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耿立
耿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7,649
  • 关注人气:1,2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灵魂背书》序言

(2019-02-03 14:15:10)
散文是向传统致敬的文体,也是传统最深的地带,散文家有越出传统的冲动,但行动者少,散文如书法,很多散文的所谓的探索者,就是写丑书的那些江湖掮客,远离了散文的本初的质的规定。
有人问:何谓散文质的规定?
我的考虑是:真实应该是其一,这种真实,是作家和读者共同完成的,最终是在读者那里确认,散文可以吸收诗的小说的影视的笔法,但读者的承受如果说是虚假了,那就过界了。我们要求散文的新艺术可能,大胆跨界打劫,形成新的传统,但真实是你越想摆脱越最后要靠近的东西。
散文的真,不是临摹现实,而是一种包含精神质素和新艺术质素的存在,散文的语言、结构、形式,它的时空和叙描,和小说、诗歌、戏剧的方式的差异在哪里?一篇散文就是散文,它有独立的价值,它有自己的命运。散文的命可能就是你的生活、阅读、思考而培植的,没有这些的积淀,散文是很难写好的。
  自由,我以为是散文质的规定的其二,没有心灵的自由,没有对精神自由、艺术自由的追求,散文文体就会萎缩,这有着历史的记忆和教训。
除掉这两点,我以为,散文不能只在美文圈子里打转,需要警惕过于打磨文字,在结构上技巧上用力而失掉了对境界的追求,有境界的散文,即使语言粗糙点、结构有破绽,但也自称高格,自有生命。
但,我的意思不是不要语言的追求,这是一个两难的规定,是悖论,看你的悟性,把生活和世界凝视与思考的本质说出来,就成了,像人对着神灵的祷告,也如对世间的遗嘱。
《灵魂背书》其实就是文字给我的一个抒情的出口,这种抒情是叙事,是具体而微,也是痛苦与平复,这是一部辞别书,也是一部还乡书。我一直把故乡定位为路上的驿站,是暂时收容我灵魂的处所。没有故乡的人是流浪汉,在故乡的人也不一定不流浪,我一直是在故乡有异乡感的人。
其实灵魂有么?你的灵魂在哪儿呢?也许我们的灵魂是藏匿的,她只在你倦怠、痛苦、或挣扎时才出现,在你面对不义、委屈、愤懑才来。
有人说灵魂是轻的,有医学的数据,只有几克,我说灵魂是重的,她能击垮或压垮一个人,或者使这个人一辈子不能心安。灵魂是影子么?如果灵魂是影子,我的文字岂不是影子的影子?
我无法给别人证明我的灵魂,但不能证明,也不能视为无物,其实灵魂就在眼前,就在肉身,只是她没有故乡好感知,失去故乡的人要还乡,失去灵魂的人会失魂落魄,是活着的活死人。故乡不可剥夺,灵魂也不可剥夺,有人说,在当下,谁的故乡不毁容?谁的故乡不是嵌在骨头里的痛,最怕的是,那些父老用锤子把钉子楔进你的骨头。
我知道犹太人的执着,回到故乡,拥有自己的故乡,我知道爱因斯坦、弗洛伊德,更知道希伯来、《圣经》,当然奥斯维辛也如钉子楔进了我的骨头。命运可以拒绝一个民族,时代可以拒绝一个人的肉体,更可能拒绝一个人的灵魂。
这些文字,这是一些标本,我不敢看做是灵魂的 标本,就像一只蝴蝶的标本,她翅膀上的斑点是春天的馈赠,和春天比起来,这些斑点是微不足道的,正如我的散文,对一个丰沛的时代来说,我的文字是羞愧的,甚至是惭愧的。
生活的钢针刺痛我,我却没有荆棘鸟那样的嘹呖的歌,这是最令一个作家羞愧的,我失去了故乡,正如鸟失去笼子,我也跟着失去了歌唱,但我还聊以自慰,我尝试着自由飞翔。
2019年2月1日于珠海白沙河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