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今日,我们如何读义孚(4):静水深流

转载 2019-05-30 00:27:50

“智者乐水,仁者乐山”。

既仁且智者,非地理学家莫属,因为山水本就是地理的代表,但还需注意的是,“乐”的境界很少有人达到。

不仅是后天的努力,还需要天性和禀赋。

义孚虽然天性爱好哲学,但16岁时就下定决心学地理,是想从实际经验的角度探寻抽象复杂的人生意味。

其后10年,虽经历名校,并有名师熏陶点染,获得了地貌学博士学位,但义孚并未找到属于自己的光荣之路。

直到30岁以后,岁月渐渐淘洗去这个看似柔弱不堪的年轻人脸上的稚嫩,潜伏多年的哲学情结逐渐浮现并占据主导,促使他做出重大转变。

也许只是一小步,毕竟还在地理学内,但在实证主义大行其道的1960年代,人文主义地理学的思想无疑是异类。

1968年,义孚在多伦多大学地理系出版《水循环与上帝的智慧》(The Hydrological Cycle and the Wisdom of God),严格来讲,还不算很正式的出版物,却是当时少有的从价值观、宗教角度研究自然地理的作品。

水,既可以洗刷乃至冲垮旧有的东西,也可以慢慢地渗透乃至蔓延开去,可说是自然界中最强大的力量,老子也用“上善若水”来比喻道的最高境界。

义孚也许参透或暗合这个道理,他是真正具有水一样个性的人:至柔弱与至刚强。

他的语言和文风是“水无常形”,却具有极强的渗透效果。

自1968年成为明尼苏达大学的教授之后,事业也是“顺风顺水”,接连发表数部人文主义地理学的重量级作品,势若洪水,冲垮实证主义地理学的旧堤岸。

1980年代后,则化为涓涓细流,渗入到其他学科并影响大众。

义孚说“水只有在具有象征意义的时候才有生命”,这是他对自然与文化的领悟,也许也是其人生的一个注解。

静水深流是他的生活写照。

他的一生都在孜孜不倦地追究自然与其象征的关系。

透过繁杂的象征,回到生活,也许根本没有什么仁者与智者,只有乐天知命的人生态度。

义孚最后想告诉我们的也许只是这一点。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鍙跺瓙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89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