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荫成
荫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950
  • 关注人气:4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怀念麦子

(2019-06-26 11:13:53)
标签:

荫城古镇

葛覃公社

麦子

荫成散文

分类: 故乡情节

 

 

怀念麦子

荫城古镇大概二三十年没有麦子种植了。很多人在这段时间之内再也没有见到过麦子。麦子的形态随同变换的时代沉潜在时间的过往之中,只能在落寞的心底呼唤和心头上一遍遍地回想。麦子成为追忆之物,深嵌在大脑的沟回褶皱之中。有关麦子的香甜味觉自有麦粉替代,物质性的事物外形的印象还有它金黄色泽都被外来的运输形式偷偷地替换。荫城古镇的人只能见到一卡车一卡车的面粉在粮食店的门口卸下来,在店内空余的位置码垛起来,等待着每一家每一户的家庭主妇前来购买。面粉的加工企业取代了我们曾经的双手的播种,还有挥动镰刀收割过程的同时,也取消了我们站在麦田观看麦浪的惬意和心怀。我们曾经有过的劳作之余的欢欣荡然无存。当面粉成为当今荫城古镇每一个家庭主要的口粮,原初的一种乡村生活被一个时代的强劲的外来者生硬地割裂开来,变得毫无天然性和完整性。我们和我们的土地已经分离,土地不再是和我们的生命联结的大地。我们都是失去温暖和梦境的大地上的漂泊者。

 

志花的葛覃公社去年种植的小米、黍米等谷类作物,还有土豆和红薯,更多的土地种植了党参、柴胡等中药材。去年秋天收割之后,栽种了不到三十亩的冬小麦。我并不赞成志花种植麦子,没有使用化肥农药的麦子很难提高经济附加值,不是葛覃公社种植的作物种类。志花似乎没有更多的效益考虑,说家里人说了要吃自家的放心的面粉就种了。这就是天底下最好的理由。麦子在一种最为朴质的思想中播种发芽,在初冬的季节冷却中出现了一大片绿色的生机。自有生命的事物永远比起纯粹的思想来,呈现得总是要完备和充分。

 

我要是闲得没事,一个人从镇子里跑到淘水听莺亭看看这些麦子。麦子的名称实在是一个挺有意思的名词。我们应该称呼收割之后归仓的颗粒才是名副其实的麦子,而我在秋冬之际东升的太阳照耀下的绿油油的禾苗,确是视为麦子。更准确的词汇应该是麦苗才对。雄山一片黛绿,那是千百年生长的雄柏树的生命之色渲染的结果,天空被这种深绿反射成了蔚蓝,似帐幔一般从山脊铺陈下来。我很欣兴荫城古镇还有如此好的天气景色。人民公社时期兴修水利的渡槽就在葛覃地块的东北方,大地东头的两根并立的电线水泥杆,它们的位置都是恰到好处的固定。唯一悲哀的过去波光粼粼的淘水现在已经干涸,没有水的淘河在年复一年的改变着河流的形态。但在我的眼里,淘水依然是原有的风貌和模样。淘水听莺亭就是这些景物中后来者,它成了观览暌隔已久的麦子当然的看台。

 

我在这个亭子里看到了冬小麦走进冬季的白雪覆盖下的寒冷,年度转换,又在第二个春天的和煦风中复苏。葛覃公社的冬小麦比起春麦有了更长的生命成长时期,一冬的寒冷在使麦苗枯黄的同时,也把麦子的优良的品质压进了丛集的麦根,在来年蓬勃发展的季节转换中蜕变金黄。我看麦子,麦子也看我。麦子的临近夏季的风中飘摇,欢欣的鼓舞之态成为我的一个良好的慰藉。当我的话语越来越少的时候,我和麦子构筑了一个相互倾述的关系。我在欢迎麦子的一天一天的成长和成熟,我的孤寂随着麦子的绿色和金黄的色泽变换,成为一年当中最为深沉的情感延展。孤独的麦子,麦田当中观望的人影。

 

五月之初,我离开了荫城古镇,到了南京。到了江南,我会短时间忘却北方的荫城古镇。还有这一地的金黄的麦子。到了端午节,麦子就快成熟了。这是我的对于农事的常识。在南京品尝南方肉粽的,入口的节令食物和麦子是如此的不同,而城市和乡村又是如此的异样。地域生活的差异,隐然在心里隆起的隔绝,端午节让我想起葛覃这一大片麦子,再多一些时日就能开镰收割了。收获是乡村生活中最为艰辛的兴奋,所有的神祇都在天空飞翔。而我在千里之遥,和这些麦子失之交臂,成为遥想之中一点遗憾。

 

我是在六月下旬返回荫城的。南京的湿热被荫城古镇的清凉所取代,这是真正的逃暑之地,是荫城作为休闲度假最佳的天然条件。晚上的永兴久凉沁肌肤,友人相聚在雄山堂前。我急迫地问志花,葛覃的小麦收成如何?志花笑了,说还没有收割。我一时语塞,我对于乡村农事的把握粗疏到毫无精准的地步。我说我从南京到山西,沿途山东、河北大面积种植的麦子已经收割,这是自不待言的事实,就是在阳泉的山地也是只剩下麦茬了。志花说还要等等,然而也是这几天的事情了。

 

迟日晨起大早,跑到淘水听莺亭看望麦子。三十亩的麦子并没有上过化肥农药的麦子高壮,但这正是好麦的标志。一些附生的野菜点缀在麦行之中。种植的麦子第一口吃进嘴里的往往不是人类,而是人类天然的朋友鸟雀。我们的麦子是鸟雀每一天口粮之后的剩余。这是一个相伴相生的融合性的美好,人类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单生独存。绕着这三十亩地缓慢走了一圈,高低的垄岸,看上去真的成了一片连绵起伏的麦海。难怪志花说很多人来到这里拍摄抖音。如果这几天没有暴雨,这片大地的麦子收获在望。

 

荫城古镇不再种植麦子已然成了定势,葛覃这些麦子于今年来说是不期然而然的邂逅,这是人的心意和自然物态天然的对接,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无论是轮作还是改种其他,明天这片大地将不再种植麦子。荫城古镇的土地调产之后,没有更多的推动原因,荫城古镇的粮食种植的历史将会终结。它会持续到何时,尚且不得而知。但是人类总是需要吃饭的,而能够吃到自己生产的和有所人事关联的粮食已经成为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怀念麦子。葛覃公社的麦子似乎满足了一点点崇尚自然的心理,此后又会陷入长久的回想。麦子作为长久的人的粮食,又被人丢掉在时代的身后。这是上党区域内小范围发生的事情,而时光的轮转丢失的更多,大可归纳于我们的乡愁。和人的生命联结的事物正在不断地减少,人总是带着思念的愁情烦绪走在路上。

 

此刻我正站在葛覃收获之后仅剩下麦茬的田垄边,麦子的收割增加了天空的高度,鸟雀翻飞回旋,捡取收割丢弃撒落的零星麦粒。大地在阳光照耀下舒适地生产休养,寂静出奇的落寞把人的心思拉进了深厚的土壤之下。每一个人总是大地的一粒麦子,可以被放弃,可以被遗忘,但是曾经存在过。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时代的光轮飞速,我们都成为大地之上异乡的孤独者。这是人世摆荡之后的悬隔,还有不经意而阵阵泛起的怀念在心中。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六日草于荫城古镇永兴久雄山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