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荫成
荫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380
  • 关注人气:4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安桥

(2018-08-30 12:25:32)
标签:

潞泽商帮

壶关

太行山古商道

大安桥

上党石刻三绝

分类: 故乡情节

大安桥

十时半钟,穿壶关龙泉乡禾登村,东向偏南,行走约三里,至石岩头村,有路牌标识。绕村北土茆,搭石欢线,上行遭遇堵车。公务车上下来数人高声议论,想必均干部身份,说前方不能通行。原路返出,在村东北走勺形,上省道225,约二里许,北折进北大安村。穿村南向下行,眼见道路两侧有砖砌护栏,此即大安桥。 

大安桥

下车看桥栏东西两侧,为深壑,然树木成林,枝柯交互,幽深不可见底。跨栏寻找桥孔,刚蹲下身,顿时毛骨悚然,翻身跳回桥栏之内。再前一步,就是悬崖。站在桥头,毒日头下,冒出一身冷汗把T恤打湿。

大安桥

桥北有碑亭。返回走,尚有数十步距离,厅中右侧一通碑上大书大安桥三字赫然入目。攀附碑栏跳入,以手指肚摹写,两个半世纪的苍茫穿透青石的冰凉寒切,源源不断地传导整条手臂。此种了然心会之感,难于与君言说。冯士翘的擘窠书勾勒出上党地区乾隆年间的一段名士风雅,于此我们看到了为官员的壶关冯文止的篆书、署名尚子的长子县的冯士翘的书丹和为工匠的长治县人的常大中的刻石的珠联璧合,上党碑刻“三绝”在大安桥头的碑厅显现,可谓不虚此行!

大安桥

《重建大安桥碑记》载:“旧有桥,筑以土”,高八丈,长二十丈,桥面宽不足一丈。乾隆三十七年扩建,“上半砖,下半石,叠孔沥水,高长视旧”,而桥面增至三倍。“费工两万,钱缗两千四百有奇”,历时四年乃成。桥名为大安,非南大安与北大安两村联系,实为上党潞泽商帮尤其是潞安府和壶关县商家进出中原的商道桥道。不仅是壶关近乡村民走动方便,而是车辚辚,马萧萧大规模商帮集群物流队伍走马行车的要道通途。

大安桥

看碑阴,实乃上党商家总动员。壶关各村、包括潞安北部各县社团商号密集排列,与晋省毗邻的河南各地,甚至浙江商家也罗列其上,说明数百年以来潞泽商帮行走天下,与外省各地有了很好的融合。荫城镇大峪村也有具名,盖该村乾隆年间某时期归属壶关县管辖。也有另外一说,大峪村居佛山大峪岭下,一分为二,村西南为长治县管理,村东北为壶关县管辖,后合二为一,规划为荫城镇大村之一。考证大峪村历史,当为荫城铁货走太行山大峡谷,南下林州、安阳地区的起始站点。荫城铁商翻过大峪岭,烟尘风雨弥漫前路,故乡就撂在身后了。到了东井岭,离家的感觉又增进了一层。荫城乾隆年间的行旅诗人万国宁这样写道:又逐賓鴻過太行,山巔回首望家鄉。白雲還在親何處,淚灑征衫欲斷腸

大安桥

上党商贸至清乾隆发展到顶峰,商贸通发,经济发达,文化繁盛。以大安桥上党碑刻三绝,依稀可以印证当时文人荟聚,多方结社,四处雅集,诗歌唱和的文运盛举。冯文止、冯士翘和常大中,分属三县,却是经常的聚首和合作,这样的情景在《潞安诗钞》的人物小传和诗歌内容中大量出现。由此我们可以断定,当时在潞安府就存在一个上党文艺群落。而且在全国广有声誉。扬州八怪之一的金农在上党游历,就和长治等众多诗朋画友有过交集。更有张天宠和万国宁的诗被远在安徽舒城选家任鸿言编入《江淮百家》数百首之多。荫城万国宁作为商旅诗人,“足迹半天下”,他与诗社社首张天宠结成了深厚的情谊。每当行旅归来,他就要到北天河与设馆的张天宠饮酒,畅谈,诗作交流,往往就是快马一鞭的事情。和荫城万国宁行旅诗人有着同样身份的是平楷亭,家族豪富,建有别墅和书房,他的别墅经常按照节令举办诗人聚会和吟咏活动。

 

壶关大安桥的碑刻不可作单一观,与上党地区众多的记载有关潞泽商帮信息的碑刻聚拢归并,当可佐证历史事实。我们现在无法统计和商道有关的碑刻上所有商号的数量,但是极具规模的数字,确实能够感觉到潞泽商帮是中国商界极具实力的商贸集群。正是潞泽商帮在全国市场的纵横捭阖,以雄厚的财力,为当地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注入了生机,同时他们的全国行走,与各地的文化板块形成了联结和良好的互动,带动了上党地区的民风习俗的转变,生成新的社会文化景观。 

大安桥

如果要是仔细观看《潞州志》和《长治县志》就会发现,在明中期之后,尤其是在乾隆年间,潞安府出现了一股不可遏制的奢靡风气,让当地官员深恶痛绝,痛感“风气”之恶变。有人直指潞安府崇尚奢华的根源,是长治沈藩王府有“引领”之责,这是不无道理的。沈藩王府不光有奢侈风尚的导引之责,也是上党地区文化的聚集核心,很多的文人雅士都是围绕着沈藩王府展开的。

 

其实更大的奢靡原因却是,一封建礼教在社会层面的“松绑”,二是商帮利润的急剧增加。上党本贫瘠之地,自古风气为简朴为本。明初朱元璋规定了非常严格的户籍管理和礼教制度,商人社会地位之差,连件绸缎长衣也是不得穿的。荫城保留了历史上很多“五裹三”、“七裹三”的建筑,但在明中期之后,建筑的样式发生转变,一字排列的房屋明显增多。传统礼教的尊卑观念在房屋修造上失去了来自国家严格的控制和束缚。风气的形成是国家的意志控制和民间的意识扩张在某一个特定时期博弈的结果。

 

潞安府的奢靡风气,还缺乏更加深入的研究,但是奢靡现象作为社会景观从另外一个角度引出了潞泽商帮商业业绩问题。奢侈的基础是永远是钱财的作用。正是上党地区明清时期欣欣向荣的商贸活动,集聚了大量的钱财,作为生活支出从经营领域中溢出,走进了消费领域,引发了上党地区的奢靡风气的形成。 

大安桥

大安桥碑厅耽搁良久,拍照后退出,似有恋恋不舍之感。亭前走留疑惑之中回头观望,碑厅石柱上尚且镌刻着一副楹联“修数百年崎岖之路,造千万人来往之桥”。落款为漳源冯士翘。此句为壶关固村乡绅马蓉从阴骘文中抄录而来,而刻工是常大中、常大纶兄弟。联想碑额冯文止篆字的“磐石长歌”,大安桥不仅是沟壑变通途,商道得以畅行无阻,从修建桥道的工程质量,实乃潞泽商帮千百年的经营和打算,可谓“谋之甚远”。

 

时近中午,赤日滤却色彩,近乎一片花白,空落虚无。大安桥在眼前就是一条模糊的略带弧线的扭折的凹陷地带,缓慢地升举到南大安北缘土岸墙垣。没有一个人行走,没有一辆车通过,在寂静无声中听到的只有阳光炙烤的声音,杂生的木叶在呻吟。在南大安的南边,一条更加宽阔的旅游通道上,飞驰的车辆穿梭而过,把无数的游客载往大峡谷的幽深的景区。大安桥偏居在南北大安村之间,独自悄声吟唱百年的孤寂之歌,一如潞泽商帮暗沉于历史无尽的深渊,已经无人领略它的苍颜。

 

 

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日草于荫城古镇永兴久雄山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