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倒油漆小衣
倒油漆小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653
  • 关注人气:2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时:【玻璃水杯】

(2015-02-04 18:58:03)
标签:

小衣

小衣的诗

分类: 诗歌

【新生】

 

明天醒来我会在哪一只手套里挣扎

深邃的灵魂矿井啊,没有有色骨灰可认

 

一条小径
苍白蜿蜒,如一绺希望在摊开

仿佛拥有各种可能

 

木纹边

油漆边

惑认它是我的枝蔓

 

啊,我们早把世界忘了个干干净净

我们跟着自己的阴影转动

延伸,出奇地安静

                   2008.9.22

 

 

【你】

 

在我背上,你

清晰的掌纹

只适合推理逻辑

永远孤立着

美和美的流泽

 

然而

和它们的复活

又有什么意义呢?

 

杀死我吧,如果我再糊涂

就太卑劣了

 

我蔑视我自己

为自己的存活,造了一个洞

 

只是一座墓地

它只会深埋着

你的生命

和另外一半的苦水

 

当我逍遥地看日头,你使我恐惧,悲愤

你使我物是人非

认清了本质

                          2008.9.23

 

【斜阳】

 

我起誓

在更多的时候

你亲昵的应答,只存在臆想之间

分不清白天与黑夜

 

如果

大地,散开糖果一样的小山丘

边上的玫瑰,就是上帝失落的唇印

仿佛美丽的包装

 

它的开放,那样欲罢不能

而我像不动身的铁

没过多久,也会被敲打得火热 

                                              2008.10.8

 

 

【在我和你之间,在无法应答之间】

 

每一个罅隙都有

贪婪的鱼嘴

褐色和整个的夜的酒精

隐蔽的水草,拭擦着石头的坚心

拐弯抹角

 

这段未发育完整的记忆

试图寻找那些曾经的感觉

丝线

在我和你之间

在无法应答之间

 

别了,悬崖上的新生

别了

眼泪

由你里面流入我里面吧

在今天以前,我还以为我爱着一个人

不会轻易的死掉

 

大雪落下来,你似乎被风吹走

独自狂喜,在遥远处

 

可我自顾自怜

默默结冰

怀一颗不再暗涌的心

雪白,雪白

一层一层,经过原野

笼罩着阴沉、瘦长而孤寂的站立

 

我的眼睑,冻僵在往日初春下沐浴的奶羊

只能模糊我眼前到来的爱

拙劣模仿

以及铭刻于近似声嘶力竭的祈福

因此

无所谓遣返

从最初那里回来

 

【秋日】

 

花的手指,总是很多

无故浸染

 

被扰乱者

必是幸福的

 

而秋后摆久了的曲子

会重新亮出来

红极一时,并被某种隔开打乱

 

 

 

【我还可以这样想】

 

凌晨五点

每个夜晚都会卷起黑灰的衣袖

每个明亮都会从拐角处绕过身来

紧紧握住这个茫然的支撑点

 

这是一个弱者的呼声

但力量,是暗礁式的,一瞬间

从幸福到坍塌

 

只需要等待——好结果的救援

而好结果

只奔跑

不告别

【潮汐】

 

在密密星群里匿藏了水讯

 

这个夜晚,那些把白床单安置在水边的人们

做完三千个梦

一翻身就醒了

 

一个人,把一群小蝌蚪留在了梦里

跑到梦外,错开青绿的灌木丛

噔噔噔寻找它游去的姿势

 

                         2008.10.20

 

 【那年花开】

 

这里,现实经过,虚构也经过

烟花的灰烬

就像平垂的胸

开过的花,使河流泛滥。

 

为了遗忘和回忆

时间不断作出解释

 

隔夜风把酸梅的味道拿出来

吹出线索

像桃李粉红,散落在

少年和遗骸

结束后的黑和

沮丧

                       2008.10.23

 

 

【小海蟹们】 

 

细数这瞬息之变

如弱小的海蟹们在吹水泡

你的心灵,越来越接近水

欢呼着奔跑起来

 

仿佛再也不用染指生活的沙丘了

沉闷,焦虑,热火朝天

面对海水,我们有丢失的兴奋和喜悦

 

然后是钢琴声

它最好会在今晚子时就响起

 

                 2008.10.22

 

【我还可以这样想】

 

凌晨五点

每个夜晚都会卷起黑灰的衣袖

每个明亮都会从拐角处绕过身来

紧紧握住这个茫然的支撑点

 

这是一个弱者的呼声

但力量,是暗礁式的,一瞬间

从幸福到坍塌

 

只需要等待——好结果的救援

而好结果

只奔跑

不告别

                2008.10.28

 

【凝望】

 

大地枯枝,天空脸上的睫毛

当落日已去,我已不见你单纯的眼

从我喜欢你那一刻开始

秋风走得更喘

开放的哀鸣,风尘仆仆的越过田野

 

群山涌动金色

光照在我脸上,仿佛你从远方赶来

惊异于秋日的种种勇气,在黄昏消失之前

辽阔的凝望已成为苦乐

没有荆棘一样还击的

理由

 

                        2008.10.28

【洗礼】

 

谁将酒埋在树下,谁就有理由

让晚霞红着脸出来相见

 

你知道

酒瓶泛着的青光

就卡在我哭泣的脚印里

 

荒野尽头,我两眼空空

荒野尽头

我伸出我迷人的触角

紧闭,我的喉咙

 

羽翼们在路上

经受一次灰褐色的洗礼

它们在秋风里看见自己

看见

风中,同样开放的哀鸣

 

反对并反复的抗争

绿色的巨大阴影,支撑着这个世界

 

当你看到一切结束

又循环不息

我们的自尊,在往更深的地方走去

 

那渺小的肉体、无助的爱和痛

在此刻,必定也动摇了

一副轻巧的嗓音

                             2008.10.29

 

 

【月亮】

 

但,你完整过

你的完整使我的过往得以存在

 

只是一条消失的折痕

存在下来的

都是虚无的

可我为什么爱它

 

窗下,你是

对面的月亮

被树的那堆黑抹布多次抹擦

                 2008.11.25

【一个人的圣经】

 

就像微风经过原野

你也会经过四只脚的白云

 

在山后

被温和的大地

涂满全身暗哑的赭石

 

柔软的,被接纳的

一整天

沉浸是单一的事情

 

如果你不去敲蜗牛的门

不去打散白云的样子

单一

会成为

一个人全部的想象

它们有足够的时间

发育良好

 

             2008.10.30

 

【我终将爱你到死去】


 

我又哭了

静静的

温热的泪从眼眶里溢出来

我一直想要

知道幸福的密码

一直想要一把钥匙

开启幸福的大门

可幸福,又是什么呢

是一大堆棉花

一大堆肥皂泡吗

坐在这儿

我已经,什么都不是

我仿佛觉得自己就是一只流着泪的木桶

不知道幸福是什么了

到底我被谁掌控着

我的意义,到底在哪儿

一副轻巧的嗓音

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我唠叨

为什么我对生活不满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还有什么,是生命即去

就瞬间失去了意义的东西

还有什么?

谁看清了我的眼泪

谁看清了我的眼

单纯的眼,复杂的眼

混浊的眼

黑褐色的瞳,一切形同虚设

我在一片观望里

爱得如此小心

恍惚,全身酸痛

每日反省,晨风经过的暮晚的

一道道爬痕

                 2008.10.31

 

 

【我的喉咙里有一根柱子】

  

我的喉咙里有一根柱子

我为什么还要痛苦

为什么还要说自己缺少关怀

我哪儿也不想去

不想去诉说的地方

不想去软软的草地

 

我的喉咙里有一根柱子

它支撑我过完这个午后

让我在阳光下做个伟人

让我在花团锦簇的

喷水池边做个标志性的摆饰物

 

我的喉咙里有一根柱子

我挺立腰杆时

笔直得像军训

我不停的注视着脚下、空中和树上的悬挂物。

我的眼睛和耳朵投向不同的方向

 

我的喉咙里有一根柱子

一根水泥石膏柱子

如维纳斯像那样质地优良的柱子

清楚的

赛过那时高高围墙的米白色

 

我的喉咙里有一根柱子

保持了我的母爱形象的柱子

野兽们的吼声

都不能动摇的柱子

威逼利诱都不能动摇的柱子

 

我的喉咙里有一根柱子

从喉咙直到我的腰杆

每块脊椎骨都侧弯着让开出了合理的位置

 

我的喉咙里有一根柱子

雨水垂下去都会站不稳的柱子

太阳降低了都晒不裂的柱子

 

我的喉咙里有一根柱子

使命一样的柱子,克尽厥职的柱子

它穿透子宫,充满我的生殖器 

 

如果我向你们妥协
长满苔藓的柱子会从我体内迅速消失 

大雨将退回到天空,哽咽退回到喉咙

我躺在这儿,希望生场大病

希望大雨再次打落

久年没有归宿的尘埃

 

                            2008.11.5

【你没有说到的一半】

请在我的眼睛里

这荒凉的城中找到水域

找到你的孩子,你捞走,把他带到你的心灵和世界

 

这种直觉没有隔,没有边界没有承担。自身以外

的悲喜,有的,只是在一条即将消失的折痕里

与我的敬畏轻轻擦过

 

 

【龌龊】

 

回到一个苹果中去

一个苹果

隐蔽的旧时光

 

我的猜测,有多个好理由

 

我的疲惫,是生的疲惫

是死的迷惑

 

在幸福时刻,我迷路

出不来了!

 

那些酸酸甜甜的苹果味

使人有了记忆,有了回魂

 

当你遇到挫折,所有一切希望

也一并腐烂

 

你闻到了旧时光的味道

信心的味道和虫子蠕动的酸臭味

你轻轻地闭上眼睛,沉睡

在一棵树下

 



 

【多情者】

 

1

人走过来

人走过去

半棵树,从北而起,一直长到南方

 

须知

人不可能

单调地哭泣

 

2


被春天所夺

流言变水银,毒资丰富

而我,又了解多少?

 

吃掉自己的骨头,在夜里燃烧

吃掉自己的骨头,在夜里燃烧 

 

3

 

 

根本再没有必要将它提及

没有用

他爱得那么朴实,那么深沉

连我都要远离

 

4

 

谨记烤暖

别让自己冻僵

一块木头从山上滚落

就是即将开始的新的一年

 

 

【玻璃水杯】

 

我独自用餐,好似一种
无用的消遣

 

发光的水杯

发光的

水杯

 

柠檬水,上上下下

左左右右

 

漫无目的的围绕的空地

上去的人,想去光明的人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