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三娟
三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74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去山里转了一圈

(2007-12-17 16:12:21)
标签:

生活记录

分类: 生活感悟
    昨天随朋友去了离昆明市不远的一座大山里的一个叫凸(昆明人偏要读作三声“gong”)董箐的苗族寨子。朋友是雪峰户外用品的会员,店主心血来潮要组织会员为大山里的贫困人家献爱心,想着周末无事,一起去凑凑热闹也好,便随朋友一起去了。
    雪峰户外用品的老板叫金飞彪,因为与兄弟金飞虎一起登顶雪峰而成为云南乃至全国的名人。人出了名,雪峰户外用品商店也受到众人追捧,生意格外地好。
    虽说目的地离昆明市区不远,但山路曲折难行,上午10点出发,绕到凸董箐时,已近中午12时。快到目的地的时候,朋友的另外两个朋友终因晕车打了退堂鼓,喊停司机师傅跳下车,路边拦了辆车打道回府了。真可惜,稍微再坚持一下,她们也就可以看到夹道欢迎的苗胞,喝到苗家鲜美无比的鸡汤了。
    凸董箐坐落在山半腰,具体那座山叫什么名字,忘了问,云南到处是山,看得多了,打问的兴致也就消减了。去年到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采访时,也曾深入过开远市的一个苗族寨,至今还对那里的贫穷落后印象深刻。当时我们去那里了解开远妇联“母亲水窖”工程实施情况,在绵延起伏的大山里颠覆了两个小时,终于看到了一片零零星星散落的房子,妇联的同志说,那里就是我们要去的老邓耳苗族寨。老邓耳寨子口一个面积不大的浑水塘,我们去的时候,正有几只水牛泡在池子里,旁边还有几个孩子赤裸着嬉闹。妇联的同志解释说,不久前,寨子里的人还靠吃这池子里的水生活,母亲水窑工程实施后,寨子里的吃水状况得到了很大改观。她们的话让我惊讶也让我震撼,真是人在喝这里是面的水吗?这种浑浊不堪的水恐怕牛都难以下咽吧!由于路实在太差,越野车最终还是在村口停了下来,我们徒步走进了村民家,来见识这里的母亲水窖。走进村民小组长家里,我的注意力一下子被紧贴着悬在屋檐下方的竹槽吸引了眼球。他们告诉我,竹槽是用来接雨水用的。下雨天,雨水顺着屋檐滴落到竹槽中,再顺着竹槽被引到屋里的水窖积存起来,成为村民的生活用水。在村民小组长的厨房内,我看到了一口修建不久的水窖。窖里积水过半,水质当然比不过城里的自来水,但家里人说,已经比以前好多了。小组长居住的屋子里面光线很暗,被子胡乱堆放在木板床上,离床不远处的地方堆放着割来喂猪的青草和农具。随后我们又走访了几户人家,基本都是踩着鸡粪牛粪完成的。自此,我对苗族人脏乱差的生活状况有了最为直观的感受。
    比起老邓耳,凸董箐的情况要稍微好一些。但贫困落后的痕迹依然随处可见。爬上陡坡处一户人家,想了解一下寨子里苗胞的收入状况。看到有人来到,正在猫腰忙碌的女主人起身有点纳闷和迟疑地望着我们,她身边15岁的女儿始终没有背朝着我们,直到离开我们也未能看清她的脸。苗族妇女约40多岁的样子,也可能更年轻,但因终年劳作和不好的生活条件让我们高估了她的年纪。她听懂了我问旁边小姑娘是不是她女儿和家里能不能看电话的问话,却对我们询问家庭收入的问题始终保持一脸茫然,摇头说“晓不得”“听不懂”,朋友把普通话翻译成昆明话,还是一样的效果,我们只好作罢。
    有人和我说过,一个民族的强弱可以从他们对生存区域的选择反映出来,比如壮族从来都选择在青山流水旁生活,因为他们势力强大,而苗族因为弱小,只能缩在其他民族不愿去的犄角旮旯,从事着最原始落后的生产活动,过着贫困落后的生活。对此我也深有感触。凸董箐村民主要种植农作物是玉米、洋芋和白菜,由于坡地干旱贫脊,收成不会好不哪里,我们随处可以看到的串在一起的金黄色的玉米,昭示了丰收,也昭示着贫穷。
    出行前,组织方说可以带一些闲置的衣服捐赠给当地人,所以我和朋友都带了一大堆衣服,有自己的,也有周围朋友的。而除了衣服,不少有心人还带了好吃的、玩具和学习用品,看到小孩子就发,给原本已经因圣诞前夕寨子里福音堂组织的感恩答谢活动热闹非凡的凸董箐平添了更多的欢乐氛围与感恩情绪。朋友也是个极富爱心的人,她一边给孩子们散发带来的小食品,一边和我感慨:捐几件衣服、送点吃的能改变这里的什么呀,号召大家捐钱修路让这里的人走出大山才是正经。然而,我们每个人的力量都是有限的,尽管我们怀博大的爱心,想带给这里的苗胞一些欢乐和幸福的感觉。她的话也让我想起了采访老邓耳时开远妇联同志说过的话。她们说,市里曾在山脚下给老邓耳村民建盖了一片新房子,用来异地安置老邓耳的苗胞,但是搬进新村不久,这里的人又陆陆续续搬回了山里头,选择继续生活在穷山恶水的老地方。白天不懂夜的黑,我无法揣测亩族人的心思,也理解不了他们为什么不愿意在生活条件好的山脚下扎根,是习惯使然还是民族的劣根性呢?
    凸董箐福音堂要算是寨子里最体面的建筑了。这里的人大多信奉基督教,看着他们虔诚地祈祷,听着他们吟唱好听的教会歌曲,我一直在想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越是贫穷的地方,宗教信仰的氛围越是浓烈?对于他们来说,宗教信仰到底是一种福音还是桎梏?但想来想去,真是想不清楚。在山西,根本不用为这些宗教还有民族问题损害脑细胞,但在云南这个边疆地方,民族和宗教都是回避不开的大问题。
    凸董箐穷是穷了点,但昨天中午在那里喝的鸡汤实在是鲜美无比,鸡味十足,那可都是寨子里的人自己放养的正宗土鸡呢!如今要在城市里吃到这么好的鸡汤,怕是得在梦里啰。
    为了去凸董箐,昨天早上在闹钟的催促下,七点半准时起了床,老公打趣说,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平时上班也不见你这般积极呢;为了去凸董箐,准备了一大包衣服,自己拎不动,缠着老公给送到了公交车站,结果却因坐过了该下车的地方,和一大包衣服较了半天劲才挨到了出发点;下午5点,大巴车在市体育馆停下后,刚一下车但哇哇哇地吐了一地,惨呐。不过,一点没觉得后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