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舞人生
独舞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87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绝恋——一个运动员的真实感情经历(1~10) by 体校酷BO

(2007-03-31 01:41:01)
标签:

绝恋

运动员

同志

爱情

    简单的自我
   
    我从小在业余体校训练田径,后来因为教练不太负责,经常不去,所以我就和男排的一起玩球,因为我是练田径的,尽管身高矮一些,但是弹跳各方面身体素质比排球队的好,男排教练就把我要去练了排球。但是在省、市比赛时,我常常是既参加排球又参加田径比赛,应该是比较全面吧。15岁那年,我被输送到省体校后,进入体工队练田径。
   
    可能是因为练体育比较外向的原因,我从小学5年级就谈女朋友,当然那时一点没有现在的孩子开放。和这女孩子的关系一直到中学,后来我们两家里的人都知道了。再后来我进了体工队以后,她上了一所幼儿师范,我们朦胧的爱就结束了。
   
    在体工队训练量特别大,教练也是一个很有名气的教练,无论在训练上还是在日常行为上对我们要求十分严格。做为运动员出身的他知道运动员的性格特点,一进队他就强调严禁早恋,他说的早恋的定义是25岁以下就是早恋。那时我们队的一个师哥谈女朋友,和他女朋友特别疯狂的相爱,谁劝也不听,最后被我们教练开回了地方队。
   
    在体工队我是一个十分吃苦和听话的队员,每天都兢兢业业的训练。和周围的队友和教练相处的都很好。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从后备力量到二线,19岁那年,随着老队员的退役,我渐渐成长起来。可是就那年,我因为不愿意[][](专业运动员众所周知知道的原因)和腰伤的原因,我离开了体工队,上了大学。因为考虑到自己的文化水平,我没有去那些理工大学,去了体育学院。
   
    本来以为到了体育学院可以找个女朋友打发4年的无聊的时光,可是我在入校前的文化测试和刚入校后的比赛成绩又特别好,从院领导到系领导都对我格外的培养。他们以前也都是运员,和我沟通的特别好,要我不断进步等等。在体育学院,我在学习的同时依旧勤勤恳恳的训练,虽然那时的训练也是大运动量大强度,但是和在体工队时那种超负荷超强度、挖掘人体生理极限的训练无法相比了。那时在学校的学生中间我也该算是个名人吧,所以平时对自己也要求的十分严格,因为我不愿让关心我的院、系领导对我失望。
   
    就这么样,在大学里,又“安分守己”的呆了4年。但是有付出就有回报,我没有走任何的捷径,以我自己的实力,大学毕业时,优秀毕业生、优秀学生干部、学生党员,荣誉该有的我都有了。
   
    故事的开始
   
   
    1997年夏天我大学毕业后,没有留在省城,又回到我们市里。刚毕业我就接到集训的通知,要我参加1998年的山东省19界运动会男排的比赛。由于是带界次的比赛,全省各地重视程度都非常高,全国各省都这么样。好多在国家队的在没有比赛任务的运动员都回来代表自己市或地区队比赛。我的队友大部分都在上大学或打联赛,他们的户口已经不在本市,不能参加。所以我们市队就基本上以当时的传统校也就是我们市一中的高中生为班底组队(当时由于排球市场不怎么景气,市体校男排已解散)。这样我大学毕业后又回到我的母校的球队训练,教练依旧是我中学时的教练。我打的位置是二传,我一边恢复体能,一边和那些上中学的队友练习配合。
    由于我刚大学毕业,和我在一起训练的都是中学生,所以算上是“老”队员了,也算是复出。教练不在的时候,就把训练任务安排给我,我领着那帮小师弟一起完成训练任务,所以也算是半个教练。由于是一个队,所以年龄从小学到高三的都有,因为一个运动队年龄不能层。
   
    有一天教练不在,由我带着训练,我们做完准备活动后进行扣球训练。一个初中的队员在起跳落地后脚踩到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滚过来的球上,接着躺在了地上,我一看受伤了,赶紧抱起他来到场地旁边是水管上冲水,进行冷敷。我看他伤的很重,所以就一直抱着他,最后抱累了,我把他放下来,让他一只脚站着,让他扶着我。我是从运动员过来的,知道受伤是大忌,看他伤的这样厉害,很为他难受。告诉他多冲会凉水。他扶着我一只脚站累了,最后就干脆抱着我的肩膀。现在想来,当时我们身体接触那么近真的没有什么感觉,那时的他身边女朋友,我也在为自己物色个过一生的女朋友。
   
    帮他冲了有半个多小时的脚,我让他在球场边坐着,我继续去训练。训练结束后,他的脚已经不能骑自行车了(他是跑校的)。我让队友把他的自行车放好,我骑着摩托车把他送家。
   
    在路上,我告诉他脚要少活动,晚上不要去学校上晚自习了我给教练请假。送到他家,他爸爸妈妈十分热情,我坐了会,我临走时说,他自行车不在家,想上课时可以给我打电话,我骑摩托车来接他就是了(那时我还没有分配工作,比较有间)。他和他爸妈都要留我吃饭,我没有吃,留下我家的电话回家了。
   
    我留下电话从他家里走后,每天还是重复着训练,他因伤停训。
   
    过了有一个星期,一天下午我训练后刚洗完澡,他给我打电话。接电话时我都没有想到是他,因为我早把这事忘了。他在电话里问我能不能帮帮他:他在家呆了一个星期急坏了,医生和他爸妈都让他在家休息,他很想到学校去看看,如果我去接他,他爸妈才有可能让他去学校。
   
    我骑摩托车去他家,他爸妈说了好多客气话,说麻烦我了等等,我说我没有什么事,知道爸妈对他的伤有些不放心,我说晚上放学我可以再把他送回来。
   
    晚上我去学校门口接他,放学后等了半天不见他的影子。一会跑过来一个他的同班同学,告诉我他今天晚上他没有上课,在一家酒店里,他让他的同学来告诉我的。我带着他的同学去那家酒店,他正好和他的女朋友还有他的几个同学出来。我看他一瘸一拐的样子很好笑。他走到我面前对我很神秘的说,他今天晚上出来是给他女朋友过生日的,能不能让我保守秘密,不要告诉他的爸爸妈妈,我说当然没问题。在路上我告诉他,我上中学时比他还会撒谎、逃课,我会理解的,让他放心好了。
   
   
    那段时间里,我有时接他上学、放学,更多的时候是他爸骑车接送他,或是他同学送他回家。我接送他时我们在路上就聊些训练的事:他问我以前苦吗?到哪儿打过什么比赛?在体工队是怎么训练的?上大学好吗等等。我问他现在在训练上有什么适应和不适应的,学习跟上跟不上等等。都是很一般的问题。他学习学不进去,成绩不好,他家里也知道他的水平,让他集中精力把训练抓上去,所以情愿让他不去学校让他在家好好疗伤。
    有一天中午,我在外面正吃着饭,他给我打传呼。我回电话后他说他们班老师拖堂下课太晚了,和他同路的同学都走了。他往他家里打电话想让他爸爸接他,可是家里没有人,问我可以送他回家吗。我放下筷子就去了学校。
   
    他在学校门口的公话厅前等着我,我到他跟前让他上车。路上他说了几句客气话,我问他伤怎么样了,他爸爸怎么不在家等等,随便聊了一些路边的话。
   
    我把他送到他家大门口,问他下午还去学校吗?他爸爸不在家他怎么去?他带着几分对最好朋友的随便、还有几分自信的语气对我说“你下午再来接我啊”。我说没问题。当时我们彼此都没有一点感觉,现在看来,那该是我们第一次感情的靠近。我现在还记得他那分略带幸福、好象说给自己最相信的人的话的语气。但是那时我们谁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或是幸福的感觉。那时的我就感觉是应该对朋友够意思,特别他有是我中学时教练现在的队员,又算是我的师弟,更应该够意思。所以每次接他、送他我都没有感觉是很麻烦的事。
   
    以后的日子,大部分时间都是我接送他,我们渐渐混熟了,说话也少了好多的客套,随便了许多,他爸妈对我很感谢,每次都说好多客气话。
   
    一个月以后,他的伤好了,可以训练了,我们又在一起训练。由于我们熟了,我经常给他纠正动作,改进技术(在以前我们都是自己练自己的),或着一组进行打防练习。因为我练过田径,身体素质好,协调性、柔韧性、爆发力都很好,所以动作做出来都很漂亮(这也是后来他崇拜我的一个方面)。
   
    我们训练结束后都要进行放松一段时间,就是两个人或三个人一组进行按摩。由于我们还是市级水平的球队,没有专门的队医和按摩师。以前每次训练完我大都是和队里的接应二传一组放松。自他恢复训练以后,我们混熟了,一般都是我和他一组互相放松。也许是因为我以前接送他的原因,他每次给我按摩都是尽心尽力。他放松完的效果要比接应二传好的多,我体力恢复的也特别快。每次我们队放松的时间都在半个小时以上,都可以在一起说笑,聊天。和队友在一起聊天的同时,由于我们两个人是一组,和他说的话最多,有了更多的交流和信任。从这后,我们成了最要好的、说心里话的朋友,同时也是最够哥们意气的朋友。但是那时的我、那时的他,都特别的单纯。
   
    我那时训练吃住在我姐姐家,因为我家离市有近20公里的路,上面还没有对我们统一分配工作。他爸爸妈妈是做生意的,经常早出晚归。我们在训练时是好朋友。有时下午训练结束后放松时,他对我说:“明天中午我妈妈不在家,她有给我准备的排骨,你去我们家去吃吧”。第二天中午我就在学校门口等着他,骑摩托车带着他一起去他家吃饭,吃过后一起打游戏或看电视,快上课时再一起去学校。然后是下午再一起训练。
   
    那段时间,我经常去他家吃饭,而且都是他爸爸妈妈不在家时。尽管他爸爸妈妈也很欢迎我去,但是他们两个人在家时,会有好多的礼节和客套,我不习惯。所以都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吃。现在还记得去他家吃过鸡,排骨,蝎子等等,反正他家里有了好吃的都会喊我一块去。那时他依旧和他女朋友很要好,我也看上了一个女排的“老”队员,她和我一样,也是那年大学毕业,又回来训练打19界的,当时正在想方设法的靠近她。所以我对他没有一点特别的感觉。
    4
    当年阳历的12月,我被分配到我市体校,担任田径教练。因为我有省19界的比赛任务,所以上面没有让我带队训练。我们体校的房子很多,参加工作后,我在办公楼3楼分了两间很大的宿舍。由于不用带队训练,我依旧是做为一名运动员每天去一中参加训练,备战省19界运动会。
   
    我在大学时因为表现很优秀,入了党。有工作单位后,我就去山东体育学院把我的组织关系转到单位。也许是因为那些日子训练太累了,我就趁这个机会在济南呆了3天,和大学时的教练、同学一起玩。我回来后训练时,所有的队友见过都是一句话“我想死你了”,几个主力上来和我拥抱。我也和他简单得问过好后进行训练。
   
    依旧是天天重复着大强度的训练。那年我们队一直训到农历的腊月28。年前的最后一次训练结束,我一身的疲惫回到单位。单位早放假了,体校的学生都走了,教练也都走了,就连看大门的老大爷也把钥匙交给我后回家过年了。昔日喧嚣热闹的体校变的冷冷清清,若大的体校只剩下了我自己,夜幕下的运动场变得特别空旷。我放下摩托车,锁上体校的大门,抱着衣服松松垮垮的走上楼梯,一边上着楼一边喊着变了词的歌:“这是我的腿在颤抖,这是我的汗在流。。。。。。”那声音在楼道里传的特别远,特别的响。
   
    回到宿舍,我把衣服扔到一边躺在床上。年前的训练终于结束了,突然放松了,感觉连骑摩托车回家的力气也没有了。窗外的法国梧桐早已被寒风剥掉了叶子,干瘪的树枝在瑟瑟的抖着。一阵风吹过,那嘘唏的风声让我联想到《聊斋》的野外。刚才还是和队友生龙活虎的训练,现在整个单位静的让人发沭。一直躺到有饥饿感了,才想到,还没有吃饭啊。
   
    我到洗刷间洗过后换了衣服,走到大街上,大街上倒是很热闹。走过几家饭店,有的已经关门了,有的里面很冷清。快过年了,如果一个人坐在冷清的饭店里吃饭,一定没有什么胃口,也好象成了服务员眼睛的众矢之的,很不自在。看着大街上匆匆忙忙回家或是串门的人们,突然有一种孤独寂寞感。。。。。。这晚饭怎么吃得下去啊?
   
    这时我突然想起他,找了个公话给他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他妈妈,他妈妈说他在家,我问他吃过了没有,他妈妈说他训练结束后刚磨磨蹭蹭的洗完。他妈妈一再邀请我去他家吃饭,我因为讨厌那些琐碎的礼节,所以没有去。然后是他接的电话,(他妈妈也让他在电话里劝我去他家吃饭)。我说你出来吧,我自己一个人无聊极了,我告诉我大街上的地点。
   
    他放下电话后,我感觉是以最快的速度出来的。
   
    一看到他的感觉,就是心情突然好起来,不再有孤独寂寞的感觉,路边冷冷清清的饭店透过玻璃窗看过去突然变的有点浪漫了。我们找了家不大不小的酒店坐下来。那天算是年前的训练结束了,第二天一早也不用再出操了,感觉好象是终于松了一口气,所以很放松。我们要了酒。这是我们两个第一次在外面一起吃饭,也是第一次一起喝酒。运动员特有的豪爽和痛快,我们喝了好多。酒多了,话就多,无所不聊。但是话题基本上都是围绕训练的。包括教练的训练方法,每个队友的技术特点等等。我告诉他训练并不是只靠死拼,要学会动脑筋。偶尔也提起他的女朋友,他说他女朋友十分的小心眼,他的一点细枝末节也不放过。我说;“这才证明你女朋友很爱你啊”。他问我追上女排的那个“老”队员了没有,我开玩笑说他小孩子懂什么。后来也是偶尔提到我们两个很有缘分成了朋友。但这些的话题很少。
   
    那天晚上我们两个人喝了2斤白酒和4瓶啤酒,但是我们都没有醉。从饭店里出来,我说送他回家,他说他回家后担心他妈妈闻出他的酒味来,不但要克他一顿,对我也不大好,因为是我让他出来的,又和他喝这么多酒。我们一起想到的办法:我和他一起给他妈妈打电话,告诉他今天晚上他不回去了,在我宿舍和我一起住。
    5
   
    回到我宿舍,我们聊了一会就睡了,训练太累了,又加上喝了酒,我们很快就睡着了。没有什么感觉和欲望,谁也没有碰谁。再睁眼时已经是天亮。起床后我要回家,他也回家。分手时他说春节时他要给我打电话拜年,我说OK!
   
    春节过后,大年初二我们就开始了训练。那时是一天三练,训练太累,也没有时间回家,训练结束后就回单位的宿舍。单位里依旧是冷冷清清,只有孤独的我自己。刚过完春节,饭店都没有开门,吃饭成了问题。他和他妈妈要我去他家吃。没有办法,只好这样了。
   
    他去学校训练时都要经过体校,所以每天早上出早操,都是他妈妈把他叫醒,然后他跑着经过体校时再把我叫醒,我们一起跑着去学校训练。然后再一起回来,他等我换完衣服洗刷后一起去他家吃饭。吃过早饭后我们一起去体校,在我宿舍玩一会,然后换衣服再进行上午的训练。那几天我们一起吃饭,一起训练,训练结束后一起走。尽管是这样,我们还只是好朋友,没有别的感觉和感情。
   
    元宵节过后他们开学了,开始上课了。我们又改为一天两练,早上和下午。上午他们上课,我在单位休息。那时我们队的几个队友都不爱上课,上课坐不住。经常旷课在大街上溜达。我有个工作单位,有了个人宿舍后,他们旷课算是找到地方去了。上午逃课后就来到我宿舍玩,他也不例外。那时他来玩,很少是自己来,一般都是和别人一起来。从这点可以看出我们还是一般的好朋友的关系。
   
    以后的训练还是早上他经过体校时喊我起床,虽然是冬天,我们训练时只穿一见单衣服,所以我起床也很快。那时我晚上睡觉从不插门,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只要早上听见他推门的声音,我就醒了,现在想来,那声音还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
   
    有一天晚上天上飘着大雪,我在宿舍里看电视,他推门进来,当时已经10点多了。我问他怎么不回家?他说不回家了,要在我这住。我猜他可能在家里被“教育”了。真的不出所料,一会他爸爸妈妈就来了。我让他妈妈坐下,他妈妈告诉我他晚上放学回家后因为吃饭说了他句,两个人拌了几句嘴,他就跑出来了。做爸妈的不放心,就出来找,她说很可能跑我这儿来了,就过来看看。在我宿舍里他和他妈妈还是自己说自己的理由。我和他爸爸笑着劝他和他妈妈。他妈妈临走时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他说:“你不回家就在这住,我今晚上看着你这么不听话就有气”。
   
    他爸爸妈妈走后他住在我宿舍,我们看了会电视睡觉。白天训练太累了,一会就睡着了。我们虽然睡在一床,但是谁也没有碰谁,因为我们没有那想法。第二天早上我们起来后,他训练的衣服在家里,我找我的运动服给他穿。这天早上我们也才知道,我们俩穿一样大的鞋子。以后的日子他不想回家时,就给他家里打个电话在我这住。我也感觉有个人在一起我也少了点寂寞。但是我们睡觉时两个人都没有一点想法,自己睡自己的。那时他想和我一起住是主要因为他和他妈妈爸爸的代沟特别深,他不想听他爸爸妈妈的唠叨和批评。
   
    这年的3月份,我们冬训后要在省内出访,一是检验冬训成果,二是和几个强的队交交手,做到知己知彼。我们要出访包括青岛、烟台等6个市。因为他是二线队员,连替补也打不上,所以没有随队出访。
   
    临走时,他说他要给我看门,我说太好了。其实他主动要求给我看门是他不想回家。因为回家要经常被“教育”。我走时把我宿舍的把钥匙给他。告诉他给我看好门,如果早上不想回家吃饭,我抽屉里有零钱。如果有朋友来找我或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传呼。最后嘱咐他如果想带女朋友来我宿舍玩,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否则,对我对他影响都不好。
    6
   
    出访的第三天,我们在青岛。上午打完比赛,我在宾馆休息。他打传呼过来,我回电话,他问我比赛结果怎么样,下一站去哪儿?说这几天曾经有我的朋友到我宿舍找过我。当最后他问我的腰伤怎么样的时候,我感觉心里一热:这哥们还不错啊,还惦记着我的腰伤。我们聊了几分钟,我要他给我看门别乱去,要不以后他妈就不会让他出来了。我告诉他今天我们关键球没有打好,输的很可惜。下午争取赢回来。他说晚上再给我打传呼,问我比赛结果。
   
    下午比赛时,青岛队上午得分最多的攻手却没有上场。虽然我们赢了,但是在心理上却没有树起信心。上午他们胜了,下午在一个主力没有上场的情况下如果胜了我们,他们在以后的比赛中会更有信心,即使输了,在以后的比赛时他们心理上也占优势。教练员都在斗勇的同时也在斗智。
   
    晚上9点多,开完总结会我在宾馆里看电视,他又打传呼过来。一上来就问比赛结果,我把比赛情况给他说了一下。在电话里他说他今天很难过,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一点小事刚和女朋友吵完,心情不好。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开导他,就给他出了个主意,对他说:“你明天中午喊着你的女朋友,就说让她帮你给我打扫宿舍,她去了后你们一起干活,有什么心里话说开就好了。”当他放下电话时,心情已经好多了。
   
    那几天他在家不训练,因为教练和一线的队员都出来打比赛了,就经常呼我。每次接到传呼,回电话聊天时,听着电话那头好朋友的声音,有种说不出来的、很好的感觉。虽然不是女孩子的温柔,可也是贴心朋友的惦念,虽然只是片言碎语,却能感受到朋友牵心。
   
    我们出访了有一周时间。最后一站在济南。那天晚上他呼我,我在电话里告诉他今天的比赛情况,明天就要回去了。感谢他给我看门,最后问他想要什么东西,我可以给他带回去。他在电话那头很随便的说:“你看着办吧!”听着这话,我感觉我们真的是心很近、感情很铁的朋友了。晚上我到商店里给他买了一套排球衫。因为他还是学生,他妈妈对他管的又特别严,稍微有点新潮的衣服他妈妈都不让他穿,甚至是牛仔裤也不可以。还有,因为排球杉大一个号小一个号都没有关系,都可以穿。
   
    回来的那天是星期六下午,学校没有课。我回到单位时他已经在我宿舍走廊的阳台上站着等我了。看我来了,他飞快的跑下楼,替我背着包。问我这几天累吗?说这几天他快急疯了,队友都走了,天天不训练也找不到人玩。我问他怎么不找女朋友玩啊。他说两个人吵完架,都还在赌气,谁也不理谁。我问他那天两个人给我打扫房间没有把心里话说开吗?他很认真的对我说:“如果我把她领到你宿舍来,你们单位的人看见了,对你影响多不好啊,我不能为了老婆不为朋友着想啊。”他说完这话,我看着比我小的他,突然有点肃然起敬。
   
    我推门进了宿舍,哇~~,我的宿舍从来没有这么干净过,地板拖的干干净净,床整理的工工整整,以前凌乱的书籍和运动服也收拾的整整齐齐,我走前的几双臭运动鞋也被他刷过摆在鞋架上。我感觉我的宿舍一下子变的好舒服、好温馨。我问他怎么收拾的这么干净,他说天天不训练闲得荒,刷自己的鞋时顺便把我的鞋也刷了。我拿出我给他买的排球衫,他说“你真给我买了啊?”。我说那当然。他说“你怎么没有给自己买啊?”我说我运动服够多的了。他又说,这么好的衣服,就放我宿舍,我们两个人穿得了。我说:“也可以,你这几天这么辛苦给我看门还打扫房间,晚上我请你吃饭。”
    7
   
    晚上,我骑摩托车带他出去吃饭。出访比赛刚结束很放松,尽管只是离开了几天,却有故地重游的感觉。看着路灯照射下的宽敞的马路和耸立的楼群,感到十分的熟悉和亲切。也许是和好朋友在一起的原因,我心情特别好。我带着他溜达了一圈,说:“你是不是感觉就我们两个人吃饭不热闹?”他说是有那么一点。我说到学校看看是不是有队友在,喊他们一起吃(从这点可以知道我们那时还没有相爱的感觉,因为感觉两个人的世界不热闹)。
   
    我们来到学校的公寓楼里,还有三个队友没有走,正在宿舍里热火朝天的打够级。他去把他们三个叫出来。我问他们吃饭了没有,我请他们。他们说可惜已经吃过了。其中一个说:“你请我们喝酒吗?”我说当然可以。“好,喝酒我们就去!”他们三个兴奋地回宿舍换衣服。
   
    结束了紧张的出访比赛,第二又是星期天,我们放一天假。我们5个人来到一家酒店坐下。队友们好象也都很放松,其中一个一坐下就对着服务员喊:“先来两箱啤酒!”他在我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我告诉他今天晚上最好少喝酒,如果回家他妈妈闻出他的酒味或是看出来他喝过酒不好。
   
    他很自觉,看我们喝酒,他吃菜,也不大说话。酒过了三旬后,我们都有点兴奋,天南海北无所不聊。看我们喝的酣畅淋漓,十分痛快,他憋不住了。说今天晚上他豁出去了,大不了回家挨几下揍。我和你们一起喝。
   
    练体育的特有的痛快和粗旷,地上的酒瓶子慢慢多起来。大家好象没有了矜持,多了些失态。声音也提高了8度,想说什么随口就来。坐在我对面的队友举着杯对他身边的队友说:
   
    “来,我和你捩一杯。”
   
    “我不吊(理)你!”
   
    “不吊也得吊。”
   
    “如果你明天把我床底下那双路克士(鞋)刷了,我就跟你喝。”
   
    “你自己现成的老婆不用,为什么让我给你刷鞋啊?”
   
    “你不会明天就临时给我做一天的老婆啊,把那鞋给我刷了啊?”
   
    “好吧,你把酒喝了,我明天就给你做一天临时老婆。”
   
    他们两个把酒喝了,接着说:“好,既然答应做我老婆,明天晚上就到我床上睡去,好好伺候伺候我!”
   
    “行啊,保证让你爽!”
   
    看他俩喝过酒,我们笑过后,我冲他们说:“你们喝酒那么费劲,一点都不爽。”我拍着他的肩膀说:“他既给我刷过鞋,也和我睡过觉,看我们喝的。”我举起杯,我们对视了一下,一饮而尽。
   
    酒越喝越多,也越热闹。9点多时,我对他说,你给你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吧,免的家里人担心,出来找你。一会他打电话回来,对我说,他给他妈妈说我们比赛还没有回来,他今天晚上还要给我看门,不回家了。我说别让家里人担心就好了。我们队里的那三个队友都是住校的,不用回家。回学校晚了可以爬楼上的下水道管子回宿舍。
   
    那天晚上我们喝的十分痛快,他们三个因为吃过饭了,特别能喝。最后我感觉我自己有些过了,他说:“我一上来没有喝,我替你喝吧,我们俩还要骑车回去啊。”那时他不会骑摩托车,把“我们俩”说的特别重。我说没关系。
   
    不知道突然有那么一种感觉,喝酒时看着坐在我身边的他,好象有种安全感,虽然他比我小,但是我知道他对我很铁,特别的铁,即使我醉烂如泥,只要有他在,我就可以放心。以前也有不少的好朋友和铁哥们,但是我真的还没有象今天这样的感觉,没有象今天感觉走的那么近。
   
    在这种状态下,又加上几个人都那么痛快,我已经算不清喝了多少了,只知道服务员又给拿了好几次酒。临走前,我把钱包给他,对他说:“你买单去,买完单你给我装着。”
   
    从饭店里出来我已经头重脚轻,路灯好象都在旋转。然而当我骑上摩托车,他坐在后面时,我却十分的清醒。因为我知道,这次在车上的不只是我自己,还有我最好的朋友,无论我喝再多的酒,为了他的安全,我应该理智和清醒。现在想来,上车前和下车后我已经晕的一片混沌,但是,在我骑摩托车带他回来的一路上却十分清醒,在什么地方经过了一辆什么样的车,都还历历在目。
   
    回到我宿舍,路上的清醒一下子没有了,怎么上的楼都记不大清了。他给我收拾好床,连续几天的坐车和比赛,我倒下就睡了。
    8
   
    因为喝了太多的酒,半夜里肚子突然疼起来,我迷迷糊糊的在床上来回翻身。疼痛中我本能的去抱着他,他看我十分痛苦,半睡半醒间也不知道怎么帮我,也本能的转过身抱着我,希望能够让我好受些。
   
    我抱着他,感觉着另一个人的体温和心跳,分散了我对痛感的注意力,感觉着身边还有一个能够真心帮我的朋友,痛苦减轻了好多。他也把他的身体贴着我的身体,把手挽在我的后背上。为了能让我舒服些,他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就这样,我们相拥着一直到天亮。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好了。他还在抱着我迷迷糊糊的睡着。我把他的胳膊从我的腋下抽出来,他接着醒了。一醒来他就“哎吆”一声,一脸痛苦的表情。我问他怎么了,他说“麻。。。”我看他的胳膊不能动了,知道昨天晚上被我的上身压的。我赶紧掳起他内衣的袖子,给他按摩。一会功夫,他的胳膊有知觉了。对我说:“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很难受?我想喊你起来去医院的。”我说:“没有那么严重吧,你不知道睡觉是解决饥饿和痛苦的最好方法吗?笨!”他说:“你倒是睡着了,我怕你醒了再难受,连胳膊都不敢抽出来,一晚上都给我压麻了。”
   
    起床后他对我说:“你真厉害,喝那么多酒骑摩托车还一点事没有。”我说:“我靠,你不看看我摩托车后面带的是谁啊,我敢有事?”我接着说:“你岂不是更厉害?喝那么多都没醉。”他回答说:“我操,你醉了,我还能再醉啊?要都醉了还不得死人啊!”
   
    好朋友这么长时间,同床那么多次,第一次有了身体的亲密接触,虽然没有相互吸引,但也没有因为都是男人而排斥。他的体温和心跳在我痛苦的时候给了我安全和放松,让我不能忘记。虽然那时的我会更渴望抱着一个女孩子去睡,可是在孤身一人的日子里,有个最知心的朋友关心也很好,也会有另一种幸福的感觉。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依旧早上喊我起床,我们去一起训练,训练结束后互相放松,然后再一路走,他回家,我回体校。他依旧经常在旷课时和队友来我宿舍玩。
   
    因为他经常来找我玩,被我们体校的一位田径教练看中,征得我们教练的同意后,要带他去省体校参加选才大奖赛。那时的他年龄小,有身高,体形也好,是个先天条件不错的苗子。4月中旬,他和一帮练田径的去了济南参加大奖赛。
   
    他一去就是6、7天。那几天,我只好早上凭着生物钟自己醒来,不是早点就是晚了点,睡的很不塌实。再也没有那熟悉的“吱-----嘎--咣!”推门、然后是他有力的脚步声了,没有人一起去训练了。训练结束后别的队友给我放松都没有他那么用心,效果也不好。放松后也没有人和我一路走了。
   
    他不来我宿舍玩,其他队友也很少来了,因为以前大多数都是他领着那些人来,我突然感觉寂寞了许多。他在我身边的时候没有感觉到日子多么的好,然而他走后才发现他在我身边给我的生活添了不少色彩和气氛。我怀疑朋友难道真的会和女朋友一样的重要?真的象《三国志》里说的,朋友同手足,妻子如衣服?
   
    一天下午,训练结束后累得在床上躺了一会,再起来洗完,换衣服,体校的伙房早关门了,我只好到外面找地方吃饭。走在大街上,已经是华灯初上。我孤独的走在马路上,无心留意身边的行人和车辆,晕黄的路灯把我的影子一会拉的很长,一会又压得很扁。训练量太大,以至于我没有了胃口吃东西,一个人就更没有食欲。队友们都上课去了,也不能喊他们。我在大街上盲无目的的逛着,忽然传呼响了,一看是他打来的,我心里兴奋了一下,到底是好朋友啊,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就会有消息,也不知道他在济南什么情况,想不想我,我找了个公话给他回过去。
    9
   
    他在电话里对我说,和他一起去的都是体校的队员和教练,都不熟悉,自己很寂寞。我问他成绩怎么样,他说比赛成绩不好(因为他没有专门练过田径),身体综合素质测试还不错,同年龄组排第3。他问我想要什么,我说他还没有工作,我什么也不要。我告诉他比赛完早点回来就可以了,我自己在家快急疯了。他在电话那头象哄孩子一样说“你别急啊,我马上就回去了。。。”
   
    放下电话,心情好象一下子好了起来,是好朋友没有忘记我,还是有人关心着我?在我最无聊的时候他打传呼过来,是巧合,还是心有灵犀?当我找了家餐馆坐下来的时候,我突然想,我以前出去比赛好几天时,他的感觉会不会和我一样有孤独的感觉?我想应该是的,从他的语气和眼神里我可以看出来。他在家里也应该很寂寞,要不怎么老是给我打传呼?只是他没有说出来。我知道他太会直面的表达自己的感受。
   
    他从济南回来的那天下午,我正在球场上训练。他一回到学校就到球场找我,他背了一个被包。有的队友对他大叫,有的队友和他夸张的拥抱,以表示见他回来后的亲切。他来找我,向我要我宿舍的钥匙,我给他钥匙,他说先去我宿舍等我,让我训练结束后快点回去。我猜他一定给我带东西回来了。
   
    我训练结束后向教练请了假,没有放松就赶紧回宿舍。他正在我宿舍帮我整理东西,一见我就说,“我走这几天你看你屋里乱的。”他这话真的让我感觉很温暖,说不出什么感觉,只是感觉他对我真好。他指指沙发(违规词)上的一双回力排球鞋,说:“给你买的,我试过了,我穿着合适你就合适,这双鞋穿着比其他的鞋舒服。”他说穿着比其他的鞋舒服,是因为他知道我踝关节有伤才这么说的。我说让他这么破费不好意思,也还是一起穿吧,就是谁穿都可以。我说好几天不见了,又给我买鞋,我请他吃饭。
   
    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再喊人,心照不宣的的感觉再有一个人也是多余的。可能是训练太累了,想放松一下紧张的疲惫,还是他回来的原因,我找了一家环境很雅致的茶吧。我问他可以吗?他也说很好,就在这了。
   
    在茶吧我们当然不是去品茶,因为我知道那儿有啤酒和汉堡,也有烧烤。茶吧里的环境很好,有温柔的灯光,漂亮的小屋,摇曳的蜡烛和浪漫的音乐。几天不见,我们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想念的语言都放在了别致的酒杯里。每一杯都干的那么痛快和淋漓。慢慢的,他的脸庞变的有些红晕。在烛光照耀下,他显得那么帅气,那么的纯洁,那么让人可亲。我说这几天他出去比赛我自己在家里找不到人玩,单位里也没有给我任务,真无聊。他说以前我出去比赛时他也一样,很想我。我问他从济南回来没有给他女朋友带点东西吗?他说,在他们两个人赌气时,有个男孩趁机把他女朋友挂上了,他很伤心。怪不得那几天他总是旷课、无精打采的,原来因为这啊。他说幸好有我这么一个朋友,至少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有地方去,可以散散心。他说自从他脚受伤的那天起,就发现我是一个很够哥们、很仗意的人,感觉是可以依赖的朋友。我说我感觉他很善良,很会体贴人,有他这个朋友我很高兴。我们聊到高兴处,他说他要出去一下,要我等一会。
   
    他回来说;“我刚才给我妈妈打电话了,我就说的和你在一起,今天晚上不回家了。”“你妈妈同意了”我问他。“当然同意了,和你在一起我妈妈准放心。”我说那我们就多坐会,喝的痛快些。
   
    酒越喝越多,话也就越来越直接。他说我们能成为好朋友真是缘分,如果他不是那次的受伤,如果那次我们的教练在场。。。我们就没有今天的缘分了。他还说既然两个人有缘分,以后他会很在乎我这个朋友。我说以后我也会的,我感谢他给我收拾房间,然后递给他一把我宿舍的钥匙,说以后不用象今天这样跑到训练场上找我要钥匙了,以后可以随便去就是了。他接过钥匙,对我说:“以后我们要做最好的朋友。”那天晚上,尽管没有一句爱的语言,但是,他的爱已经从眼神里眼神表达出来了,我想我也是一样。
   
    我们从茶吧出来,天有点冷,大街上的人已经不多了,但是路灯透出的黄晕的灯光依旧浪漫,我骑摩托车带着他回我宿舍,他坐在后面双手抱着我的腰,把他的脸贴到我的背上,我知道,性别也许再也不能挡住我们的爱了。
    10
   
    回到宿舍后,我们躺在床上一起聊天。尽管我有想拥抱他的欲望和激情,但是我们还是穿着训练时的运动短裤和上衣睡下。好象是因为以前都是穿衣服睡,已经习惯了,就是去抱着他也感觉穿着衣服比较的自然,没有造作。我说“你刚比赛回来,明天早上可以不去训练了。”他说:“明天早上你起我也起,我陪你一起去训练吧。”最初的羞涩我们谁也不碰谁。过了好久,我转过身去抱着他,他也来抱着我。如果上次是因为我喝多酒胃里难受才去抱他,但是这次我是想用心拥着他;如果上一次抱着他时我更想抱着一个女孩子,但是这次我更想抱着的是他。他是那么的可亲。这天晚上尽管我们都穿着内衣,但是我们的感觉都很美好。至少我们还不习惯赤裸裸的拥抱。
   
    早上起床后,因为昨天晚上的拥抱,我们彼此有点尴尬。说话没有了以前的随便,谁也不愿多说一句没有用的,好象说的每一个字都很认真。我们穿上衣服就去训练。
   
    早上训练结束后他回家,我回体校。整个上午他都没有过来,我呆在宿舍里看了一上午的电视。直到下午训练时我们才见面。他好象有点躲着我。打防练习我依然和他一组,他几乎一句话也不说,我样的说着笑着。但是我们两个人说的每一句话好象都很生硬,好象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迸出来的一样,没有了以前放松时的玩笑。
   
    晚上我自己呆在宿舍里,想着白天的一切,为昨天晚上的事后悔。我可能是喜欢上他了,可是他可能把我们的关系仅仅看做是好朋友,虽然我们相拥着睡觉,并不代表他是情愿的。一时的冲动,让我们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变得这么远。
   
    也许他是不会接受一个男孩子去爱他。如果只因为我们曾经拥着睡在一起并不可以证明我们间会有爱情。因为我曾经有过半夜里被同床的队友拥抱过的经历,他们也是很忘情的拥抱,甚至接吻。但是我们醒来后什么都没有了,他依旧去疯狂的去爱他的女朋友,我们也依旧是队友关系。到现在我还不明白他们那时的冲动是哪来的,是半夜里神智不清,是年青运动员的生命力过于旺盛,还是性饥渴?发生过好几次了,而且是在不同的队友的身上。不管是因为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绝对不是爱情!因为他们对漂亮女孩子的垂青和对女朋友的疯狂都写在行动上。
   
    因为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我不敢判断他是不是爱上我了。我们晚上相拥而睡也许是因为我们喝过酒乱性的原因,他对我这么好也许就仅仅把我看做铁哥们,或是他受伤后因为我帮助过他,不好意思拒绝我,仅此而已。
   
    虽然我希望他会爱上我,可我是不是做的太卤莽了,是不是操之过急了?只凭自己的感觉就去猜想别人的感觉。如果我相信他会爱上我,为什么昨天晚上不会等着他去抱我啊?都是酒惹的祸,让我这么的不理智和冲动。现在好了,他这么的远离我,别说爱情了,可能连好朋友都做不成了。
   
    下一步我该怎么做?是找个机会给他说明白我已经喜欢上他了,如果他不能接受我们就到此为止,连好朋友也不要做了,免得我越陷越深;还是我掩盖真情,给他解释昨天晚上是因为我喝多了才那么冲动,给他说声对不起,以后仍然做好朋友。正当我在考虑怎么做的时候,他放学后推门进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