚

杂谈

分类: 好帖转发

今天 陈荣华兄分享了很多传奇故事

其中 提到在青田当武警中队领导

枪毙一个犯伤害罪的原某村书记时任监斩官

死囚临刑前希望打头

死后好让身上的旧毛衣给儿子穿

儿子从未穿过毛衣

更多简介可参看美篇

【军旅男儿陈荣华】https://www.meipian.cn/19oydrd

………………………………………………………

以下为 陈荣华老师作品

《死囚的毛衣》

......陈荣华

“呯呯呯”,三声枪响,子弹瞬间穿透死刑犯的胸口,三名死囚顿时向前扑倒在地,然后法医上前逐个翻动三人的尸体,查验后正式判定死亡。我下达执行枪决的口令完毕后,即带着六名执行处决任务的武警战士登车返回驻地。回到营房后,那个编码003号的死囚被处决前与我的一番对话,使我对这次处决任务的实施过程印象极为深刻,那个情景深刻地录在我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

多年前我曾在浙南山区瓯江边的一个小县城里任武警上尉队长。那里的景色很美,很多地方都保持着原生态的风貌,发源于浙闽之巅风阳山的八百里瓯江穿城而过,经此注入大海。我记得那是上个世纪末,也是我调往其它部队前最后一次带领武警执行处决任务,那次我受命担任刑场执行官。当时在执行死刑前首先要进行公开审判,地点在县城一个大广场上宣判,台上共有10名罪犯,其中三名是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罪犯。当时我在巡察周边警戒线时看到一名挤进围观人群的妇女,怀里抱着一个幼小的孩子,手里还牵着一个10岁左右的男孩。妇女满脸悲怆和激动,口中不断的叫喊着什么,我虽然听不懂当地方言,但可以判断是罪犯的亲属无疑,突然那个小男孩忽然挣脱母亲的手,往公审宣判台跑了过来,几名武警战士立即拦住他,没想到机灵的小男孩又从人缝中钻出来,正好跑到我面前,我马上拉住他:小家伙你往台上跑干什么?男孩的眼睛瞪着大大的,眼里呛满了泪水,哭着说我要看爸爸,“哪个是你爸爸”?他指了指其中一个死刑犯,这是一个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被判死刑立即执行的罪犯,原来是一个贫困山区的村领导,因与村民纠纷升级,不想这脾气暴躁的村领导随手操起一根木头朝对方头部打去,对方闪躲不及,当场出了人命,最终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或许是男孩眼中的悲哀触动了我的心,我对他说:小家伙你不要乱跑,我让你在台下看你爸爸。于是小男孩和她妈妈就在宣判台上的一个角落边见了自己的亲人最后一面。

死刑判决宣布后,我们押着三个死囚上车开往刑场执行枪决,许多骑摩托车的人也在追逐着囚车,我发现小男孩和他母亲也在囚车后追赶着,哭喊着,囚车很快就远远地把追逐的人群甩在了后面。

刑场设在瓯江边,已是十二月份天气,江面吹来略显寒气肃杀的冷风,因为那个小男孩,我对即将被处决的这位集儿子、丈夫、父亲于一身的囚犯格外注意。在与刑场法官、法医履行完立即执行的法律手续后,我带刑场记录员走到他面前,轻轻的问他你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嘱托家人?他原本很木然无神的眼睛刹那间被点燃了,双眸充满渴求:你真的能帮我一个忙吗?“只要法律允许,你的合法请求可以满足”,我答复他。他怯生生的说:开枪时能不能别打我的心脏?他停顿了一下,眼眶里一下子涌满了泪水:“天又冷了,我儿子长这么大还没有穿过毛衣,我想把身上的这件毛衣留给他,他上学去就不冷了.....我死前这要求行不”?瞬间我的心头犹如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了一下,似有隐痛,非常难受。他的身上穿着一件破旧的外套,里面是同样旧的一件灰色毛衣。我同意了他的请求,立刻命令二名武警战士快速松开执行绑绳索,让他脱下身上的毛衣,这个过程刚好计时90秒。当他重新复位接受处决时,我观察到他的脸色似乎有了些许的坦然平和。

那天之后他的毛衣由公安部门的同志亲自交给了他的亲属。如今时间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在我后来的警界生涯中,千里追捕罪犯嫌疑人未曾让我睡不着,破获各类重特大恶性案子未曾让我睡不着,卧底进入犯罪集团诱捕持枪首犯未曾让我睡不着。唯有那一次迟缓90秒的处决情景,每每想起却总会盘桓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无数次午夜梦回,总是会显影出那个小男孩呛着眼泪哭泣着追着囚车的稚嫩身子及男孩母亲爱恨交织的落寞神情,还有那件死囚的毛衣....

后来我曾很多次回到瓯江边的那个小县城,也很多次想去看看那个小男孩现在过得如何,但我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我怕再次让他回忆起成年前的那一幕,他现在也应该有三十五岁左右的年纪了。2013年五月我再次去青田县城拜访战友时,终于决定去北山附近看看那个小男孩居住的小村庄,沿着崎岖险峻的山路,车行约一个多小时,到达群山环抱中的小村庄时,映入眼帘的已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湖泊,原来这个村子和其它很多村庄的村民,都因省重点工程滩坑水库的建设而移民到省内各地去了,我也没再去了解小男孩一家的去向,我知道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我在心底里无数次祈愿如今已成年的那个小男孩,今后的人生轨迹能象这滩坑水库的碧波一样清澈透明,有健全的人格,是个有益于社会和品德高尚的男子汉。

在浙南山区和许多畲族居住的地方,依旧有很多孩子的家庭很贫穷,很多孩子严重营养不良。这十几年来我在这些地方助学结对了的十几个孩子,他们都很聪慧好学,每个孩子的双眸都充满了对未来生活和知识的渴望......每当我和孩子们聊天,听他们说着理想和憧憬时,我总会想起那个小男孩,还有他父亲的毛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