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今日,我们如何读义孚(6):家园如梦

转载 2019-06-02 23:31:53

动荡年代再加上流离辗转的早期生活经历,使义孚变得敏感、脆弱甚至缺乏安全感,同时也使他包容、善思和敏锐。

在流动的空间里渴望地方,在稳定的地方,他的思维又延伸到千载万里的时空。

不能改变的出身和早期流离飘荡的经历,使他对身份问题一直倍感困惑,以致于以“地球”来回答别人对其家乡的询问(也许此处的earth一词还有“尘归尘,土归土”的涵义)。

这是带苦笑但也豁达的幽默。

童年的记忆,至关重要的地方经验给他打上难以磨灭的“中国”烙印;成长和成年却靠着英语或西方文化的滋养,他对此也有强烈的认同。澳洲、英国、加拿大和美国的经历也丰富了他的空间经验和认知,博大的心胸开始养成。

最后选择定居于美国,是渴慕自由的缘故。美国这个多元文化的大熔炉,或者如他所说,是一个广阔的“空间”与“地方”兼在之地,成就了他,同时,他也成就了美国地理学。

然而,家园问题还是绕不过去。

对“地球作为人类家园”这个地理学的永恒命题,他说他最看重的是“家园”一词,这是人文主义地理学者与其他地理学家的根本区别。

2007年,他根据早先返回并访问中国的经历,出版了Coming Home to China(《回家记》),从题目可见他的家国情怀。

然而,文章的自如反衬出现实的尴尬:家园易逝易变,语言的生疏与家乡的疏离感也是一致的。

情怀或情结仍在,却不知赋予何处,“更与何人说”? 

这家园,因此种种,竟是不可能再返回了!

义孚的经历也许是特殊的,但他的问题是普遍的。

我们漂泊无依的命运——人类何尝不是如此呢?!

尽管存在各种迷离,但我们最终得回到家中。

在书的最后,义孚一方面为终于回到麦迪逊的家中而感到心安理得,另一方面也提到了他的中国之旅宛如一场美梦,在这里,家园与梦想被联系在一起。

也许,人类共同的梦想只是回家,而在家中,却做着各种各样的梦。

家园与梦想,哪个更真实一些呢?

也许千年之前,庄子梦见的那只蝴蝶,名字就叫“家”吧。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鍙跺瓙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730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