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衡潭
石衡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2,632
  • 关注人气:6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论语圣经对读第五课

(2012-02-04 11:15:44)
标签:

律法

仁义

杂谈

分类: 论语圣经对读

论语圣经对读第五课

“人而不仁,如禮何?”與“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

 

论语圣经对读第五课学习材料

按:此为论语圣经对读博客微博学习班学习材料,主要分为学习材料与思考讨论题与作业三部分。一般每周发布一次到两次,请大家认真阅读思考,然后把回应与作业提交在此,并积极展开讨论,若内容不便公开请交值周的班长或副班长。所有思考讨论题完成一半即算通过考勤,当然,多多益善。请量力而行,重在质量。连续两次缺勤和累计四次缺勤视为自动退为旁听。旁听者要求至少每两周回答一个题目,连续2次累计4次没有回应者,视为自动退出,予以除名。

《箴言》10:21:“义人的口教养多人;愚昧人因无知而死亡。”

《何西阿书》4:6:“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

 

 

三、礼义篇

 

“人而不仁,如禮何?”與“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

 

3:3 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八佾》3:3)

 

The Master said, "If a man be without the virtues proper to humanity, what has he to do with the rites of propriety? If a man be without the virtues proper to humanity, what has he to do with music?"

 

礼的起源与变化

中国素来被称为礼义之邦,礼是中国人生活中的重要内容,也占据着重要地位,可以说,中国人的生活,上上下下、时时处处都离不开礼。“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为政》2:5)孔子虽然生活于礼崩乐坏的时代,但他一生所孜孜以求的目标就是克己复礼。

关于礼的起源,王国维是这样解释的:“《说文》示部云:‘礼,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此诸字皆象二玉在器之形。……奉神人之事通谓之礼,”(《观堂集林•卷一•释礼》)就是说,最早的礼是祭祀神灵的行为,是人与神沟通的一种方式。《左传》中说:“礼以顺天,天之道也。己则反天,而又以讨人,难以免矣……在周颂曰:畏天之威,于时保之。不畏于天,将何能保?以乱取国,奉礼以守,忧惧不终。多能无礼,弗能在矣。”(《左传•文公十五年》)就是说:礼是用来表示对天的顺服的,这是天所定下的规矩。而人的本性总是喜欢违背天,同时又爱讨伐别人,这是谁都难以避免的情况。周代的《颂》诗中说:敬畏天的人,天就会随时随地保护他;而不敬畏天的人,他靠什么来保护自己呢?就是那靠暴乱取得王位的人,也要奉行礼来守住王位,还常常担忧被推翻。本事再多再大,没有礼的话,无能也在其中蕴含了。

当然,礼到后来有发展变化,不只是讲侍奉天,也讲人与人之间的礼仪规则,特别是婚丧嫁娶这样一些人生大事上的礼仪规则。郭沫若先生说:“大概礼之起起于祀神,故其字后来从示,其后扩展为对人,更其后扩展为吉、凶、军、宾、嘉的各种仪制。”[1]《礼记》中说:“夫礼,始于冠,本于昏,重于丧、祭,尊于朝、聘,和于乡、射,此礼之大体也。”(《礼记•昏义》)《礼记》中把婚礼抬得特别高:“男女有别而后夫妇有义,夫妇有义而后父子有亲,父子有亲而后君臣有正。故曰,婚礼者,礼之本也。”(《礼记•昏义》)《周易》中的观点也相近:“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周易•序卦》)再到后来,就发展为一种制度、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无所不包的文化体系。《礼记》中载孔子的话说:“夫礼,先王以承天之道,以治人之情。故失之者死,得之者生。《诗》曰:‘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是故夫礼,必本于天,殽于地,列于鬼神,达于丧祭、射御、冠昏、朝聘。故圣人以礼示之,故天下国家可得而正也。”(《礼记•礼运》)荀子也有类似的说法:“礼有三本: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类之本也;君师者,治之本也。无天地,恶生?无先祖,恶出?无君师,恶治?三者偏亡,焉无安人。故礼,上事天,下事地,遵先祖而隆君师。是礼之三本也。”(《荀子•礼论》)今人陈来先生说:“礼从文化上说也就是教养,在社会上说就是秩序。”[2]此语对后期礼的描述还是很恰切的。劳思光先生把礼分为狭义与广义两种:“狭义之礼,即指仪文而言;广义之礼,则指节度秩序。前者亦即世俗礼生所知之礼,后者为理论意义之礼,原非世俗所知,至孔子正式阐明其意义。”[3]中国古代的关于礼的文献主要“三礼”——《仪礼》、《周礼》、《礼记》。其中,《仪礼》主要讲狭义之礼,而《周礼》、《礼记》对二者均有论述。

 

礼与义

礼既是天之法则,又是世之规范。法则也好,规范也罢,都与“正当”、“合宜”相关,也就是与“义”相关,“义者,宜也,”(《礼记·中庸》)“义,宜也。裁制事物,使各宜也。”(《释名》)应该指出的是:义并非仅仅指在人间事务中的合宜与正当,义与天相关,具有神圣性。这点在新近出土的郭店楚简中得到了印证。“圣人知天道也。知而行之,义也。”(《五行》)圣人就是知道天道的人,知道了天道又遵照它去行,这就是义。孔子谈礼,也是将之与“义”联系起来,并且摄“礼”归“义”。 “子曰:‘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卫灵公》15:18)《论语集注》:“义者制事之本,故以为质干。而行之必有节文,出之必以退逊,成之必在诚实,乃君子之道也。程子曰:‘义以为质,如质干然。礼行此,孙出此,信成此。此四句只是一事,以义为本。’”质就是本质、实质。君子的内在本质是义,通过礼来体现,通过谦逊来表达,通过诚信来完成。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君子。礼靠义得以成立,义借礼得以实行。

这与先秦时期的思想是一致的。“义以出礼”(《左传成公二年》)“礼出乎义,义出乎理,理因乎宜者也。”(《管子》)“礼以行义。”(《左传》)“行礼不疚,义也。”(《国语》)在《礼记》中,常常是礼义并论的:“城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礼记·礼运》)“故礼义也者,人之大端也,所以讲信修睦而固人之肌肤之会、筋骸之束也。所以养生送死事鬼神之大端也。所以达天道顺人情之大窦也。”(《礼记·礼运》)“凡人之所以为人者,礼义也。”(《礼记·冠义》)《礼记》也以义来解释礼:“故礼也者,义之实也。协诸义而协,则礼虽先王未之有,可以义起也。义者艺之分、仁之节也,协于艺,讲于仁,得之者强。”(《礼记·礼运》)论义与礼的关系最多与最深刻的可能要数荀子:“义者循礼,循礼故恶人之乱之也。”(《荀子》)

 

礼与仁

孔子更多地讲“礼”与“仁”的关系,摄“礼”归“仁”。“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颜渊》12:1)克己、复礼、归仁,这是三个层次、三个台阶,一级一级往上升。克己以实现复礼,复礼最后要达到的目标是归仁。人的视听、言语、动作、行为都要合乎礼,才能实现仁。仁是礼的根本与依归。关于仁,孔子说了许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仁者,爱人”。“林放问礼之本。子曰:‘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八佾》3:4)林放本来是一个普通人,却因这一问而名垂千古。当然,林放应该是一个爱动脑子的人,他这一问,连孔子都大加赞赏:你的问题太伟大了!对于礼呀,与其大操大办,不如简朴节俭;对于丧礼,与其过分讲究,不如自然地表现出哀伤。《论语集注》:“范氏曰:‘夫祭与其敬不足而礼有余也,不若礼不足而敬有余也,丧与其哀不足而礼有余也,不若礼不足而哀有余也。礼失之奢,丧失之易,皆不能反本,而随其末故也。礼奢而备,不若俭而不备之愈也;丧易而文,不若戚而不文之愈也。俭者物之质,戚者心之诚,故为礼之本。’”孔子并没有直接回答林放的问题,但他通过自己对如何行礼的态度间接回答了。行礼要考虑实际,更要有诚心。前者涉及义,后者即是仁。丧礼之中,最重要的是存者对亡者情感的表达,若在礼仪上反常过分,反而有损人心中的爱意。孔子说“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八佾》3:3)的缘故就在于此。一个人对别人心中若没有仁爱,再彬彬有礼,又有什么用呢?再鼓乐齐鸣,又有什么用呢?“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阳货》17:11)面对礼崩乐坏的时代,孔子发出这种感喟:“礼呀礼呀,难道仅仅就是供玉献帛吗?乐呀乐呀,难道仅仅就是敲钟打鼓吗?”

在《礼记》中,记载了孔子谈仁义与礼之关系的话:“仁者,人也,亲亲为大;义者宜也,尊贤为大。亲亲之杀,尊贤之等,礼所生也。”(《礼记·中庸》)这里回答的还是礼之本的问题。孔子把仁与义作为了礼的根本。至此,我们要问:到底仁是根本抑或义是根本呢?仁高于义还是义高于仁呢?仁与义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劳思光先生是这样解释的:“礼以义为其实质,义又以仁为其基础。”[4]“孔子学说中不仅‘摄礼归义’,而且‘摄礼归仁’。另一面,‘义’又以‘仁’为基础。合而言之,则‘仁’、‘义’、‘礼’三观念合成一理论主脉,不仅贯串孔子之学说,而且为后世儒学思想之总脉。”[5]这种分析的确抓住了孔子思想的主脉。我想进一步说,最好不把仁看作义的基础,而把仁与义视为一体之两面。孟子就是这样来理解仁与义的。他说:“仁,人之安宅也;义,人之正路也。”(《孟子·离娄上》)又说:“仁,人心也;义,人路也。舍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人有鸡犬放,则知求之,有放心而不知求。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孟子·告子上》)孟子受告子的影响,把仁看做内,义看做外。由此可知,礼也有两面,或者说有两种主要功能。

礼与和谐

就礼归于义这方面来说,强调的是合宜、正当,在实际操作中,就体现为约束、限制与分别。“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为政》2:3)孔子认为:用政纪来管教百姓,用刑罚来整治百姓,他们就会只想如何逃避与幸免,而不会有羞耻的感觉;用德行来教导,用礼仪来规范,他们就会有羞耻感,也会自愿去改正。在这里,孔子是把刑与礼相提并论的,二者都有约束与限制的作用,刑是强限制,礼是软约束。孔子指出学礼知礼行礼是作为一个君子的必要条件。“不学礼,无以立。”(《季氏》16:13)“不知礼,无以立也;”(《尧曰》20:3)“动之不以礼,未善也。”(《卫灵公》15:33)“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子罕》9:11)“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雍也》6:27)君子要饱读诗书,学富五车,又用礼来约束自己,这样就不会做离经叛道的事情了。礼不只是限于士民百姓,也及于宫廷王室。“定公问:‘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对曰:‘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八佾》3:19)孔子认为:君王使用臣下也要按照礼节,而臣下也要忠心侍奉君王。这是说君王如何对待臣下,其实,君王役使百姓也需要注意礼节。“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子路》13:4)君王要是喜欢礼节,那么,百姓就没有敢不敬重的了;君王要是喜欢正义,那么,百姓就没有敢不服从的了。在此,礼与义是同时并举的。类似的赞誉君王好礼的话在《宪问》中也有:“子曰:‘上好礼,则民易使也。”(《宪问》14:41)由此可知,礼无论对于平民百姓,还是王侯贵胄,既是一种约束与限制,又是一种便利与保护。孔子在下面这段话中把礼的这种双重作用说得更清楚:“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泰伯》8:2)孔子认为恭敬而没有礼节的人,就会劳碌不堪,心里紧张;谨慎而没有礼节的人,就会思前想后,畏葸不前;勇敢而没有礼节的人,就会大胆妄为,犯上作乱;直率而没有礼节的人,就会着急忙慌,伤人惹气。君王要是厚待自己的亲属,百姓就会趋向于仁;要是不遗弃故交老友,世间的人情就不会淡薄。孔子特别反对与反感违礼的行为。他说君子“恶勇而无礼者,”(《阳货》17:24)孔子对鲁国三家大夫在祭礼中采用《雍》诗已经很不高兴了:“三家者以《雍》彻。子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奚取于三家之堂!’”(《八佾》3:2)鲁国三大家孟孙、叔孙、季孙在祭礼完毕撤席时采用《雍》诗来赞唱。孔子说:“‘四方诸侯,都来助祭;天子仪容,美好静穆!’这是君王才能采用的颂诗呀!怎么能够用在这三家的庙堂之上呢?”孔子对季氏的“八佾舞于庭”越礼行为更是痛心疾首:“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八佾》3:1)“八佾舞于庭”,是天子才能享用的舞蹈,如果季氏这种事情都可以狠心做出来,那什么他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此处的“忍”是忍心,狠心的意思,而非容忍、忍让。

就礼归于仁这方面来说,强调的是仁爱、和谐,在具体操作中,就体现为沟通、团结。“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学而》1:12)有子认为:礼的运用,最重要的是和谐。过去君王治理国家的方法以此为最高明美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照着这种原则去处理对待,可以做的就去做,不可以做的就免了。单纯只知道要和谐,而不用适当的礼来加以节制,也是行不通的。把和谐当作礼的最高目标,最后目的,这也是孔子的思想。和谐的境界往往与乐分不开,是一种乐的境界,所以,《论语》中常常把礼与乐相提并论。“子曰:‘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先进》11:1)孔子说:先学习礼乐文化而后进入士阶层的人,就是在野之庶人;先有士的等级身份而后学习礼乐文化的人,就是君子。如果由他挑选人才的话,他会优先考虑前一种人。“如其礼乐,以俟君子。”(《先进》11:26)礼乐在社会生活中起着重要作用,连刑罚也离不开礼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子路》13:3)礼乐也是一个国家政治稳定不稳定的标志:“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季氏》16:2)礼乐也是一个成熟的人、一个人格完善的人不可或缺的一环:“子路问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绰之不欲,卞庄子之勇,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宪问》14:12)而乐则是人格完善的最高境界:“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泰伯》8:8)诗歌令人感奋,礼仪使人卓立,音乐让人完善。

《礼记》把礼与乐稍稍做了区分:“乐者为同,礼者为异。同则相亲,异则相敬,乐胜则流,礼胜则离。合情饰貌者,礼乐之事也。礼义立,则贵贱等矣;乐文同,则上下和矣;……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皆别。乐由天作,礼以地制。过制则乱,过作则暴。明于天地,然后能兴礼乐也。论伦无患,乐之情也;欣喜欢爱,乐之官也。中正无邪,礼之质也,庄敬恭顺。礼之制也。……乐极则忧,礼粗则偏矣。及夫敦乐而无忧,礼备而不偏者,其唯大圣乎?天高地下,万物散殊,而礼制行矣。流而不息,合同而化,而乐兴焉。春作夏长,仁也;秋敛冬藏,义也。仁近于乐,义近于礼。乐者敦和,率神而从天,礼者别宜,居鬼而从地。故圣人作乐以应天,制礼以配地。礼乐明备,天地官矣。”(《礼记•乐记》)实际上,就是说,礼偏近于仁时,也就偏近乐,其结果是和。而礼偏近于义时,就趋向于分,当然,其最终目标还是和,但路途要曲折一些。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哥林多前书》13:1-3)

 

If I speak in the tongues of men and of angels, but have not love, I am only a resounding gong or a clanging cymbal. If I have the gift of prophecy and can fathom all mysteries and all knowledge, and if I have a faith that can move mountains, but have not love, I am nothing. If I give all I possess to the poor and surrender my body to the flames, but have not love, I gain nothing. (1Corinthians13:1-3)

 

律法的起源

大致可以说:《论语》中所说的礼相当于《圣经》中所说的律法,而孔子所说的仁也相当于基督教中所说的爱。《圣经》中的律法是神通过摩西而向以色列人颁布的,遍布于摩西五经之中。律法,希伯来文的意思是“教导”,是以色列人的生活准则。律法的主要内容可以分为两大部分,一是讲如何处理人与神之间的关系,一是讲如何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具体来说,律法包括对神崇拜的规定和禁例,法律、道德和伦理的命令以及处理事情的惯例等等。也有的学者把律法分为五类:立约的法典(《出埃及记》20:22-23:33);十诫(《出埃及记》20:2-17;《申命记》5:6-21);《申命记》中的法典(《申命记》12-20);圣洁的法典(《利未记》17-26);祭司的法典(《出埃及记》25:31;34:29;《利未记》16和部分《民数记》)。律法以十诫为中心。

律法是神对以色列人的教导,是神对以色列人应有生活方式的规定。神在颁布律法时,就与以色列人立约:如果以色列人遵从律法的教导与要求,神的恩典就会临到他们;如果他们不遵从,就会受到咒诅与责罚。“你要知道耶和华你的神,他是神,是信实的神,向爱他、守他诫命的人,守约施慈爱直到千代;向恨他的人当面报应他们,将他们灭绝。凡恨他的人,必报应他们,决不迟延。所以你要谨守遵行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诫命、律例、典章。”(《申命记》7:9-11)《论语》所说的礼也包括对待神与对待人两大方面。当然,《论语》中,谈如何对待神方面的内容不多[“敬鬼神而远之。”(《雍也》6:22)],所讲的神也常常是由死去的祖先变成的[“非其鬼而祭之,谄也。”(《为政》2:24)];在《礼记》中倒是有许多祭祀神的具体规定。《论语》所主要处理的还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论语》中所说的礼也不像《圣经》中的律法那样具有强制性,它的源头也是从神而来的,但文献未言其祥,记载比较清楚的是周公制礼。就是说中国的礼没有像以色列人那样一种与神立约的神圣性,也没有来自神明显的赏与罚,所以,它是一种软性的约束,而不是严格的强制。

 

律法与义

《圣经》中的律法是与义相关的。什么是《圣经》中所说的义呢?《圣经》中所说的义首先是指神的义、神的公义。公义是神的属性或特质,神学家甘贝尔说:“神的义……,首要的是彰显神忠于自己公义的本性。”[6]神的公义通过神的作为——神对世界的创造和对人所采取的公正行为和态度而体现出来。“我要宣告耶和华的名。你们要将大德归与我们的神。他是磐石,他的作为完全,他所行的无不公平,是诚实无伪的神,又公义,又正直。”(《申命记》32:3-4)《圣经》中也用义来指人完全顺服神、遵守神诫命的行为:“我们若照耶和华我们神所吩咐的一切诫命,谨守遵行,这就是我们的义了。”(《申命记》6:25)这很相似于郭店楚简中所说的:“圣人知天道也。知而行之,义也。”(《五行》)当然,《圣经》指出:人无法完全达到神所要求的标准,就是人不能靠自身完全称义。人的称义最终来自于神的赐予,神的归算,就是说神因他的慈爱怜悯算信他的人为义人。“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罗马书》4:3)“算为他义的这句话,不是单为他写的,也是为我们将来得算为义之人写的,就是我们这信神使我们的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人。”(《罗马书》4:23-24)“律法的总结就是基督,使凡信他的都得着义。”(《罗马书》10:4)与《论语》比较起来,《圣经》中所说的义当然也包含正当、合宜的意思,但其标准更高,而且是来自于神的,是神对人的要求。

孔子试图通过礼建立一种和谐的人际关系,神则要以律法来帮助人建立一个相对公平的社会组织体系。《论语》主要从政治角度来考虑问题,比较强调礼的区分区别作用,对越礼的行为严加谴责,“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八佾》3:1)。《圣经》除开强调对神遵从这一神圣维度外,主要从社会层面入手,对社会弱势群体给予了特别的关怀与关注,如这样一些条例:“不可亏负寄居的,也不可欺压他,因为你们在埃及地也作过寄居的。不可苦待寡妇和孤儿。若是苦待他们一点,他们向我一哀求,我总要听他们的哀声,并要发烈怒,用刀杀你们,使你们的妻子为寡妇,儿女为孤儿。我民中有贫穷人与你同住,你若借钱给他,不可如放债的向他取利。你即或拿邻舍的衣服作当头,必在日落以先归还他;因他只有这一件当盖头,是他盖身的衣服,若是没有,他拿什么睡觉呢?他哀求我,我就应允,因为我是有恩惠的。”(《出埃及记》22:21-27)

 

律法与救赎

《圣经》还从救赎的层面来讲律法的作用:律法让罪显明出来,让人知道何为罪。“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呢?律法是罪吗?断乎不是!只是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为罪。非律法说:‘不可起贪心。’我就不知何为贪心。”(《罗马书》7:7)人靠自己无法胜过罪,律法也常常无能为力。“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罗马书》7:18-19)人只有靠着耶稣基督和圣灵的工作才能胜过罪。“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 ”(《罗马书》8:1-2)“基督若在你们心里,身体就因罪而死,心灵却因义而活。”(《罗马书》8:10)“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罗马书》8:13)《论语》和其他儒家经典多从心理层面来讲礼的作用,所以,常常礼乐并举,但不涉及罪,也不涉及救赎。孟子说:“辞让之心,礼之端也。”(《孟子·公孙丑上》)

律法是出自神的慈爱,从表面看,律法可能是对人行为的一种限制,但其实质是神对人的一种保护。如律法中对安息日、安息年以及节期的规定,就是要让人、牲畜和土地得到休息,而不至于疲累枯竭。“六年你要耕种田地,收藏土产,只是第七年要叫地歇息,不耕不种,使你民中的穷人有吃的。他们所剩下的,野兽可以吃.你的葡萄园和橄榄园,也要照样办理。六日你要作工,第七日要安息,使牛,驴可以歇息,并使你婢女的儿子和寄居的,都可以舒畅。”(《出埃及记》23:10-12)《圣经》中许多经文都描述了律法对人的保护与引领:“我若不是喜爱你的律法,早就在苦难中灭绝了。我永不忘记你的训词。因你用这训词将我救活了。”(《诗篇》119:92-93)“我看万事尽都有限。惟有你的命令极其宽广。”(《诗篇》119:96)“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诗篇》119:105)“爱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什么都不能使他们绊脚。”(《诗篇》119:165)耶稣对律法的精神实质做了这样的总结:“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马太福音》22:37-40)。当时,许多以色列人,特别是法利赛人只注重在外表上遵守律法,而忘记了律法的宗旨与根本,他们对耶稣基督及其门徒的行为也横加指责,说他们违背了律法。如耶稣在安息日治病赶鬼,门徒在安息日吃田间麦穗,都受到了法利赛人的强烈攻击,他们甚至要千方百计置耶稣于死地。耶稣的话使人们从律法之下得解放,也使人成为真正能够遵守律法的人,不是被迫,而是甘心。耶稣对律法的解释与孔子对于礼的认识都具有变革性意义。耶稣指出律法的总纲是爱,孔子礼的目标是仁。耶稣说:“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人不是为安息日设立的。所以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马可福音》2:27-28)孔子说:“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八佾》3:3)

律法与慈爱

在《圣经》中,把公义与慈爱看作神的两个最重要的道德属性。神是公义的,又是慈爱的。“耶和华在他一切所行的,无不公义;在他一切所作的,都有慈爱。”(《诗篇》145:17)神的公义使他不能看见罪恶,容忍罪恶,不能不憎恨罪恶,不能不惩罚罪恶。“神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约翰一书》1:5)“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所以你们要成为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利未记》11:44)“你眼目清洁不看邪僻,不看奸恶;”(《哈巴谷书》1:13)“你不是喜悦恶事的神,恶人不能与你同居。狂傲人不能站在你眼;凡作孽的,都是你所恨恶的。说谎言的,你必灭绝;好流人血弄诡诈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诗篇》5:4-6)神的慈爱又让他要怜悯罪人,拯救罪人,所以,他就让他的独生子来到世界上来担当人类的罪恶,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又从死里复活,从而完成了对人类的救赎。十字架就是神的公义与慈爱完美合一的体现。“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马书》5:7-8)在神的律法中也同样体现了神的这两种属性:“律法是圣洁的,诫命也是圣洁、公义、良善的。”(《罗马书》7:12)“我因你公义的典章,半夜必起来称谢你。凡敬畏你,守你训词的人,我都与他作伴。耶和华啊,你的慈爱遍满大地。求你将你的律例教训我。”(《诗篇》119:62-64)“耶和华啊,我知道你的判语是公义的。你使我受苦,是以诚实待我。求你照着应许仆人的话,以慈爱安慰我。愿你的慈悲临到我,使我存活。因你的律法是我所喜爱的。”(《诗篇》119:75-77)“耶和华啊,你是公义的,你的判语也是正直的。你所命定的法度是凭公义和至诚。”(《诗篇》119:137-138)有了这种对《圣经》中公义与慈爱关系的认识之后,我们就更能够理解孔子的摄礼归义与摄礼归仁了,对于孟子的“仁,人之安宅也;义,人之正路也。”(《孟子·离娄上》)“仁,人心也;义,人路也。”(《孟子·告子上》)等也会有更深刻的认识。

律法与喜乐

《圣经》中也谈到神的律法能够给人带来快乐和人也以之为乐,这与孔子对礼乐关系的描述相类似。神的律法带来公义的审判,保护正直的人,神的律法中也包含着神的慈爱,使人心苏醒,令人心快乐:“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耶和华的法度确定,能使愚人有智慧;耶和华的训词正直,能快活人的心;耶和华的命令清洁,能明亮人的眼目;耶和华的道理洁净,存到永远;耶和华的典章真实,全然公义。都比金子可羡慕,且比极多的精金可羡慕;比蜜甘甜,且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诗篇》19:8-10)所以,真正认识神的人也喜爱神的律法:“我喜悦你的法度,如同喜悦一切的财物。我要默想你的训词,看重你的道路。我要在你的律例中自乐。我不忘记你的话。”(《诗篇》119:14 -16)“求你使我明白你的训词,我就思想你的奇事。我的心因愁苦而消化,求你照你的话使我坚立!”(《诗篇》119:27 -28)“求你叫我遵行你的命令,因为这是我所喜乐的。”(《诗篇》119:35)“愿我的嘴发出赞美的话,因为你将律例教训我。愿我的舌头歌唱你的话,因你一切的命令尽都公义。愿你用手帮助我,因我拣选了你的训词。耶和华啊,我切慕你的救恩,你的律法也是我所喜爱的。愿我的性命存活,得以赞美你;愿你的典章帮助我。我如亡羊走迷了路,求你寻找仆人,因我不忘记你的命令。”(《诗篇》119:171-176)

总之,孔子心目中礼的地位如同律法在基督徒心目中的地位,律法固然是崇高与神圣的,每个人都应该严格尊崇和遵守,但爱高于律法,爱是律法的总结与完全。不能因为遵守律法而失去了爱,如果那样的话,这种对律法的遵守也就没有意义的。“爱人的就完全了律法。像那不可奸淫,不可杀人,不可偷盗,不可贪婪,或有别的诫命,都包括在‘爱人如己’这一句话之内了。爱是不加害于人的,所以爱就完全了律法。”(《罗马书》13:8—10)而义是神对人要求,人不能自我称义,自以为义,而对别人横加指责,任意刑罚。同样,孔子也认为礼是仁的表达,仁是礼的核心。遵行礼是为了最终实现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义也是礼的依据与依托,是礼的必然要求,义与仁也是不可分的。孔子和孟子等都是把礼乐和仁义是贯通了来讲的,把它们视为一体,而其中仁义是核心,是根本。钱穆先生对此有一个很精辟的总结:“《论语》每以仁礼并言,孟子始合称仁义,礼遂列四德之第三位。《礼运》篇言:礼也者,义之实。此谓礼紧接义起,即以表现义。荀子常连言礼义,而礼在义前。盖义须己心抉夺,礼则依循成规。荀主性恶,故教人尤重礼。周公制礼作乐,为孔子毕生赞仰,而孔子提出一仁字,则为周公制礼之画龙点睛。”[7]这与《圣经》讲律法与慈爱与公义的关系是十分相近的,只是孔子和儒家趋向于摄义归仁,而《圣经》更强调慈爱与公义之间平衡。

 

 

论语圣经对读第五课思考讨论题

 

一、翻译“孔子謂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八佾》3:1)并说明这样翻译的理由。

二、礼是如何起源的?包括哪两个大的方面?仁、义与礼是怎样一种关系?

三、礼与和、礼与乐是什么关系?

四、从起源与性质、功能等方面比较一下礼与律法。

五、早期儒家所说的义和圣经中的义有什么同与不同?可以融通吗?又如何融通?

六、儒家的礼在今天还有必要吗?行得通吗?可以将之与律法融通而用于生活中吗?你对于现在一些名人在电视等各种媒体谈礼有何看法?

 

 



[1] 转引自蔡尚思主编《十家论孔》,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第191页。

[2] 陈来:《古代宗教与伦理——儒家思想的根源》,北京:三联书店,1996年,第260页。

[3] 劳思光:《新编中国哲学史》一卷,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82页。

[4] 劳思光:《新编中国哲学史》一卷,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89页。

[5] 同上,第90页。

[6] 转引自斯托德:《罗马书》,上海:中国基督教两会,2002年,第75页,李永明中译。

[7] 钱穆:《双溪独语》,台北:台湾学生书局,1985年,第65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