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好好她爸
好好她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749
  • 关注人气: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

(2019-08-20 08:40:39)
标签:

转载

[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字带来的烦恼
 姚跃林

    54日下午,有同事在QQ里给我留言:“北大校长在纪念建校120周年大会上将鸿鹄读为‘honghào’了……。”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是这样身份的人在这样重要的场合犯了这样低级的错误。之后就随手转发了7年前写的一篇文章《“揭”及其他》。

    20112月底3月初,我到台湾去谈合作办学一事,在台湾康桥双语实验高中的宣传册页上看到“揭”一词,不解其意。回来查阅工具书才搞清楚。结合与台湾同行交流之感悟,写了那篇文章。我感觉台湾学人,传统文化的素养要高于我们,他们的语言尤其是书面语更干净典雅。这几年与几位来自台湾的同事朝夕共事,体会更深。在那篇文章里我引用了当时广有影响的3个大学校长读“错”字词的事。其意不在批评而在佐证。

    20055月,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在北京清华大学演讲,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了一幅小篆书法,内容是黄遵宪写给梁启超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寸寸河山寸寸金,[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离分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由于是用篆书写成的,竟“难倒”了顾秉林。他念到“[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离分裂力谁任”的“[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时被卡住了,后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笑声连连,相当尴尬。

    之前我只是从媒体上知道这个故事的大概,并不十分清楚来龙去脉。《赠梁任父同年》我没有一点印象,也许根本没有读过。写那篇文章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地求助“度娘”,然后直接拷贝到自己的文章中,并未深究。所以七年来,我的文章引用的黄诗都是“侉离分裂力谁任”,从未质疑过。

    转眼七年过去了。

    55日我写了篇博文《北大校长读错字,干卿底事》,以自己的经历谈在文字功底养成方面的两点体会:一是要有“童子功”;二是要不断学习,特别要有师友指导。发出此文后,我才开始关注网络上关于此事的评论。很多文章也引用了这三个故事。我第一次看到了“(音“夸”)离分裂力谁任”这个版本。而且解释得头头是道。到底是“瓠离”还是“侉离”?网络上大多为“侉离”,少数是“瓠离”。这两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查阅了《汉语大词典》和《词源》两本工具书,都没有查到这两个词。“瓠”“侉”单字均无“分离”“分裂”的意思。随后我又查《汉语大字典》,依然查不到“瓠离”“侉离”。这时就只能查黄遵宪的原作了。家里有《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和《中国古代诗歌选》,都压在箱底,找起来费力,而且未必收有这首诗。手边有一套两卷本的《元明清诗歌鉴赏》,翻开一看,黄诗有两首,但没有《赠梁任父同年》。于是只好作罢。但这个问题不时在脑海中回旋,然而一忙又忘了。

    后来又在微信中看到一幅当时顾秉林赠送作品时的模糊照片,看到卷面上写的既非“瓠”亦非“侉”,而是[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单人旁着一个“瓜”。于是采用多个电脑输入法查找,未果。查《现代汉语词典》,自然也不会有。在百度中找各种难字表、生僻字表,都未找到。一忙又放下了。

    但到底是放不下。昨日得隙,随手翻开《辞海》,很快即见[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字,读作“kuā”,两个义项:一是割裂;离析。例有王安石《和董伯懿咏裴晋公淮西将佐题名》:“诸侯纵横代割据,疆土岂得无离[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二是不方正。

    这就对了。是[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离,而非“瓠离”“侉离”。[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读“kuā(夸)”而非 “kuǎ”但上网一搜,还真有不少的“侉离”的书法作品。

    连日来,[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字带给我不少的烦恼,也给了我很好的教益:没有焦虑和质疑我就不会进步!谁说焦虑与质疑不能创造价值!

    最后我想说的是,在生活和学习离不开电脑的时候,电脑也需要进步。为什么就没有一个输入法能将所有(或迄今发现的)的汉字囊括?到现在为止,[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在我的文章中还是以图片格式呈现的,而且无法呈现在标题中。应当说,之所以网络上出现了许多似是而非甚至张冠李戴、完全错误的说法,与计算机网络中没有这个字有很大关系。有时候出现错别字正是过于相信、依赖输入法所致。汉字信息化不应当有死角。我相信这不是个简单的事,但一定不是天大的难事。

    有意思的是,当我在搜狐博客上对七年前写的那篇“揭”及其他》中的“侉离”进行修改后,一点保存健,对话框里显示:“此文章已被外星人劫持或被博主隐藏!”也就是说,这篇文章在搜狐上看不到了。我就是博主,我肯定不会隐藏。那外星人是谁?一篇七年前只谈“问题”的小文今天居然成了问题文章,是进步还是退步?

[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

[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

[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

[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

[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

[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


“揭”及其他

姚跃林

 写于2011年3月17日   

台湾康桥双语实验高中的宣传册页上有一句话 ,“康桥创校所揭的四大理念”,其中“揭”一词我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现代汉语词典》无解,我只好查《辞海》。“揭”还可写作“楬櫫”或者“揭橥”,“ 橥(”与猪同音, “”和“”都是小木桩的意思,“揭”本是作标记的小木桩,引申为标志,在“康桥创校所揭的四大理念”中应该是动词。阅读繁体字文本我自认为没有障碍,因为我的大学课本基本上是文革前出版的繁体字横排本,所以看台湾的报刊文字本身基本没有障碍,但两岸常用词汇已有相当程度的差异。台湾叫“网路”,大陆叫“网络”,我们叫“网络邻居”,台湾叫“网路上的芳邻”,“短信”到台湾就成了“简讯”,台湾的“智财”就是大陆的“知识产权”,“远距教育”就是“远程教育”,等等。越是新词语,越是差别大。造成两岸语言差异的主要原因,一是对新生事物和外来词语翻译不同,二是因为政治立场不同导致对同一事物的不同表述,三是文白与雅俗风格不同。我以为,台湾人尤其是学人,传统文化的素养要高于我们,他们的语言尤其是书面语更干净典雅,而我们正朝着俚俗化的方向阔步前进。

明道大学董事长汤振鹤先生问我对汉字简化有何看法,我中庸了一下。我觉得从扫盲的角度看,简化似有好处,有些繁难的汉字不经过反复书写和循序渐进的学习过程是很难掌握的。据说,笔画最多的汉字是四个繁体“龙()”的集合,一共有64画,音同“哲”, 义为“唠唠叨叨,话多” ,《说文·言部》:“一曰言不止也。”这样的字只能供有闲阶级当画儿来画。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汉字简化确实弱化了汉字表义的特点,很多文化信息和文化内涵被简化掉了。孰是孰非,需要通过历史来检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国人的语言表达水平之差已达历史之最。我是语文教师,我有推卸不掉的责任,但主要责任不在我们语文教师。其实,连我这个年龄的语文教师自身的人文修养也成问题,再浸润在重理轻文的风气里,怎么能培养好学生的人文素养。

片面的强调“教育公平”和“全面发展”,将所有人都绑在这两辆车上,徒耗生命而失却更多人生的要义。现在连教书的人都反对学生“读书”,连语文教师都轻视诵读,反对学生课外阅读,学生的语文水平怎么能提高。大家都急功近利,哪门课能提高分数就干哪门,哪种办法能提高分数就用哪种办法。语文是最有用的学科,没有之一,这是不需要讨论的,但在学校,语文是最没用的学科,因为学不学好像差不多。其实,学生的语文水平差距甚远,只是因为一则绝大多数人的水平都很差,分不出彼此;二则考试方法不科学,检测不出水平的高低,所以给人的错觉是学不学就那么回事儿。从长远看,数理化和英语的学习效率更低,我们用了几乎全部的时间学了很多没用的知识,这是所有过来人都明白的道理。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只有减掉不必要的负担才能有自由学习的时间。台湾人的人文素养所以高过我们,是因为他们有时间付出,没有大量课外的读写实践是没办法提高语文水平的。语文是功夫学科,用“炒股”的心态来学语文肯定学不好。最近,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李邦河在政协科技界小组讨论会上说,“唯有减负,才能造就真才”。如何保证减负?李邦河提出三个方面,其一就是使“英语过热”的温度降下来,改革现有的高考科目。他认为,孩子花在英语上的时间太多,挤压了语文和历史等,中文水平普遍下降。他建议,把高考科目由“3+X”变为“2+X”,同时提升语文作文的权重。我认为很有道理。英语很重要,但不是对所有人都那么重要。即便是学英语,我们也要清楚为什么学英语,学了准备干什么,怎样学才是最有效率的。陪同我的台湾小导游与我探讨“Discovery”,其发音非常纯正,很让我刮目相看。我想,大陆的导游在学校读书的时候估计在英语上也没少花时间,但很少让我有感觉的。我们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从幼儿园开始就让孩子为了将来做美国人而学英语,不出问题才怪。

几十年前,俞平伯在《读书的意义》一文中说,“讲到读书的真意义,于扩充知识以外兼可涵咏性情,修持道德,原不仅为功名富贵做敲门砖。”他又说:“文字教育好像不算得什么。文字原不过白纸上画黑道,一种形迹而已,但文化却寄托在这形迹上。……我国屡经外夷侵略,或暂被征服,而于风雨飘摇中始终屹立不失者,上面已表过是先民血汗的成绩,而在民族的团结上,文字却也帮忙不少。历史事实俱在,不容易否认的。”他还说:“所以文字教育的失败,表面上看只是读书种子稀少,一般国文水准低落而已,骨子里已损害民族国家的前途,自非好作危言耸人听闻,废书不读可谓今日之流行病。……我们从事教育写作文字的固责无旁贷,但已不仅是个人努力的事,而成为民族复兴国运重光的大业之一了。”

2005年“胡连会”后,台湾亲民党、新民党党魁随之先后访问大陆,于是有了下面三个故事。

20055月,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在清华大学演讲时,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向宋楚瑜赠送了一幅小篆书法,内容是清末外交官、中国驻新加坡首任总领事黄遵宪写给梁启超的诗《赠梁任父同年》:“寸寸河山寸寸金,[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 (音“kuǎ”:割裂、离析的意思)离分裂力谁任?杜鹃再拜忧天泪,精卫无穷填海心!”由于字画是用篆书写成的,竟“难倒”了顾秉林。他念到“[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离分裂力谁任”的“[转载]“kuā”字带来的烦恼 ”时被卡住了,后还是经人提醒才得以圆场,引得学生们笑声连连,相当尴尬。当晚,央视国际频道《宋楚瑜大陆行》节目中特邀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刘江永教授,主持人请刘教授讲述今天礼品赠送的故事,刘教授侃侃而谈,显然也对自己颇为自信。当不可避免地介绍到那幅《寸寸河山寸寸金》书法礼品的时候,他郑重其事地口吐惊世之辞:“这是某某人所书写的‘小隶’。” 有谁见过“小隶”是什么样的字?  

同年7月,台湾新民党主席郁慕民在中国人民大学发表演讲,人大校长纪宝成在致欢迎辞时说:七月流火,但充满热情的岂止是天气,今天我们中国人民大学的师生以火一般的热情欢迎郁慕民先生一行……。盛夏七月里说“七月流火”,而且是典故,却又偏偏用错了,表达的意思正好相反,因为该诗的七月,不是阳历的七月而是农历的七月,“流火”是“火”这个星宿开始向西而下,意思是天气转凉而非炎热!由于纪宝成此前表示,鉴于国学衰落,要在人大设立中国第一所国学院,以示振兴,于是报纸、网络又一次热闹起来,不少批评者认为身为校长,自己的国学水平那么低,以致笑话频频,还谈什么复兴。

2006419下午,在厦门大学授予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名誉法学博士学位的仪式上,连战先生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随后,厦门大学请连战主席题词,连战主席当场挥毫,写下:“泱泱大学止至善,巍巍黉宫立东南。”结果此次活动的主持人、厦门大学副校长潘世墨,当众读诵这两句,将“黉宫”(正音当为“宏”宫)念成了“皇宫”(音),台下还一片赞美声。我想,请连战题词一定是事先商定的,连战的两句话也一定是事先想好的,潘校长为什么不做个预案呢?

看不懂小篆或者有几个字不认识,甚至不解古诗的意思,一般人都不免,但这类事在相同的背景下连续出现在三所中国顶尖大学的校长身上,是很令人深思的。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的教育一定出了问题,而且不止是一代人。

就口语而言,别说黑龙江人听不懂海南人讲话,就是闽北人也完全听不懂闽南话,在南方有些山区县,一个乡镇就是一种口音,甚至山这边人听不懂山那边讲话,但只要通过书写,就没有看不懂的,在信息发达的今天,书面语表达甚至完全没有区别。然而一水之隔的海峡两岸,如果再不加强交流,再不从共同的文化渊源中求同存异,两岸人民对话需要翻译的日子就为时不远。不是狡辩,“揭”一词连《现代汉语词典》都查不到,我怎么知道它是什么意思!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