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宁波书虫
宁波书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5,268
  • 关注人气:2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琴调相思引》 第七章

(2007-09-09 11:04:30)
标签:

文学/原创

才子佳人

情感故事

小说

琴调相思引

财经类小说

宁波

商战

分类: 小说连载——《琴调相思引》

《琴调相思引》

 

新时代的才子佳人小说
 
特别声明:
本小说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第七章    爱是不可理喻

 

 

经过几个回合的讨价还价,终于把酒吧的房租和装修的事定了下来。

于是很快就进入了工商注册、设计装潢的阶段。

杜必武的父亲杜成功是房地产开发大鳄,所以,不仅那些装修材料的供应商都卖了天大的人情,就是文化、环保、消防、公安各部门也都是一路绿灯。

 

范天文又匠心独具的把“”设计成“U”形,并在“U”形的下部加上了一个波浪“”,成个类似于“Ц”字的形状。

这样的造型,既象一个酒杯,又很象一个上部开了口的“Q”字。中文的“凵凵”更接近于英文的“QQ”了。

因此,酒吧所有的C I标志都统一为:上边是变了形的中文“ЦЦ酒吧”,下边是英文的“QQ  BAR”。

倒也很有创意。

 

装修设计施工则全权委托给了廖如章。

廖如章也很仗义,不但价格被压得很低,还愿意以酒吧消费的方式来结算部分的装修费用。这固然是因为杜必武老爸杜成功的面子,加上与范天文多年的交情,同时也得益于各位股东上次在清风茶楼不俗的表现。

 

一个月来,范天文都在紧张为酒吧装修设计的事奔忙着,突然接到了李汪伦的电话,说是初中时期的班主任老师胡建国,昨晚因心肌梗塞抢救不及去世了,明天上午将在龙三殡仪馆为他举行葬礼。

范天文大吃了一惊。胡建国老师是教语文的,他们这些学生之所以会爱上古典诗词,完全是受胡老师的影响。

在校期间,胡老师作为班主任,更对贫寒出身的模范班长范天文有过亲如父子般的特殊照顾,无论是减免学杂费,送些笔记本、练习薄、钢笔什么的,还是为这个得意门生单独开小灶,直至今天回忆起来,范天文还是记忆犹新,感激不尽的。师恩难忘啊。

那时,胡老师因出色的教育能力刚从西乡调到东乡,并由普通教师提升为班主任,所以更是努力地做好本职工作。而他的夫人丁芝兰老师,那时仍旧留在西乡的小学里教数学。

范天文常去胡老师的宿舍,所以也曾见过几次丁芝兰老师。在他的印象中,只知道师母娘是个非常漂亮精干的大美女,一看就是个女强人型的。那时心里还曾想,胡老师在家里一定是个严重的气管炎(妻管严)患者。一来因为丁老师是美女,二来听说她还是正宗的宁波城里姑娘。没想到,胡老师却还有几份威严,常叫师母娘去买烟、买菜的。胡老师从来不下厨。可能是胡老师的学问好、人也帅、又当了个不大不小的官吧。后来,胡老师确实不负众望,当上了学校的校长。

这时,李汪伦通过短信,又发来了一首悼诗:

悴闻胡老师仙逝,用胡老师诗作原韵,赋诗痛悼:

献桃祝寿贺方回,无妄偏传噩耗来。

坎坷人生风又雨,崇高修养德兼才。

常思聚会酣歌乐,犹记吟诗击钵催。

自后阴阳成暌隔,云天同哭失翘材。

确也是发自内心,写出了大家的心声。

首句中,一贯喜欢卖弄学问的李汪伦当然不忘耍个小聪明,暗嵌了历史名人——贺方回。

因为这“贺方回”,可以解释成“贺寿刚回不久”,又是北宋诗词名家贺铸的字。那时他们受胡老师的影响,特别爱读贺铸的词。

贺铸(字方回)曾填过一首《青玉案》的词,结尾的“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飞絮,梅子黄时雨”成了千古名句。所以,赢了个“贺梅子”的雅称。

而“击钵催诗”,用的则是《南史·王僧孺传》中的典故:南朝齐竟陵王萧子良,常于夜间邀集才人学士饮酒赋诗,刻烛限时,规定烛燃一寸,诗成四韵。萧文琰认为这并非难事,乃与丘令楷﹑江洪二人改为击铜钵催诗,要求钵声一止,诗即吟成。后以“击钵催诗”指限时成诗,亦以喻诗才敏捷。

看了李汪伦的诗,范天文记起了几个月前在“青雀舫”召开的初中同学会。

那次同学会由范天文发起,李汪伦组织,特意叫上了初中时期的老班主任胡建国老师,恰好离胡老师的六十二岁生日不远,所以顺便为他订了个大大的生日蛋糕,提前为他祝寿了。没想到恍如昨天的事,从今他们谈笑风生的胡老师却是阴阳睽隔了。

范天文看后,心想:李汪伦的诗固然是好,可是在悼念诗里居然用“祝”“贺”“乐”之类的喜字,与悲痛的总体气氛不协调,终究是个诗病。

范天文至今都清楚的记得,同学会那天,胡老师特别高兴。曾当场写过一首诗:

同学会感想,与诸同学同勉:

逝水年华去不回,蓬门幸有学生来。

一身清白无私欲,几度呕心育俊才。

修业犹须多历炼,奋蹄何待著鞭催。

岂须遇挫伤心志,处处都能用我材!

用的就是这几个韵脚。

难怪李汪伦拿来步韵了。

范天文深受感触,马上也写了一首悼诗,发给李汪伦:

和诗一首,痛悼胡老师:

从今辽鹤几时回,往事依稀入梦来。

瞻仰仪形悲逝水,亲承音旨愧驽才。

阳春有脚蒙关爱,恶鬼无常忽召催。

桃李满园应慰矣,小苗尽化栋梁材。

 

第二天一早。范天文就赶去参加了胡老师的遗体瞻仰、火化送葬。

胡老师培育的栋梁材还真不少。

大约有五六百人赶来参加了。

差不多是个小型的校友会了。

李汪伦倒也积极,提前几分钟到了。

于是,哀乐响起后,教委领导、学校同事、学生代表、家属代表等纷纷先后致悼词表示哀悼。

没想到胡静居然是作为家属代表发言的。从她的悼词中得知,她是胡建国老师的小女儿,从小在外婆家抚养、读书,虽然不常与胡老师见面,但胡老师对她却是最关心和疼爱的。人都有疼小、惜小的心理嘛。所以,也难怪范天文从没见过她,见过的也只是他的大女儿胡丽。

她的父亲喜欢写旧体诗词,可她们姐妹俩却不喜欢古文,反受她们老妈的影响,只喜欢写些新体诗。

接着是一片哭声。

范天文、李汪伦也差不多要哭起来。只是强忍着没哭出来。

然后一一与遗体告别。

轮到范天文、李汪伦时,与胡静六目相交,自然对胡静有了更多的亲近和怜爱。

 

李汪伦今天的表现值得一提。原来在学校期间,李汪伦的爸爸那时正在镇医院当院长,所以胡建国老师对他更是照顾之至,也是人之常情。不过,李汪伦仍是感恩不尽的,所以上次同学会一定要邀请到胡老师也是这个原因。一到坟头,李汪伦就抢着先放起了鞭炮。

范天文虽然对胡老师也是亲如父子,但很少放过鞭炮的,一来小时候他家比较贫困买不起鞭炮,二来也与他的胆子不是太大有关。所以只是不断的给李汪伦递鞭炮,促他多放、快放的了。

坟前的石桌上刻了副象棋盘。原来胡建国老师生前最爱找人下象棋了。范天文的象棋臭得很,不过没人下的时候,胡老师也捉差似的与他下过几次,只有一次胡老师眼睛模糊时,才因被范天文抽车白将而告败,其余时间,范天文却是只输不赢的。

 

中饭的时候,范天文和李汪伦去家属桌向师母娘丁老师和她的二个女儿胡丽、胡静她们安慰。并表示将来一定会常来看她们的,愿意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胡静的旁边坐着一个男生。原来是胡建国老师的远房亲戚,叫胡伟。是胡老师的关门弟子,又是胡静的高中同学。

胡伟自我介绍说:“在牛皮大学读书。大四了。已实习。”范天文没听懂。胡伟解释说:“在NB大学国贸专业读书。‘牛皮’的拼音缩写不就是‘NB’么?”

这小子原来也挺幽默的。

 

2007-9-9.08:22

 

※※※※※※※※※※※※※※※※※※※※※※※※※※※※※※※※※※※

 

一个星期之后的周六傍晚。

范天文正在“青雀舫”与他们的老板魏武谈事。忽然接到了胡静的电话。

胡静说:“师哥你在哪里呀?有没有时间陪小妹吃饭?”

范天文回答:“原来是小师妹啊。做完头七回来了?”

胡静回答:“是啊。”

魏总问:“是女朋友打来的吧?”

范天文说:“不,是师妹。”然后把事情的前后说了一遍。

魏总说:“把你小师妹叫过来吧。本来我就想留你吃饭哩。正愁没搭子,人数不够。现在你再叫几个朋友来吧。凑成一桌。也好与你多聊一会。”

范天文见盛情难却,就把李汪伦硬是拉了过来。本来李汪伦单位在请客户,因小师妹在场,所以只得派个副经理临时应付一下了。

 

不一会,李汪伦、谢丽娜都到了。

接着,胡静也过来了。

还带来了一个人。原来就是那天见过的胡伟。

坐定后,听了几句胡静的意思后,范天文算是明白。

原来是胡静不想让在宿舍缠着她的胡伟请客,所以才临时打电话给他的,原想借此施个脱身之计,没想范天文居然答应了,所以也只得把胡伟也一起带过来了。

这时,范天文接到忻怡的短信。忙回复,问她在哪潇洒、有没有吃过饭的套话。没想到也居然问,你请客啊之类的话。范天文自然作了个顺水人情,于是把忻怡也叫了过来。

于是,范天文把各位介绍给了魏武。

 

没想到胡伟竟认识忻怡。

原来是比忻怡高一级的同专业同学。在学校里因为都是系文学社的成员,所以也时常见面的。

 

酒醉饭饱之后,范天文把他们带到了“青雀舫”旁边,朋友开的露天酒吧——三江明月夜吧。

这“三江明月”酒吧的生意倒是很不错的。

几乎坐满了人。

挑了个紧靠江边的桌位坐了下来。

胡伟、胡静、忻怡坐在一边,范天文和李汪伦、谢丽娜坐在另一边。

叫了两大灌扎啤。点了几份羊肉串、牛排、鸡爪、水果拼盘。

江风习习。闲情悠悠。倒也逍遥。于是天南海北的谈起了山海经。

 

胡伟向范天文、李汪伦要了电话号码。

范天文顺便向胡静问起工作的事。

胡静说,很好啊。原来她的母亲丁芝兰老师是陈慈的小学老师,这次阿慈因去北京旅游而没能赶来参加她父亲的葬礼。特地准许胡静做完七头再回来上班。

范天文心想,看来,这商业间谍的事,可能要黄了。

(一年后,陈慈和孙军的商战以两败俱伤而告终。此是后话。)

忻怡听说胡静的父亲是范天文和李汪伦二位大哥的老师,又刚刚去世,倒不由得对胡静多了几份同情心。

 

说起廖如章,胡静说:“我妈跟他的夫人黄圣洁是最要好的闺中蜜友,而他又是我家老爸的高中同学,铁杆哥们,你说这帐该怎么算啊?又因为他比我爸小了几个月,所以就叫他表叔了。”

范天文说:“难怪有这么个说法:六个宁波人聚在一起,肯定可以叙上关系。不是亲戚,就是同事、同学、朋友什么的。”

忻怡也笑说道:“这么说,两个宁波人的距离,不大于六了?哈哈~~哈哈~~”

“是啊,小宁波,宁波小嘛。”胡伟也随声附和,好象还另有所指的。

“那黄圣依是不是你家表姑?”李汪伦不怀好意的奸笑说。

“什么呀。人家是大明星。据说还是经济学家吴敬琏的外甥女。”胡静笑回答:“如真能攀上这层亲戚关系,我要大发利市了呀。”

李汪伦又耍起了滑头:“那你肯定姓‘苏’的了?”

“为什么啊?”胡静不解的问。呵呵,其实就是范天文和忻怡她们也想问哩。

李汪伦解释说:“因为,京剧《红灯记》中,李铁梅唱过:‘我家的表叔,数不清(苏步青)’么?这数不清(苏步青)可是个大数学家啊,当过复旦大学的校长,是微分几何方面的专家。现在,廖如章也算是你的叔叔,那加上你老爸那边的堂叔,你妈那边的表叔,你家的表叔不也是数不清(苏步青)了么?”

胡静听了哈哈大笑:“那我不成了苏小妹了?”

“是吗?那你有没有二个叫苏轼、苏辙的哥哥啊?”范天文笑着问。

“有啊?你们二个不就是么。哈哈哈~~”胡静狡黠的说。

“一表三千里。宁波老话啊。就是说,亲戚关系一带上个表字,就疏远得多了。”李汪伦笑说道。

“重男轻女。那堂兄妹跟表兄妹又有什么差异呢。不都是老爸老妈的下一辈嘛。”忻怡也跟着说笑了。

胡伟说:“就是。现在都只生一胎了,如果不是双胞胎,将来的小孩子怕是连堂兄妹、表兄妹都没有了哩。”

“没有不是更干净的么?没小孩子才自由哩。”这时一直没说的谢丽娜也插了句话。

李汪伦说:“我可喜欢小孩子。如果有幼儿园叔叔可当,倒愿意去应聘。”

“那你去应聘呀。你自己去生啊。”谢丽娜嘟起嘴来。害得李汪伦只好陪脸傻笑。

 

玩到十一点左右。因为范天文明天还得为酒吧的事忙活,李汪伦和谢丽娜要去宁海的长街吃蛏子,所以他们就先行告辞了。

临别,范天文还特意把一千元的消费卡留在桌子上,要作为男子汉的胡伟到时候再去添买些酒水。趁现在是周六,她们几个应该尽情的玩乐玩乐。

又是几杯下肚,胡静和忻怡倒成了好朋友。

胡伟早被她俩灌得酩酊大醉,不分东西南北的了。

 

2007-9-9.09:40

 

※※※※※※※※※※※※※※※※※※※※※※※※※※※※※※※※※※※

 

又一二个星期过去了。

酒吧的内部框架都基本成形。包厢、卡座都分隔完毕。看来再过一个半月就可以开始营业了。

周六这天,范天文正在办公室。忽然收到了忻怡的短信。

原来是胡伟以请教的名义发给她的。昨天晚上,胡伟因为“三江明月”酒吧的卡里还有钱,所以想把胡静、忻怡她们叫过来一起去喝。忻怡说在她姐姐家里就不过来了。胡静则说,她还在学校里搞活动,可能要晚一点过来。结果二个都没过去。于是夜不能寐,就作了一首词,第二天一早就发给她们二位了。忻怡莫名其妙,与胡静通了电话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觉得胡伟挺可爱的。人长得并不怎么样,词倒是写得不错。于是也以请教的名义转发给范天文了。

只见上面写道:

《临江仙 寄静妹序:昨晚于三江露天酒吧等静妹来应约,夜深人静了仍不见其影,归来后草题此调记之》:

昨夜金枝和合好,淳于棼梦南柯。持杯喜待小嫦娥。不时通话问,静妹你来么?

柳月楼头将坠了,逝川恰似流梭。悄然不觉两更多。寒星人静寂,槐树叶婆娑。

忻怡把她戏和胡伟的词也一同发了过来:

戏和胡伟《临江仙 寄静妹》:

昨夜星辰原大好,偏成一梦南柯。醉迷坐等小娇娥。每逢生面问,你是静儿么?

绿女红男犹未了,成双作对穿梭。看人情侣眼馋多。隔墙花影后,亲近似摩娑。

极尽嬉戏之能事。

想请范天文修改一下。

 

范天文见忻怡用了个“一枕南柯”或者叫“槐安梦”的典故,倒也觉得贴切。

唐李公佐《南柯太守传》载,淳于棼梦到槐安国,娶了金枝公主,任南柯太守,享尽富贵荣华。醒后才知道是一场大梦,原来槐安国就是庭前槐树下的蚁穴。后因以“一枕南柯”或“槐安梦”指一场梦幻。

范天文心想,这胡伟借花献佛,把自己的消费卡没还给我倒也不计较,但还没搞清楚人家对他的感觉就轻易出手,也太懵懂了一点吧。

所以,就给忻怡回了个短信:“好词……哈哈。尽以平常语入词,别是一番风味啊。词就该脱离前人古语,入我们现代人的意象。”

 

忻怡接着又发来一首胡伟刚发过来的词:

《风入松 寄静妹 小序:同姓原来是本家,回眸已是各天涯。难得有缘再聚啊。因此我便短信约她出来,想好好聊聊,可是那一晚她没来,还真的没来》:

梦中犹记格桑花,亦幻亦真耶?芳香恰似幽兰味,更何况、豆蔻年华。相册悄然翻起,漫将往事长嗟。

合离聚散总难拿,酸辣苦无涯。而今为叙同窗义,又空待、柳月西斜。犹自呢喃轻问,或她误了班车?

写得倒也深情款款,可惜郎有情妾无意,人家不领情。

那格桑花是生于西藏的一种野花,形如菊,开黄色小花。藏族把它作为幸福与爱情的象征。

 

范天文觉得胡伟真是又可怜又可爱,于是,也写了一首算是唱和他们的了:

戏和胡伟《风入松 寄静妹》:

静儿颜色恰如花,暗恋你知耶?辛酸尝尽单思味,恨绵绵、锦瑟年华。一直梦中叨念,几回月下吁嗟。

女孩心事最难拿,咫尺亦天涯。乍无乍有情和意,肯天平、对我倾斜?今夜伊人何处,与谁油璧同车?

忻怡见了,觉得有趣,也回复道:

“哈哈~~好……好好……虽戏但不失为和唱之佳作。喜欢!‘女孩心事最难拿,咫尺亦天涯’,确实如此,女孩心海底针嘛。哈哈~~‘一直梦中叨念,几回月下吁嗟。今夜伊人何处,与谁油璧同车?’……哈哈……笔墨很风趣,也很细腻……见其才情,更见其功底。大哥真是高手。小妹P服之至。”

接着又把林晓雨刚写的和词发了过来,倒也挺有意思:

和胡伟《风入松 寄静妹》:

最难采撷镜中花,情爱有无耶?而今学业先为重,莫辜负、锦绣年华。半路回身才是,暂时失意休嗟。

蒹葭白露又纷拿,伊人水一涯。应知曲径通幽处,换方法、似正偏斜。但得龙头牛耳,何愁金谷羊车?

林晓雨不愧为是做老师的,倒希望现在的胡伟应该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学习和社会实践上,而不是用来泡妞、找对象的功夫中,只有多做些有益的事,干出点成绩来,才会有《敖包相会》里唱的“你心上的人儿就会跑过来哟嗬”。

 

范天文这些天为酒吧的事忙活着,好久没与林晓雨联系了。

于是就拨了电话过去问候了她们姐妹俩,同时告诉她们酒吧装修的进度,并戏说:“酒吧的事我会搞定,你们就等着数钱发财吧。”

二朵姐妹花在电话那头笑说,发财了去外地旅游!

“好啊。就这么说定的啦。”范天文在电话这头愉快的回答。

 

2007-9-9.10:3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