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衡潭
石衡潭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2,065
  • 关注人气:6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论语圣经对读博客微博学习班第二课学习材料

(2012-01-06 21:32:15)
标签:

教育

分类: 论语圣经对读

 

《论语》《圣经》对读第二课

“學而時習之”與“天下萬務都有定時”

 

论语圣经对读第二课学习材料之一

按:此为论语圣经对读博客微博学习班学习材料,主要分为学习材料与思考讨论题与作业三部分。一般每周发布一次到两次,请大家认真阅读思考,然后把回应与作业提交在此,并积极展开讨论,若内容不便公开请交值周的班长或副班长。所有思考讨论题和作业完成一半即算通过考勤,当然,多多益善。请根据个人情况完成。连续两次缺勤和累计四次缺勤视为自动退为旁听。

《路加福音》19:17:“主人说,好良善的仆人。你既在最小的事上有忠心,可以有权柄管十座城。”

 

 

 

一、学习篇

“學而時習之”與“天下萬務都有定時”

 

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學而》1:1)

 

The Master said,"Is it not pleasant to learn with a constant perseverance and application? Is it not delightful to have friends coming from distant quarters? Is he not a man of complete virtue, who feels no discomposure though men may take no note of him?"

 

学习的方法、态度与乐趣

《论语》这一段主要讲学习,讲学习的方法、学习的态度、学习的乐趣。

首句讲个人学习的方法与乐趣。这里的“时”主要有两种含义,一为“随时”或者“时时”,也就是经常的意思,即朱熹《论语集注》中所说的“既学而又时时习之”;一为“时机”或者“时刻”,指“合适的时机与时刻”,亦即何晏《论语集解》中王肃所说的“学者以时诵习之”。这有点像现代心理学所说的艾宾浩斯遗忘曲线,学习者要在恰当的时间温习、复习所学的内容,才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如此学习,怎么会没有乐趣呢?此处的“习”也有两种意思:一为“温习”;一为“练习”、“实践”,“习”的原始字义是鸟翅飞,鸟不断地用翅膀练习飞,最后才能在天空自由地翱翔。《论语集注》:“習,鳥數飛也。學之不已,如鳥數飛也。”钱穆先生说:“習者,如鳥學飛,數數反復。”学习者要经常复习,做到“温故而新”,如钱穆所说的:“人之为学,当日复日,时复时,年复年,反复不已,老而无倦。”同时,又要把所学习到的放到生活中去练习、实践,这样,才能发挥其实际作用,也能够对其体会更深,也就是所谓“知行合一”。孔子自己也是这样学习的,这从一件小事上也可以看出来。“子与人歌而善,必使反之,而后和之。”孔子与人一起唱歌时,发现别人唱得好,就一定请人家再唱一遍,自己也跟着学唱。对待唱歌尚且如此认真,其他事情可想而知了。《礼记》也讲学有时:“凡学世子及学士,必时。春夏学干戈,秋冬学羽龠,皆于东序。”(《礼记·文王世子》)

学习的内容,主要还不是书本知识,而是为人处世,其中重要的部分就是礼仪。“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论语·学而》1:7)此处讲到夫妻关系、君臣关系、朋友关系等方方面面,处理得好,也就是学了;处理不好,学得再多,也无用。《学而》中的另一句也与学习内容相关联:“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论语·学而》1:6)孔子先讲的是人在家中在社会上的行为,这些都做好了,再来学习文献与文化。从这些段落也可以看出,孔子是非常强调学以致用,非常强调实践的。

从“學”字本身也可以看出学习的方法与过程。“學”字的上半部分是两个小手捧着一个“爻”。“爻”如同互相交错的竹简。这意味着学习的方法与过程就是要把一些有关联的事物贯穿在一起。如同在圣经学习中有串珠法一样,我们也要善于发现不同经文之间的联系,让它们可以互相补充,互相解释。这样的话,学习起来就不再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而变得饶有兴味。

第二句是讲与同学好友共同学习的乐趣。有志同道合者从远方来,互相切磋,共同学习,是一种极大的享受。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普遍的待客之道、友谊之乐。古代交通工具落后,来往不易,远方来人,更加珍贵。《礼记·学记》中说:“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孟子·万章下》中说:“孟子谓万章曰:‘一乡之善士,斯友一乡之善士;一国之善士,斯友一国之善士;天下之善士,斯友天下之善士。’”

第三句讲学习态度。孔子强调学习是为己,不是为人,即是要通过学习让自己的修养、品格、知识等得到全面提升,至于出名不出名,别人知道不知道自己,那是次要的。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仍然保持平和心境的人,才是真正的君子。这是最难做到的,但只有这样才能保持为学、为人的长久乐趣。现在的时尚恰恰相反,很多人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生怕别人低看了自己,所以,要想尽一切办法来让自己出名,哪怕是臭名远扬;想要让人高看,哪怕是表面的暂时的,这就失去君子的姿态了。“人不知而不愠”的意思在《论语》还有好几种表达:“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学而》1:16)“不患不己知,求为可知也。”(《里仁》4:14)“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宪问》14:30)“君子病无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卫灵公》15:19)其它儒家经典也有相应的说法:“君子依乎中庸,遁世不见知而不悔,唯圣者能之。”(《中庸》)“人知之,则愿也;人不知,苟吾自知也,君子终身守此勿勿也。” (《大戴礼记·曾子立事》)“知我吾无欣欣,不知我吾无悒悒。”(《大戴礼记·曾子制言中》)“人知之,亦嚣嚣;人不知,亦嚣嚣。”(《孟子·尽心上》)庄子“举世非之而不加沮,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一语的意思也相同,只是孔子说得平淡,庄子出语惊人。后世也有相近的表达:“人患志之不立,亦何忧令名不彰。”(《世说新语·自新》)“不患人不知,惟患学不至。”(唐范质《戒儿侄八百字》)当然,也有人表示不同意见,唐刘知几在《史通》卷九中就公开与《论语》唱反调:“人莫我知,君子所耻。”这种说话也是有道理的。因为求人知是人之常情,而人莫知,终究是一种遗憾。那么孔子这种不患人不知的从容淡定从何而来,是不是一种矫情、一种掩饰呢?我认为这并非孔子言不由衷,可能很多人忽略了孔子淡然应对的底气来源还在于对天的信心:“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宪问》14:35)不管人知与不知,我所行所想的一切在天那里都是一目了然的,也永远为天所纪念。孔子这里所向之倾诉的天是人格化的天,实际上就相当于基督教中所指的神。

明张岱用《易经》中乾卦来解释这三句话也发人深省,“《论语》首章《乾》内卦,三龙皆备。‘时习’,‘终日乾乾’,惕龙也。‘朋来’,‘见龙在田’,‘德施普也’。‘不知不愠’‘不见是而无闷’,乾龙也。”(《四书遇》)

 

应乎天而时行

下面,我们再来讨论“时”。孔子对“时”、“时机”有极敏锐的感受、极深刻的领悟。他不止是在此处谈“时”,还在多处谈“时”。谈到为政,孔子说:“使民以时”(《学而》1:5),就是说,要在适宜的时节来役使老百姓干活,不要让他们疲于奔命。《大戴礼记》中也说:“使民不时失国,吾信之矣。”(《大戴礼记·曾子制言》)论及人生,孔子讲不同年龄阶段有需要应对的不同问题:“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季氏》16:7)不同的年龄阶段应该完成不同的任务:“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为政》2:4)“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子罕》9:23)孔子认为:一个人应该最晚在四五十岁的时候出成果,出成绩,如果到了这把年纪还弄不出一点名堂来,还没有一点名气与影响,那么,要他作出出类拔萃的建树恐怕是困难了。世上当然也有大器晚成的,但按照孔子那个年代人的正常寿命,四五十岁的确已过了事业的盛期了。孔子很善于从各种自然社会现象来认识时机。“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子罕》9:9)当凤凰鸟久久没有在山林中出现、八卦图迟迟没有从黄河中浮出的时候,孔子就知道:在这一辈子,他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了。孔子编纂《春秋》,看到麒麟被人猎获而杀死,就心灰意懒,绝笔不再了。他从这一事件,看到了自己生不逢时,难用于世。 就是吃饭穿衣等日常生活,孔子也强调要适时要守时。“不时,不食。”(《乡党》10:8)。《论语》中还讲了孔子在旅途中的一个有趣故事来说明“时”的重要性:“色斯举矣,翔而后集。曰:‘山梁雌雉,时哉时哉!’子路共之,三嗅而作。” (《乡党》10:27)就是说:有一次孔子出门,看见了山梁上一群野鸡在歇息。野鸡发现四周色势有异,就一齐飞了起来,盘旋一阵,才又停落聚集在一个地方。孔子看到了这一情形,心有所动,大发感慨:“山梁上的那些野鸡知危而去,它们也懂得识时务呀!懂得识时务呀!”子路听见了老师的话,也肃然起敬,甚至还对这群野鸡煞有介事地行了一个拱手礼。那群野鸡惊视几次后,还是扑棱扑棱翅膀,飞走了。孔子以适时作为评价人的重要标准,如对公孙文子,“夫子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宪问》14:13)别人也拿适时来问难孔子,如阳货劝孔子做官时说:“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知乎?”孔子只好回答:“诺,吾将仕矣”(《阳货》17:1)。荀子也记录了孔子给子路谈“时”:“夫贤不肖者,材也;为不为者,人也;遇不遇者,时也;死生者,命也。今有其人,不遇其时,虽贤,其能行乎?茍遇其时,何难之有!故君子博学深谋,修身端行,以俟其时。”(《荀子·宥坐》

孟子说孔子做什么事都能够把准时机,恰到好处,“可以速而速,可以久而久,可以处而处,可以仕而仕,”(《孟子·万章下》)所以,他盛赞孔子是“圣之时者也”。“圣之时者”是什么意思呢?就是集大成的意思。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也者,金声而玉振之也。金声也者,始条理也;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始条理者,智之事也;终条理者,圣之事也。” (《孟子·万章下》)孟子自己也是很讲究“时”的,他所说的“天时地利人和”的思想是我们所十分熟悉,此处就不多讲了。他还说人类生产生活,也要遵照时序:“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污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如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孟子·梁惠王上》)荀子也说过类似的话:“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四者不失时,故五谷不绝而百姓有余食也;汙池、渊沼、川泽、谨其时禁,故鱼鳖优多而百姓余用也;斩伐养长不失其时,故山林不童而百姓有余材也。”(《荀子·王制》)荀子讲君臣之间的知遇也是要恰逢其时:“尧授能,舜遇时,尚贤推德天下治。虽有贤圣,适不遇世孰知之?”(《荀子·成相》)《易经》与《礼记》、《中庸》等其他儒家经典也多讲“时”,“……君子进德修业,欲及时也。” (《易经·乾》) “终日乾乾,与时偕行。……亢龙有悔,与时偕极。”(《易经·乾》) “其德刚健而文明,应乎天而时行,是以元亨。”( 《易经·大有》)“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 《易经·艮》)“礼也者,合于天时,设于地财,顺于鬼神,合于人心,理万物者也。是故天时有生也,地理有宜也,人官有能也,物曲有利也。……礼,时为大,顺次之,体次之,宜次之,称次之。尧授舜,舜授禹;汤放桀,武王伐纣,时也。”(《礼记·礼器》)“天地之道,寒暑不时则疾,风雨不节则饥。教者,民之寒暑也;教不时则伤世。”(《礼记·乐记》)“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中庸》)“仲尼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上律天时,下袭水土。”(《中庸》)新出土的郭店楚简讲“时”的地方也很多,其中重要的一篇就被命名为《穷达以时》,此篇中有这样的句子:“有其人,无其世,虽贤弗行矣。”从整篇内容来看,此处的“世”可以训为“时”,当然,“世”本身也包含“时”的意思,我们经常以“时世”并用,成语中也有“时移世异”。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即使一个人聪明能干,但若不是恰逢其时,也是干不成事的。”接下来,该篇举了许多历史上的著名事例来证明这个道理,最后又总结到:“穷达以时,德行一也。……穷达以时,幽明不再。故君子敦于反己。”郭店楚简还有其他地方谈“时”:“圣人知天道也。知而行之,义也。行之而时,德也”(《五行》)圣人知道天道,知道了就去行,这就是义。按照恰当的时机去行,这就是德。司马迁也常常以“时”来解释历史人物的成败得失。如评点李斯:“时乎时乎,间不及谋。赢粮跃马,唯恐后时。”(《史记·李斯列传》)总结韩信:“时至不行,反受其殃。”“功者难成而易败,时者难得而易失。时乎时,不再来。”(《史记·淮阴侯列传》)

梁启超先生在论孔子的中庸思想时,说过一段十分中肯的话:“孔子的中庸还含有时间性,所以说时中。易传说:‘随时之义大矣哉’,又说:‘与时偕行。’全部易经说时字的几乎无卦不有。春秋三世,也把时的关系看得最重。因为孔子所建设的是流动哲学,那基础是摆在社会动相上,自然是以步换形,刻刻不同了。时中就是从前际后际的两端求出个中来适用。”[1]成中英先生对“时”与“时中”也有极好的哲学性解释:“时中就是中时,时就是‘时而后言’、‘乐然后笑’、‘义然后取’中的适时举止,即依据对事物的了解,在适当的时候表现适当的行为,使其发挥最大的效果,同时使自己与真实世界取得最大的和谐。这就是‘时’。时就是切合实际,使主观与客观为之协调。也就是在客观世界充分地实现自己,而在主观的实践中弘扬客观的道。这种认识就是时中的基本原理。”[2]其实,对“时”、“时机”的尊重与把握,最根本一层意思是对天(神)意的揣摩,我们从这里也可以看到孔子及早期儒家诸贤对天(神)的敬畏与遵从,并不是我行我素,唯我独尊。司马迁也说:“夫阴阳四时、八位、十二度、二十四节,各有教令,顺之者昌,逆之者不死则亡。”(《史记》卷一百三十)今天,我们提倡“与时俱进”,显然受到了《易经》中“与时偕行”启发,也是对儒家思想的一种很好的继承。

 

 

 

“你们为什么称呼我‘主啊,主啊’,却不遵我的话行呢?凡到我这里来,听见我的话就去行的,我要告诉你们他像什么人。他像一个人盖房,深深地挖地,把根基安在磐石上。到发大水的时候,水冲那房子,房子总不能摇动,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有古卷作“因为盖造得好”)。惟有听见不去行的,就像一个人在土地上盖房子,没有根基;水一冲,随即倒塌了,并且那房子坏得很大。”(《路加福音》6:46—49)

 

"Why do you call me, `Lord, Lord,' and do not do what I say? I will show you what he is like who comes to me and hears my words and puts them into practice. He is like a man building a house, who dug down deep and laid the foundation on rock. When a flood came, the torrent struck that house but could not shake it, because it was well built. But the one who hears my words and does not put them into practice is like a man who built a house on the ground without a foundation. The moment the torrent struck that house, it collapsed and its destruction was complete."(Luke 6:46-49)

 

根基立在磐石上

《圣经》中讲学习的地方不多,《圣经》中所讲学习的内容也与《论语》大不一样。《论语》中,弟子们跟孔子所学习的主要是礼、乐、射、御、书、数等六艺,学习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做官入仕、安邦治国,而门徒们是来听耶稣的永生之道,他们的目的不是要每个个人在这个社会中展露自己的才华、实现自己的价值,而是要将这永生之道体现出来,传扬开去。所以,在这一段经文中,耶稣所讲的是听道与行道的关系,比照着《论语》的情境来说,就是学习与实践的关系。这里强调听道也要行道,知行要合一。听道之后,就将所听的道行出来,才是真知道,否则是没有根基的,经不起雨打风吹的考验。类似的教导在《圣经》中还有许多,雅各说:“只是你们要行道,不要单单听道,自己欺哄自己。”(《雅各书》1:22)“身体没有灵魂是死的,信心没有行为也是死的。”(《雅各书》2:26)约翰说:“我们若遵守他的诫命,就晓得是认识他。人若说‘为认识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约翰一书》2:3-4)这些都与儒家所说的知行合一的思想是有一致之处的,当然,各自所知所行的内容不尽相同。

别人知与不知的问题,在《圣经》中讲得也很多。基督教伦理中最重要的德目之一就是谦卑,关于谦卑的教导在《圣经》中比比皆是:“敬畏耶和华心存谦卑,就得富有、尊荣、生命为赏赐。”(《箴言》22:4)“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弥迦书》6:8)“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腓立比书》2:3)……耶稣在论施舍与祷告时,都教训人不要张扬,生怕别人不知道,而要默默去行:“你们要小心,不可将善事行在人的面前,故意叫他们看见;若是这样,就不能得你们天父的赏赐了。所以你施舍的时候,不可在你前面吹号,像那假冒为善的人,在会堂里和街道上所行的,故意要得人的荣耀。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你施舍的时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要叫你施舍的事行在暗中,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有古卷作‘必在明处报答你’〕你们祷告的时候,不可像那假冒为善的人,爱站在会堂里和十字路口上祷告,故意叫人看见。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你祷告的时候,要进你的内屋,关上门,祷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可见,论语与《圣经》在此问题上,总的精神是一致的。论语所针对的不只是学习和学识,而是讲整个为人,《圣经》也是如此,当然,更强调要落实在信仰生活中。不同的是,论语认为这一目标靠个人的努力与修养就可以达致,而《圣经》则指出人力的有限,要依靠神的大能,才能实现。“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罗马书》7:18)“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罗马书》8:37)“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立比书》4:13)

 

各按其时成为美好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传道书》3:1)

There is a time for everything, and a season for every activity under heaven.(Ecclesiastes3:1)

 

关于“时”、“时机”的论述在《圣经》中随处可见,讲得最多的要数《传道书》,在该书第3章中,一连十几句都是讲“时”:“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杀戮有时,医治有时;拆毁有时,建造有时;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抛掷石头有时,堆聚石头有时;怀抱有时,不怀抱有时;寻找有时,失落有时;保守有时,舍弃有时;撕裂有时,缝补有时;静默有时,言语有时;喜爱有时,恨恶有时;争战有时,和好有时。这样看来,作事的人在他的劳碌上有什么益处呢?我见神叫世人劳苦,使他们在其中受经练。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永生’原文作‘永远’〕。然而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 (《传道书》3:1—11)这是讲事物的发生发展与停止消失都有一定的时间,不会凭空而来,陡然而去,人们在适当的时间要做合乎时宜的事情,要顺乎时节,不要鲁莽随意。后面还有一段讲“时机”:“我又转念:见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赢,力战的未必得胜,智慧的未必得粮食,明哲的未必得资财,灵巧的未必得喜悦;所临到众人的,是在乎当时的机会。原来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定期;鱼被恶网圈住,鸟被网罗捉住,祸患忽然临到的时候,世人陷在其中,也是如此。” (《传道书》9:11—12)就是说人的成功的关键在于把握好时机,既不要守株待兔,也不要揠苗助长,而要恰逢其时,恰到好处;若不如此,不仅事情难成,而且会有祸患缠身。《箴言》也有不少句子谈时机、时宜。“夏天聚敛的,是智慧之子;收割时沉睡的,是贻羞之子。”(《箴言》10:5)“夏天落雪,收割时下雨,都不相宜,愚昧人得尊荣也是如此。”(《箴言》26:1)《箴言》中的这一句话很发人深省:“清晨起来,大声给朋友祝福的,就算是咒诅他。”(《箴言》27:14)为什么会这样呢?你想一个人在清晨起来,还睡眼惺忪,迷迷糊糊,可你却大声向他说话,不管你是祝福还是咒诅,都会吓他一跳,所以,即使你是祝福,实际效果对于他,也如同咒诅一般。这种不合时宜的言语行为是令人不悦的。一个真正有爱心有修养的人,知道何时该说话,何时当缄默;知道何时要拜访,何时该告辞。他们从不滥用别人对他的热情,也不以幽默的名义伤害人。也就是说他举止得体,话合其时。《圣经》其它书卷也有许多类似的教导,如:“口善应对,自觉喜乐,话合其时,何等美好。”(《箴言》15:23) “境内的居民哪,所定的灾临到你,时候到了,日子近了,乃是哄嚷,并非在山上欢呼的日子。”(《以西结书》7:7)“我们行善,不可灰心,到了时候就要收成。”(《加拉太书》6:9)可以说,这些与上引孔子所说都是基本一致的,当然,孔子只是告诉人有“时”与“时机”且应该顺应与把握“时”与“时机”,但究竟它们是从何而来怎样而来,人又应该如何来把握它们,孔子则语焉不详,因为他是人不是神,尽管后世尊他为圣人,孔子生前却从来不以圣人自居,他把知“时”奉“时”的人称为“大人”、“圣人”:“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 先天下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弗违,而况於人乎?况於鬼神乎?亢之为言也,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其唯圣人乎?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为圣人乎?”(《易经·乾》)他只能到此为止,不能再往下说了,而《圣经》则明确地告诉人们:“时”、“时机”都是由神所定的,神的意志是“时”、“时机”的最终根源。

神所定的时间来到时,要赶紧抓住;神所定的时间还没有来到的时候,要耐心等候。《圣经》中有不少反面例子。如《民数记》中记载神让摩西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去得那应许给他们的迦南地。他们已经到了迦南地跟前了,马上就可以得到它了,可是那被派出去侦察的十二个支派的首领回来,其中十个报了恶信,说居住在那里的亚衲族人都是身量高大的伟人,我们上去只能是送死,给他们做食物。他们的话使整个以色列人魂飞胆丧,都向摩西发怨言,并且嚷着要会埃及去,还要用石头砸死坚信神应许的约书亚与迦勒。耶和华神向他们显现,才扭转了事态。那些发事端的人见状,态度大大改变,又由害怕转为冒进。第二天,就去攻打迦南坚城加低斯,置摩西的苦苦劝告于不顾。结果,他们不但没有攻下城池,而且全军覆灭。迦南地直到四十年后,才由约书亚和迦勒率众夺得。《圣经》中最光辉的正面例子是耶稣基督一生的行为。耶稣基督是按照父神为他所定的时间来工作和上十字架的。他在世界上活了三十三年,前三十年都在预备,只有最后三年才出来传道。在这三年之中,也是有明确安排的。第一年,他多行神迹,却嘱咐人不要张扬,因为他要有足够的时间来教导门徒们真理;到第二、三年,他的名声才逐渐传扬开来,因为他的门徒们已经被训练得差不多了;到快上十字架时,特别是在最后的晚餐上,他才把许多话给门徒们明明白白地讲出来,也不再用比喻了。在时间没到的时候,决不轻举妄动,率性而为,耶稣基督常常给门徒说的一句话是:“我的时候还没有到”(《约翰福音》7:6)或者“我的时候还没有满”;而一旦时候到了,他就义无反顾,毫不迟疑,“逾越节以前,耶稣知道自己离世归父的时候到了,”(《约翰福音》13:1)“父啊,时候到了,愿你荣耀你的儿子,使儿子也荣耀你;”(《约翰福音》17:1)耶稣基督为人做了顺乎神意把握时机的榜样。天主教在梵二会议期间,也提出了“跟上时代”的口号。

《圣经》中特别强调在寻求神、认识神方面要抓住时机,不可耽延。旧约先知多次向人们呼吁:“当趁耶和华可寻找的时候寻找他,相近的时候求告他。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当归向我们的神,因为神必广行赦免。”(《以赛亚书》55:6-7)“那时,你们必呼求我,我却不答应,恳切地寻找我,却寻不见。”(《箴言》1:28)耶稣也恳切地教导人们:“光在你们中间,还有不多的时候,应当趁着有光行走,免得黑暗临到你们;那在黑暗里行走的,不知道往何处去。你们应当趁着有光,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 (《约翰福音》12:35—36)很多人觉得《圣经》好,耶稣基督真,可他们都说现在太忙,顾不上,等有时间了再来好好了解,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了,他会说到退休以后吧。人明天会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何谈那么远的事呢?对于认准了的事情,最好的态度是抓住现在,马上行动。

 

第二课思考讨论题

一、谈谈对“學”与“習”的认识。

二、谈谈学习的乐趣与朋友来乐趣之间的联系。

三、“人不知而不愠”的根本依据在何处?

四、从中国古代典籍中找出对“时”、“时中”的解释与运用。

五、从旧约与新约中找出运用“时”的典型人物或事件。

 

作业题

一、比较中国古代典籍中和圣经中对“时”态度的同与不同。

二、你认为在个人学习生活以及教会事工中应该如何运用“时”,现在是什么“时”?你认为中国基督徒读《论语》合“时”、“时中”吗?

三、给《基督徒要读论语吗?》一文写一封回应信。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90a23401010c10.html。



[1]梁启超:《孔子》, 转引自吴康等著《学庸研究论集》(台北:黎明文化事业公司,中华民国七十一年),第220页。

[2] 李翔海、邓克武编《成中英文集》二卷(武汉:湖北人民出版社),第220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