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一段故事写在四季

2014-12-29 11:51:54评论 醉墨 文字 别家 金兰契 秋天

放飞一只风筝,让她带着我的碎碎念飞远。只期望厄运被送走,留下的是永远的欢乐。很多年没有抬头看过天空,总感觉那一定是灰色的压抑。一点不夸张,确实很久没有抬过头,生活的重任早压弯自尊,内心是一座荒原,徒留一所理想的废墟。

在春草萌发的时候,也曾苏醒记忆,梦寐中回到花季的天堂。在绿荫下荡漾起自行车的铃声、在百褶裙上一双素手,在摆弄红色的飘带。不由得叹息一声,多美的往事!多久前的韶华!这青春激荡的岁月,早已经定格成为过去。

春风捂化冰冻,融成一包眼泪。从房脊上滑落,滴滴嗒嗒地谱成一曲沧桑的歌。我以为青春不复返,生命也就此终结,在春天,我的心情凋零。孤独是枯萎的开始,陷入迷蒙的心思,更辜负春景的滋养。

而你,此时恰恰走来,在暮霭沉沉的黄昏。我不说情爱,只说友情。长发披散、五彩霞衣是你最初的妆容,轻启朱唇、自由哼唱《金兰契》,喉音婉转,万缕柔声,宛如天籁之音。感动了一颗寂寞的心,留住一个誓做独行的人。

恍惚间,我猜不出你的身世,是前尘来续缘?还是潘多拉的使者!但喜欢和你相与。同时,被吸引而来的还有两只雏凤,聚集围拢成笙、管、笛、箫,一时间余音绕梁,清韵合成。

于是,沐浴甘露的温暖,滋润干枯的文田,就在这个契机来临时刻,我也彻底盛装复苏。爱是什么?相逢结盟的快乐。扳起手指数落天宇的星辰,哪一颗是你?哪一颗是我?找出同样大小、且亮闪的四颗。

环顾一季,在绿草逐渐茂密的丛中,坐着那些痴情的人,她们还在仰头寻找。

 

煮一壶酒,在灼热的空间,没有高山的阴凉,更没有流水的叮咚,只有胸中意念而成的一朵荷莲,小心翼翼地呵护她。此时的花开,胜于彼时的快乐。天涯各自一方,仅一线相连,而火热地熏染不减。

醉酒当歌,四姝几何?此情此景此时有,再塑一个醉墨,也只是虚拟的传说。

叶茂的盛夏,相约在绿地游乐,相互追逐、也曾有过间隙和分离,碰撞了、再捏合、重烧制,浓度越来越粘稠,只是少了血色。那一场缘会芬芳四溢,有谁不知?意气风发的单纯,影响了季节的心情,那个夏天无雨,只有旱雷。断线的文字写在纸上韵味独特,网下的思念诚然,庆幸友情终有依赖。

蝉噪声更显温度嚣张,人生本也五味杂陈。一面欣喜有了归属的团队,一面又缅怀失去的安静,矛盾如我,例如草原上流浪的孤狼,希望成群、又怕失去独行的野性,去意徘徊的纠结,成全了自找烦恼的我。感情在割舍与眷恋中煎熬,一点一点的燃灼,又一点一点的成为灰烬。如果,只是一段故事,背景又描写了宿命,就当擦肩而过。而扯不断、理还乱,堪比情伤,而又未心殇。

禁锢的翅膀,半推半就的态度,茫然说不出滋味,隐约来自外力的束缚。尽管诸多不适,也不能浪费眼前的好景致。爱,使人心胸博大,闭上眼睛品味红粉之毒,暂缓不去矫情女人群中的江湖。

暑气蒸老了文字,变成一堆文渣,机械地浇灌不属于自己的家园,像小丑一样在别家的田园欢跳。忽然心生悲切,扪心自问:“这样的生活是我所需?”繁华背后都是虚假泡沫的充盈,而自己就处在尴尬的境地,成了舞台的中心。

 

霜重打落深红的叶脉,秃枝背后裸露出黄色的土壤,欲安置落叶最后的宁静。是肥田、也是苍凉!心蒙上一丝寒意,荒芜的文字萧索一地,缩进躯壳的思想再也不愿动,抱着自己的墓碑垂垂老矣。枯瘦的野草托举着几片叶尸,振奋了诗人的神经,一首首凄美地词句华丽登场,从初秋捋到深秋,直到末落。

酒性正酣,喝到嘴里的味道已淡。倚栏而坐,望着远方畅想萧瑟,做无病呻吟的酝酿,推倒的酒樽,口上还滴着琼浆,而心里的泪早已经噙满,为文字、为人生、为相聚。文字是累、还不忍丢下,背着跋涉,只希望有人同行。而相聚甚欢、相守很难,爱情也罢,友情也罢!春风起时栽培的种子,秋收后成为无果的花园,灌涝的田地徒劳耕耘,悉心养护的花朵在秋风中凋残。

凝思苦想这一季的挣扎繁荣了谁?本是淳朴地友谊,居然加了利益的调味。瞬间,任何的努力都被爆破,扶着鼠标远眺:值与不值,个人心中自有度量!键盘上敲击出的感情如履薄冰,再小心也怕一语惊魂。捂在手心里的友爱,像一页经不起推敲的情诗,只存美丽,没有长情。

拖起行李继续远足,我的人生只有文字为伴,茕茕孑立还一个真我,带着孤傲好还乡。脚下的路有叶魂支撑,所以,秋天的颜色更灿烂,看你懂得不懂得欣赏。

秋天是最具内涵的季节,四季中独爱她。像丰腴的贵妇,姿态娴雅,且态度雍容。叶子飘鸿的时刻,是秋天的庆典,是秋季最隆重的仪式,黄色是收获、红色是奖励,憔悴的是留不住的记忆。

 

冬日的余晖,矜持了山水,缩减掉思想的膨胀,脑空间瞬间剩下微米的思考。隔岸凝眸未建成的别墅,那与我的未来无关,但我却很倾慕灰砖呼应出的景色。

白沙河的两岸寂静无聊,只有几只闲鸟野鸭飞逐。走上景观桥,脚下红色松软的塑胶,有种不踏实的感觉,每迈一步都小心翼翼,心里生出没有必要的担心。在桥上向下望去,河底的丘陵秃露,干涩的淤泥暴露出丑态。低洼处的水泽还有水泡泛起,无处可逃的小鱼翻腾着最后的声息,尴尬的生命不知能坚持多久。可怕的是空中还时不时飞旋几只大雁,时而落在水面,那可怜的小鱼就成了它嘴里的一顿晚餐。

原来近处的风景也不逊线上的风光。我的帐篷就搭建在这原野上,没有忘记地铺的陈设,四姝一室、方便挑灯长聊,香茗美酒齐备,毋须惊扰别家的珍藏。来与不来,承诺就在那里,心已释然,保留一份约定,做为感情的皈依。深呼吸一口洁净的空气,这个默守没有利益分歧。

在下雪前把不快埋葬,回归自然舒展心情。摊开积压太久的文章,完成自己追求多年的理想。闲时,也会回忆遗落的旧事。剔除疤痕,只记美好,不怨不伤。

致那些逝去的时光,面壁在冬的暖阳,不再追慕看似奢华的欢景,蹉跎的岁月去而不返,叠一千只纸鹤,点上醉墨的经典,祭奠曾经的真诚,祝福静好皆顺荣昌。待季节轮回,若有相逢,即使友情不存,有人唱歌,仍会低声应和。

仰视天空的广袤无垠,天地间虽小如我,但也学作麻雀,五脏俱全,自得其乐的飞翔。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